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最后的牵挂
    我感觉这个故事到了最后了,也就是书中所写的结尾,毕竟连胖子都说出要金盆洗手的话,那倒斗这事我也不干了。

    我和胖子已经商量好了,回去就安心花钱,从此再也不问盗墓的事情,一心只做个安心买卖古董的商人。

    胖子当然好说,他不下斗就是一个商人,可是我就不那么好办,毕竟自己头上还顶着七雄当家人人的头衔。

    我估计回去之后,要照顾俏媚做崂山派当家人,然后再询问盲天官一些话,有可能我还想见见付义,看看他们对我们这次所经历的事情有没有别的看法。

    周连山和胖子路上都不怎么说话,而我想着这些的同时,很快就想到了黄妙灵,也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霍子枫连抱着必死之心的韩雨露都舍不得放弃,我又怎么可能舍得放弃黄妙灵呢?

    我跟胖子说了这些,胖子告诉我还是算了吧,这地球可不小,谁知道黄妙灵现在跑哪里去了?

    我们要是就在这一片区域找,而她去了其他地方,我们就是把自己累死也找不到。

    我问他:“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不管她了吗?小爷做不到这个。”

    胖子就语重心长地说:“小哥,不是不管了,而是咱们管不了,你跟着胖爷先回北京去,说不定哪天灵妹妹自己就回去了,也舍得咱们乱找,那样只会耽误时间。”

    我摇头说:“这怎么能行,黄妙灵身上附着第七代古国女王的魂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万一时间一长阴魂不散的话,那黄妙灵还能是以前的黄妙灵吗?”

    胖子小声嘀咕道:“不是更好,这也省点你一天到晚的惦记,你看看你丫的错过了多少好的女人,胖爷看你以后也别打算娶媳妇了,直接就跟胖爷一起打光棍得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放屁,小爷这么洁身之后的人,怎么能跟你这种人一起打光棍,有事没事就去那种场子逛一晚,你以为小爷不知道你他娘的干的那些事情啊?”

    胖子就红着脸说:“你他娘的才放屁呢,胖爷一没有媳妇儿,二没有女朋友,三没有情人,去刺个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丫的让你给说的,好像胖爷犯了多大的罪过似的。”

    我说:“现在国家不容许,从道德上你也站不脚啊!”

    胖子说:“胖爷在生在皇城根,长在四九城的老北京爷们,根本就不信奉那一套,为什么胖爷一直都自称是胖爷呢?那就是因为人有了钱,你他娘的到什么地方都是爷,这是胖爷的秉性,早他娘的改不了了。”

    周连山看着我说:“张文,你想找盗神宗那个女孩子?”

    我点头说:“前辈,我想您那么聪明的人,肯定也看出我是喜欢她的,可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不能在一起,说起来心里就更郁闷了。”

    “也许是缘分不到吧!”周连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他没有了之前的阴险狡诈,变得好像一个正儿八经的老一辈,他说:“我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我和胖子都是一愣,我忙问道:“怎么找?”

    周连山说:“现在身怀神秘能力的人,除了她也就是我了,而我们崂山派有一门技艺,专门就是用来寻找东西的,一般是在陵墓中找寻冥殿的所在位置,有时候也可以用来找人或者其他的特定物品。”

    胖子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说:“胖爷想起来了,小哥你还记得咱们在古国遗址当中,当时天女就用一个纸鹤引了路,你还记得吗?”

    听到胖子说这种话,之前那些经历的记忆,瞬间如同滚滚潮水而来,想挡也挡不住。

    我缓缓闭眼,吸了一口气,好像有过这么一回事,但我记不得是不是在曾经去过的遗迹内,也可能是我排斥那些记忆,不愿意去深想。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了小哥,这他娘的都过去了,胖爷一直不都跟你说,倒斗这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只要一直赶下去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这次咱们哥俩回去金盆把手一洗,那就再也不问倒斗事,也就不会走向那样的宿命了。”

    我苦笑着,说:“可是死了太多太多人了,这倒斗的几年里,比我之前活了20多年见过的死人都多。”

    胖子说:“那不是废话嘛,哪个斗里边没有死人,再加上咱们自己队伍中死的人,估计你后半生加起来,见得也没有这几年的死人多。”顿了顿,他扯开话题问周连山说:“你刚才不是说有办法找到灵妹妹吗?那就开始吧?”

    周连山无奈摇头说:“现在不成啊!”

    “怎么了?”我非常紧张地问道。

    周连山说:“你也别着急张文,一个是咱们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食物和水源,在这塔克拉玛干上那是肯定不行的,二个就是我没有了黄纸,必须要找到大部队才行,要不然咱们三个也很难出去啊!”

    胖子点头说:“说的有道理,要找到灵妹妹,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现在只要咱们三个人沿着来时候的路往回去走,大部队肯定就在咱们留下记号的附近,也不会耽误太多功夫的。”

    我加快脚步说:“那还等什么,我们快些去和大部队汇合啊!”

    胖子和周连山面面相觑,无奈也只能跟着我快速往回去走,这次踩着沙子上。

    我有了很强的安全感,也可能是太过于担心黄妙灵的事情,所以根本就不懂得累,心中的执念如同烈火一般燃烧着,而且越烧越高。

    很快,我们找到了那些胡杨林树,越走树越少,但是我知道肯定越来越近了。

    毕竟那么一直庞大的队伍,要是从这里经过的话,那一定会留下很多的痕迹,即便这里是世界上流动性第二大的沙漠也不例外,毕竟这个季节属于短暂的和平时期。

    差不多是一天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庞大的宿营地,刚看到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终于到了。

    等到跟我们走近,队伍里边的人发现了我们三个,便将我们很快带入了帐篷,先给了我们食物和水。

    我和胖子真是食不知其味,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实在太他娘的饿了,感觉只要是能吃的就行,一直持续不断地往嘴里塞,足足这样吃了20分钟,终于吃撑了。

    期间,周连山吃过之后,去见了路易,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他回来的时候,除了手里拿着黄纸之外,脸上有一个手掌印子,显然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我发愣地看着他,许久才问道:“前辈,您没事吧?”

    周连山摆了摆手,说:“不打紧,这些老外就是这么的直接,老子以后也不伺候他们了,看他们能把老子怎么样,大不了鱼死网破。”

    胖子说:“我看你还是留在咱中国吧,在这里有胖爷罩着你,保证没有哪个王八蛋敢碰你一根汗毛,你又何苦受这份罪呢!”

    周连山说:“算了,咱们先不提这个,你们不是着急找盗神宗那个女孩儿吗?现在咱们就收拾装备、水源和食物,等一下跟着引路鹤走,只要不是距离太远,应该还是能找到的,要是太远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我心里边虽然着急,但知道能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忙点头说:“前辈您尽力而为就好,不论结果怎么样,晚辈已经非常感激不尽了,以后只有用到晚辈的地方……”

    “好了,不说这些了。”周连山打断了我的话,开始在帐篷里边收拾起装备来,我和胖子也是一样,期间繁琐的事情不再细表。

    等到我们再度背起满满的背包,虽然身体还是非常的疲惫,但精神却异常的好,至少我个人是这样的。

    周连山指了指他用朱砂写好的黄纸,黄纸立马就自动成了一只纸鹤,接着纸鹤燃烧起来。

    在纸鹤的指引下,我们又带了五个人,周连山说这五个人是他的心腹,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帮上我们什么。

    而在我们离开的说话,整个大部队也开始拆起了帐篷,看样子已经打算草草结束这次的探险活动了。

    一路上,我们一行8个人,便一直跟着纸鹤寻找,只要烧完一个,周连山就会制做出下一个,一直周而复始,并且每一次他都能大概地估算出有多远,这样也给我们增添了不少的信心。

    在一天晚上休息的时候,周连山告诉了我实话,他说黄妙灵不是站着不动,应该是和我们一样在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移动,说这可能是一场要很长时间的拉锯战,让我要做好思想准备。

    我自然不管这些,前方的路就是再远再艰难,只要让我找到黄妙灵就行,所以我很明确地告诉他。

    我们有这个思想准备,同时也说了不白用他,等着这次回去就会给他和这五个人汇一笔钱过去,这算是他们的劳务费。

    周连山笑而不语,显然他并不是因为钱,这次也算是他对于盲天女的一个补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