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舍身为人
    韩雨露说了一句话,让我至今难忘:“从古到今没有所谓的善与恶,也没有神与魔,其实好坏往往就在一瞬间,有善良的死神,也有邪恶的天神,只是有时候我们会被表面现象模糊了两眼罢了。”

    那个女人也不反驳:“这不周山并不是那个人都能上来的,但是上来的人都成了神,当然也有没能成神的,但也成不魔,最多成一件祭品,或者是你们认为的陪葬品。”

    在这两个女人看似平淡的聊天当中,我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的计划,甚至可以说事阴谋,只不过有天神善良的表面承托着,实在就是一个人吃人的老典故。

    纵观历史,有很多王者指使那些方士、术士为他们炼丹药,有的用人心有的用人闹,虽然到最后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那或许是古人没有记录下来,并非完全不存在。

    我想到这个女人说我有西王母族的血脉,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可要不是这种血脉的存在,我估计早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王母果!

    我很难想象是这种果子造就了我血液的特殊性,想到这里胃有些难受。

    我说:“韩雨露,我算是听明白了,你就是想要把这里破坏掉,让整个西王母一族无法继续把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延续下去,正好盲天女也死在了这里,我跟你一同联手,咱们直接把这里炸了吧!”

    韩雨露点了点头说:“不过我们需要到那阴阳鱼的下面,光是炸了这里下面的历代西王母还可能通过某种契机复活,现在我们想办法先把她解决了。”她冰冷地看向了那个女人。

    女人哈哈大笑说道:“正如你说的,现在这实体和三魂七魄都是不是我的,只有思想才是我的。”

    “你们最多能杀一副臭皮囊,却无法杀掉我的思想,从古自今那都是人吃人的社会,我想现在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唯一可能变的就是换了一种方式去吃人罢了。”

    我一愣,感觉她说这话好像还真有那么点道理,但是不管她说破大天来也没用。

    这一次既然我已经不是因为倒斗而来,反倒是像胖子说的那样,要拆了这个西王母的冥宫,不管她们是神还是魔,总之尘归尘土归土才是正道。

    这要是换做以前,我根本不相信这么扯淡的事情,但是自己身边有着太多这样的事情在发生,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

    ,毕竟诸如神秘能力、韩雨露的复活、自己的血、昆仑八宝的奇异能力以及眼前的这个女人,全都在告诉我凡事没有绝对,一切都有可能。

    女人说:“虽然我现在没法走进你们的身,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去太极的下面,或者自己靠过来,我都有办法要了你们的命,传承了上3000年,下3000年,中间隔着2个2000年,也就是上下2000年的西王母一族,不是人力可以破坏的。”

    我冷哼道:“你别得意,我们以前是不知道,即便这次破坏不了,我们下次也会重新再来,让你们的阴谋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

    女人笑道:“如果真的可以那样的话,为什么整整一万多年都没有人能够破坏我们的体系呢?”

    她顿了顿,说:“那是因为到这里不是为我们所用,那就是做了王母树的肥料,我看你们也不会被我们所用了,那就做肥料吧!”

    听完这话,我不由地头上开始冒冷汗,并不是在害怕她的威胁,而是觉得这真有可能。

    在我们进来之后,整个大阵就开启了,而且那时候韩雨露也没有用那颗方形的宝石,这说明根本就跟她无关。

    我立马就问韩雨露:“你之前抛上去的方向红色宝石是什么?它有什么用?”

    韩雨露说:“那就是昆仑八宝中的王母大印,是历代前来送葬队伍要抛给大阵的阵源的,这样可以暂时性控制住第一代西王母大人衍生出来的恶灵,从而把死亡的那一代西王母葬送进去。”

    我继续问:“为什么你还叫第一代是西王母大人?”

    韩雨露说:“因为第一代西王母大人用自己的命把整个西王母一族的秘境封锁,不希望看到那种悲剧再度发生。”

    “可是这世间就是生生相克,被之后的西王母找到了王母大印,其实这个印就是用来控制第一代西王母的恶灵的。”

    “等等。”

    我抓着头发想着,好像韩雨露说的还不是很准确,就说:“照你的意思是说,第一代西王母是那种善良的天神,而之后的却都变成了恶魔,她们想着只有自己长生不老,而不去理会世间的疾苦对吗?”

    韩雨露说:“善与恶本身都存在,也就是为什么道家和佛家都在驱除自己的心魔,这样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与仙。”

    “所以,这世间为什么也只有一位西王母是瑶池正神,你也没有听说过还有两个神都是西王母吧?”

    我想想,确实就是这么回事,世人供奉的是西王母娘娘一人,没有听说过有谁供奉了西王母国好几百代的西王母,看样子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这也为什么说西王母一族那么的神秘,以至于现在都没有留下实实在在证明这个国家存在过的迹象。

    看了看胖子他们,我转头问韩雨露:“我们该怎么破阵,又怎么样才能把胖子他们救过来呢?”

    韩雨露说:“要救出他们,必须有一个人走到那阴阳鱼的地方,然后下到了下面,那样王母大印就会落下来,这样大阵就会封闭了,我之所以跟她说这么多,也就是想要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真相。”

    顿了顿,韩雨露看着我说:“小哥,我要走了,复活了这几年的一切,我是在赎罪没错,但是也在保护你们,这算是感谢你们到古国里边让我醒来,在现在的世界上,我只有你们这几个朋友,虽然我不说,但我想你们也知道。”

    我一听这话就开始不对劲了,问她:“你什么意思?你打算自己进去?不带着我吗?”

    韩雨露叹了口气说:“是啊,我要自己进去了,因为已经没时间了,如果等到仙露联盟的人再送一代西王母的进来,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西王母都会重新复活,再度造成不计其数的杀戮,我想只有这样我们古国所有人才能赎罪。”

    我咬了咬牙说:“既然你决心下去送死,那我也不阻拦你,反正小爷他娘的也不想活了,咱们两个人就一块下去,即便是真的死了,那也算见识了西王母秘境当中究竟是个什么样,这一辈子也算是值得了。”

    韩雨露开始从胖子他们的身上收集炸药,在全部收集好了之后,她又对我说:“我要把他们两个也带进去,他们也是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间的两个人,一个是现在的恶魔,另一个是咱们在地心中的那个人,虽然他的外貌变了,但是我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那就让我一并把他们带走吧!”

    我越听越觉得韩雨露这是跟我在告别,而且很有可能不打算带我一起进去,便拉住了她的胳膊说:“这个绝对不行,你要去我也去,我不管你去送死,你也不能管我。”

    韩雨露看着我就苦笑道:“我在这个世界无牵无挂,而你还有自己的家人,还有朋友,更有你追求的女孩儿,现在才是属于你的世界,而我的世界早已经注定,就是在这下面。”说完,她用手拉开了我的手,一手一个把艳阳天和老九拖着往那个阴阳鱼的地方走去。

    我整个人就发呆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做出怎么样的反应,心里的酸楚再度蔓延开来。

    我可以想到,其实韩雨露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也许这就是人的宿命,而我被她那么一说,还真的没有刚才那么大的勇气去牺牲自我了。

    我想要去拦住韩雨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动不了,那不是因为有什么外界因素限制住了自己,而是因为自己的心里在作怪。

    韩雨露走到了阴阳鱼的边缘,先是把艳阳天和老九推了上去,然后她转身看着我,露出了一个非常美丽的笑容,那就如同昙花一现,然后转回去迈步站上了阴阳鱼的中间。

    “你不能那样做,你不能。”忽然,那个女人变得焦躁不安,但是却发现靠近韩雨露,同时她的身影变得虚幻模糊了起来,一道刺眼的光芒再度从阴阳鱼上直穿宝顶。

    韩雨露对着我摆了摆手,说的最后两个字应该不是“再见”,是“永别”。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我心内的复杂情感开始交杂一处,如果不是韩雨露提到我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些牵挂。

    我也就不会想到更多的事情,也许也就跟着她下去了,可是最后我没有那个勇气,没有选择和她一起下到阴阳鱼的下面。

    在那些光芒消失的瞬间,那个女人也不见了,此时胖子他们才缓缓醒来,所有人还停留在打斗的那一瞬间,当发现对手不见了,他们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