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复活
    胖子说:“小哥,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他娘的都跟近胖爷,胖爷觉得要出事,而且会有流血的事件发生。”

    我说:“都这个时候了,你他娘的就不能安生点,这个宫殿也不算太大,一眼就能看到头,发生什么肯定我们还在一起,跟着你也没用啊!”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那你就跟着咱家姑奶奶,她的身手好,这里就属你身手差,你他娘的可万千别死啊!”

    我对于胖子这张乌鸦嘴真是无可奈何,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韩雨露,她就在我的左手边,而她的左手边是霍子枫。

    我们几个基本是挨着的,这样我就多少有了那么一丝安全感,即便刀架在脖子上,我想韩雨露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又过了几分钟,我仿佛感觉过了几年那么长,终于异样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在那个阴阳鱼发出了黑白两道只从宝顶的光,黑光要比这里的环境还有黑,而白光则是非常的刺眼,仿佛在眼前打了一发照明弹似的。

    我们不由地顺着这两道光往头顶看去,顿时就发现在上方出现了一幅具有立体型的绘画。

    那是画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我也见过,就是盲天官给我彩信当中的那个,就是西王母的画像。

    这时候,忽然韩雨露就冲了过去,我们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她顺手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颗宝石,那应该就是天眼神石,直接就朝着半空中抛去。

    我不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目光只好跟着那可天眼神石去看,此刻才发现那并不是天眼神石,而是一颗四四方方的红色宝石。

    在这颗宝石上面好像还雕刻了什么东西,因为宝石向上飞的速度太快,几乎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忽然,艳阳天也就冲了出去,他的脚下就像是装了弹簧一般,整个人一跳就朝着那可红色宝石抓去,但这时候韩雨露也跳了起来,一脚就把艳阳天从半空踢飞。

    艳阳天往后飞的同时,在半空翻了几个跟头,然后就单膝跪着落地,他在抬头的瞬间,我看到他的双眼里边血红。

    此刻,艳阳天的眼睛和人没有一丝相似之处,犹如夜里用手电去照狼的眼睛,只不过狼是绿光,他是血腥的红光。

    韩雨露从半空落下之后,继续朝着艳阳天把剑而去,剑柄上面也是光芒四射,整把剑仿佛带着熊熊火焰,对着艳阳天当头劈了上去。

    艳阳天定睛一看,嘴里发出了一声不似人的吼叫,然后就站了起来,单手就抓住了那把气势汹汹的剑身,然后猛地一拉,韩雨露就随着那把剑飞了出去。

    我们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谁也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本来是在小心这个发动的阵法,可没想到他们两个就这么打了起来。

    不过,看样子是因为那可方形的红色宝石,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又怎么会出现在韩雨露的手中。

    剑尖刺到了地面,借住剑身反弹的力道,韩雨露便站稳了身形,但是她又立马朝着艳阳天而去。

    我们吃惊仿佛开了挂的韩雨露,更加惊叹艳阳天,竟然徒手就敢接剑,而且看样子那么锋利的剑居然伤不到她分毫。

    两个人不断地互相攻击,几分钟过后韩雨露居然落于下风,受了艳阳天的拳脚之后,她的嘴角已经流出了鲜红的血,但她没有时间去擦拭。

    艳阳天的攻击如同滔滔江水般连绵不断,只要打在韩雨露的身上,那就会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胖子大骂一声,道:“兄弟们,抄家伙干这个家伙。”说着,他抬手就是一枪,但是很难相信的事情发生了,艳阳天居然躲了过去。

    我们也都开始朝着艳阳天开枪,早已经顾忌不了什么大阵,现在艳阳天这个模样,说不定很快就能杀了韩雨露。

    不管这是因为什么,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韩雨露死,所以就开始子弹不断。

    有了我们的帮忙,韩雨露顿时就能缓了几口气,但是她的目光却盯住了什么,下一秒又朝着那边冲了过去,我回头一看,发现她的目标居然是我们的向导老九。

    接着,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老九居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他能和韩雨露打个不分伯仲。

    即便现在韩雨露已经受伤,我想在场的人也不见得有谁能打的过她,看来这个老九并不是什么向导,而是艳阳天请来的帮手。

    很快,我们的子弹就告罄了,却没有一颗能打中艳阳天。

    这时候,艳阳天就开始朝我们冲了过来,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们连换子弹的时间都没有,霍子枫和周连山只好发动神秘能力,开始与其纠缠。

    此刻霍子枫变得魁梧无比,他的速度、力量和反应也都相当之快,但艳阳天根本就毫不畏惧,和他打成了一片。

    这也幸好有周连山发动雷霆相助,要不然霍子枫很快就可能败下阵来。

    我有些着急,就问胖子该怎么处理,毕竟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一旦发生脱力现象,那么死的就是霍子枫两个人了。

    至于周连山我无所谓,但霍子枫是我的师兄,我们两个从小玩到大,我真的不希望他出什么事情,否则回家怎么和老爹交代。

    胖子手里拿着家伙,他左右打量着:“小哥,你先在这里待会,胖子去帮一下姑奶奶,然后咱们再想办法对对付艳阳天。”

    我点了点头,去看张桐山的时候,他虽然一直没有说话,我很少注意到他,可此刻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来。

    这时候我却发现,张桐山已经跪倒在地上,对着宝顶之上的西王母画像在跪拜。

    我看向西王母的画像,发现原本闭着眼睛的画像,因为眉心出现了一个红点,那应该就是韩雨露丢上去的宝石。

    此刻,画像居然睁开了眼睛,一双类似豹子的眼睛,就那样直勾勾地注视着我。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画像怎么可能睁开眼睛,但是我的眼睛再也离不开了。

    其实我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下去了,觉得可能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但我的身体仿佛定格了一般,只有心里问自己这是什么回事,我该怎么办等等。

    接着,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西王母的画像开始缩小,而且变得立体起来,渐渐就有一个女人虚空走了下来,直接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抽了自己一巴掌,暗自告诉自己这是幻觉,而同时已经听不到打斗声,仿佛打斗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了。

    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已经进入了幻觉当中,还是真的停止了打斗,

    我想要去看的前几秒,眼睛一直无法离开这个女人的身影,但是很快就能够活动了,在看向其他人的时候,我也开始快速往后退去。

    当看到胖子他们的说话,发现他们完全定格了,不管正在做什么事情,都处于一种无法动弹的境地,那就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显然大阵已经启动了。

    忽然,女人朝着招手说:“你过来!”

    我认定她就是盲天官发来彩信当中的西王母,此刻她居然从画像中走了出来,而且就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还他娘的让我过去。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又很难解释这是这么一回事。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完全都定格在原地不动,还有就是对面的女人,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凤冠霞帔。

    这也没有我从一些影视剧里边看到的那种高贵妇人的形象,她更像是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女,年龄大概和黄妙灵她们相仿。

    “这是幻觉,一定是这里某种强大的磁场让我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我自己内心告诫着自己,可是发现这根本就不能说服自己,因为我不止一次进入过幻境当中。

    在环境之内,只有留意就不难发现是假的,而现在我完全挑不出一点毛病,好像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我看着这个西王母,她比画像中的还要年轻,可能是见我一直没有过去,她又开始朝着招手说:“你过来。”

    不由地我居然发出了一声苦笑,心说我过去你妹啊,这么老套的手法你也敢拿出来吓唬小爷,做这一行这么久了,自然懂得千万不能过去。

    现在,小爷不过去说不定她没办法把我怎么样,万一过去了她在张开血盆大口咬我就麻烦了。

    壮着胆子,我就问她:“你是谁?是西王母吗?”

    女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反问我:“你是谁?”

    我愣了一下,说:“你不是刚才还让我过去,现在怎么又问我说谁,你到底是人是鬼?”

    女人冷冷笑了两声说:“我是人是鬼重要吗?”

    我一看她既然能跟我对话,而不像以前遇到那种重复别人话的怪物,这说明她是有思想的,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好像不否认她自己是西王母。

    但是,女人也没说自己是,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她,毕竟西王母那可是神话当中的人物,换成是外界估计会把我当成神经病。

    见我不说话,那女人就站在原地盯着我,好像她无法动弹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