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奇异现象
    胖子表示不理解:“你想告诉我们什么,要是胖爷估计几天就摸清楚了,你以为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呢?这也太费劲了吧!”

    艳阳天说:“很多东西的规律拉的很长,即便我找了十年也只是摸清个大概,具体是怎么样的那只能听天由命,不过这次不仅仅是因为沙暴,另外还有一个现象。”

    我开始想另外的现象是什么,并且也想到了,那就是他之前提到的月亮,月亮的变化已经很明显了,那应该就是山体挡住了月光直射,虽然到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依旧有光,估计是和不周山的组成结构有关了。

    果不其然,艳阳天也就是这个意思,而且他还说了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

    那就是不周山整个山都是宝,因为这座山的构成不是普通的山石,而是一种我们曾经经过手的宝石,叫做月亮石。

    月亮石,顾名思义与月亮有直接密切的联系,月光石在满月时佩带效果最佳,能提升人们的知觉与超自然力。

    在情感上,月光石据称具有深层的情感治疗功能,能提高情商,安抚情绪的波动,使内心恢复平静。

    一座月亮石山啊?

    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来说,这座神仙山可比一座同等体积大的金山还要更有价值。

    我也见过岳家拍卖会上出现过一颗6j的月亮石,拍到了400万。

    虽然这有炒作的因素在里边,但就算黑市中也不会少有300万,毕竟宝石类的体积越大,其价格可就不单单的翻一两倍那么简单了。

    一听到月亮是的价格,胖子眼睛都绿了,他贼兮兮地说:“如果真是这样,我一定要搞快几十斤的回去,这比摸金还要赚的多啊!”

    我摇着头无语,还真没见过那么大的月亮石,他有本事拿回去,绝对比什么古代的神兵利器都要价格高的多。

    有一点我想不通,如果不周山真是一座月亮石山,那应该会被人发现、采集,连地下和海洋的石油都会被挖出来,更不要说眼前这点困难,当然不能对于个人和小势力来说。

    我说:“也许是那些月亮石的纯度不行,要不然站在自己家楼顶就能看到西北这边闪烁光芒了,而且透过度再好的东西也会吸收光线,更不要说是一座山了。”

    艳阳天点头:“你说的对,不周山确实有吸光性,而且它只在新月出现,如果农历十五也出现,那我就找到他了,而且是在几千年前的时候。”

    霍子枫说:“既然现在已经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们就在这里好好休息1天,等到明天晚上不周山出现了,我们就开始登山,现在最要紧的及时抓紧时间休息。”

    “对,我就是这意思,所以你们还是不要乱跑的好,错了就再也很难看到了。”艳阳天想了想说:“对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明晚不能在太阳升起前从不周山下来,那么就会发生找不到下来路的事情,那样只能在山上住一个月了。”

    我想着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艳阳天说:“也许是自然现象吧,用道家来讲的话,那上面有着一座自然形成的大阵,毕竟是历代西王母的埋骨之所在,那应该是个墓葬群,而不是单纯的某个西王母。”

    胖子很得意:“没事没事,那上面肯定有可以吃的食物,更加有水源,待几个月就几个月,这种大斗要是那么轻易盗了,那还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

    艳阳天笑道:“那上面的是有东西,可是却不能饮食,但凡宝石都有非常强烈的放射性物质,你一喝便会马上中毒而死。”

    胖子好奇地问:“那上面的植物和动物靠什么生存呢?”

    艳阳天说:“它们都没事,毕竟现代不是讲生物会适应环境,不适合的在好几千年的时间早已经淘汰了,所以动物和植物我们一样无法食用,所以尽量要在天亮前下山,否则就会活活饿死在山上。”

    周连山说:“我看大家今晚先好好睡觉,明天早点起,看看周围有什么能吃能喝的东西,虽然我们尽量在天亮前下来,但是不得不做好打长久战的准备,万一墓里的情况不明朗,说不定真要困上一个月的时间。”

    众人没什么好说的,这次算是遇上最这么难倒的斗了,这西王母国的陵墓群已经做到了基本上让盗墓贼找不到。

    而我们这种职业最怕的就是找不到、打不开和拿不走,估计短短10来个小时很难打一个来回啊!

    每个人心事重重地躺在睡袋当中,我已经没有在想怎么对付艳阳天的办法,而是担忧如果上面的情况真如他所说。

    那么,如果到时候没有艳阳天,我们更加可能有危险,还不如就留着他,万一到时候有异常的情况也好有个多少懂的人在。

    胖子和我悄声说:“小哥,你说这不周山真有那么邪乎吗?是不是艳阳天那家伙在危言耸听啊?”

    我想了想,说:“这个只能看到了才知道,不过我看艳阳天也不像是在说谎,我现在心里非常的忐忑,感觉这次可能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胖子忙点头说:“我他娘的也有感觉,这次要是胖爷出了事,你记得之前咱们的约定啊!”

    我说:“不用你提醒,要是我出了事也是一样,现在这种处境,谁也不敢确保自己肯定会活着下来,我这次结束之后还活着的话,就打算金盆洗手了。”

    胖子翻了个身说:“胖爷也是这样想的,这次谁要是说话不算数就不得好死。”

    我们两个面面相觑,彼此看着对方的表情,谁都知道这次真的不同以往,不是可能会死人那么简单,而是一定会有人无法活着下来。

    翌日,一早。

    大家睡得都马马虎虎,但有人已起来张罗一切,而且我看艳阳天也有些担心的样子,看样子他并不是在恐吓我们,看样子必须好好准备了。

    每个人先是把自己背包里边的整理一下,现在的这个背包并不是我以前的,而是那个死去的老外队医的。

    我的背包不知道弄到了什么地方,而这个背包里边的药物多于工具,所以只能留下一部分必要的药品,又从那些牺牲者的背包里边拼凑了一些工具,接着我们就开始挖坑掏泥,借助烈日收集水源,同时也找一些能吃的植物叶子。

    而我体质就起到了作用,替大家验毒,看到我这一举动,艳阳天也明白了我为什么中了仙露联盟的那种带毒的木棍还活着的。

    之后,还有很多杂七碎八的事情,在这里便不说了。

    时光荏苒,不经意太阳西下,天边早已经出现的新月开始愈发的明亮起来。

    我们都知道要来的早晚都要来了,大家又担心又是兴奋,个个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等到最后没有了阳光之后,远在几公里外就开始起了浓白的大雾,那里边好像藏着什么怪物一般,不断地朝着我们这边袭来。

    胖子等人便戴上了便捷式的防毒面具,防止这雾里边带着毒。

    艳阳天走到我身边,我一愣转头问他干什么,以为他是想要我带防毒面具,他却指了指这里最高的一片胡杨林说:“张文,你上树上看看,有些东西必须要亲眼看到。”

    我不知道他叫我看什么,他也没有继续说,只是让我上去,说上去了一切就一目了然了,我便是一头雾水地点了点头,挑选了最高一棵爬了上去。

    当我从树头伸出脑袋,发现浓雾距离我们已经不足半公里,朦朦胧胧的好像觉得这雾气里边隐藏着一个庞大大物一般。

    等到当我前后左右换了机个方向看去的时候,就明白了艳阳天叫我看什么。

    从眼前一片胡杨林看去,在目力所及的地方就是那个藏人口中的鬼蜮,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

    在那里有云层挡住了月亮一般,可我刚才确确实实已经看了,今天夜里绝对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一瞬间,我意识到可能是这片大雾里边的东西太过于高大,所以才会导致那么远的地方还能看到隐约,甚至可以说是好像那东西悬浮在半空一样。

    要不怎么说,在那边才会有影子,而我们附近却没有,等到我下了树,所有人已经背起了背包,互相吆喝着要进入浓雾之内。

    艳阳天把背包还给了我,问我:“看到什么了?”

    我将自己看到的所有情况跟他仔细说了一遍,而他好像早已经知道了,所以并没有丝毫的吃惊。

    艳阳天微微笑道:“看到了就好,这不周山其实是漂浮在虚空之中,不过上去过就知道它并不是,这种现象我是无法解释。”

    当我还为了刚才的现象吃惊时候,艳阳天已经带队出发了,只到胖子过来拍醒我,我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背起背包就跟着他走。

    胖子轻声耳语:“今晚这雾大啊,我们在里边动手最好不过,韩雨露也是这样说的,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让你先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