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仙音美舞
    胖子立马就开始半实半扯的说起了经过我们手的冥器,当然我们两个确确实实真的卖过不少的大件,其中不乏有传世名器。

    那价格从百万上千万,后来都过了亿,甚至还有十亿以上的,所以他也不是完全在吹。

    正在胖子滔滔不绝地讲着,把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毕竟这家伙吹起牛来还是有些中听的。

    忽然这时候,韩雨露忽然说道:“安静。”

    我们都是一愣,场面也旋即一片死寂下来,大家开始往四周打量,可是四周全都是沙丘和数不清的沙子,根本没有什么危险,旋即大家又把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韩雨露的身上。

    霍子枫问:“怎么了,雨露?”

    韩雨露的目光凝视着一个方向,说:“不是去看,而是去听,你们仔细听听。”

    我们又是面面相觑,沙漠中虽然生物众多,但是能够发出声音的却是很少,如果是漠南说不定还有一些沙漠狼,而塔克拉玛干却从未听人提起过,应该有的只是风声。

    但是,这几日根本没什么风,这又是大白天,不像晚上那么寂静,难道还有什么其他怪异的声音,值得韩雨露如此的警惕吗?

    众人一时间开始屏气凝神起来,两只耳朵也竖的快超过兔子了,开始聆听周遭一起的声响,如此安静地去倾听塔克拉玛干这一处的各种声音。

    我们这才发现原来在看似没有什么声音的这个地方,居然各种杂音不断重复袭耳,其中最大的还是来自很远地方的风声。

    我专心寻找韩雨露意思中异常的声音,耳朵自然往她之前所注视的方向拼命去听。

    刚开始,我根本听不到什么,毕竟我们七雄只修炼鼻子,并没有修炼听力,所以跟正常人的听力也都是一样的。

    我还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胖子已经嚷道:“那有什么声音啊,姑奶奶您能不能形容一下,我们大家听起来也好有个心里准备,现在搞得一个个和兔子似的,就差蹦蹦跳跳爱吃萝卜和青菜了。”

    白了胖子一眼,我说:“你他娘的废话真多,韩雨露既然让你听,你听就可以了,小心小爷扣你的工钱。”

    “你敢!”

    胖子瞪着眼睛对我说:“胖爷一路辛苦把你丫的背到了这里,小哥你这可算是卸磨杀驴,会遭天打雷劈的,不讲究啊,一点都他娘的都不讲究啊!”

    这时候,韩雨露说:“那应该是个女人的歌声。”

    “歌声?”

    我们不禁都诧异地叫了出声,这大白天的唱什么歌啊,而且还是个女人,我不记得黄妙灵还有这种爱好,可是除了她之外,还能有谁?

    难道说艳阳天是个女扮男装的混蛋?不过看他的方方面面也不像啊!

    我再度静下心来倾听,既然有了方向和目标,只要韩雨露说的歌声还在,那我肯定就会听到,而且大白天的也不可能是个幽灵在召唤过往的行人,这事情就变得有些蹊跷起来。

    听着听着,听到我的听觉神经都快炸了,可还是听不到。

    我打算承认自己耳朵有毛病的时候,忽然一阵空灵而玄妙的歌声钻进了我的耳朵,我正想告诉其他人这个惊人的“发生”之时,这时候才发现他们也都听到了。

    “还真他娘的有歌声。”胖子也是大喜道。

    “死胖子,你闭嘴。”

    盲天女呵斥了他一句,转而对我说:“小哥,不管怎么说在场的人中,只有你跟黄妙灵最为熟悉,你听听这像不像她的歌声呢?”

    我点了点头,又开始仔细倾听起来,那被风送来的美妙歌声,仿佛是天籁之音,人间难得一回闻,甚至还有一些勾魂夺魄的感觉。

    不见此人,光是听歌声,我已经可以判断对方绝对是个十足的大美女。

    片刻之后,还是胖子把我从这歌声中拍醒的,他问我到底是不是黄妙灵,反正他听不出半点和黄妙灵相似的地方。

    我回过神来说:“胖子说的没错,这不像是黄妙灵的声音,连一丁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照这么说,那这个女人就不是黄妙灵了?”

    盲天女反而好像松了口气似的,看到我在看她,她便故作一笑地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黄妙灵,但说不定她见过黄妙灵,知道一些情况呢!”

    霍子枫皱起眉头说:“如果不是黄妙灵会是谁,这里应该没有别人了吧!”

    胖子眼珠子一转说:“不对,有别人,难道你们都忘了皎月之盟的那些女人了吗?说不定就是她们在前面休息,一群女人又不能搞基,唱个歌放松一下也是理所应当的。”

    盲天女说:“你个死胖子,一天脑子里边都是这些恶心的东西,人家女人之间那叫百合或者拉拉,别把你们臭男人那些东西放在女人的身上。”

    “吆喝,想不到天女您还是专业人士呢?”

    胖子冷笑着问道:“不知道天女和你们崂山派那些大妹子是百合还是拉拉啊?”

    “滚!”盲天女作势要打胖子,胖子抱着头开始乱窜乱跳,嘴里还叫着什么“百合小姐打人了”之类的话,搞得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反观盲天女的脸却红的好像熟透的桃子一般。

    既然胖子提起了皎月之盟的那些女人,我就不由地想起了那一晚的情况,也回忆起了明月那个傻女人的所作所为。

    如果艳阳天真的是在利用她的话,那么她那样做真是有些太过于痴情了,不是傻那又是什么呢?

    对于这件事情,我自然没有打算瞒着其他人,只是开始被其他事缠的给忘了,后来也就没有想起来。

    现在既然想到了,我自然会当晚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并让他们小心明月这个女人。

    听完我说的之后,胖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说:“他娘的,想不到这个娘们居然是个这样的人,这事情要是让她的那些手下知道了,胖爷看也不见得和她继续为虎作伥下去。”

    我说:“那是一定的,当时她把所有人都支开到了四周,然后亲手解决了我,也幸好小爷百毒不侵,要不然还真的做了替罪羊了。”

    “不行,胖爷要找她们去谈谈这件事情,这也太欺负我们家小哥了。”

    胖子说着,把子弹“咔啦”上了膛,他这那是去谈,显然是要去打啊!

    不过我也没有说什么,其他人更是表现各异,总之在胖子风风火火地带领下,我们一行人就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在人这一生,谁都无法知道自己的归宿的终点在哪里,同样无法想象明天会发生什么,甚至连自己下一秒会做什么看到什么都不知道。

    这也许这就是人生,充满了太过无法预判的过往,才有了绚丽多彩的一生。

    这就像是我一样,自己根本没有想到,等到所有人距离那缥缈的歌声附近,看到了如何不可思议的一幕。

    我一辈子都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偏偏就实实在在发生了自己的眼前,那么的匪夷所思,那么的骇人听闻,那么的不可思议……

    当然,我先是看到了一片胡杨林,大概有30多棵,每一棵虽然相比于热带雨林中的树木太过稀疏,但是比起之前经过的那一小片一小片的林子,这里的胡杨林长势更好的多。

    在这片胡杨林当中,一条浑身是血的僵硬大蛇,正盘在一棵大腿粗的胡杨林树的主树干之上,在下面和四周那都是鲜血,仿佛这里曾经下过一场血雨一般。

    那是一条死了至少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血蛇。

    而在大蛇盘着的树下,一个男人正坐在树根处,但是身上一点儿血迹都没有,他抽着一支烟,满脸满意的神情,双目注视着和他只有不超过5米处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有着一个身穿探险队服的女人,她时常扎起的长发披开落肩,整个人在翩翩起舞,嘴里吟唱着不知名的歌曲。

    在那个女人清脆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之下,即便听不懂她在唱些什么,但是能够听出起美妙之处。

    宽松的探险服之下,隐藏着一具曼妙的灵体,凹凸有致的身材是衣裳无法阻挡的,加上她那么精致的五官,更像是一个从仙界掉落到凡尘的仙子,整个人透着一股子仙气。

    我们几个人都被这个场面震惊了,而那个男人也发现了我们,他真是艳阳天,看到我们也没有丝毫的慌乱,反倒是特别的镇定,以至于镇定到我的心里都有些发慌。

    演舞奏歌的女人也不是皎月之盟的明月,更不是其他人,而就是黄妙灵。

    黄妙灵用一副不属于自己的嗓子,唱出了天籁,仿佛整个塔克拉玛干都因为她的声音而变出了勃勃生机的万物。

    周连山不由地感叹道:“此音只有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在他的话音刚落,黄妙灵渐渐停下了旋转的舞步,对着艳阳天微微欠身,后者便站起来拍着手掌,说:“不错,你跳的还是那么棒,风采依旧真是不减当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