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消失的脚印
    不过,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管刚才怎么样,我想黄妙灵也不可能不回来,事情已经发展到非常严重的地步了。

    随着我们双方向着彼此靠近,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因为我在霍子枫身边的女人身上,并没有看到和黄妙灵一丁点相似的样子,但也不陌生,反而非常的熟悉,我的心里就开始打起鼓来。

    在我们双方碰头之后,我才看到原来和霍子枫一起回来的并不是黄妙灵,而是韩雨露,原本一脸默然的她,此刻眉头也有些微微皱了起来。

    我早已经到嘴边的话,这一刻也脱口而出,问道:“韩雨露,怎么是你?黄妙灵呢?”

    韩雨露稍微迟疑了片刻,嘴里便吐出了四个字,道:“她不见了。”

    胖子就问:“刚才我们不还看到灵妹妹的鞋印往那边走去了,怎么回来的却是你啊?”

    说完,胖子就好像恍然大悟了一般,往自己的脸上甩了一巴掌说:“他娘的,胖爷这脑子跟猪脑子一样,既然回来的是姑奶奶,那鞋印肯定就是姑奶奶的。”

    还不算完,他就看向了发呆的我,说:“小哥,看样子出事的不是咱们姑奶奶,而是你家黄妙灵啊!”

    本来在看到韩雨露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现在被胖子这么直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还是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的脑子就是一迷糊。

    如果不是胖爷眼疾手快扶着我,估计我已经倒在地上了。

    胖子一边给我顺气,一边对其他人说:“虽然小哥也经常受伤,但是胖爷没见过他受这么重的,估计心都在滴血啊!”

    “到现在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是你娘的日了狗了。”

    我一把甩开胖子的,接着直接问韩雨露:“韩雨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妙灵人呢?”

    韩雨露说:“在我沿着她脚印走的时候,一直到了刚才你们说只看到一串鞋印的时候,我就再也找不到她的鞋印。”

    “不过,我发现了两条奇怪的线,然后顺着那两条线去找,在刚才他找到我的地方,那两条线也消失了。”说完,她看向了霍子枫。

    霍子枫微微点头,说:“确实正如韩雨露说的那样。”

    “两条线?什么线?”我强忍着阵阵的眩晕感,急忙问道。

    霍子枫也没有再去描述,而是拉着我顺着韩雨露的鞋印看去。

    期初,乍一看根本看不到什么线,但是仔细去观察,便发现了两条小拇指粗的痕迹延伸到了远处,只不过是断断续续地出现,线于线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是五十公分左右。

    胖子也看到了,他就不解地问:“这能代表什么?难不成灵妹妹被这两条时而看到时而看不到的线给活吃了?”

    我的面色非常的沉重,事后反正胖子是这样告诉我的,我说:“这肯定就是艳阳天那家伙干的,看样子他又打算利用黄妙灵搞什么阴谋?”

    盲天女就问我:“小哥,你凭什么断定是艳阳天呢?”

    我说:“就凭这两条线,因为我和这个艳阳天接触的比你们都多,当然我说的是他的本来面目,当然也许他以为我必死无疑,所以才会让我看到那么多东西。”

    “我想这两条线就是他骑着的那条血蛇留下的,因为那条血蛇的直径差不多就是30多公分。”

    盲天女不明白,她说:“这两条线是50公分,而你说那条血蛇才30多公分,这好像完全对不上号啊!”

    我说:“那是因为艳阳天骑在血蛇头附近,每次血蛇在潜入沙子当中的时候,他的脚尖一定会着地,所以就留下了两条比血蛇直径稍宽的两条线。”

    霍子枫也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没有我师弟这么数据化,我想的是这些线断断续续,只有那些能够钻沙子的血蛇才会留下这样的线,应该就是艳阳天了。”

    胖子说:“既然你们都这么确定了,那胖爷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不过现在我们先不管是谁他娘的干的,是不是该想想怎么找到那个家伙,怎么把灵妹妹救出来呢?”

    我忙点头说:“胖子说的没错,现在这是最为要紧的事情,艳阳天那家伙之前还答应救出你们,我只要离开沙漠就行,可后来他就换了想法,来达成他的计谋,可以说这家伙是个不折手段的小人。”

    周连山笑道:“古往今来,往往只有小人才能成就大事,你想想每代开国皇帝哪个不是残酷无情的小人呢?最为典型的就是汉高祖刘邦。”

    胖子白了他一眼,质问道:“怎么的?刘邦和你有仇啊?用得着这样损人家吗?”

    周连山说:“我是就事论事,你个小胖子别跟我你来我去的,小心我不高兴一个雷把你劈个外焦里嫩。”

    胖子吐了吐舌头,虽然动着嘴巴在咒骂,但却不敢发生一点儿声音来。

    毕竟,这周连山可不是盲天女,而且我们之间还有间隙,说不好真会降下个雷,那么粗的血蛇一轰一大片,更不要说是个人了,再胖也不是不倒点啊!

    顿了顿,胖子就问我:“小哥,你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救灵妹妹的,不管别人听不听,反正胖爷是听你的。”

    我非常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说:“关键的时候还是要靠自己的兄弟啊!”

    胖子咧着嘴说:“那是,老话不是常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兄弟’,胖爷就你这么一个兄弟,你靠我那就对了。”

    旋即,我把目光方向了远方,也就是霍子枫和韩雨露走回来的那边。

    “胖子,我想要过去看看两条线最后出现的地方,说不定就能找出个蛛丝马迹来。”

    胖子扶着我说:“行,胖爷跟你去。”

    我说:“你扶着我太慢了,你背着我跑过去吧!”

    “啊?”

    胖子惊讶地看着我,不过最后他还是妥协了,只是和我讨价还价,这次摸出的冥器,他要从我的里边抽出一个点来,我肯定给他这个面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等到胖子把我背着跑到了那两条线消失的地方,随后霍子枫他们也就赶了上来。

    而胖子正在我旁边喘的如牛一般,他咽着唾沫说:“小哥啊小哥,你他娘的真不是个东西,你这不仅仅是耍猴,而是想要猴命啊!”

    “你那条命还是自己留着吧!”我没时间和胖子扯淡,看着从这里消失的两条线,有些发愣,因为毕竟这就是两条线,我总不可能从里边看出花来,不过人往往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霍子枫问我:“师弟,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我微微摇头,但是眼睛还死死地盯着那两条线,也发现了一点细微的情况。

    那就是消失地方的双线,有着很长一段,比起期间任何都要长,这说明有一条血蛇从这里开始,在地表上面爬行了比其他地方都要长的距离。

    胖子却说:“小哥,你答应胖爷的可不能反悔啊,记住是一成哦!”

    我白了他一眼,刚才明明说好的是一个点,那就是百分之一,现在他一改口成了一成,那就成为了百分之十。

    这家伙的如意小算盘还打的真够硬的,虽然我没有说,但是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变得彻底傻掉了。

    无奈之下,我就让其他人也帮忙看看,毕竟人多了想法就会多,说不定还从中能说出个什么,但是大多人看过之后都表示毫无头绪,只有周连山表现出了若有所思的模样。

    我就虚心问道:“前辈,您是否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

    周连山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蹲下去仔细观察那两条线,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根据我的看到的和经验之谈来说,我觉得发丘派那个姑娘应该就在我们前方,不出一公里的距离。”

    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我忙问道:“前辈,您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周连山说:“我们边走边说,要是一直停在原地来说,那她可能又会和咱们拉开更长的距离。”

    我连忙点头表示同意,其他人虽然有些不明白,但知道也不能就这样束手待毙,否则将会一味地被动下去。

    走在前进的路上,周连山说:“我之前已经观察到,这些血蛇有一定的活动规律,它们晚上要比白天活跃太多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一场大战发生在了夜晚。”

    胖子撇了撇嘴说:“这还有您说嘛,在场的都他娘的知道,那些血蛇依靠沙子吸附在体表来形成非常强悍的防御,如果没有了沙子又不能进入生物的体内补充鲜血,那就会很快的僵硬而死。”

    顿了顿,他继续说:“而白天的话,沙子会很快地吸收的热量,那样里边的血蛇不就会被烤成蛇干吗?”

    周连山摇头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沙子吸热是没错,但是它也能抵挡一部分的阳光直接晒到血蛇的身躯之上,毕竟很多动物在白天都会隐藏在沙子下面的。”

    盲天女便说:“师叔,有什么话您就快说,没看到小哥已经急的满头大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