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意外得救
    我现在可以想象韩雨露那种间隙性失忆症有多么的痛苦,即便当她能够回忆起以前过往的那一段时间,但是这个世界早已物非人非,她连一点儿熟悉的东西都找不到。

    腹部的伤势非常影响行走,所以我无法像平常那样急行军,只能迈着蹒跚的步子,时不时看看周围有没有胡杨林。

    但是,这条路实在是太长了,这绝大多数是因为自己的个人身体情况,走了200多米,我就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四周全是黑压压的一片,有的只是风声,幸好我这还是顺风而行,要不然我估计自己早就趴下了。

    在这么冷的地方倒下,那就意味着死亡,我心中有着很多的牵挂,想着绝对不能不能让艳阳天得逞了。

    虽然这么长的时间,他可能早已经成功了,甚至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坏,但是我已经无力去想别的,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早一秒钟找到他们,说不定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就这份信念,即便心里再怎么抓狂,甚至想要吼一声,但是我能做的就是走路,也庆幸这里真如我所料的那样。

    其实,艳阳天休息的地方距离我们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差不多也就是不到一公里。

    因为走到了300米的时候,我有了重大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子,今夜的月光虽然并不是很明亮,但我也能分清楚那是我们取水的地方。

    到了跟前,我就看到了一大两小3棵胡杨林树,它们就像是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孩子,这毕竟艳阳天点起的篝火也是需要木材的,看来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

    看到了熟悉的东西,我就如同看到了希望,开始抓紧时间朝着前方而行。

    走到了第二处发现胡杨林的地方,我已经满头是汗,而伤口早已经开裂了不知道多少次,鲜血也从用来包扎的衣服上面渗透出来。

    回忆之前的距离,如果快的话应该再走一刻钟就能到达宿营地,黄妙灵和霍子枫探路也用了20分钟,而我这样至少也得30分钟。

    不过,我已经暗下了极大的决心,即便爬也要爬到他们的身边,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们。

    越走我的眼前就越黑,以至于到了最后已经忘记了计算距离和时间,这短短的路程仿佛是无尽头的,但是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停下,为了他们,也是为了自己。

    不知道多久之后,我看到了一点星星火光从什么中间摇曳而出,看起来还有几分和鬼火相似的地方。

    但是,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觉得那肯定就是我们之前的篝火,现在篝火不灭说明情况远比我想象中的要乐观。

    噗通!

    我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就栽进了沙子里边,再想站起来却怎么也没有办法,但是我的意识还非常的清醒,所以便选择爬着过去。

    我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开始在沙漠中爬行。

    其实回想一下都市,那里也有很多人在地上爬着,也许他们的情况比我还糟糕,但是人来人往又有谁会去关心,我想他们的心中早已经是一片荒漠了吧!

    每爬动一下,我都看到距离那火光更近一点,心里暗暗祈祷着一定不要是海市蜃楼,要不然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恳求苍天,不都说好人会有好报,我应该不算是坏人,应该不会那样玩我的。

    渐渐地,我越来越近,忽然一下子急火攻心,我的口鼻又开始流鲜血,看样子我身体的情况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乐观,而现在我只希望能够到达。

    忽然,天上开始下雨了,我艰难地抬头一看,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云层,一轮明月还挂在苍穹之上。

    当我看到一个人影之后,心里便不由地怒骂道:“狗日的,这是谁他娘的在撒尿啊!”

    这个人影我实在太过熟悉了,即便是逆光也知道这家伙是谁,那自然就是胖子了。

    胖子这家伙居然怎么连眼睛都没有睁,要是现在我还是力气,我一定把他的那玩意给他扯下来。

    而我的脑袋里边越来越模糊,拼了命把最后的力气全都集中在手臂上,然后去拉扯胖子的裤管。

    在触碰到那一瞬间,我便死死地抓住,同时也听到胖子惊叫一声,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篝火边的睡袋中,腹部的伤口也包扎了,显然是胖子他们救了我。

    只不过,这附近并没有人,我的心里就“咯噔”一声,难道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全都遇害了?

    想到了这里,我尽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同时伤口也被挣了一下。

    那疼痛感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但是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毕竟疼又疼不死人,现在我的想的是胖子他们的安危。

    我刚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这时一个人影踏着黎明的第一缕曙光。

    这人是迎着光芒而来,所以我根本看不清相貌,甚至是男是是女都没有办法辨认,下意识地用手遮挡道光芒,而那人就如同带着佛光一般,让人不忍直视。

    等我的视线适应了片刻,这次看清楚居然是韩雨露,她显得有些疲惫,也不知道这一晚上做了什么。

    接着,我就看到胖子他们也回来了,我暗想这些人心够大的啊,把小爷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也不怕小爷被狼叼走吗?

    先到的韩雨露看了我一眼,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在附近坐了下去,胖子倒是一脸的笑意他问我:“小哥,没事了吧?”

    我微微点头,同时问他们:“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好像每个人都很累的样子啊?”

    盲天女说:“去追那个假的你了,想不到这家伙跑的那么快,这么多人都没有追上他。”

    我问这到底怎么回事,胖子在喝了几口水之后,才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

    这一切还要从众人刚熟睡开始,而我也是在那个时候被艳阳天击昏带走的。

    胖子迷迷糊糊地从睡袋里边爬了出来,他本来是打算叫我一起去放水的,可是一看我的睡袋竟然空了。

    虽然非常的纳闷,但是胖子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可能是他的尿泡比我的大,所以才憋的时间长了一些。

    所以,加上胖子这人神经大条,想着身边高手如云,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应该逃不过韩雨露等人的耳朵,就这样他随便找个地方先把水放了。

    可是,等到胖子回来的时候,他依旧看到我没有回睡袋,这让他就有些纳闷了,以为我是去拉大的了,也难怪他刚才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人影。

    不过胖子并没有睡,毕竟这里不是在都市中,他就找守夜人聊天,其实是为了等我。

    守夜的人是眼镜蛇公司里边的一位,胖子和他要了烟,刚聊了几句便聊到了我,那守夜的人说根本没有看到我离开,当他看到胖子错愕的神情,便说可能是他自己没注意到。

    胖子这个人虽说经常不怎么靠谱,可但凡他在意的事情,那他肯定就会去想,想着就觉得这里边有问题。

    毕竟我不像韩雨露那些人,个个有神出鬼没的习惯了,一个老实巴交的我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开。

    但是,胖子也不敢肯定,便又等了一小会儿,然后他就拿着手电到四周去照,一直等到他出了那片很小的胡杨林,还是没有看到我的踪影。

    这下胖子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所以赶忙回到宿营地通知其他人。

    听到胖子说我不见了,霍子枫他们都就醒来了,一行人开始四周去寻找,又是一大圈没有找到,他们便明白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所以开始收拾装备,准备更大范围地去寻找。

    在他们刚刚收拾好了一切,也走出了那片胡杨林,而我却捂着肚子走了回来。

    这个我就是艳阳天用缩骨功变得,一看到他们这个模样,露出了不解地神色,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胖子急的早已经团团转了,他带着怒气踢了我一脚骂道:“狗日的小哥,你他娘的去哪里了?胖爷都快急疯了知道吗?”

    我说:“小爷就是肚子不舒服,怕味道太大影响你们休息,就跑的远了一点儿,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霍子枫就皱起眉头看向胖子,问他:“你刚才有没有喊我师弟?”

    胖子一愣,说:“没有啊!”

    盲天女也说:“你没有叫怎么知道他不在,你看小哥那样显然就是水土不服。”

    顿了顿,她看向黄妙灵叫道:“妙灵,你带着治拉肚子的药吗?”

    黄妙灵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被这么一问整个人就是怔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说:“有带,不过小哥你确定真是拉肚子吗?”

    我说:“非常肯定,小爷知道肚子里边好像住了一百条蛔虫似的,正在翻江倒海呢!”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小哥,你他娘的比胖爷还恶心!”

    周连山说:“既然人没事就行,我们赶快抓紧时间回去休息吧,明天要有人回去通知路易先生他们呢!”说着,他就摆了摆手,同时带头打着哈欠往回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