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天才与魔鬼
    我定睛一看,四周还有好几条血蛇,它们就像是忠诚的守卫一般,死守着我的出路。

    而我现在什么装备都没有带,也无法通知胖子他们,如果他们不知道那个是艳阳天而不是我,那肯定就要吃大亏的。

    连忙打量手中的玉星旗,既然这面旗子能够控制这些血蛇,不管艳阳天为什么留个我,那我必须尽快掌握控制这些血蛇的能力,然后像他一样骑着一条血蛇跑回去,说不定一切还能来得及。

    我就学着艳阳天的模样,用手中的玉星旗指了地下,然后注视着这几条血蛇的动静,可没想到它们动都没有动,就好像没看到我的动作似的。

    想了想之后,我觉得这面玉星旗并不是要让这些血蛇看到,因为它们在地下钻的时候,根本看不到玉星旗的指示,那可能就是利用了这面旗子的某种特殊性。

    不过,我并不甘心,在想这些的时候,手里不断地用旗子指来指去。

    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几条血蛇压根就不鸟我,甚至好像在朝着我翻白眼。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又纳闷又来气,尝试着往前走了走,可是刚到了血蛇的攻击范围之后,立马就有血蛇张开血盆大口朝我咬来,吓得我连忙退回了篝火堆处。

    我心有一阵的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在挥舞这面玉星旗有什么口诀或者咒语不成?

    想来还真的可能是这样,可是我根本就不懂,说不定人家还是用当时西域的言语指挥,那我更是空有宝物无法施展了。

    一下子,我整个人都蔫了,自己现在根本就无法摆脱这些血蛇,而且即便摆脱了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回去的方向。

    这大晚上的四周都是沙丘,仿佛每个里边都住着一个妖魔似的,即便坐在篝火旁,也不由地浑身起鸡皮疙瘩。

    “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自言自语起来,可是脑子里边把能想的办法都想了,结果还是没有办法,难道真的只能等他回来放了我,而且我还要替他保管这面玉星旗。

    想着玉星旗,我就看到手里的旗子,上面描绘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血蛇,有些像是一条龙,因为它有两个角,但却没有腿,显然这上面是一条血蛇之王。

    看着玉星旗,我就开始想出一个主意,如果说我把这面玉星旗破坏掉,那么艳阳天不就无法聚集昆仑八宝了。

    而且,说不定这些血蛇也会因为没有了旗子,而不再受人控制,那样我就不是能离开这里了?

    “没错,就这么干!”我自语了一声,打开痛下决心,决定把这面玉星旗丢进火里。

    虽说它有着神秘之处,但是不能为善,却助纣为虐,说不定以后还会出更大的乱子,即便是宝物、是价值连城的古董,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我刚把手往篝火的地方一挪,忽然就看到了一声声清脆的女人叫声,那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有一片。

    我把手缩了回来,开始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个火把从一边的沙丘上冲了下来,那气势还真的让我不寒而栗。

    同时,那些血蛇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同时露出了闪烁着寒光的獠牙,而我觉得可能是有救了,这么多女人那肯定就是雨仙联盟的人,有了她们我就安心了。

    开始挥舞着自己手里的旗子大叫道:“你们快来救救我,要出大事了!”

    很快,那些女人随着叫声跑了下来,当他们看到我站在那些血蛇当中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几句我根本听不懂的话,然后就如同一群母狼似的,朝着那些血蛇冲了过来。

    我发现了那个叫明月的女人,依旧是她带领着其他女人,而且看人数比昨晚多了不少,不一会儿就和那些血蛇交上了手,场面一阵的血腥异样。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这些血蛇每隔一定的时间都要下潜到沙子中去补充身上所缺的沙子,而雨仙联盟的人好像也早就知道这个弱点,专门朝没有沙子的地方戳她们手中的木棍。

    如此一来,虽然看似庞大的血蛇,也能一把扫倒几个女人,但是却无法重创,反倒是它们只要被抓住破绽,那就是必死无疑,所以这是一场一面倒的打斗。

    不出十分钟,那几条用来困住我的血蛇,居然全都僵硬成了尸体。

    这一下我自然是高兴了,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管是真的邪不胜正,还是艳阳天的命运捉弄了他,即便他有了这么大的神通,最终他的阴谋还是会被揭穿。

    我嫌弃地看了一眼地下那些血蛇的尸体,心说你们这可不能怪小爷,不是小爷宰的你们,只能说你们跟错了主子,要是刚才小爷挥舞那几下你们听话,也不就不用落到这种下场了。

    “明月,还好你们来了,要不然……”

    我说着就往前走,可是万万没想到,以明月为首的那些女人正用一种不善的眼光注视着我,手里的木棍也没有放下,之前也跟她们对视过,但也不是这种目光。

    我不但不敢再往下说了,连往前走的步子也停了下来,其实我们现在相距也不过三四米的距离,愣了愣问道:“怎么了?”

    明月用木棍一指我,差点就戳进我的鼻孔里,吓得我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急忙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恶魔,你不用再装了,这种花样你已经玩了这么多年,骗骗不知道的人还行,我和你战斗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明月眼中尽是阴沉之色,甚至还有令人恐怖的杀意。

    我忙摆手说:“不,不是,我不知道艳阳天,我是张文啊,昨晚咱们还一起谈论过他的,你们都应该记得吧?”

    一个女人说:“别听他妖言惑众,我们已经上了他多少次当,这次他有变成那个小子的模样想要欺骗我们,我们一起动手杀了他。”

    “对,杀了他夺回珍宝!”其他的女人也开始附和起来,好像不把我杀了不足以平众怒。

    我又往后退了一步,却被这些女人团团围住,我这个人什么时候享受过这种待遇,而且估计这种场景只有在武侠片里边恶徒被峨眉派的女弟子围攻,我真是有嘴说不清了。

    此时此刻,我知道不管自己表现的如何,她们一定会认为我就是艳阳天,看样子这些女人让这个艳阳天耍了不止一次,大概看到那些血蛇对我围而不攻,以为是在站岗放哨,所以才会表现的如此的激进。

    想到这里,我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玉星旗,一下子就完全醒悟了过来。

    艳阳天把这件东西交给我,说明他已经预料到事情大概情况,所以才会用了这么一招借刀杀人。

    这样他仅仅损失了一件珍宝,却能换得另一件,还能让雨仙联盟的成员认为他已经死了。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人,不管明月把他说的如何,这家伙在计谋上面绝对是个大智慧的天才,自古天才都被视为恶魔。

    而且现在有一些天才,还被人认为是神经病,其实天众奇才和神经病本身就是一线之差。

    “怎么了?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吧?”

    明月盯着我,说:“今日终于能够了解我们之前的恩怨,你对艳阳天之盟做下的一切将用命了偿还。”

    “杀了他,杀了他……”那些女人又开始叫唤起来。

    我一看跟她们来软的根本不行,反正你说什么这些女人都不会信,那我只好做一回恶人。

    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反倒是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我他娘的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这些女人可比那些血蛇更让人头疼。

    “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我就鼓起勇气吼了一声,反战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一味的服软认怂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

    或许是想不到,也可能是艳阳天的余威尚存,我这么一喊她们居然还真就不说话了,一个个大眼小眼地愤怒而疑惑地看着我,好像等我说些什么。

    我干咳了一声,说:“你们说小爷是艳阳天,仔细看看小爷那一点儿像他?”

    明月说:“你会缩骨功这件事情,我们早就见识了太多次,以往都是我们太过于轻信于人,所以让你三番五次地逃走,这次你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

    一个女人冷哼道:“你手里拿着的玉星旗就是最好的证明,要不是昨夜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灭掉了那么多的血蛇,估计你现在也不会和我们在这里说这些,对吧?”

    我说:“小爷就是割了蛋也飞不到天上去,都说了小爷不是艳阳天,你们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另一个女人说:“怎么?又换了套路了?你这个恶魔诡计多端,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不会相信。”

    “对,我们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杀了这个恶魔,让他跑了就麻烦了。”

    我:……

    各种言语在我的耳边不断,反正她们已经认定我就是艳阳天了,我真是跳进黄河里边也洗不清了。

    我不知道艳阳天这家伙这些年来到底用过多少计谋,居然让这些女人变得如此的凶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