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俘虏
    虽说这种水看起来浑浊,但是喝起来却十分的甘甜,只是经常会有沙子咯牙,毕竟在这种地方,能有口水喝就已经算是造化了。

    大家又各自吃了一些食物,补充消耗的体力,现在是下午2点钟,我们估计最多再走3个小时,那就开始找地方休息了。

    要知道一旦太阳下了山,寒冷立马就会侵袭而来,这种昼夜温差的跨度,可以让第一次来的人窒息。

    我们商量了一下,如果前方再看到树木那就在前方休息,如果看不到那还要折返回来。

    因为我们太过于需要篝火来取暖,没有树木那等同于光着膀子站在寒冬腊月的大马路上,那种酸爽绝对没有人愿意去尝试。

    在我们收拾好一切,又往前走了将近2个小时之后,发现了7、8棵胡杨林。

    这一下我们就彻底放心了,看来这一带的地下河的流域很远,而我们也是在顺着这条地下河而行,说明我们走的路是对的。

    我们大部分人原地休息,韩雨露和霍子枫就到前面再去探探路。

    如果前面还有,那么他们就会打信号弹,那样我们又能往前推进一段,如果没有我们今夜就在这里休息了。

    这里的胡杨林比起之前那三棵显得茂盛了一些,而且能够养得起七、八棵树,说明下面的地下河变宽的同时,也更加贴近地面了。

    这对于我们来说,这绝对是个极好的消息。

    等到我们原地休息了不到20分钟,日头已经到了西边,估计最多再有1个小时就会彻底地天黑。

    而这时候我们也看到了信号弹在前方升起,一下子众人喜悦,背起背包继续往前而行。

    这一次我们走的特别的快,人一旦有了目标就是这样,所以用了也就是15分钟,便到达了韩雨露和霍子枫所在的地方。

    到了地方,我们发现这处的胡杨林居然大大小小有20多棵,给人有一种好像进入了小树林的感觉。

    胖子就说:“这要是再有一只烧鸡和一壶老酒,今夜的日子那就赛神仙了。”

    我说:“老酒没有,老尿有一泡你喝不喝?”

    “滚!”

    胖子白了我一眼,我们都哈哈地笑了起来,气氛瞬间变得不再那么压抑。

    这都是我从胖子身上学来的,做人要学会知足常乐,即便哭这个脸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既然改变不了环境,那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也是唯一能做而又最应该做的事情。

    虽然烧鸡老酒没有,但是一会儿霍子枫就带回来一些蜥蜴和毒蝎。

    其实我对这种东西非常排斥,可是快速地补充自己的蛋白质,也就在烤熟之后,闭着眼睛吃了一些,这时候就不能再挑肥拣瘦了。

    篝火堆旁,我们都躺在自己的睡袋里边,站岗的顺序早已经安排好了。

    走了一天的路,刚开始还都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些,后来就渐渐困了,各种各样的呼噜声都想了起来,甚至还有咬牙的声音,那真是一场难听的音乐盛会啊!

    正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以为是该我守夜了,可是当我看到蹲在我身边的人,惊恐地就要叫出声。

    可嘴刚一张开,立马就多了一只手,接着后脑就是一疼,直接就被对方击昏了。

    在醒来的那短短几秒,我已经看到那个人的真实面貌。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称为魔鬼的艳阳天,他把我叫醒来,估计是怕把我在睡梦中击昏,而导致脑死亡一类的事情发生。

    只是搞不懂为什么他跟踪我们,我们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发现他。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后脑的疼痛还在,此刻我依旧躺在篝火堆旁,我整个人楞了一下,回忆了刚才的事情,难道我是在做梦不成?

    不过,我并没有睡在睡袋里边,而是平躺在沙子上,很显然这不是梦,而是真的。

    那家伙真的出现了,我连忙坐起来开始四周打量了起来。

    这时候,我发现了一个人影正坐在篝火的另一面,因为篝火不断地跳动着。

    我并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我已经认定那肯定就是艳阳天,虽说心里非常的忐忑,但并没有慌张。

    忽然,不知道什么东西从篝火的上方飞了过来,我下意识地用手接住,一看居然是一支香烟,愣了愣我还是把烟点着了。

    只不过我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把我抓来,好像并没有恶意,所以我就更加放松了。

    抽着烟,便听到对面的艳阳天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请来吗?”

    我一听声音,便更加确定就是他,但是这家伙他娘的把我抓来,小爷能知道这是为什么,所以就继续没说话,知道他接下来肯定还要有话说。

    果然,艳阳天说:“张文,我们合作吧,事成之后我会给你最高的荣耀,这可是谁都能有的机会,我很看好你。”

    我失笑道:“我张文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你想要怎么样就放马过来,在进入这一行之后,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会死,只是没想到会死在一个人的手中。”

    “错了,你错了。”

    艳阳天站起了身子,摇曳的火光把他映的面目可憎,他说:“我不会害你,但你有点说错了,我现在不仅仅是人,而是一个即将成神的人。”

    我说:“从古到今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成仙成神,到头来连长生不老都无法做到,你又什么可能成神呢?”

    艳阳天说:“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等我拿到了最后3件珍宝,到时候你将会见证这个奇迹的时刻,所以只要你帮我,我也会帮你。”

    我立马严词拒绝说:“这不可能,我不会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

    艳阳天笑了起来,他说:“看来你嘴上说不信,可是心里还是相信的,要不然你帮我把我要得到的东西送给我,我会给你数不清的财富,这不就是你做盗墓贼的初衷吗?”

    我冷笑道:“虽然我不相信那些,但不代表我会帮你,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现在要杀要剐随便你,要不然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每次都有的。”

    艳阳天说:“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也不强求,不过你要和它们待上一段时间了,但是你放心,这时间并不会太久,只要我得到了天眼石就放了你。”

    我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心想他为什么这样说,好像只要我待在这里,他就能得到天眼石。

    而且艳阳天还说让我和它们待上一段时间,那它们指着又是什么东西?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地面微微地震动了片刻,立马从沙子下面钻出了好几条之前与其战斗的那种血蛇。

    几条血蛇在火光照到与照不到的地方摇摇摆摆,宛如黑夜中的恶鬼一般。

    再次看到这种东西,我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能和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有一定的关系。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沙漠,而这些东西简直就是如鱼得水,而且我隐约感觉艳阳天是有阴谋的。

    艳阳天挥动着那面玉星旗,那些血蛇又消失进了黑暗中,仿佛刚才只不过是我眼花了,或者说是一个噩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现实告诉我,现实就是现实。

    顿了顿,艳阳天说:“张文,借你的相貌一用,我想你们的人,会愿意把任何东西交给你保管。”

    “当然,这是你一直以来忠厚而得来的信任,而我就是要利用这个信任去拿到我所想要的东西。”

    话音刚落,我就盯着艳阳天看了过去,此刻他的身体里边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骨头声,我一下子脸色就白了,因为我见过好几次有人会这门功夫,没想到连他都会。

    没错,艳阳天也会缩骨头,而且他的缩骨功已经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连他面部的骨头也能活动。

    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了另一个我的出现,那真的连我亲爹亲娘也认不出来,就好像是我在照镜子似的。

    艳阳天还在调整细微的地方,一直到了他完完全全变成了我,他便摸了摸自己的脸,用一种不断改变音调的声音说:“缩骨功,通常是你们盗墓中人所学的功夫,目的是遇到特别小的窟窿,而又没有时间去扩大,便用这个功夫过去。”

    顿了顿,他继续说:“现如今,有会这种功夫的人用它去做大事,就比如小爷。”

    我整个人完全愣住了,他的模样不但和我一模一样,而且连最后“小爷”两个字的音调,也完全相同了,这就是我也出现了恍惚的感觉,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

    艳阳天说:“张文,你还不知道声带也可以发生变化,所以那些愚昧的人类是不可能发现我的,你就在这里等着吧,等我回来以后,咱们一起再作商议。”

    说完,他一摇手里的玉星旗,那些血蛇又从沙子下面钻了出来。

    接着,艳阳天骑在了一条最大的血蛇身上,消失在了黑夜当中,而同时又有什么东西朝我丢了过来。

    我又接在了手中,一看心中大喜,同时又非常的疑惑,这家伙居然把玉星旗给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