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荒沙一战
    那一条条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里边又尖又长的带钩獠牙,很显然这种咬断喉咙和脊柱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那道霞光正是来源于黄妙灵手中的法器,整个印迎风而大,抵抗着那些血蛇无法凭空而下。

    接着,周连山也将伸缩桃木剑和符咒拿出,在他口中念念有词,一指手中的符咒,顿时符咒自燃,在头顶烧出了一个拱形的火墙,直接把那些血蛇烧的如同毛发遇火一般卷曲。

    但是,周连山还不作罢,立马又是几张符咒,这次他念诵咒语的时间足足有一分多钟,在他用桃木剑朝着上方一指,顿时黑云滚滚而来,将头顶的月光直接遮蔽。

    此时此刻,我感觉这是世界末日来临前的迹象。

    轰隆……轰隆……

    接下来,在一道道闪电从上而下,头顶就是闷雷滚动的声音,而闪电劈到了那些血蛇的身体上。

    即便这些怪物蛇裹着黄沙,连子弹都打不动,却被这些闪电一炸一片,恶心的肉味扑鼻而来。

    在我问询盲天官关于周连山这个人的时候,他跟我说这个人在技艺上要超越周生,而他比周生还稍微差点,当时我虽然有些相信,但绝对没有此刻感受的如此清晰。

    我见过盲天女崂山派的使用秘术,那规模连这个一半都没有,看得出周连山还绝对不仅仅如此,这个人的实力,早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所料。

    此刻,我有一种不想和他为敌的感觉,也难怪盲天官也曾经说过让我不要和周连山对着干,看来他说的都是对的。

    这个周连山绝非一般的倒斗之辈,在斗里要是遇到几个粽子,我估计那都不够他看的。

    在我被这种法术震惊之余,韩雨露已经从她的背后拔出了那把一直包着布的剑。

    那剑宽有一掌宽,长度一米,虽然不知道剑为何名,但是光凭感觉就能察觉到强烈的肃杀之气,看来这把剑屠戮过太多的生灵了。

    这还不算完,接下来这把剑表现出来的情况,我完全是膛目结舌,因为那是超乎我想象太多的情景,单纯的一个“剑”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厉害之处。

    因为这把剑太过宽,甚至都有些像是一把刀了,但是我大概了解韩雨露的力气,一把同样体积的铁剑根本不足以让她双手而持,看得出这把剑是用非常奇特的材质锻造而成。

    接下来,这把剑在韩雨露一挥舞之余,剑身出现一团白色的光晕,剑还没有到,光已经将那些子弹都打不动的血蛇一斩为二。

    而韩雨露本身就好像一个陀螺似的,一边往前转,一边有血蛇死亡。

    我特别留意了她这把剑,要知道一般名剑在剑柄吐出剑身的地方,大多都会刻出这把剑的名字。

    可是这把剑并没有,但是在剑柄之上却有着一个非常奇特的东西,在仔细一看发现那真是花了10亿从七星派买出来的那玩意。

    我心说,难道这就是韩雨露肯花那么大价钱所买的东西嘛?要这把剑真是因为它,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来历,难道也是昆仑八宝里边的东西?

    想了想,那个艳阳天说昆仑八宝他已经获得五件,其中天眼石在黄妙灵手中,那么就剩下的万花星和王母印,也许这东西还真的是两件当中之一,不过我也不敢肯定。

    剑柄上的这件东西,它犹如一个放大版的雪花,闪烁着蓝色的光晕,它很巧妙地镶嵌在剑柄之中,其中隐约还能看到一个缩小版的女人,看了几眼我就觉得自己肯定在哪里见过里边的女人。

    很快,我就想了起来,那是盲天官给我发来的彩信当中,第二条之内的图片当中。

    那里边像是瑶池仙境,而有个女人便坐在主位之上,那个女人正是韩雨露此刻所持剑柄上的女人。

    当时,胖子说是女王大神,而我觉得更可能就是西王母。

    那么剑柄上的这个神秘之物,可能是万花星,又可能是王母印,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能等事后再问韩雨露了。

    有韩雨露在前面开路,周连山照应上方,黄妙灵断后,一时间华光异彩,而我只能走在中间看着场景。

    那有一种走在北京城里的海底世界当中的感觉,只不过看的并不是海洋生物,而是那些被虐杀的血蛇。

    我这个人心肠很软,一般看不下去这样的情景,但是此刻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反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快感。

    这就好像是在电影院里边看影片的感觉,当看到坏人被主角狂揍的时候,也同样是这种感觉。

    150米!

    这个距离对于那时候的我和黄妙灵来说,无疑是站在地狱里边仰望天堂,可是当有了这三位高手开路,那完全就是另一种情况,不过五分钟,我们便走到了戈壁摊上。

    艳阳天站在那些沙蛇虫之后,看着我们逃离发出了愤怒的叫声,原本已经少了的血蛇,又从黄沙下钻了一大批。

    那些血蛇窜上了戈壁滩之后,裹在身上的沙子脱落,露出本来面目的血体,看起来更加的令人生畏。

    不过,在我担心他们的秘术时间可能快到的时候,却发现那些没有了沙子包裹的血蛇,韩雨露持剑舞动的更加轻松起来,基本就是依靠剑本身重量的惯性,便可以将它们斩断。

    一时间,我心中暗松了口气,虽然这些血蛇上了“岸”要比鱼上岸厉害,但是它们也变得脆弱了很多。

    这也难怪艳阳天那家伙会被他们都引入里边,刚才要是真在大殿后面的沙地中战斗,估计最后输的就是我们了。

    我又注意到了胖子他们那边,胖子正组织着人用枪扫射,这些血蛇没有了沙子,那子弹一打就是一个窟窿,只要打中脑袋立马毙命。

    刚开始的时候,胖子他们也是瞎打,后来发现了这一点,全部集中攻击血蛇的脑袋。

    当然,其中最厉害的还是要属霍子枫和盲天女,霍子枫就不用说了,他变成了个超级肌肉男,登山装已经被他撑裂,直接的抓住蛇一拉两截,血蛇已经洒满了他的全身,宛如一个来自地狱的血甲战神一般。

    他们两个人全都使用了秘术,在看过了周连山使用崂山派的秘术之后,我就觉得盲天女的秘术有些可怜,每次只能干掉一两条血蛇,不像周连山那样一扫一大片,不过那也比用枪厉害的多。

    整个场面就好像在戈壁上打了一场跨越时代的战争。

    人类在对抗那些来自地下的恶魔,起初找不到方法伤亡惨重,但是现在局势完全扭转,变得朝我愿意看的局势发展。

    到了这个时候,我不能继续光看着,也端起枪,对着那些血蛇的脑袋招呼。

    很快我们四个人就把后一批冲上来的血蛇打的七零八落,而再看胖子他们那边,也进入了尾声。

    虽然整场人与兽的战斗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但那种直面的攻击,却是最为惨烈的。

    在结束之后,地面全都是那种血蛇僵硬的尸体,偶尔夹杂着一具人的尸体,但即便是这样,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伤亡惨重。

    仅仅20分钟,对于任何人来说,那几乎就是玩玩手机,抽几只烟,喝两杯茶的时间。

    可是对于我们来说,那真是和死神擦肩而过,要不是我们当中奇人异士多,估计最后倒下的就全是人类的尸体,而且还是残缺不全的尸体。

    再看艳阳天那边,此刻只剩下他自己和十几条像是护卫的血蛇,他依旧站在黄沙地之上,看到这样的情况,虽然面露愤怒,但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仿佛这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死了一些没用的东西。

    再回想那些尸碟曾经那样保护我,而我在它们抵御了血蛇,还差点流泪。

    而这些血蛇更多的是为了他的野心而死,这个人真的已经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要不然也不会这样。

    明月带领着那些雨仙联盟的女人,也有死有伤,不过这些女人个个都非常的强悍,愣是干掉了不计其数的血蛇,也难怪他们当时在和胖子他们对峙的时候,能够占领上风。

    解决完了残余的沙蛇虫,我们都朝着艳阳天走去,他却骑在了一条血蛇的脑袋之上,面上竟然露出了虽败犹荣的表情。

    艳阳天说:“这件事情才刚刚开始,是我的东西早晚都是我的,你们谁也带不走。”说完,他用旗子一指沙地,瞬间剩余的血蛇全部钻了下去,而他也跟了下去。

    胖子他们枪口依旧喷着火蛇,可就是愣被后面裹着沙子的血蛇挡住,只是打出了很多的火星。

    带头的血蛇在沙子里边一上一下,很快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同时艳阳天也逃之夭夭了,而所有人只是原地看了一会儿,便开始打扫战场。

    帐篷全部倒塌,篝火也大多熄灭,地上还有人哀嚎着,但是队医艾维克只剩下半口气。

    而使用完秘术的黄妙灵,没出几分钟就晕了过去,幸好这支队伍庞大,随行的医生有那么好几名,除了死的,还有三名活着的,他们三个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