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白衣死尸
    我摇了摇头说:“我无法保证这个,但是你要是能把人都救出来,我保证自己可以离开这里。”

    男人大概是想了想,片刻之后说:“那好,咱们一言为定,我现在就进去救人。”说完,他居然依旧没有回头,直径朝着那座宫殿走了过去。

    我没想到他能答应,毕竟自己对于他算是可有可无的角色。

    不过,这也是因为我并不了解他,连他来自哪里,来这里的目的,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也就不可能知道他为什么会同意这样的交易。

    没错,这确实是一笔交易,以我脱离这一次倒斗活动而进行的交易。

    在这一刻我居然开始后悔了,后悔要和这么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交易,他这样做肯定是有他自己地目的,至于是什么,我真的无从得知了。

    看着他的背影离去,我觉得他肯定有一定能力,所以才会答应我把胖子那些人救出来,那么他绝对是有把握的。

    那么我接下来很可能就要离开这里,回到都市当中去替那些自己所在意的人而担心。

    想到这里,我连忙就追了上去,因为这可能是我在这片土地的最后一段时间。

    如果我不亲眼看看里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那么等胖子他们回来告诉我,再华丽的言语也不如亲眼所见,所以此时我便决定进去看看。

    那个男人停了下来,他应该是听到我追上了他,然后他就转身看向我,而我此刻刚刚到他的背后,他皱起了眉头,问我:“你干什么?”

    我说:“我要跟你进去看看,既然你有信心带出里边所有的人,那么也就不多我一个,我在外面实在是等不及了,所以必须要进去亲眼看到他们安然无恙才行。”

    男人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好像在压抑自己心里的某种情绪,他看我已经进来了,现在出去还需要他送。

    这男人说:“那好吧,你跟紧我了,千万不要自作主张。”

    我心说你他娘的以为小爷是那个死胖子呢,但是嘴上却不敢说,毕竟接下来要依靠他。

    这个神秘的家伙,必然有他自己的过人之处,所以现在我一点儿都不想得罪他,如果有必要我还会去巴结他。

    男人带着我们走进了宫殿,在我们走过那片沙子的时候,并没有那种沙蛇虫冒出来,这也许是我们够幸运,所以才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

    一路无话,一直等到我们走到了之前我和黄妙灵止步的大殿。

    虽说路上也没有看到任何的尸体,但是我悬起的心始终没有放进肚子,一直在嗓子眼提着,因为这一段路我也走过,并没有什么危险。

    男人看了看巨型的石椅,很开他的目光就集中在椅子的顶部,看到那里有着之前被我撬下那颗宝石的位置,现在成了一个黑洞洞的小窟窿,他就看向了我。

    我不打算告诉他东西是被自己拿的,所以就干笑了几声,问他:“怎么了?”

    男人又把视线移回了那个小窟窿处,说:“一件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被你们的人捷足先登了,它没在你的手上吧?”

    我毫不隐瞒地说:“没在,我根本就没有走到这里,那里之前有什么?”说完,我指向了那个小窟窿,一脸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男人说:“算了,反正早晚还是我的,走吧!”

    说着,男人就带头就继续往里边走,我只好跟在他的身后,但是这时候才想起自己什么都没有带。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打算再进来,现在来的太过匆忙了,把装备都丢在外面的宿营地了。

    同时,我也是看到这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带,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手段,居然敢如此的托大,这让我就有些紧张起来。

    毕竟人家这算是有所依仗,而我现在就是这一百多斤肉,要是遇到危险,总不能拿手里的狼眼手电上去抡吧?

    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已经到了这里,再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至少也要找到胖子他们,再说了地面上有明显人活动过的痕迹,不可能再有什么危险。

    我们只要跟着这些鞋印走也就很难遇到什么危险。

    大殿之后,又是一片的狼藉,整个宫殿只有大殿保存的相当完好,其他地方全都是塌陷的面目全非,有些地方还需要我们弯下腰通过,所以后面的路要比前面更加难走。

    忽然,眼前的男人说:“曾经的辉煌已经沦为如今的破败,再漂亮的花都有凋谢的一天,活过百年的人也有死亡的一天,这便是轮回。”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跟我说出这样的话,整个人就有些莫名其妙,而且他说这话应该是听懂了。

    可是我仔细一想又好像什么都不懂,说这话的人现如今估计只有和尚道士,已经隐于市井村野的高人才会如此。

    他前我后,我们两个继续往里边走,期间一如既往的平静,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甚至都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传说有着大神通的家伙,可是这也的人为什么又回和我们为伍,看起来也和盗墓贼没有多大的区别。

    在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进行下,所以期间只是往宫殿的深处走,一直到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为止。

    看到尸体的时候,我整个人就是一愣,因为这个人被一根大拇指粗的尖锐之物,狠狠地戳在了墙体之上,而且直接就是他的心脏,所以并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

    尸体是面朝墙的,显然那尖锐之物是从背后射向他的,由于穿的衣服都一样,所以只能判断这是一具男尸。

    不过,从体型来看不是胖子,这让我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

    那个男人走了过去,我也跟了上去,发现那个尖锐之物居然是一根削尖的木头,只不过是一种连我都叫不出命的树木。

    那么问题来了,两千多年还不腐不烂,可见这种木头自身有着防腐的功能,所以才会被这样利用。

    等我看到这个男人居然是我们七雄的那个伙计,我的心里就忍不住酸了一下,可怜他居然死在了这里。

    我心想着回去一定好好安顿他的家人,毕竟如此惨的死相,还真是让人心里难受,虽然他没有受到什么痛苦。

    根据木头现在的模样,可以判断它射来的方向,我就沿着照了过去,却发现那是一面墙,墙体已经裂开了缝隙,可以清楚地看到里边并没有机关。

    这就让我非常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时候,男人开口说:“应该是人为的。”

    我起初没有理解他的话,或者说我不相信这是人为的,要知道第一批人中有胖子,第二批里边有霍子枫,不论发生什么不会偷袭自己门派中的人,显然这里边发生了让我难以理解的事情。

    当然,我指的并不是宫殿里边,而是那些人当中,这就有些不合常理了。

    此刻,我更是感觉可能会有什么让我无法承受的事情出现,即便心里希望这可能只是自己疑神疑鬼,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理由能说服自己。

    男人瞥了我一眼,问:“你认识这人?”

    我微微点头说:“他是我七雄的人,不知道这是谁害的,我很想相信有人会害死他。”

    男人微微一笑说:“我不喜欢去猜测,更喜欢直接去寻找答案,只要找到那些活着的人,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我脑子顿时一阵清明,确实是这个道理,而自己却喜欢猜忌,这也是每个人性格不同所造就的,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人,而不是在这里胡乱猜。

    想要把这个门人的尸体放下来,却被这个男人阻止了,他说这根木棍上应该是淬了毒,让我不要直接去触碰。

    看来,这人并不知道我的血液能解百毒,不过他既然不知道,那我也没必要告诉他,毕竟留一张底牌还是好的。

    我垫着衣服把那个木棍拔了下来,那是相当的费劲,在把那个门人放倒墙根处,心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过,这么大的宫殿作为他的坟墓,对于一个已死之人来说,或许算是莫大的殊荣了。

    男人看着我的作为,说:“你这样的心肠,不但不适合来这种地方,甚至这个行业都不适合你,不管你现在心里想着什么,离开肯定对于你的好处要比留下大的太多太多。”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便说:“我们抓紧时间去找其他人吧,我现在非常担心他们的安危。”

    男人点了点头,我们便继续朝前走去。

    可是没走几十米,立马又看到了一具尸体,这是一个穿着白色登山装的女人,她整个人就趴在地上,面目非常的难堪。

    刚看到,我心中一惊,以为是韩雨露,但是再仔细看看却又不是,而且这次我们也没有穿这种颜色的登山装。

    而且,这种类型的登山装只是偶尔在雪山会有人穿,这戈壁荒漠怎么可能会穿这样的衣服呢?

    我可以肯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我们队伍的,那么她又是来自哪里,又怎么会死在这里,而且好像是刚刚出了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