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神秘人再现身
    在这个世界上,钱和权利有时候就是万能的,就是那么吸引人。

    从路易的帐篷里边走出来,我开始想他可能物色的人。

    在这里说句自大的话,现在我们七雄确实在行业里边混的风生水起,他想要找代言人自然会找到我头上,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当然,这么有钱的探险公司,既然大老板都有这种想法,那应该早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很显然前期他们并没有直奔我而来,反而是去找了盗神宗的付义和七星派的张黑龙,还有周连山基本可以代表崂山派。

    如此一来,盗墓几大势力,已经有两派受到了利益之下的邀请,再加上一个七星派,基本已经能和我们七雄加上摸金派对抗。

    虽然如果我能站出来,那样会省很多事,但是我不同意这样的做法,他们也是有一半几率可以完成野心的。

    我不是很在意到底谁能一统这个行当,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不让我们倒斗,更不可能不让我们的铺子经营。

    毕竟背后是个外国人,他们早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只是我担心在这一段时间之内,会有多少国宝流到国外去。

    不过,现在担心这个还为时尚早,毕竟路易这个阴谋家也在这黄沙戈壁之上,而且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也都在。

    那么家里有盲天官、红龙他们坐镇,几乎是不可能施行这个计划,现在只不过是个刚开始而已。

    我现在更加担心进去的人,毕竟绝对站在自己一方的人都进去了,其中不乏有自己的朋友和所爱的人。

    所以,我不由地暗自告诉自己,先把这件事情放到一旁,祈祷胖子他们都能安然无恙的出来就好。

    回到了篝火旁,盲天女轻声问我路易干什么找我,我自然不打算瞒着她,就算她不问也会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听完我说的,盲天女的想法和我差不多,并不打算和这个德国佬有什么利益上的来往。

    我吃着馒头夹辣条,说:“这件事情现在考虑有些早,等我们回去从长计议也不晚。”

    盲天女微微点头,但是她轻声说:“小哥,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你当面拒绝了那个德国佬,而这里大多数人都是他的,你小心点他跟你玩阴的。”

    我怔了怔,问:“天女,你的意思是他接下来会害我?”

    盲天女说:“你自己想想,他既然当面和你谈了这件事情,那就说明他不怕你知道,也不怕担心你有所准备。”

    “可是,现在这件事情你知道了相当于咱们的同行都知道了,他要是让你活着回去,他再要施行计划咱们肯定就会有所防备,所以他肯定留不得你。”

    我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这件事情我自己早晚也能想明白,但是没有盲天女反应这么快。

    现在看来我确实应该有所防备,这件事情要是等到胖子他们回来,好好再商量一下才行。

    可是,胖子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想着,我就不由地看向了另一边,现在天色已经这么晚了,也不知道里边的情况怎么样,但肯定知道有一定的危险,只希望他们可以化险为夷。

    吃完饭,盲天女有意无意地往我身边靠一靠。

    这个区域的气候就是这样,一到了晚上就特别的冷,很快她就把闹到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以前只有黄妙灵会是这样,我就有些做贼心虚打量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关注我们两个,也就算是放心了。

    “小哥。”忽然盲天女叫我。

    我问她:“怎么了?”

    盲天女说:“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那该多好。”

    我苦笑了一声,说:“难道咱们就一直生活在这荒漠之中?”

    盲天女坐直身子白了我一眼,说:“你也开始油嘴滑舌了。”

    说完,她又把脑袋靠回了肩膀说:“你知道我的意思,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只要有你有我就好。”

    我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这话我要是再听不明白,这二十多年也就白活了。

    其实胖子以前说的都是对的,而我作为当事人感觉的更加明显,自己虽然不帅,也没有什么家族,但是贵在人品没问题,所以同行当中的几个女人,或多或少都对我有好感。

    但是,我这个人就是死心眼,一旦认准一件事情,那就会一条道走到黑,我有一种非黄妙灵不娶的勇气。

    即便我和盲天女发生了关系,但现在有几个男人只和一个女人上过床,除非那是没本事的男人。

    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不同意我这样的观点,但试问一个二十多岁,身价过亿的男人,还是一派的当家人,并且有那么多的铺子,绝对可以说是年轻有为了吧?

    那么,这样的人物身边要是没有几个女人,那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从一而终的男人,那只有在荧幕中才会有,现在很多的小说当中,也不可能只有一男一女来演绎整部故事。

    而且,在中国古代男人就三妻四妾,那么传统的古代都是那样,更不要说是现代了。

    当然,我这并不是赞同男人搞婚外情,更不是告诉每个男人都应该和多少个女人发生那种关系。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也可能是在给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找借口,反正现在我的脑子里边在不断的乱想,心里就好像有一头小鹿乱撞似的。

    我们两个人就互相依偎着,想着各自的事情,谁也没有再说话,一直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好像又开始做梦了……

    只不过,这次我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只是记得那是一个噩梦,我是被梦惊醒的。

    醒来的时候,我看了看表,是晚上23点钟,也就是说胖子他们在眼前的宫殿里边有足足一天了。

    而霍子枫他们也进去了半天的时间,黄妙灵也进去了足足有8个小时。

    我知道这已经不是这所宫殿有多大的问题,可能是他们遇到了非常棘手的状况,要么是全部出了事,要么就是被困住了。

    我宁愿相信是后者,如果真的都出事了,那我能接受那样的结果吗?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我想自己肯定是无法接受的。

    不知道是谁来这堆篝火添加了木材,要不然这么长时间早就灭了,而我们两个也早就被冻醒了,看着盲天女熟睡的模样,那恬静的就像是一个小姑娘似的。

    我犹豫了片刻,便将她轻轻抱了起来,把她送回了帐篷的睡袋里边。

    在我刚把她塞进睡袋的时候,盲天女忽然伸开双臂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不等我反应,她便在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但是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睁开,而脸上却露出了非常满意的表情。

    离开了帐篷,我独自一个人靠在一座岩山上,看着远处的一片黑暗,点起了一支烟。

    那烟头的亮点忽明忽暗,却好像海上船只希望看到的灯塔,那是在照亮船只进入停泊港湾的信号。

    烟刚刚抽到了一半,我就听到有人的脚步声靠近,那个人拿着手电,光亮一直照向我,所以我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相貌,甚至连是男是女都没有办法判断。

    等到这人走了过来,先是笑了笑,然后说:“我说过不要深入,可是你们谁都不听,现在全都出事了,那也怪不得我。”说着,他就把手电关闭了。

    在适应了没有光亮之后,我才看清楚这是个男人,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我和他第二次见面。

    这人就是让死去的多德叫我和韩雨露谈话的那个神秘男人。

    我凝视了一会儿他,问:“你到底是谁?”

    那个男人说:“如果我能告诉你我是谁,那就不用等到这一次见面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你来干什么?难道是来看我笑话,或者是来证明你曾经说的都是真理吗?”

    男人笑道:“我没有这样想过,我之所以再次出现,还是想要劝你一次,你还是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以前去过的那些地方,这里充满了神秘和诡异,很多东西都不是可以解释的!”

    我也苦笑道:“上次我都没有走,这次我的朋友们都进入了里边,你觉得我可能自己一个人回去吗?”

    顿了顿,我说:“如果他们都出了事,我更加不会离开了。”

    男人问我:“难道你不怕死?”

    我说:“我的一个兄弟说过,倒斗就是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做事,我现在才完全理解了他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他说的是对的。”

    男人摇了摇头,说:“他说的是错的,没有人愿意去死,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我不耐烦地说:“好了,我不想听你说教,既然你能隐藏在整个队伍不让我发现,那么就继续隐藏你的,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男人往前走了几步,我看到了他的背影,依旧那么有威严,他头也不回地说:“如果我能帮你把他们都带出去,你能保证你们那一伙人离开这里吗?”

    一听这话,我就愣住了,这可是我始料未及的,如果他真的能够把人带出来,我能让他们跟我走吗?但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