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沙中怪物
    等到我们到了那宫殿的脚下,黄妙灵早已经四周打量了好几遍,而且已经喊了十几声“小伟”这个名字,显然越是到这个时候,她越着急到了极点。

    我们也跟着喊了好几声,但是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

    我说:“可能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现在没办法开口说话,我们还是分开四周找找吧!”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小哥你有一身尸碟护身,估计也没有什么危险,胖爷可就是这一身肥膘,要是再钻出一些像那些尸碟的东西,人没找到胖爷先把小命送了,所以胖爷建议还是大家一起找。”

    没有人理会胖子的话,我们开始四散分开,胖子非常执拗地跟在我的身后。

    我无奈地说:“死胖子,你他娘的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了?这里并不是特别大,有什么危险就往空旷的地方跑,小爷回去救你的。”

    胖子呸了一口说:“谁用你他娘的救?胖爷这样是担心你走丢了,那让胖爷去哪里找你啊?还是跟着你保险点嘛!”

    我无奈了,其实这一身尸碟比以前穿过的那种铠甲都要安全,只要是活物就不敢轻易靠近我,如果这些尸碟能够招之则来挥之则去,那么这可比什么秘术都牛!

    找了十几分钟,依旧毫无人的痕迹,忽然就听到艾维克那还是有些不标准的普通话,他喊道:“找到了,人都在这里,你们三个快过来。”

    一听我和胖子一愣,然后对视了一眼之后,马上朝着艾维克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我们要找的四个人和一具尸体。

    艾维克是因为看到了那具露在外面的尸体,那是他们眼镜蛇公司的人,这才发现了在几块宫殿建筑物坍塌下来的石头堆积成的一个“简易房”当中的四个人。

    我看到了张桐山和七雄的那个门人,以及一个黑皮肤高个子的老外,还有一个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的少年。

    从少年的模样来看,还真的和付义有不少相似之处,只不过他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

    黄妙灵一把抓住了少年的双肩,先是打量了好几遍,才问道:“小伟,你没事吧?”

    少年看到黄妙灵也是满眼喜悦的泪水,但他骨子里边毕竟流淌着付义的血液,硬着没有让泪水夺眶而出。

    坚强地摇了摇头,少女说:“师姐,能看到你真好。”

    门人和胖子打招呼,极度恭敬地叫了一声:“胖哥。”

    我心说他按说怎么也应该和我打招呼才对,可是一看自己身上的尸碟,立马无奈地苦笑了起来,对着张桐山问道:“桐山兄,你没事吧?”

    张桐山看向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惊讶道:“你是小哥?你身上那些东西非常的厉害,它们会把你吃掉的。”

    听到我们两个人的对话,其他人都看了过来,我只好把经过和他们说了,听完我说的之后,每个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胖子最后说可能是我血液的问题,也只有张桐山豁然明白了,其他人还是一头雾水。

    我说:“先不说这些了,你们四个人怎么躲在这里边?没想过出去找我们吗?”

    在我的话刚一说完,四个人几乎同一时间流露出恐惧的神色,而且不由地朝着地上那具尸体看了过去,我这才意识到,可能这里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让他们都不敢轻易离开了。

    黄妙灵问少年:“小伟,你告诉师姐,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老外是怎么死的?”

    少年咬着牙说道:“师姐,这里有鬼。”

    一听,我们后来的四个人都是一愣,因为我从张桐山等三个人的表情来看,显然这个少年并没有胡说。

    至少我们都可以肯定,他们是碰上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东西,所以即便连张桐山这个七星派的首席大弟子也会是这般模样。

    片刻之后,张桐山说:“我无法这个少年说的正确,但也绝不否定,因为即便告诉你们,你们肯定也无法相信,这里的沙子会吃人。”说着,他就带我们去看那具尸体。

    尸体是个35、6的白皮肤青年,他死的时候面目狰狞,眼睛和嘴巴都张到了极限。

    这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要不然也不会是这种死相,而他的致命伤是脖子,那里的血已经干涸了,显然死亡了一段时间。

    在艾维克把尸体衣服的拉链拉开,又把里边的衣服用医用剪刀剪开,立马我就恶心的想吐,他整根喉管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肚子都破开了,露出了里边还有些许鲜血的内脏。

    不过,因为之前多德死亡时候的样子,比这恶心太多了,我们早已经吐的差不多了,这一路上虽然补充了事物和水,但现在也消耗的差不多,此刻只剩下干呕的份儿了。

    看着尸体如此的模样,艾维克皱着眉头说:“这应该是被某种东西从正面直接咬住了喉管,然后用非常快而有力的速度把整条喉管全部扯了出去,可以说是瞬间致命,没有受到什么痛苦。”

    张桐山摇了摇头说:“不是从正面,而是从背后,而且致命的也不仅仅喉管,你们自己看吧!”

    说完,他把尸体翻了一个身,这下我们才看到,原来被咬断的不仅是喉管,连脖子后的脊柱也不见了,所以在翻身的时候,尸体就软的如同一条蛇似的。

    胖子吸了凉气说:“他娘的,这到底是什么狗东西?手段这么残忍,这可比粽子还厉害的多。”

    我看向张桐山,希望他能给出一个更好的答案。

    可是,张桐山苦笑一下说:“那少年说的没错,确实是沙子,不过我个人觉得,当时沙子里边还有什么东西,只是沙子包裹着它们,所以我们看不到那些东西的真正面目。”

    黄妙灵就奇怪地问道:“既然那些东西已经不见了,你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我们来的路上可没有遇到过啊!”

    七雄的门人说:“我们也想离开,可是快要走到四周岩山的时候,那些东西就会从地下钻出来,所以我们才没办法离开这里的。”

    胖子郁闷滴骂道:“那你们他娘的打什么信号弹,这不是让我们也进来送死吗?他娘的,一个个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张桐山苦笑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只有信号弹或者照明弹才能让那些东西占时钻回去,其实我们并没有求援,而是不得已才为之。”

    胖子问:“那为什么之前我们没有看到信号弹呢?”

    张桐山说:“那是因为之前我们都没有往上打,你们看到这次是唯一一次,实在不好意思了。”

    忽然,那个少年浑身一震说:“那些东西又来了。”

    听到少年这么一说,张桐山等亲身经历过的人,快速朝着那个建筑掉落石头堆积起来的“房子”钻去。

    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已经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胖子他们也就跟着挤了进去。

    我刚要进去,胖子立马就喊道:“小哥,小哥,您可千万不要进来,你他娘的浑身都是尸碟,有它们保护你应该没事的,你这一进来我们可全都完蛋了。”

    这样,我就停在了原地,看着胖子他们挪动了一块大石头把那个窟窿堵住,一下子外面只剩下我自己。

    我只能看着地下的沙子如同煮沸了水一样翻滚着,显然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钻出来了。

    这不是一群东西,那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因为这里月光如银,视线比较宽广,但是我目力所及的地方,所有的沙土都是跳动,又仿佛是沙漠即将要发生一场大地震一般。

    忽然,我就听到石头堆里边传来了胖子的声音:“小哥,快进那宫殿躲避一下,万一这些东西比你的尸碟厉害,那你他娘的就交代了。”

    我大骂了一声,开始朝着宫殿奔跑,心里更是将胖子等人狠狠骂了一遍。

    这些狗娘养的没有一个讲义气的,刚才还说尸碟能保护我,现在肯定是在里边聊了一些什么,所以才让小爷去宫殿里边,真是一个个的日了狗了。

    宫殿的正门一多半埋在了黄沙之下,露出的那虽然我可以钻进去,但是又被塌方的建筑石头覆盖住。

    不过,幸好这沙子堆积的够高,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二重还是三重的窗口就钻了进去。

    几乎就在我刚刚一进去的时候,外面的沙子里边钻出了很多条状的东西,每一条都有胳膊那么粗,最短的有一米长,最长的超过三米,浑身包裹着沙子,就如一条条毒蛇一般。

    此时此刻,沙子就如同海洋,而这些东西就如同一条条沙丁鱼,开始不断地从沙子里边跳出来,再一头扎回去,周而复始着,好像永远无休止。

    我趴在地面,生怕被这些东西发现,同时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那些尸碟不知道是通人性,还是生物的本能,全部挤到了我的背部和身体两侧,居然连一只都没被压死。

    而外面的一条条吃人的沙子,仿佛能够察觉到有活物的存在,正在四周地寻找着,只不过它们毕竟没有多高的智商,所以根本不知道所有人都躲在石头堆里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