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尸蝶
    可是,我被人一拉就往后退去,因为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想法,脑子没有指挥双腿做出如此的动作,所以没有退几步就朝着摔倒在沙子当中。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是黄妙灵在拉我。

    黄妙灵忙把我扶起来,我还是满头雾水,问她怎么了,她没有说别的,只是让我仔细看胖子的身后。

    我一看原本站立的汤姆克鲁斯不见了,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但是再仔细一看,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沙尘,毕竟这里并没有风,就算胖子的动静再大,也不可能折腾出那么大的沙尘来,毕竟沙子不是土,它的重量还是相当可观的。

    我浑身开始起鸡皮疙瘩,因为看到了很多淡黄色的颗粒,并不是沙子,而是某种活物。

    只不过,那些活物它们的翅膀闪动的太快,才因为那是沙子,等到靠近的时候,便传来一阵轻微的“嗡嗡”声,让我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胖子别看身材肥胖,但是跑起来却双腿生风,听他粗重的喘气声也知道,那肯定是用生命在逃跑。

    虽然我还不能确定那些小虫子都什么东西,但感觉肯定不是好东西,所以我也开始拼命地逃窜。

    很快追上了多德,这家伙咧着嘴又快哭出来了,要不是情况不容许,我肯定会笑出来,自己也见过很多的导游,可是这么胆小又爱哭的,那还是真的是头一次。

    胖子一巴掌煽在他的后脑,把他差点煽倒,胖子就骂道:“我操,这都什么时候了?哭你妈个头啊?”

    多德苦着脸说:“说了不让再进来了,你们没有一个听的,现在好了,居然碰上了尸碟,这东西喜欢往人的身体里边钻,什么时候把人吃的剩下一个空壳才肯出来。”

    我问他:“什么是尸碟?”

    多德说:“也许你们没有听说过尸碟,但是经常盗墓总应该知道尸蚕吧?”

    一听到尸蚕,我浑身打了个激灵,虽然自己还没有碰到过尸蚕,但是听盲天官曾经提到过。

    尸蚕和普通的蚕差不多,但是它们的个头要小一些,最小的只有蚂蚁那么大,最大的也就和常见的蝗虫一样。

    但是,尸蚕是一种从腐尸从生长出来的蚕,它们前期是依靠吃腐肉生长,而且也会爬上从它们身边经过的任何生物。

    这种东西在爬上身之后,就用前边一只尖锐的螯,说是螯更像是钻头,钻入身体之中。

    最重要的是,人根本感觉不到,因为它的螯上有毒,在刺入皮肉之后就会麻木,然后尸蚕就会在身体大吃一顿。

    那时候任何生物基本都会失去了活动能力,就像是一个雕塑一般。

    而尸蚕会在身体里边吐丝、结茧,至于之后怎么样,盲天官并没有说,因为他也没有见过,但是现在我算是轻言目睹了,居然变成了尸碟。

    以往来说,蚕类在虫子体时期,靠的是嫩叶和雨露生存,而变成了碟之后,那就依靠花蜜为食。

    而这种尸蚕在虫子体尸以腐肉为食,那变成碟之后,它们又会吃什么呢?

    我想肯定还是和腐肉有关,只不过可能进化的高级一些,比如说只吃人的皮肤什么的。

    当然这只是举例,还没有听说过哪种碟有这样的能力,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不让它们追到的好。

    一般来说,小飞虫的速度那都不慢,但是这种尸碟却是个例外,要不然我们这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长着翅膀的它们。

    这些尸蝶还真的就像是蝴蝶一般,飞行的速度一般,所以这么大一群也没有造成多大的声响。

    胖子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对着咧着嘴笑道:“小哥,看来咱们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丫的来势汹汹,却追不住咱们,看来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我喘着气说:“你先别得意,但凡飞行速度一般的生物,那耐力都不怎么差,小爷估计这可能是一场马拉松,而且还是他娘的戈壁滩上马拉松。”

    胖子双目圆睁,诧异道:“不可能吧?它们就没有别的吃的了?非要追咱们?”

    我说:“你祈祷它们吃砂石,也许他们看到那一座岩山的味道不错,可能会停下来美餐一顿,那样咱们也就逃过一劫了。”

    胖子说:“你扯淡吧你,没听说过有什么生物池沙子和石头的。”

    我怒道:“那你问个屁啊?它们飞的不快,我们抓紧时间甩脱它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说不定。”

    胖子说:“可是咱们这样慌不择路地乱跑,一会儿就算是甩掉它们,咱们也可能会迷失方向,要不要先确定一下方向啊?”

    我看向黄妙灵,看着她带着我们绕了个圈子,继续往鬼蜮的深处跑,显然即便遇到这种情况,她还是一心想着救人。

    而胖子那样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显然他是真的不想再找下去了。

    这时候,多德说:“各位大爷、姑奶奶,咱们还是往回去跑吧,这些东西应该不会出鬼蜮的,这往里边跑肯定无法甩掉它们的。”

    我说:“黄妙灵,咱们往回跑吧,倒斗本身就是生死有命的事情,犯不着把自己也搭进去啊!”

    黄妙灵说:“要回你们回去,我找不到人,即便死在这里边也在所不惜,要不然我拿什么脸活着回去见我师傅。”

    胖子骂道:“师傅,又是师傅,灵妹妹你他娘的一辈子就是替你师傅活着吗?”

    黄妙灵说:“只要师傅在一天,他的话我就一定要听,即便死了,他的遗言我也要听。”

    顿了顿,她说:“你们现在回去吧,没必要陪着我这个不相干的人送命,其实我们并不怎么熟。”

    一听这句话,我整个人就停住了,后面上来的多德根本没有注意到,所以直接就“追尾”了,我们两个爬在沙土中,而那些尸碟从头顶,像是一阵小飓风似的卷了过来。

    当我意识到自己身处这样的场景之时,下一个想法就是完蛋了。

    可能是黄妙灵在我身边的原因,自从进入她,这个魂牵梦萦的女人的出现,我就开始魂不守舍,她的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在牵动我的心。

    其实,自己何尝不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她那边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复杂的东西牵动着她,让这一段本该早就成就的姻缘,到现如今变得黯淡无光。

    我和盲天女发生的事情,或多或少也对自己有影响。

    其实说起来,我们两个现在才是有实的情侣,所以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黄妙灵,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失神。

    可是,这一次的走神,却是致命的,没有人能够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真是复杂到了极点,甚至我都想着就这么死了,也许就再也不会这么麻烦。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烦恼的事情,哪怕他有再多的钱,他有再大的权力,但总有人力不可抗拒的东西。

    老话常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这一刻我才感悟到这才是真正的至理名言,其他的都是扯淡。

    就在那无数的尸碟扑面而来的瞬间,多德这家伙先一步滚到了一边,而被他压在身下的我,自然成了攻击的目标,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它们的食物。

    在这一刻,我忽然感受到了死亡扑面而来,说实话真的在生死边缘走过的人,属于那种自寻短见的人,都会有那么一瞬间不想就这样死去,然后就再也没有勇气去选择死亡。

    这应该算是人类常见的生理反应。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根本由不得我自己去做主,我清晰地听到胖子凄厉的怒吼声,只不过事情发生的太快了。

    而且,胖子都已经跑出去十多米了,根本来不及救我,而我只能下意识地伸手去阻挡。

    那真是螳臂当车,我已经想象到了那些尸碟会将我的胳膊转的只剩下一根骨头棒子,而我连惨叫都很难发出,便会成为一堆碎骨头,不知道那一缕不敢的冤魂又将飘向何处。

    在我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可是身体却没有传来任何的疼痛,自己内心却苦笑不已。

    因为之前已经说过,尸蚕的螯可以让人麻木,我估计自己已经全身麻木了,所以才不会有什么痛感。

    “这,这怎么可能……”

    忽然,多德的声音就在我的耳边响起,而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当我看到眼前的一幕,自己也被震惊了。

    那些尸碟全部停在了我的身上,可以说每个地方都有,由于它们都不再挥舞翅膀,便可以看到那几乎近似于透明的翅膀,居然有着各种色彩。

    虽说这东西一只两只不怎么明显,但在我的身上何止成千上万只,仿佛给我穿上了一件霓虹彩衣,煞是漂亮。

    我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可是那样的震动,对于这些小尸碟来说,应该不亚于一场5级地震,可是没有一只从我身上掉下去,反而还有尸碟前仆后继地贴上来。

    胖子、黄妙灵和艾维克三个人早已经目瞪口呆,下巴自己到了胸口的位置,更不要说倒在不远处的多德,他几乎整个人都凌乱了,根本不知道这是这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