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圆月
    黄妙灵十分着急,她说:“你不用担心,我们带着很多能够指明方向的设备,即便我们找不到人,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而且你也说了里边那么危险,要是等到明天再去找,说不定就真的成尸体了。”

    我们根本没有人听多德的劝告,当然这也是对自己相当有信心。

    这就像胖子说的那样,我们实在经历了太多太多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吓得到我们,况且黄妙灵还会秘术,所以即便遇到危险,也不用担心。

    又招呼了几个昨晚休息好的人,我们一行将近十个人,到了找到那个年轻老外窟窿的地方,然后朝着里边继续深入。

    在手电的照射下,偌大的地域,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毕竟,这个多德我一直搞不清楚他的用意,一会儿表现的不惧生死,一会儿又开始前怕狼后怕虎,如果因为我们的耽搁而出了事,那不当间接地杀了那五个人吗?

    没想到,多德追了上来,他背着装备,打着手电,喘的如同一头牛似的,我们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多德苦笑道:“算了,你们不听我也没办法,但是收了你们钱,就按你们说得来,即便死了,也是命运的安排吧!”

    我们沿路都留下了记号,毕竟这里的环境确实非常复杂,有一定会迷失的可能,如果我们转运了,那样也好有人发现记号了找我们,有了这样的做法,每个人的胆子就大了不少。

    一路上,多德自己还用自己的方式做记号,他会在用三到五块石头,摆出一个特别的石头堆,因为他认为我们刻在岩山上的记号,只有风一大,可能就会吹掉石头,那种记号根本就不怎么靠谱。

    胖子就排挤他说:“大德,什么话都让你说了,那胖爷说什么?我看你还是回去睡觉吧,这并不是你这次的任务。”

    多德白了胖子一眼,显然他知道和胖子说不清楚,便对我说:“小哥,找人可以,但是一旦发现了我堆的石头堆,那说明已经开始兜圈子了,那样的话我们立马就走回头路,要不然我们可能会活活累死。”

    胖子还想说什么,我就阻止了他。

    因为我知道多德说的没错,胖子没有必要一直对一个为我们担心的人质疑,毕竟事情没有那么做的。

    越往里边走,我就越觉得确实有些不对劲,好像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还有其他人走在我们的队伍当中,甚至有一些充满恶意的眼睛在注视着我们。

    风不是很的大,不戴风镜也没有关系。

    今夜月亮非常的圆,照在那些岩山之上,所有的影子都有些狰狞,只要走到影子里边,我准是觉得自己背脊发凉,仿佛那是恶魔陷阱一般。

    我念的书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前前后后研究过这里的地形地貌,知道有个“雅丹地貌”的名词。

    这里的岩山密集,所以风化才会缓慢一些,说不定再过几十年,这里也会是一片的虚无,和我们之前的戈壁也差不了多少。

    在山岩中间的过道不断地穿行着,有时候看到能够爬下去的岩山,就会有人爬上去眺望一下。

    一来是看看我们的宿营地,二来是观察一下有没有人留下的记号,千万不能错过去,否则我们白跑一趟没什么,主要是可能耽误最佳的营救时间。

    走着走着,我们都感觉差不多了,所有人就开始放开嗓子喊那些走失人的名字。

    我们的声音撞击岩山,不断地回荡着,有着一种余音绕梁的感觉,希望张桐山他们听到,会应我们一声,从而及时发现他们。

    可是,我们的声音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只有风声吹着岩山发出的怪异之声,仿佛有着无数小鬼在窃窃私语,一切都显得诡异异常,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开始裹紧自己的羽绒服。

    一直就这样,我们足足找了两个多小时,手电照在四周的岩山,虽然每一座都有不同,但是我们已经麻木了,连声音也都沙哑了,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

    我建议停下来休息一下,立马得到了多数人的赞同。

    我们坐在月光之中,好像还能感受到一丝的温暖,我就问多德:“多德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多德一愣,反问我:“什么好的办法?”

    我说:“找人。”

    多德苦笑道:“这估计只能找那些能掐会算的高人了,我的办法和你们也是一样的,而且如果他们不动,我们或许还能找到,如果他们动了,我们很可能跟他们隔着几座岩山擦肩而过,毕竟我们无法保持长时间的叫喊声。”

    艾维克问他:“你们这边的老人没有留下什么方法吗?”

    多德捡起三块石头堆好,摇头说:“这只能碰运气了,还有就是看他们的命够不够大,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听到多德这话,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每个人都痛恨那些自身无法做主的事情。

    我当然也不例外,现在这事情说白了就是听天由命,这次该庆幸主人公不是我,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韩雨露,也不知道张桐山他们现在正经历着什么。

    胖子抽了半支烟,却弄了一嘴的沙子,他吐了几口说道:“这一切都看命了,沙漠里边不丢几个人,那都不好意思说咱们来过,这也算是常见现象。”

    本来这句话是为了缓和气氛,可没想到我们的嘴刚一咧开,黄妙灵便冷言道:“我不相信命运,至少这次我不信,我一定要找到他,必须要找到。”

    胖子看了看我,我看了看黄妙灵。

    大家都觉得黄妙灵有些神经质,以前在斗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现象,但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的着急,看来这个人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至少在黄妙灵心里是这样的。

    胖子就忍不住问道:“灵妹妹,胖爷觉得你不但变了,而且变得好像是个陌生人一样,再说这个人到底是谁呀?你一夜没睡不说,今夜又跟着出来找,胖爷是心疼你的身体啊!”

    黄妙灵的眼圈有些发黑,她瞪着胖子说:“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胖子的嘴自然来的非常快,他说:“跟我没关系那没什么,但是总跟我们家小哥有关系吧?胖爷替他问一句总行吧?”

    黄妙灵机械地转过来看向我,而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他。

    说实话,我自己肯定是想知道,但是怎么都张不开这个口,现在胖子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我也不好直接说,也就是看着黄妙灵。

    我们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不足三秒,我就不敢再看她的眼睛,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假装用手电照着四周观察情况。

    过了一会儿,黄妙灵才说:“四大倒斗势力当中,虽说我师傅已经遁入道家,但早年有过一段姻缘,并且育有一子,之前一直在国外,上个月回来了,然后就参加了这次探险活动。”

    “啊?”

    我和胖子惊讶的下巴差点砸到脚面,因为众所周知四大势力德当家人根本没有子嗣,而且因为常年在墓中活动,身体沾染了尸气,能有儿女的概率几乎等同于零。

    艾维克和多德根本不知道我们两个为什么这么惊讶,或者艾维克还多少有些明白其中的原因,但是多德那完全就是一个脑袋两个大,看看我们再看看黄妙灵,一脸疑惑的表情。

    黄妙灵说:“少有像我们这样一懂事就在斗里翻腾,就比如小哥你,我想现在农村结婚依旧很早吧?”

    我不由地点了点头说:“就是现在,一般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几乎个个都带着媳妇儿了,有些甚至没到结婚年龄就有了孩子,奉子成婚的也不在少数,而像我是个例外,一回家也被催着相亲什么的。”

    胖子故意说:“小哥,你还愁什么愁,像你现在的身份和身价,只要是没主的,那几乎都可以去追追,基本没有不到手的。”

    我苦笑道:“人就是这样,永远在追求那个不可能的人,说是愿望也好,说是期望也罢,人嘛,不都这样。”

    胖子说:“行了行了,现在说的是付义的儿子,你们这情情爱爱往一边放放。”

    艾维克微微笑道:“情爱本来就是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不管你是做什么的,那都是你会碰到的,即便我这个医生,也不例外。”

    黄妙灵说:“其实小伟这孩子还有一个月才18岁,他在国外读的也是考古专业,这次非要跟着我们来见识见识,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胖子笑道:“这次可算是玩大了,以前带着岳蕴鹏那个大少爷,我们就是生怕有个什么闪失,现在灵妹妹你倒是好,直接搞了个你师傅的儿子,这要是出什么事情,我看你回去怎么交代。”

    我踢了胖子一脚,骂道:“你他娘的别火上浇油了,人家本来就够上火的,你还要不要脸了?”

    胖子皱着眉头,说:“他娘的,怎么就是胖爷不要脸了?这不要脸的明明就是小哥你,人家灵妹妹跟你屁事都没有,你管这么宽干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