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魔鬼巢穴
    我苦笑道:“还能有什么意见,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少数人服从多数人,跟着他们走呗。”

    盲天女不屑地说:“我看这是所有人服从一个人,一个老外能懂什么,我看他可能把我们所有人都带入沟里才对。”

    霍子枫说:“一个队伍离不开一个能够指挥它的人,如果你说这样,他说那样,到后来肯定就是分道扬镳,那样团队也就没有什么作用,甚至都可能发生人害人的事情。”

    我不怀疑霍子枫这样的话,纵观所有的事情,那都是需要一个当家做主的人,就说以前我们倒斗。

    那我夹过喇嘛也做过筷子头,所以队伍才会以付出一些代价,换取非常大的利益,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所有人开始收拾装备、行礼,因为车子少了好几辆,还有两辆带着伤员回去,里边虽然也坐了不少人,说是回去抓紧再开车过来。

    但是我们都知道,那估计是用不上了,只有出来的时候,说不定还能有些作用。

    开着剩余能行径的越野车,对讲机里边不断传来多德修正路线的声音,指引着我们一路朝着东北方向而行。

    在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候,所谓的鬼蜮便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在我的理解当中,所谓鬼蜮,那就是指有着很多害人的鬼和怪物的地方,甚至觉得是个可能有一座隐藏在世界某个角落的无人空城,里边居住着很多罕见的生物。

    而且,这些生物大部分都有害人性命的能力。

    可是等我们看到的时候,却发现那是一个以岩山坏绕,且非常密集的巨大雅丹地貌区域,即便用望远镜看过去,也只是会看到那些岩山的尽头和天际相连,让人忍不住叹为观止。

    整体来看,这里更像是人为打造的城堡,那些岩山只不过是一道道的防御墙体,里边奇形怪状的岩山,可以让你想象成任何怪物的模样。

    在风不断婉转地吹过这些岩山,会造成类似野兽的怒吼,所以才叫这里是鬼蜮。

    现在虽然是上午,但我已经能够想象晚上可能会是个怎么样的情景,所有人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安营扎寨。

    因为这里边也不是绝对无风的,只是相对于来说小一些,而且要是真的下起雪来,那再多的岩山也是无法避免雪落进来的。

    在我们将一切安顿好了之后,立马有人开始到四周打探情况,可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雪,毕竟这里的白天气温还是在二十多度的,要下那也是雨,毕竟沙子就是这么容易吸热,同时散热也特别的快。

    可是一到下午两点,风变得大了起来,这里的情况要比之前更加的“有意思”,很多天然的风哨,一吹那真是震耳欲聋。

    而且一直在不断地重复,吵得人心烦意乱,一直刮到了午夜时分才逐渐小了起来。

    前期我们很难适应这种坏境,所以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安然入睡,这风一小,一个个就开始倦了,呼噜声又在营地响了起来。

    我和胖子昨晚都睡得不错,所以今晚不睡也不怎么困。

    我也就奇怪了,为什么自己在家的时候,不到十点就困的要命,可是一到野外来倒斗,那完全就像是换了一种模式似的,两三天不睡觉也能抗得过。

    这人就是贱,这点是无可厚非的。

    黄妙灵昨夜就没有怎么睡,一晚上他都拿着对讲机在询问出去巡逻的人,看来她还是没有死心,也不知道丢失的那个盗神宗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她会这么在意。

    看着她愈发憔悴的模样,我就想着劝她休息一会儿,自己来接替她,毕竟怎么说自己还是个男人,当然主要是自己昨晚休息好了,可是她执意不肯。

    忽然,对讲机传来了急切的呼叫声:“找到了,找到了,快让队医过来。”

    我看到上次的那个队医艾维克从帐篷里边钻了出来,走到我身边看了我一眼。

    我们两个相视一笑算是打招呼,毕竟这一次的人数太多了,根本不会特别去注意某一个人,所以一起行走了这么久,我才知道有他的存在。

    人确实找到了,只不过找到了一个,不是张桐山,也不是我们七雄或者盗神宗的人,而是眼镜蛇探险公司的一员。

    我们是在一座岩山下的窟窿找到他的,他蜷缩在里边,像是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一般。

    我们常在野外的人都知道,现在当务之急并不是把人拖出来,而是让队医看看情况,所以不管是先发现的,还是我们后来的,谁都没有动这个三十岁出头的老外。

    艾维克连忙钻了进去,摸了摸他的颈动脉,又撑开他的眼皮用手电照了照,就叫道:“没有死,还有生命迹象。”

    这样,几个人人才用进去把他轻轻拽了出来,然后由两个人准备好担架,一直把他抬到了一个帐篷当中,现如今他是我们当中唯一的伤员。

    我看着找到这个老外的岩山窟窿,又想了想昨天我们停车的地方。

    那可是相聚有小三十里的路,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到了这么远的地方的?难道他是御风而行?还是真的有魔鬼把他带回来的呢?

    那么,这个岩山下的窟窿,岂不就是魔鬼的巢穴了?

    在把人太回到了帐篷,艾维克先是给他打了一针强心针,然后又给他挂上了生理盐水,过了二十分钟,这个老外才幽幽转醒,他还以为自己这是在地狱当中。

    有人问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老外的回答是,他基本和我一样,看到了车的两个大灯,便一直朝着大灯的方向而行。

    我们走着走着然后就没有了知觉,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便已经在这个帐篷里边了。

    张桐岳就问这个老外,有没有看到他师兄,或者是在大沙暴的期间,有没有看到。

    这个老外基本没怎么去想,他就很肯定说是见过,而且张桐山就走在他的前面,因为七星派的每个人都穿的很嘻哈,从表面看来不像是盗墓的,更像是那些在美国街头跳街舞的,所以也就不难辨认。

    这个年轻的老外说:“当时我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叫他们几个,可是谁都没有回头了帮我一把,后来我就全身无力,一头栽进了沙子里边。”

    “至于你们说是从窟窿中把我救出来的,我真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在记忆当中根本没有什么窟窿。”

    黄妙灵连忙问道:“你刚才说有几个人?你现在还能确实究竟是几个吗?”

    老外闭上眼睛想了很久,才说:“不是4个就是5个,其中有那个穿的很个性的中国人之外,还有两个中国人。”

    黄妙灵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她回头抱住我的胳膊说:“小哥,你听到了吗?他说还有两个中国人,那一定就是我们的人和你们的人。”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激动,虽然这对于我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但是这些年混迹下来,在这一行我早就把生死看淡了,跟她相处了这么久,此刻她如此的表现,实在有些太过反常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开口问她,毕竟还是救人要紧,就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自己知道了。

    这样黄妙灵才意识到她自己的失态,脸色微微一红,便松开了我的胳膊。

    因为很多人昨晚找了一夜,所以现在也不好意思叫醒他们,我们并不是那种滑头,凡事还是在替别人考虑,然后就决定。

    所以,由我和胖子以及艾维克三个人去找,其他人继续休息,等到找一圈实在找不到,再来叫他们。

    黄妙灵很坚决地说她也要去,我和胖子立马就开始找一百个理由反驳她。

    我这样做自然不用多说,而胖子完全是因为我这样做,他才会这样做的,用他的话来说,这整个队伍中,他只相信我一个人,而且是无条件地相信。

    最终,黄妙灵还是没能说服,她咬定了自己肯定要去,我们两个面面相觑,又不能把她打晕,更不能找条绳子拴住她,所以只能任凭她去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多德却在我们收拾好的时候,他得知了整件事情,反而来阻止我们。

    多德苦口婆心地说:“这大晚上的,你们可千万不能进去,白天也不保险,晚上深入可能你们也回不来了。”

    胖子说:“你快得了吧,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玄乎,这一晚上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它叫‘鬼蜮’真是玷污这两个字了,你可不要耽误我们救人,里边可有一个是我们七雄的。”

    多德说:“我真的不唬你们,以前听老人们说,有好几个国家的考察队,有明着进来的,也有悄悄潜入的,但是没有一支能走出来,最后在戈壁滩发现了他们的尸骨和东西,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胖子不服气道:“什么不吓唬我们,这不是吓唬什么是?我告诉你,我们几个那都是高手,龙都见过好几条,倒的斗更是不计其数,你听说有我们亲身经历来的直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