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沙中风暴
    周连山看着我说:“张文,现在这么多人都到了这里,你们是不是该指引一下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呢?”

    我怕什么人家就给来什么,毕竟现在我也没有办法去决定哪个方向是对的,上千年之前,这里可以说是人声鼎沸。

    在汉朝时期有着三十六个大小不一的国家,以前有多少更加难以猜测,总之全都埋葬在这黄沙当中。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前提是不能迷失了方向,否则别说是两百人,就是两千人都会被沙漠吞噬掉。

    游牧人说里边住着魔鬼,我一点儿都不怀疑这种说法,因为这环境本身就是魔鬼。

    多德有一套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周连山他们太过依靠现代科技,毕竟很多现代仪器到沙漠中会磁化、失灵,机器也会坏掉,而且他看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要变天了。

    其实,到了这种地方,风水已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这让我明白为什么周连山这个风水高手,也会选择和我们合作,他们更多是希望依靠四派的秘术,怎么说我们都有两个半。

    黄妙灵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她问这次阿红为什么没有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毕竟阿红现在是摸金派的当家人,她有自己要做的事情,而这件事情本来和我也没有太大关系,要不是发生哪些事情,我估计都不会到这里受苦。

    当地人不愧是在这片土地土生土长,多德说要变天了,果然在我们晚上休息的时候,寒风开始肆虐起来,篝火很快都被吹灭。

    我们只能窝进车里去睡觉,而且还不敢熄灭车,一直开着暖风。

    但是,这风刮起来真的不要命,之前在蒙古漠南经过过一次沙暴,我们也做好了准备,倒是眼镜蛇公司的人都有些呆住了。

    因为他们只是听说过沙暴,却没有亲身经历过,一时间整个队伍就有些慌了神。

    黄沙开始拍打着玻璃作响,很快气温低的连车自己都熄灭了。

    这四周虽然有着不少风化后的山岩,但是风却不知道从哪里吹赖的,好像是四面八方都有风,估计也幸好有这些山岩,要不然我们会跟着这些越野车一起被卷在风中打滚。

    七雄的一个伙计,问我:“当家人,听说你们之前来过这里,又去过漠南,有没有这种事情发生啊?”

    我点头说:“有,不过以前能找到避风的地方,还没有这么舒服地躲在汽车里边听音乐,这可比我们那时候幸福的多了。”

    胖子抽着烟看向窗外的黄沙,其实他什么都看不见,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们就这样把车子停在风中凌乱,你们说等一会儿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霍子枫白了他一眼,说:“你少乌鸦嘴了。”

    话音刚落,突然就听到“咣当”一声闷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在了车身上,整个车都感觉一震,而我所在的地方,已经凸出了进来,显然这东西把车身给砸扁了。

    我们都忍不住看了胖子一眼,我自己更是心有余悸地看着那砸进来的地方。

    胖子苦笑道:“胖爷这嘴开过光,你们谁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经过大家的举手表决,全部同意胖子下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胖子骂骂咧咧地戴上了风镜,不情愿地打开了车门。

    在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尽管我们都下意识地往车里缩了缩,但还是有一团扑面而来的狂杀充满了整个车内。

    霍子枫一脚把迟迟不动的胖子踹下了车,连忙关住了车门,留下来了胖子模糊的骂娘声。

    过了没有十几秒,胖子就开始拼命地拍打着车窗,我们打开他用闪电般的速度钻了进来,同时手里还抱着一块石头,一上车就开始抖动浑身的沙子,惹得我们一阵的抱怨。

    胖子不怒反喜,他用袖头擦着那块石头说:“看看,你们一个个都给胖爷睁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随着他的擦拭,那石头原本的模样渐渐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我看了几眼,真的只能怪胖子命好,这他下去看情况,居然能抱上一个雕刻来,这是一个人俑雕刻的头颅,不知道和身体已经分开了多少年,但是不难看出这是含量非常不错的金脑袋。

    人俑脑袋雕刻的非常的细致,五官到了现在还非常的清晰,只是少了一只耳朵,可即便是这样一颗不完整的金人俑脑袋,市场价也不会低于两百万,胖子就相当于受着委屈出去捡了两百万。

    霍子枫皱起眉头说:“就是这东西砸的?”

    胖子点头说:“胖爷看就是它,现在胖爷觉得不要再去了,咱们有这颗金脑袋就能够抵得上这一次的开销了。”

    我调侃他说:“这一次的够了,可是上一次呢?你别忘了,上一次的亚马孙之行,我们可以说是颗粒无收,还赔了不少钱。”

    胖子挠了挠脑袋,掉落下大量的细沙,他说:“小哥说的也对,看样子这里还不是咱们的终点,不过这颗金脑袋可的给胖爷看好了,等回去大肆宣扬一下,说不定价格会更好。在他的话刚一落,车身又一次震动。

    这次根本不用我们要求,胖子自己就很直觉地打开了车门。

    可是刚一打开车门,接着又是一连好几下“咣当咣当”的响声,那声音听起来就不像是给来送铜的,吓得胖子连忙关上了车门,对着我们咧着嘴干了起来。

    可是,那种声音只是稍微停了片刻,然后就好像放鞭炮似的不断响起,车身开始剧烈变形,吓得我们全部往没有变形的地方贴,眼看着整个车就要被砸成铁片了。

    胖子大骂道:“他娘的,好几十万的车,怎么这么不经打,不就是几块石头,它丫的至于这个模样吗?回去胖爷拆了它家的4s店。”

    我苦笑道:“死胖子,你可别吹牛了,连个书店都没敢拆过,还敢说这样的大话,而且这也不能怪车本身的质量,小爷估计除了坦克和装甲车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扛不住。”

    胖子叹了口气说:“不行了,胖爷要下车了,要不然等到有人发生咱们的时候,还以为这是咱们自己把车撞了,那时候胖爷的尸油能流他一手。”

    我说:“这点你放心,这种地方你只会被风干,绝对不可能有尸油,小爷敢保证。”

    霍子枫连忙说:“千万不能下去,这车都能砸成这样,人出去立马就会被活活砸死。”

    “那,那怎么办啊,霍小爷?”几个门人七嘴八舌地问道。

    霍子枫想了想说:“不用担心,车身砸到一定的程度,我估计外面也就堆满了石头,那样也就不会再扁了,出去反倒是危险。”

    几个人立马点头,眼中全是感激之色,仿佛霍子枫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似的。

    我就有些担心其他人,毕竟谁的命也是命,便拿着对讲机开始告诉其他车。

    可是没有想到,在如此剧烈的沙暴之下,对讲机也无法连接,只能听到里边杂乱的沙沙声,好像对讲机里边也在刮沙暴。

    胖子一把抢了过去丢到了一边,说:“小哥,你他娘的傻啊,你难道不知道车速快了连信号都跟不上吗?如此暴力的风沙,里边肯定含有扰乱磁场的电波,这对讲机现在已经是废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他说的也对,一想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样,还有心思担心别人,这些人又不傻,既然我们知道不能出去,他们肯定也都知道,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明白自己的担心是正确的,因为车子还在不断的变形,原本做七个人都很宽敞的车。

    此刻,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不堪,而且情况还在不断地加剧恶劣着,让人真的很想逃离车子里边。

    “砰!”

    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到了车玻璃上,玻璃立马碎裂如蜘蛛网一般,我们几个人先是一愣,然后就去看,就发现一个人戴着风镜和斗篷。

    接着,一个亮点从那人的身上飞了出去,估计那是手电。

    我眼睁睁地看着,裂缝中开始变得一片血红,显得这个家伙事凶多吉少了。

    胖子骂了一句比他还没长脑子,而我估计出来的肯定不止他一个,说不定还有其他人,只不过风太大,早已经淹没了人发出的惨叫声。

    现在,我开始担心起来,这些车子肯定是完蛋了,接下来还有一段路程要开,开车是一两天,可要是徒步的话,估计那时间就耗费的长了。

    别的不担心,主要是没有食物和水源,那样说不定我们还没有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只能就原路返回了。

    也许胖子说的是对的,他怀里的那颗金脑袋,估计就是我们这次唯一的战利品,那样崂山派和来自美国的眼镜蛇公司,估计要狠狠地赔上一笔。

    而我们这些人还要大费周章地走到有人烟的地方,想想就脑仁疼。

    一个伙计吞着口水,问霍子枫:“霍小爷,难道我们就一直待在里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