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又一个陶盘
    过了一会儿,霍子枫开始和周连山讨论这个盘子,粗略估计应该是在陶器时代的早中期作品,而且是出自西域古国的,从上面描画的东西也能推断的出,这应该是七星一派的东西,而且还是祭祀星神用的盘子。

    周连山笑着点头说:“不愧是七雄的老七,眼光就是如此的独到,居然能够看出这么多东西,看来我们这次是找对人了。”

    霍子枫笑了笑,然后对我使了个眼色,说:“师弟,这果然和我大哥给的那只一模一样,他不是说有一对,看来这一只落到他们手中了,看样子我们没有不合作的理由了。”

    我肯定是一头雾水了,毕竟自己根本没有见过一只这样的盘子,这可能是盲天官给霍子枫的。

    不过他现在这样说了,我也不好说自己没见过,只能微微点头算是同意,等到事后再仔细问霍子枫这是怎么回事了。

    很快,我们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行程。

    霍子枫也把我们的线索告诉了他们,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但是已经说了,我又不能让其他人忘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甘愿透露这么多,自己对这只陶瓷盘子的兴趣就更加浓烈起来。

    商量好了之后,我们就告别了他们的帐篷,出去之后我问霍子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霍子枫他看了看四周来往的人,跟我说等回到自己的帐篷再说,而且他还想要告诉我一件事情,只是一路上都没有来得及说。

    一回到帐篷,胖子已经坐在睡袋上,地上已经有了不少烟头,看到我们回来了,他便站了起来,打了声招呼,就连忙问我们干什么去了。

    这时候盲天女也从隔壁的帐篷走了过来。

    霍子枫让我们都坐下,然后说:“现在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不管听到什么都先不要问,也不要吃惊,等我说完你们再说可以吗?”

    我们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也不知道霍子枫为什么搞得这么神秘,顿时就来了兴趣,然后七嘴八舌让他别卖关子,我们答应他说的。

    霍子枫说的事情,我确实几次忍不住想问,也特别的吃惊,胖爷更是好几次出声,被我和盲天女不断用眼瞪了回去。

    胖子整个人已经有些急躁的抓耳挠腮了,又点起了一支烟,死死抗住自己心里的好奇和惊讶。

    终于,霍子枫说完了他要说的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说:“我要说的说完了,你们三个人现在可以问了。”

    我听着霍子枫刚刚说完的这些,惊讶的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也不知道该怎么提问,盲天女也不亚于我,她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

    胖子也许想的没有我们这么多,所以他就直接问霍子枫:“现在胖爷只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那一对陶瓷盘子为什么是打开西王母陵墓的关键所在,第二个就是西王母真的可能还活着吗?”

    霍子枫说:“你这两个问题确实问到了关键点上,可是我无法直接回答你,毕竟一个人是否能活千年本来就是谬论。”

    “但是,我们都知道韩雨露的事情,所以我想你们也并不是那么难理解,关于那对陶瓷盘子是个怎么样打开西王母陵墓的关键,是不是像钥匙之类的都很难说。”

    说着,霍子枫起身走到了他的背包处,从里边将一个用泡沫纸包裹的圆形东西拿了出来,不用说他什么,那肯定就是另一只陶瓷盘子。

    等到他打开果然就是,而且和之前周连山他们所拿的如出一辙。

    胖子属于那种胆大心细的人,所以就去仔细观察那个瓷盘,我开始给他讲述刚才看到那个盘子的模样。

    看了一会儿,胖子问我:“小哥,听到说的这两个瓷盘是一模一样的对吧?”

    我点头说:“没错,没有一点儿差别。”

    胖子说:“根据胖爷对于古代一对东西的理解,很少用来祭祀的东西会完全相同,就像是龙凤烛台一样,上面大部分是一样的,但是龙烛有龙,凤烛有凤。”

    我微微皱起眉头,又仔细开始打量这个瓷盘,再回忆那个瓷盘,加上胖子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细微的不同之处。

    这只盘子上面的纹路花理应该是和之前那一只恰好相反,要不是胖子这么说,我根本没能注意到。

    “确实是这样的。”

    霍子枫说:“这应该算是一对密码盘,根据瓷盘上面的纹路,可能就能找到西王母陵墓。”

    我瞬间想明白了一切,原来路易和周连山并不是想要依仗我们七雄的手艺,或者是看中我们这几个人的能力,而是因为这只陶瓷盘子。

    当然,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手里有的,毕竟这连我都不知道。

    可能是霍子枫看出我的怀疑,他略带歉意地说:“师弟,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已经告诉你的,只是因为我大哥觉得对方没有拿出诚意,我们也不能这么快显露出来,所以我才一直不温不火不做声,希望你能理解我这样的做法。”

    胖子就说:“霍子枫,你这样做可就不地道啊,咱们怎么说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有你这样对待朋友的吗?”

    “再说了,小哥是你师弟,还是七雄的当家人,于公于私你总不应该瞒着他吧!”

    霍子枫说:“你得了吧,我还不知道我师弟和你穿一条裤子,告诉了他就等于告诉了你,告诉了你就等于告诉了全世界。”

    “那我们这张王牌不就完全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样我们说不好会落入下乘的。”

    胖子看向我,说:“小哥,你什么意见?”

    我摇了摇头,自己肯定没有什么意见,因为霍子枫说的话也不无道路,我要是知道了一定瞒不住胖子。

    而胖子那张嘴一定会去胡咧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周连山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

    顿了顿,我问霍子枫:“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还听得不是很明白,到底这只瓷盘是从哪里来的,怎么就这么肯定和西王母的陵墓有关系呢?”

    霍子枫看着我,过了一会儿说:“既然你问起这些,那还算是一个小故事,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名叫貔貅的家伙?”

    不等我说话,胖子抢着说:“貔貅?不就是那个用来守财纳的那个神兽嘛!”

    说实话,我对于这行当很多人物都不怎么清楚,但是对于这个貔貅却是略有耳闻。

    我想胖子肯定也知道,这家伙是在故意耍宝,毕竟提起上一代盗墓贼最有名气的人,并不是当家人,更加不是像七星派这种隐藏十分好的门派众人,正是这个貔貅。

    貔貅,具体年龄不详,大概在40岁到60岁之间,老北京人,早年居住在旧宫一代,属于那一片非常有名的人物。

    在当时的北京的同行当中,也是跺一脚颤三颤的角色,我经常听隔壁几个铺子的老板提起这个人。

    只是在我入行前的五六年,这个貔貅忽然就消失在北京城,有人说他去了港澳,也有人说他到了国外,甚至还有人说他死在一次盗墓活动当中。

    但是,真实情况怎么样反正没有人可以准确地肯定,反正他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胖子收起那副嘴脸,他说:“胖爷刚才开了个玩笑,这个貔貅和我家老爷子是算是一辈人,而且我小时候也见过他,那确实是个人物,连我家老爷子也非常尊敬他。”

    我知道既然霍子枫这么说,那么这个陶瓷盘子一定和貔貅有关系。

    既然胖子这样一说,我便立马问他:“听你这么一说,你知道他后来到什么地方?或者是像传言那样死了?”

    胖子笑道:“别扯了,那根本就是传言,胖爷前年还跟他吃过一顿饭,这个老小子现在非常的落魄,你说丫怎么就能混成那样呢?”

    我问道:“这怎么可能,只要下一次斗,那差不多就能摸个腰缠万贯,你确定看到的就是他吗?”

    胖子说:“胖爷敢保证,那绝对就是他,而且他之所以落到那种地步,完全是因为他五年前洗手不干了,然后做了一些生意赔了个精光,还欠下一屁股的债务。”

    “但是,至于为什么不倒斗,这点胖爷不知道,他也没有说。”

    顿了顿,他问霍子枫:“你是不是知道的比我们多一点呢?”

    我和盲天女也看向了霍子枫,刚才他还说有个小故事,对于这种行业中曾经大佬的过往,我还是非常有兴趣的,而且肯定和眼前这只陶瓷盘子有关系,所以更要听听了。

    那是2009年的一个秋季,貔貅派人到达中国西北部多方打探那些遗失的古国,因为谁都知道黄沙下掩埋了太多的西域文明。

    那看似死亡沙海的黄沙下,不知道藏着多少宝藏,成为无数探险者和盗墓者觊觎的财物。

    也许是命运的齿轮,也可能是宿命,貔貅的人不但找到了一个遗失的文明,居然还是西王母的遗迹。

    混到貔貅那种地步,盗某个帝王的陵墓已经不算什么太大的惊喜,往往这种遗迹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多方打听之后,觉得非常的靠谱,貔貅这个人非常的果敢,立马召集人手前往西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