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业内大佬之丧
    只要是喜欢中国古典神话的人,那就没有不知道不周山这座具有神秘色彩的山峰.

    在最早的《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记载着:“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而现实当中,并没有这座山,说到不周山,那自然而然就会联想到“共工怒触不周山”这一著名的民间神话传说.

    传说当中,共工和颛顼不合,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战,最后因共工失败而愤怒撞上不周山而告终。

    当然,还有神话把这一场事故,联系到了女娲补天的传说,觉得这不周全就是顶起天地的柱子,其实根据神话和历史来推敲,这完全就是错误的。

    不说别的,就以不周山本身来说,它在神话传说中是人界唯一能够抵达天界的路径,但因为不周山终年冰寒,长年飘雪,非凡夫俗子所能徒步达到。

    如此之路途其实一个神人可以撞塌的?

    再有,共工其实并非是什么神话大神,他是“水正”部落的一个首领,后来被神农氏击败,带着部落改名为“共工氏”,后来和原本相处和睦的黄帝之孙颛顼,发生了一场大战。

    在《国语,楚语》当中记载:“少昊氏之衰也,九黎乱德,其后三苗复九黎之德的事件。”

    历史上,共工也称江帝,就是江水之帝的含义。

    面对共工的崛起,少昊指定的继承人颛顼自然不服气,于是乃命重黎对抗共工。

    重黎即重部落和黎部落,重是少昊之子,也在江水流域,黎部落是颛顼妻子女禄的娘家部落,女禄的禄是黎字的通假。

    女禄所在的部落也叫滕濆氏,是祝融离朱后代的一支。

    滕濆氏也叫滕奔氏,奔是濆的通假。濆字就是喷泉的意思,滕濆即滕涌的喷泉。

    滕濆氏在今天的山东滕州,滕州就是因滕涌的喷泉而得名。

    黎姓滕濆氏地理位置在今天滕州一带,与他祖先祝融所在的邾娄很近,女禄与颛顼的后代也有一部分称祝融的。

    滕濆氏本和共工同族,但因兄弟分家不愉快所以也出来支持颛顼攻打共工,就这样得到了江水流域重和黎部落的支持,颛顼实力大增,把共工逼走。

    言归正传,至于不周山的具体位置有很多种说法,最常见的说法那就是帕米尔高原,可现在霍子枫发过来的这张玉珠峰的图片,为什么会写着不周山?

    难道说着不周山就是我们一直称呼的玉珠峰吗?

    我想了想,根据神话当中,西王母和东王公是分别管理男女成仙之事,那么和不周山是人界通往天界的唯一道路来看。

    这么这座不周山就可能是在他们两位的管辖范围,只要管住了这条要道,那么才能管住修行者登天之路。

    胖子的分析很简单,他说着玉珠峰就是不周山,我们这次要是去找西王母的陵墓,那就必须到达这座玉珠峰上才行,说不定他还能回去看看他的嫦娥妹妹。

    我没有心情和胖子扯皮,因为盲天官和霍子枫肯定也有他们自己的分析,而说让我看这些图片,那说明重要的环节就在这些图片里边。

    但是,我只看到了神话传说,也想到了和胖子一样的结果,可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胖子见我愁眉苦脸的,就说:“小哥呀,你能不能不要把这么简单的问题想得这么复杂化,也许真相就是这么简单。再说了,你不相信胖爷的推测,那明天咱们去吕老头那里一趟,不就全明白了。”

    我无奈点头,说:“小爷也确实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明天再说了。”

    胖子跳回他的地铺说:“好好睡一觉,万一梦里有嫦娥妹妹,先给她打个招呼,别到时候胖爷到了,她完全没有准备,那样胖爷可会不高兴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这个笑话,听起来一点儿都不好笑。”

    胖子笑道:“爱笑的人运气总不会差,像你这每天愁眉苦脸的样子,怪不得夜就不和你丫的来电,换成是胖爷也觉得你无聊。”

    “你他娘的少放屁!”

    我一下子把枕头砸向了他,这家伙还觉得我的伤口不够疼,非要才没有愈合的地方撒一把盐。

    胖子继续笑着,埋住头开始睡觉,而我就睡不着了,脑子里边一会儿像图片上的事情,一会儿又想自己和夜的事情,再加上各种琐碎的事情,那真的一个脑袋两个大。

    在天放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没有睡大多一会儿,伙计们开始起床做生意,外面叮叮当当的,我又被吵醒了,整个人都有些头重脚轻的感觉,但是也没办法,踢醒胖子迎接新的一天,毕竟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在门口一家包子铺吃着早餐,我跟胖子商量了一下,准备吃晚饭就去找盲天官和霍子枫,看看他们是个什么意思。

    而胖子的积极性那是相当的高,毕竟有段时间没倒斗了,上次又是颗粒无收,他早就手痒痒了。

    吃饭的时候,忽然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我心说:这么早谁会给我打电话呢?把手里的包子塞进嘴里,摸出来一看是盲天女。

    胖子问我:“谁啊小哥?”

    我说:“是盲天女,她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也听到什么风声了?难道又是一次四派联合倒斗?”

    胖子想都没想说:“这还真有可能,西王母那是什么样的人物,可是连咱家姑奶奶的古国都是人家的附属国家,而古国咱们就去了那么多人,这次人数又不会少。”

    我接起看盲天女的电话,说道:“天女,早啊,是不是有什么下地的活啊?”

    “小哥,一会儿来我们崂山派来帮帮忙,我师傅凌晨四点多过世了。”盲天女带着嘶哑的声音说道。

    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毕竟盲天女之前已经跟我说过了,而且她师傅属于几大势力当家人中年纪最大的人,差不多就跟我、阿红、盲天女当中当家人之后。

    付义和我们之间的年龄一样差的多,早就半截身子进土了。

    挂了电话,胖子问我怎么了,我把盲天女之师周生故去的事情跟他说了。

    胖子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这点倒是跟我如出一辙,毕竟我们跟周生太陌生了,只是见过一次面,那还是我们刚刚出道的时候。

    胖子说:“小哥,看样子这去看望西王母她老人家的事情要往后拖拖了。”

    我说:“这倒是没什么,主要让你那嫦娥妹妹要多思念你几天了。”

    胖子哈哈大笑道:“小哥啊小哥,咱没有嫦娥妹妹还有短娥妹妹,那都不叫事。”

    吃完饭,我和胖子直接开车前往崂山派的八大处附近,因为我们早就知道崂山派隐居在这边。

    这边所有的铺子都和崂山派有关,只不过这八大处却是个佛教寺庙园林。

    胖子开着车就问我:“小哥,你说一个道家的崂山派,怎么就能住在佛家的圣地下呢?”

    我说:“这个你等有机会问问盲天女吧,不过我倒是觉得,有那么一句话也许能说明这个问题。”

    胖子转头问我:“什么话?”

    我说:“想要了解你的敌人,就必须接近你的敌人。”

    胖子听完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着说:“确实是这个道理。”

    笑完之后,他说:“这年头也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信道教的越来越少了,信佛教的却越来越多了,难道不知道这道教才是咱中国正儿八经的国粹嘛!”

    我笑道:“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不管信什么,劝人向善那都是好教,要不然现在有的人还信西方的教,你总不能说人家怎么回事吧!”

    胖子说:“这些胖爷肯定管不着了,反正胖爷就是跟着党走,只相信咱们党。”

    我说:“你他娘的想当官还是怎么的?这话要是要岳蕴鹏他老子听到,保准给你弄个什么团长当当。”

    胖子说:“那就不用了,咱只要不做伤害自己国家的事情,国家也不难为咱,那就行了。”

    从潘家园到西山风景区非常的远,所以我们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才到达。

    可是,只知道崂山派在这边,却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我只好又给盲天女打了电话,说我们在八大处门口等着,让她派个门人过了接一下我们。

    在等的时候,我和胖子买了一些祭奠的用品,不管是看在两家多年相处和睦的关系,还是我们和盲天女做了这几年的朋友。

    而且周生算是这行当最老的前辈了,于情于理那都该去拜祭一下。

    不出一刻钟,一个头戴孝条的年轻人走到了我们车旁,他确定了一下车牌号,而我们两个也走了下去,简单的寒暄几句,他就带着我们往崂山派而去。

    其实像我们现在的门派,已经不像是以前那样有什么总堂和分堂,完全都是各自的铺子,要不然就是居家那样的,虽然风格改了,但是规矩依旧没有变。

    车停大门口,门前吊着白布,贴着挽联,两扇大门敞开着,里边也是一片白纸黑字。

    整座院子笼罩在悲痛当中,门口来吊唁的客人络绎不绝,我们两个也就跟着那个年轻人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