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酒桌暗斗
    张桐岳还真就站了起来,说:“张当家人,大家都是年轻,年轻人难免会做一些没头没脑的事情,所以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我自罚三杯,今天在这酒桌上向您赔罪。”

    我无语地摇了摇头说:“赔罪没必要喝三杯,一杯酒够了,毕竟这酒又不是凉白开,而且价格也不菲,你还是……”

    可是在我说话间,张桐岳已经连干了三杯,所以自己也没办法再往下说了。

    又喝了一杯,我就感觉今天这酒喝的有点猛了,所以脑袋开始犯迷糊,而张桐岳更是跑向了洗手间,毕竟半斤多不出三秒喝掉,只要是个人就不可能胃里不翻腾。

    张黑龙说:“不要管他,年轻人不胜酒力。”

    他抬手招呼道:“大家都别愣着了,这么多饭菜上了桌,咱们可以一边吃一边聊嘛!”

    胖子已经吃了不少,也喝了不少了,他吮着自己满是油质的手指,说:“您也不要再卖关子了,这事情已经解决了,那就把小哥的七魄还给他吧!”

    张黑龙看了胖子一眼,并没有接他的话茬,这时候张桐山却开口说:“之前我师傅说过有个条件,不知道你们还记得吗?”

    红龙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大家谁的时间不宝贵,在这里啰啰嗦嗦个屁啊!”

    “师傅……”

    张桐山叫了一声,看到张黑龙微微点头,他说:“小哥,其实我师傅的要求也不过分,只是想要和你们七雄合作。”

    我说:“桐山兄,明人不说暗话,之前本来我们两派合作的非常融洽,是你们想要对付我们七雄,所以我们是不得以才出手反击的,可以说我们是在打防御战,这主动权完全在你们手中。”

    红龙也说:“没错,两派之前的关系那么好,这都是你们他娘的给破坏了。”

    我干咳了一声,说:“老龙,注意你的措辞。”

    胖子说:“措个屁辞,人家厉害,咱们也不是好惹的。”

    张桐山还想说,却被张黑龙一个眼神制止了,他开口说:“其实这次的合作与以往的不同,我们需要近两年之内,但凡七雄下斗摸冥器,都毕竟约我们七星派,事后两派之间一起分所有的冥器。”

    一听这话,红龙就放下了筷子,他点起了烟,说:“照您这么说,我们七雄也可以摆摊替人算命了?”

    张黑龙笑道:“我们下斗也是凭借自己的能耐,如果你们愿意摆摊算命,那么我当然不会去管,而且还会给你们开绿灯。”

    胖子冷哼道:“你明明知道我们不会才敢让,这到头来怎么所有好处都让你们七星派得了,那我们七雄以后还混个屁啊!”

    张黑龙说:“话不是这样说,毕竟我们现在手里可是有一张王牌,就是因为想得到这张王牌。”

    “这近几年我七星派可是费了很多人力物力,要是就现在把七魄拱手相送,那么我们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

    胖子说:“你这只老狐狸真是够狡猾的,居然能看这么远的事情。”

    张黑龙笑道:“这处世经就如同下棋一样,你往往只能走一步想一步,那样早晚会走进对手设计好的圈套里边,毕竟这几年你们七雄太肥了,肥到让我们七星派眼红啊,所以为了生存我是不得已而为之。”

    红龙说:“话都让你们说了,那我们还说个屁。”

    我这段时间一直沉默不语,因为是在想事情,怎么样能让张黑龙把我的七魄拿出来,而且还不能让他对我行为产生怀疑。

    毕竟,这次我们是以拿回七魄和诱敌上钩为主,其他的都是浮云,只是面对如此狡猾的老狐狸,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急切了,那样搞不好会弄巧成拙了。

    张黑龙看向我,问道:“张文,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我来猜你的心思吗?”

    我回了回神,说:“您是长辈,我自然是尊敬您的意思,既然七星派也想分一杯羹,那您可以早说嘛,何必要弄的这么不愉快,我张文又不是那种吃独食的人。”

    张黑龙笑道:“你不是,但不代表你们整个七雄都不是。”

    “现在,你能给我一个答复吗?如果你答应下来,那么我立马把你的七魄归还给你。”

    我们七雄倒斗,那都是有自己的行规的,给总部上缴多少,出去的人拿多少,那都有条条框框的规矩。

    如果真的答应下来,那么收入就会减半,到时候肯定会惹得下地的人不高兴,那样我这当家人也就做不了几天了。

    想了想,我说:“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七雄可以同你们七星派共享消息资源,但是谁摸出的东西还是各家的,这样我也好对下面的兄弟有个交代,您要是觉得不行,那么我的七魄您还是留着吧!”

    没想到,张黑龙立马说道:“这样也可以,毕竟大家都做当家人,也知道身在其位的不容易。”

    说着,他就端起了酒杯道:“你就祝我们两家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比以前合作更加的紧密,也更加的愉快,我干了。”

    我们两个人在桌子上轻轻碰一下,然后同时一饮而尽,我知道自己只有这样说,张黑龙才不会起疑。

    虽然这对于我们七雄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损失,这消息资源那就等于告诉了别人宝藏的位置,然后别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下去把斗摸了就算完事了。

    我喝完酒,说:“那您是不是可以把七魄还给我了?”

    张黑龙点了点头,叫了一声:“桐岳,快给张文把他的七魄拿出来,不要再洗手间里边装了。”

    不一会儿,我们三个就看到张桐岳拿着口对口的小碗,从洗手间里边走了出来,小碗上面还有用朱砂笔画的一些线条,虽然我看不懂,但也想那应该就是七星派的符咒文吧!

    胖子和红龙几乎同时看向我,而我也知道他们为什么看我,连忙就把随身携带的小葫芦的把子掰断,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用事先准备好的塞子塞住。

    这会儿的功夫中,张黑龙就是把手摁在那两只小碗上,他说:“你的七魄就在这两只阴阳碗里边,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把你的七魄还给你,那你可以履行自己的诺言,大丈夫要一言九鼎啊!”

    我略带紧张地说:“放心,只要是我张文说出口的话,那一定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如果说话不算的,那就不得好死。”

    张黑龙点了点头,对张桐山说:“桐山,为师知道你和张文他们关系不错,那次也是因为想要去帮忙,而路上出了意外,所以这阴阳碗由你送过去,也是再好不过了。”

    张桐山接过了两只小碗,捧着送到了我面前,说:“小哥,真的对不起了,别的我就不多说了。”

    我微微点头,还装的叹了口气,然后问张黑龙:“您能告诉我,这七魄如何回到我身体里边吗?”

    张黑龙说:“你把这两只小碗随身携带,七日出头就可以归于你的体中,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胖子典型就是狗脸,他哈哈一笑,说:“行了,既然大家化敌为友了,那还有什么说的,胖爷就先敬张当家人一杯。”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张黑龙的面前,把酒杯基本快要戳劲对方的眼眶里了。

    看着胖子的举起的酒杯,我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个杯子,现在那一对阴阳碗其实已经没用了。

    如果按照古鬼青冥所言,那我应该把自己的七魄装进了葫芦当中,所以接下来就是胖子这一手是否能成功了。

    在刚刚自己的七魄被骗走的之时,我确实也愤怒了,也想过如何如何对付七星派。

    但是,在知道了张桐山为了我的事情差点送了小命,心就软了一些,现在又看到张黑龙仅仅是因为这样的目的,那更是没有多少脾气了。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别人打你一拳,你不一定要还他一刀,但一定要让他知道,打你这一拳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那么以后也就不会有人轻易欺负你了,说白了有点杀鸡儆猴的意思。

    当然了,如果胖子成功了之后,不管张黑龙会如何,最终我一定会去找古鬼青冥,让他破掉下在张黑龙身上的术。

    总之我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不像那些狡诈之辈,心里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面对胖子端着的酒杯,张黑龙也有些纳闷,因为这杯酒怎么说也应该是我敬,虽然他可能知道我和胖子不分彼此。

    但是在外人面前,七雄当家人那就是一家之主,胖子只不过是我手下的一个老板而已。

    胖子愣了愣,脸色就变得不好看起来,他说:“怎么的?您这个长辈,看不起我这个胖子啊?”

    张黑龙不愧是老江湖,他根本不怕胖子将他,反过来说:“此言差矣,这么一会儿我已经连喝了三杯了,毕竟上了年纪,不能和你们这些年轻人相提并论了。”

    他看了一眼,对张桐山说:“桐山,这一杯你替为师喝吧,不能慢待了七雄的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