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大隐于市
    但是,有那么句老话,叫“酒香不怕巷子深”,时不时还有一些大小人物出入他的家中。

    在某年,胖子就跟随他老爹曾经过去那么一次。

    胖子回忆着当年,说:“那时候胖爷才9岁,我老爹下斗回来,身上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们爷俩就去拜访了古鬼先生。”

    “那可是一个双目如炬的人啊,即便现在胖爷都记得清清楚楚,他把我老爹带进了他的书房,不一会儿我老爹就跟没事人似的走了出来,你说神奇不神奇?”

    我问胖子:“你老爹身上粘染到什么了?”

    胖子摇头说:“这个胖爷可就不清楚了,反正记得挺严重的,那时候我老娘在家里哭了三天,已经开始给我老爹准备后事了。”

    我无法想象那到底是什么,不过胖子一看也不像是胡说,虽然现在他老爹已经死了,但也没有人会这样说一个亡者,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亲生父亲。

    盲天官就说:“张文,你应该听出胖子的意思了,虽然他有些事情没有讲的特别详细,但是你应该明白这位古鬼先生的厉害。”

    顿了顿他,又说“其实我也算是他半个徒弟,只不过他一直不肯承认,不过关系还非常不错的。”

    我点了点头,既然这个古鬼青冥被这么多人推崇,那么能请到他,也算是我的荣幸。

    如果按照胖子说的,那么这个古鬼先生,现在也是个80多岁的老者了,而在他30岁左右就那么出名,看样子自己应该放心才对。

    想想了我说:“官爷,明天您带我去拜访一下古鬼先生,毕竟这是一尊大神,事情又是我的,这礼数还是不能少了。”

    盲天官点头说:“这个没问题,其实我已经跟古鬼先生说好了,不过这个礼数咱们还是要走的,毕竟他当年也帮助咱们七雄,而且还和你太爷爷有过一段渊源,他不会袖手旁观的。”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便接到了盲天官的电话,自己匆忙洗漱了一下,和胖子一起提着昨天下午到外面买的营养品,还从铺子里边挑选了一件古董。

    这件古董是明朝时期的一块南红玛瑙,上面雕刻的人物是观音,背景装饰雕刻出莲花。

    开着车的时候,胖子就心疼地看着那件古董的包装盒说:“小哥,这礼可够大的,胖爷记得在上海一个展览会上,比这个小一些的同样物件,那价格可也上百万了。”

    我说:“没错,南红玛瑙,在古时候称之为‘赤玉’,质地细腻油润,是我国独有的品种,产量非常的稀少。”

    “在清朝乾隆年间就已开采殆尽,所以老南红玛瑙价格急剧上升,更不要说是品相这么好的明代之物。”

    顿了顿,我继续说:“南红玛瑙,古人可是用来入药的,养心养血,信仰佛教者认为他有特殊功效,在佛教七宝中的赤珠指的就是南红玛瑙,现如今这南红玛瑙,已经和和田玉、翡翠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胖子说:“唉,希望你这次能躲过这一劫,就在国之重宝,只要咱有,那也愿意给那老头子双手送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等一下千万不要乱说话,这种人物什么场面没见过,万一你把他惹恼了,到时候小爷的命可就悬了。”

    胖子笑道:“这不用你提醒,胖爷还不知道这么点,等一下还得胖爷给你兜着点呢,别忘了咱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呢!”

    从南三环接上了盲天官和红龙,霍子枫还在忙着查找关于昆仑西王母的事情,所以他就没有跟着来,只有我们四个人,开着车一路朝着六环外走。

    到了门头沟一带,盲天官开始给我们指明方向,不一会儿便到了传说中古鬼青冥家的大门前。

    那是一座很旧的老院子,拆迁已经快要接近了这里,但看得出这个院子的一砖一瓦,那都是有很一定的历史了。

    门口蹲着两只半人高的石狮子,一看就是以前大户人家住过的院落,在盲天官敲响了坑坑洼洼的门,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15、6岁左右的少年打开了门。

    少年头上有两个朝天髻,穿着非常朴素的灰布衣,但眉宇清秀,长得一表人才,他看到盲天官就露出了一个微笑说:“官爷,您请进,家师已经恭候过时了。”

    盲天官说:“有劳童子带路了。”

    我们一行人跟着这个童子走进了院子,最后的红龙把门关上,这才发现这个看起来是座小院子,但是里边却别有洞天,而且要比在外面看起来大的多。

    胖子第一眼就看到了架子上挂着的葫芦藤,上面还有两个拳头大小的绿葫芦。

    过了会儿,胖子忍不住问我:“小哥,现在不是快过年了吗?按理说是腊月,这腊月为什么露天还能长这么好的药葫芦啊?”

    我也发现了这个异常,一时间也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才说:“有可能是假的吧!”

    那童子耳朵极为好使,他听到就笑着说:“那是真的,这都是家师神通所致,家师常言行不可能为可能,才是修行大道。”

    胖子就说:“那照你这么说,你家师傅有可能成仙啊!”

    童子笑而不语,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我们继续跟他走。

    走到了正房客厅,发现里边和盲天官以前的宅子完全不同,他那里边是几张桌子和几把太师椅,这里边却都是蒲团。

    在正中间摆放着“天地”二字,还有一张供奉着果品香火的桌子,那么这个会客厅那就更加空旷了。

    里边的檀香味道很浓,我知道那肯定是因为那张桌子的缘故,那是一张有上百年檀香木桌子,再加上里边烟雾缭绕,还真的让人有一种进入仙家道观的感觉。

    一个老者背对我们而坐,他笔挺的腰板,穿着淡黑的麻布衣服,头发到肩而披。

    从老者整个人的背影来看,此人一定是常年修行,要不然这个岁数不可能还有如此的身板,估计早已经弯腰驼背了。

    不等我们说话,古鬼青冥就发出了一声:“四位请坐,童子看茶。”

    我们是恭敬不如从命,不一会儿那个童子端上了四杯茶,然后端着盘子又退了出去,而古鬼青冥依旧没有转过身,继续对着“天地”二字盘膝打坐。

    胖子可不是那种坐得住的人,看了一会儿房间内的陈设,便悄声问我:“小哥,这为什么供奉‘天地’两个字?胖爷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有什么讲究吗?”

    我白了他一眼,低声回答说:“你没看过《西游记》啊?”

    胖子说:“看过啊!”

    我问他:“你怎么看的?”

    胖子说:“有时候坐着有时候躺着,怎么了?”

    我差点被他气笑了,说:“唐僧师徒经过一个叫五庄观的时候,遇到一位大仙叫镇元子,此人号称地仙之祖,他供奉的就是‘天地’二字。”

    胖子恍然大悟,说:“想起来了,你他娘的直接说人参果,胖爷不就知道了,还绕这么大一圈子。”

    “胖爷记得那人参果可是好东西啊,后来胖爷见超市里边也有卖的,当时就买了一个,吃起来还没有萝卜好吃,故事里边都是骗人的。”

    我说:“所有的鬼怪神话,那都是从现实里边提取的素材,只不过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我原本还以为那是虚构的,想不到还真的有这样一个宗派。”

    古鬼青冥忽然说道:“很多人都把我和鬼谷子先生混为一谈,认为我是他的后代子孙,其实不然,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胖子就有些不相信地问道:“古鬼先生,咱们也算有过一面之缘,以前也没记得你供奉天地啊?怎么现在还改了信仰呢?”

    古鬼青冥这才起身,他留着白色的长胡子,但是脸上的肌肤却如同孩童一般,而且不难看出他年轻时候也是一表人才,即便现在也有一种白发飘飘的英姿在面。

    甩了一下手中的玉尘,他说:“原来是故人之子,你父亲故去之时,因为当时一些事情,我没能亲自过去吊唁,说起来还有些惭愧。”

    胖子摆了摆手说:“古鬼先生,那都是已经过去的陈年旧事了,您不要扯开话题行不行?胖,胖……我这是在说信仰的事情。”

    古鬼青冥说:“道家,拜三清也好,拜老子也罢,一旦自身的修行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那只能去拜天地了。”

    胖子挠着头说:“您让我想想啊,这好比打怪升级对不对?您现在已经是99级了,所以不用去拜他们了,对吧?”

    古鬼青冥点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应该就是那个意思。”

    “以前我也拜过他们,但那只是尊敬古人的道统,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道统,这世间能够值得我去敬仰的,那只有天地了。”

    看着古鬼青冥的一言一行,我开始有一种错觉,这家伙好像是在唬人,做我们这一行的也算见过各种吹牛的。

    但是,牛吹这么大的,我生平而且估计这一辈子,是第一次也是唯一见了。

    盲天官说:“古鬼先生,这就是我那传人张文,这次希望您能帮帮他。”说着,他用目光注视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