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鬼神之术
    我的余光看着月亮,发现月亮还是刚才的月亮,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可是那无形的阵阵阴风,吹的柜台上面的账本“哗啦啦”作响,令人极度的不安。

    过了几分钟,还不等我忍不住,胖子就先问道:“周老头儿,这到底还来不来,不来咱们就收拾收拾睡觉,胖爷他娘的困了。”

    话音刚落,周笔仙说:“来了!”

    “在,在哪里?”

    胖子略带紧张地问道,同时四周开始打量起来,甚至都开始往自己的身上摸,好像在找家伙似的。

    这时候,盲天女忽然就像是粽子起尸了似的,本来她也是盘膝而坐,此刻已经完全站了起来。

    盲天女眼睛没有了之前的狡黠,取而代之是麻木不仁,里边没有人类该有的神采,非常的诡异,甚至好像是一对狐狸的眼睛似的。

    胖子缩了一下脖子道:“我操,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不会杀小哥吗?为什么胖爷看她不但要杀小哥,好像连我们也不打算放过似的。”

    我眼珠子朝下注视着这一切,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试想一下,一个你熟悉的人,忽然变得无比的陌生,而且她还用带有异样的眼神注视着你,我想没有几个人不会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要不要逃命呢?

    此刻,我全身紧绷,随时都有可能从床上跳起来。

    可就这时候,盲天女的双手直接抓住了我的脚踝,更有一种好像遇到粽子时候的情景,我根本就是冷不防还有这一手,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胖子着急地问:“周老头,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我们动手啊?”

    周笔仙就在盲天女的身边,刚才他还念念有词,听到胖子这么一问,立马就阻止道:“谁都不要过来,我之所以选择这个姑娘,一个是因为她是崂山派手下,另一个就是看她的面相是有聪慧之人,她一定能把体内的东西驱赶出去的。”

    我就是一愣,因为自己这次本身根本没有什么感觉。

    照现在的情况来说,盲天女这是正在替我受过,这时候心里是非常感动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替你承受苦难的人,那真真的是屈指可数。

    只是,现在不知道盲天女抓住我的脚踝要干什么,她会不会接下来就张开嘴对我的小腿咬一口,然后她满口鲜血。

    接着,盲天女从嘴里把一块血淋淋并带着腿毛的肉吐出来,想到这里我刚刚的感动瞬间就化为了须有。

    周笔仙从兜里有掏出红绳,这次的红绳只有五尺长,虽然也是红色,但是这种红并非是普通的红,而是一种血红色。

    凭借我训练过的鼻子闻过之后,知道那肯定就是血,而且还是公鸡血。

    接着,周笔仙就把绳子丢向盲天女的手腕,绳子在后者的双手腕一绕,他立马抓住了绕出来的另一头,然后死死地一勒,迫使盲天女的双手合上,而他本人又开始嘴里念叨个不停。

    胖子就嘀咕道:“刚才胖爷就没有好意思说,毕竟小哥是个男的,现在换成天女姐那可就真的好像一些电影里边的场景了,胖爷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哦!”

    阿红捏了胖子的脸一把,疼的他“嗷嗷”乱叫,阿红说:“你个没正经的死胖子,一天脑袋里边不知道都在想什么!”

    胖子反驳道:“胖爷能想什么,不就想想男人都会想的事情,你等一下问问小哥,看看他有没有也这样想。”

    我狠狠地白了胖子一眼,因为自己的双腿已经解放,所以也就不再担心自己,现在反而开始担心盲天女,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抗的过去。

    可是,忽然盲天女拐叫一声,她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一下子周笔仙的脸色一变,大叫了一声:“不好!”

    因为盲天女的挣扎,已经把三支蜡烛一起都扯向了她一边。

    三支蜡烛的火光开始朝相反的方向倒去,几乎已经到了看不到烛光的地步,我知道这可能是要灭了,也不知道如果真的灭了,自己到底会有多么麻烦。

    但是,事情已经开始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而我却只能静观其变。

    眼看着蜡烛就要飞向盲天女,在经过我的时候,蜡油几滴已经洒落在我的脸上,疼得我差点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可是,此刻发生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意料,所以我只能听周笔仙的话,只要不伤害到我身体,我就打算一直躺在这张床上,直到周笔仙开口让我下去。

    不得不说,韩雨露虽然一直没有发言,但是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此刻,几乎就在蜡烛刚刚从我眼前一过,韩雨露的手已经抓向了那三根蜡烛,左手抓了一支,右手抓了两支,使得那条红绳直接绷直。

    我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那个红绳就像是琴弦一样的直,显然两边吃了很大的力道。

    这时候,胖子和阿红也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胖子着急问周笔仙:“周老头,现在该怎么办啊?”

    周笔仙的冷汗如雨而下,他吞着口水支吾道:“我,我也不知道,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厉害呢?”

    胖子就一把将周笔仙推开,大骂道:“狗日的,知道你老小子也不靠谱。”

    说着,他直接把盲天女拦腰抱住,并叫阿红:“天女姐,快过来帮忙,这家伙鬼上身了。”

    阿红也连忙摁住了盲天女的手臂,这时候上面一直都没有睡着的伙计们也听到了下面的动静,一个个穿着裤衩就跑了下来。

    在胖子的指挥下,一行人把盲天女死死地“钉”在了原地。

    一下子,场面变成了拉锯战,很难想象盲天女居然能拥有这么大的力道,即便被五六个老爷们摁住。

    但是,盲天女还是拉着红绳,我都怀疑这根红绳随时都可能被扯断了,那样估计就会发生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

    胖子见周笔仙傻站在原地,就叫道:“周老头,你他娘的还愣着干什么?快想办法啊!”

    周笔仙这才反应过来,他再度冲上前拉住了捆在盲天女手腕的血绳,把一头交给了阿红说:“姑娘,我们两个用力把这条绳子拉住,千万不要松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阿红死死地拉着了血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刚才你不是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吗?”

    周笔仙带着羞愧和尴尬地说道:“老朽也不知道,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某种变故,要不然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我的一个伙计就问:“到底是什么变故?能不能明说,我们也好想个救老板的对策。”

    周笔仙说:“可能是老朽低估了施法这个人的实力,他之前故意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新手,也就说刚才他只不过是试试水。”

    “这次,对方打了老朽一个出其不意,这个人不论是手法和术的强度,还是头脑,绝对是这行业当中的佼佼者。”

    听到周笔仙如此说,我的脑海里边都浮现出七星派当家人张黑龙那副嘴脸。

    毕竟,我的第一印象一般都非常的准,那家伙应该不是一个善良之辈,而且就连盲天官说话中都有一些忌惮,看得出这个人确实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强大鬼神之术。

    韩雨露微微皱着眉头,她的目光盯着倾斜的蜡烛。

    此时,蜡油不断往我衣服上滴落,我虽然没有什么痛感,但是朝下看着一片片硬化的蜡斑,心里都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再加上看到盲天女的狰狞面容,心里更是七上不下的。

    胖子就说:“照你这个老头子的话来说,你是控制不住对方下的术了?”

    周笔仙显然是面子丢大了,但是他本人是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也就没有丝毫隐瞒,便快速点头说道:“真的是一点儿没有了,要是当时不用崂山派这位姑娘,说不定她还可能有什么妙招,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忽然,韩雨露猛地拉住绳子,往地面上狠狠一戳,本来蜡烛下面就有钢钎,再加上韩雨露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道,直接就戳进了地板的缝隙之前。

    接着,韩雨露就用力一拉,整条紧绷的红绳瞬间弹了一下,而她直接就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盲天女瞬间就如同一滩烂泥软在了地上,胖子等几个人也是松了口气,周笔仙可就一脸恐惧了,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但显然情况也超出了他的预料范围之内。

    我实在忍不住了,这足足已经纠缠了有一个多小时了,直接就开口问道:“周老,就现在的情况你想个对策出来,我请来可不是看你发呆或者听你吹牛的。”

    周笔仙摇着头说:“我,我,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施法最大的忌讳就是临时换人,现在从崂山派这位姑娘换到了这位姑娘的身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用手一撑床就想坐起来。

    可是,这时候韩雨露的手忽然摁在了我的肩膀,她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却给了我一个非常有安全感的眼神,示意我不要惊慌,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