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月晶寒术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袭遍了我的全身,原本就很冷了,此刻明显感觉自己通体冰凉,犹如躺在一张冰床上一般,又如同梦魇到来。

    我自己处于半睡半醒的境地,迫切地想要动一下身体,可就是一点都不能动。

    看了一眼摇摆不定的烛光,周笔仙说:“正如老朽想的那样,这七星派利用了距离我们最近的一颗星,通过月亮来下术,现在真正房间的温度都要到达冰点了。”

    胖子就冷嘲热讽地说:“老周啊,你他娘的这不是说的屁话吗?把所有的窗子都打开,就算是阴天也能到达冰点,还什么利用最近的一颗星,哪一颗啊?”

    周笔仙说:“太阴星,也就是通常说的月亮。”

    “胖老板,你也不用对我有意见,毕竟这世间讲究一个眼见为实,等一下你看到了就不会这样了,现在的张老板,已经被种下了术,他连一点儿都不能动弹了。”

    胖子就不信邪地走到了我面前,而我正如同周笔仙说的那样,他叫了我几声,见我没有回答他,主要是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观察了一会儿,胖子说:“哎呦,这小哥的眼睛怎么都不眨?活人是不可能做到不眨眼睛的,这不合乎常理啊?”

    阿红就说:“这位老先生确实分析的没错,小哥这肯定是被人下了术,这幸好我们都在这里,要是今夜他一个人,估计就凶多吉少了。”

    胖子不明白,就问:“不可能吧?最多就是睡一觉,怎么还能这么严重呢?”

    阿红白了他一眼,说:“你不懂,即便这窗户不开,小哥现在也就感觉浑身冰冷,就如同置身于冰窖当中。”

    “从表面来看像是冷感冒,其实这就是这术已经种到了他身上,一晚上要是没有人发现,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听着他们谈论的这些,而我也就是正备受煎熬着,我绝对相信如果不是盲天官提了那么一嘴。

    再者说,我也开始相信这些出去找人破解,那么今晚我真有可能出事情,总之那种冷和温度并没有关系,而是从我心里开始冷的。

    盲天女就问周笔仙:“您说这是一种什么术?”

    周笔仙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道:“月晶寒术,一种七星派特有的术,幸好对方距离我们很远,而且我们事先有所准备,要不然张老板现在已经昏死过去了。”

    胖子一拍柜台骂道:“狗日的,居然玩这种阴险的手段,等小哥这事过去,胖爷一定要去给那一窝子姓张的打个黑枪,让他们也知道一下背后伤人的痛苦。”

    这时候,周笔仙站了起来,它把红绳上面的铜钱,一个个接着一个在蜡烛上烧过,被烧过的铜钱顿时发黑。

    周笔仙烧一个就往我的眉心贴一个,贴完之后他又拿走,我亲眼看到上面熏黑在我眉心拿走之后便恢复了本色。

    起初,我还没有什么感觉,那种冰凉一直存在,但是在七个铜钱过了一遍之后,立马感觉眉心处有一股暖流,逐渐流遍了全身。

    瞬间,我就舒服了很多,而且也恢复了基本的生理反应。

    我眨了眨眼睛,动了动手指,感觉自己的身体自己又能控制了。

    我刚想坐起来,但是周笔仙却摁住了我的胸口,说:“张老板,还没有完呢,这一波虽然是过去了,但是对方肯定不会死心的,我估计接下来一定会用更加厉害的手段。”

    瞬间,我就冷汗溢出了额头,因为就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如此厉害,难道还有比这个还厉害的不成?

    不过,想到盲天女依旧坐在我的脚下,就知道肯定还没有结束,这可能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我继续躺在床上,以前在下斗的时候,多么希望能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一顿,不管它山崩地裂、海枯石烂,只要不影响到我,那我还不顾不了那么多。

    可是,现在我完全是如坐针毡,仿佛这床上长着刺一样。

    胖子就劝我说:“小哥,胖爷知道你不想躺着,也想说说话,可现在的情况胖爷算是看明白了,这是玩真的啊,这点你比我更加能体会吧?你就再忍一忍,没什么比咱自己的小命更重要的。”

    我用眼神告诉他,自己知道了,要不然小爷早他娘的蹦起来了。

    阿红问周笔仙:“周老,接下来是什么术?”

    周笔仙想了想说:“这个施法的七星派一定是个新手,要不然不会用这种术,只不过这家伙挺狠的,典型是想要张老板的命,这个梁子结的不浅啊!”

    胖子不耐烦地说:“这些胖爷都知道,现在天女姐不是问你接下来是个什么他娘的术,不是让你推断这恩恩怨怨谁是谁非的。”

    周笔仙尴尬一笑,说:“是老朽口误,这次没有成功,那么接下来肯定就是更厉害的招数,不过从他的手法来看,可能会用的上七星派‘九天之术’。”

    盲天女就好奇地问道:“什么是九天之术啊?”

    周笔仙说:“这种术其实来源于传说中的九天玄女,属于七星派上等的术,这术可以趋势一位在距离张老板方圆一百步之内的人,以女人最佳。”

    说着,他看向了盲天女,道:“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让你坐在小哥身边的原因。”

    胖子就说:“照您的意思来看,一会儿是盲天女要杀小哥了?”

    周笔仙笑道:“非也,一会儿大家自然知道,现在不能再多说了。”

    阿红就也笑了起来说:“你们看咱们崂山派大师姐的脸都红了,你们说她在想什么事情呢?”

    胖子更笑的前仰后翻,说:“那还用说,胖爷用屁股就能想到她在想什么。”

    我看不到盲天女的表情,但是自己也有些脸红,因为周笔仙这个死老头子话里就给人那么一种感觉,让人根本无法不往那方面去想。

    很快就听到盲天女带着娇羞的骂声:“你们这些人,老的是为老不尊,小的更是让人恶心,不知道一天天的想什么呢!”

    胖子说:“哎,天女姐,这话说的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能想什么,是你自己想多了吧?”

    “再说了,咱家小哥这么优秀,虽然长得一般,可是为人善良,而且有身份又有钱,不知道多少小姑娘做梦都想找个这样的男人呢,你就知足吧你!”

    我心里问候了一遍胖子的祖宗,要不是现在这种处境,我早就跳起来踹死他了,怎么啥话一到他嘴里就变了味了。

    我可不敢招惹盲天女这位姐姐,那心眼多的都能当筛子用了,再说我喜欢的黄妙灵,怎么可能移情别恋了呢?

    周笔仙打圆场说:“大家不要误会,对方施法需要一会儿时间,我们也要事先准备,不要太担心了,我知道他是七星派,但他却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咱们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呼呼……

    窗外起风了,刚才还没有风,这风里带着阴气,一看就是和他们刚才讨论的九天之术有关,我个人觉得这个术不简单。

    毕竟这可是和九天玄女挂着钩的,不过看到周笔仙那么有信心,还是让我安心了不少。

    风吹着烛火摇曳,几乎要把火吹灭了,周笔仙立马就说:“快,来两个人把风堵住,别让蜡烛熄灭了,这可是张老板的命灯,灭了可就麻烦大了。”

    胖子和阿红立马堵住在了蜡烛前,这样总算烛火的摆动幅度没有那么大了。

    只是,胖子就心里不痛快地嘀咕道:“他娘的,不开窗户不就没事了,现在还得让胖爷当人肉风墙,这叫什么事啊!”

    阿红拍了他一把说:“你就不能安静点,周老让咱们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不都是为了小哥嘛,你这个人一点儿头脑都没有,只图自己舒服。”

    胖子说:“你可别这样说,胖爷比你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在意小哥的安危,只是搞不懂为什么这样做,这不是放屁脱裤子多此一举嘛!”

    阿红说:“你刚才就没有认真听周老的话,这打开窗户是要疏通进入小哥体内的阴煞之气,一个人一个做事手法。”

    “现在你个死胖子闭嘴,和小哥一样,不准你再说话,否则老娘让你哭的很有节奏。”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行,谁让现在男女平等呢,胖爷看反而又回到母氏族社会了,典型就是让娘们当家做主啊!”

    这时候,周笔仙解开了拴在我身上的红线,但并没有解开蜡烛上的,然后把解开的一头系在了盲天女的右手腕上,嘱咐道:“姑娘,等一下不管你有什么感觉,千万不要扯动红绳。”

    盲天女问:“是不是只要不把蜡烛扯倒就行?”

    周笔仙点头说:“是这样的,当然主要是为了不让蜡烛熄灭,只要不熄灭一起都好说。”

    韩雨露站了起来,她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走到了我的头顶前方,也就是那些蜡烛所在的位置。

    此刻,韩雨露静静地看着燃烧的蜡烛,火光倒影在她的脸上,显得有那么一丝苍白。

    胖子显然也发现这个情况,他问:“姑奶奶,您没事吧?”

    迟疑了片刻,韩雨露说:“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