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胡乱猜测
    我就立马轻声对胖子说:“死胖子,你这是干什么?能不能消停点?现在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呢!”

    “胖爷这不管这么一套呢,反正胖爷是受不了这种氛围了,再不骂出来胖爷就他娘的疯了!”

    胖子也不知道是在对我说,还是对面的人说,不过说完这些几继续骂道:“你他娘的有本事就把胖爷放出去,胖爷要和你单挑,要是你怕的话,那就现在把胖爷弄死,劝你最好也是这么做。”

    我太了解胖子的性格了,知道此刻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了,还不如让他继续骂着,这样说不定韩雨露能够不像我耽误那么多无用的功夫,反而直接找到了这里来。

    这世间,凡事都是有一利必有一弊的,而有一弊也会有一利。

    只不过,很多时候需要动脑筋权衡利弊,做一些利大于弊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句话。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做生意,一单生意坐下来可能会大赚一笔,但生意总有个做完的时候,在做完之后那就陷入一个或长或短的冷淡期。

    这算是相比有利之下的弊端,那有人就会看到弊端当中的商机,然后再去做其他的生意,而有的人就可能一蹶不振了。

    现在胖子就在做一个赔本的生意,他用自己的小命作为资本,可我明知道他做的不对,可现在又没有办法去阻止他。

    因为死胖子这家伙根本就不听我的,要是我们两个现在自由,我说不定还能用堵住他的嘴或者踢这家伙一脚来让他闭嘴,现在只能无奈听着了。

    胖子的骂声不断,叫道:“你以为你个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不穿衣服的野人吗?你丫的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个样子就知道你祖上没有积德,要不然怎么会有了这么一个道德败坏的小人呢?”

    又深吸了口气,胖子说:“你他娘的聋了?要么放胖爷出去打,要么就弄死胖爷,像你这样的窝囊废,只配背后偷袭,真他娘的尿性。”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说:“死胖子,你能不能安静点,就算是只狼,现在还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而且就我们现在的处境,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你这不是找虐是什么?”

    胖子还颇有理由地说道:“小哥,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如果这家伙有智商,那么他听到胖爷喋喋不休的辱骂他,即便听不懂也能够感受到,他就得想想咱们哥俩不是好惹的。”

    顿了顿,他继续说:“要不是人的话,那就形容一只长得像人的野兽,你不是常说野兽在进食的时候会选择安静的环境吗?而且,动物都是用声音来威胁其他动物,所以胖爷这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叹了口气说:“小爷说不过你,只是希望你能不能换种方式呢?这样我都被你吵得心烦意乱起来,现在脑子里边乱成一锅粥了,全都是你他娘的骂街声,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来想事情。”

    胖子忽然发出了一声苦笑,叹着气说:“得,既然小哥你都这么说了,那胖爷就给你一会儿想问题的时间,要是你他娘的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胖爷还会骂这个狗娘养的,要不然这口恶气都活活把人憋死!”

    我不再说话,因为了解胖子所以知道他的本性是没办法改变的,别人认为这是他害怕的表现也好,不畏惧生死也罢。

    总之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特别愿意去死,就算是有人能轻视自己的生命,但也不可能会像胖子这么多废话。

    从这个人出现之后,我一直暗暗地记着时间,他差不多已经站在白色丝线堆前足有一刻钟。

    而就在这段时间里边,那只三条腿的鬼凶兔子也没有再咬我们,看样子这个人完全可以震慑的住这只攻击方式类似蜘蛛的兔子。

    停了一下,外面微微动了一下,发出了很轻的响动,可是听在我的耳中却如同炸雷。

    一瞬间,我连呼吸都停止了,但没有感觉到继续有其他的动作,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隐约听胖子又人不知足低声骂了一句。

    无法得知韩雨露到现在为什么还没有来找我们,看样子靠人终究不如靠自己。

    所以,我只能把从这个人出现之后的事情,在脑袋里边原原本本地过了一遍,但很难猜测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没错,是我们先追寻的这个人的踪影,为了探知这里边所隐藏的秘密,后来我们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搞得昏迷过去。

    在醒来就出现在了那种以人之力不可能打破的牢笼当中,但这个人却又放了什么。

    那么,到了这里来看,这个人并非是想要加害我们,他只不过是在给我们一个教训,让我们知难而退。

    可是,我们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是发现了这里的一些秘密,说不定那个半球建筑当中,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所以才有了我和胖子现在的困境。

    只不过,他为什么迟迟不动手,虽说我们两个人的战斗力比不过韩雨露,但总归是两个老爷们。

    而且我们的手里还有枪,我觉得对于任何生物子弹都是致命,这家伙也一定不会例外。

    不动手,那只能有一个解释,当然这个解释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我此刻就是这样想的。

    对方在犹豫,犹豫要不要杀掉我们,或许在他的眼中把生命看得非常的重要,甚至不愿意伤害我们这些已经知道了这些秘密的人。

    那么由此可见,我把这个人视为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他不同于当初刚刚见面的韩雨露,在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感到茫然,很快失去了踪影。

    然后,在我们下斗的时候忽然出现,也可能要说是意识清醒,为了隐藏古国的事情,要把我们全都干掉。

    我觉得,之所以这个人与初醒的韩雨露不同,那可能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沉睡过,他有着相当清醒的意识,做着一些非常理智的事情。

    这也为什么科特勒他们能够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显然有人之前已经进来过。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地方最为核心的秘密没有暴露的原因,那可能就是还没有人能抓住这个人,所以无法知道打开那个半球建筑的秘密。

    而我们的到来也不是偶然,说明我们身上一定有这次事情谋划者所需要的东西。

    胖子又不耐烦了,问我:“小哥,你究竟想好了没有?要是想好了,胖爷可又要开骂了啊,不把丫骂的狗血淋头,怎么能显示出胖爷的脾气呢!”

    我说:“你他娘的够了,来,让小爷给你分析分析其中的事情,你也看看我想的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咱们两个就当是为自救提前想办法了。”

    说着,也不管胖子想不想听,我就把自己想到的,原原本本地和胖子说了一通。

    听完我说的,胖子也有些犹豫,他说:“照你这么说,胖爷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这虎无害人意,咱们怎么能有伤人的心呢,你说是不是?”

    我说:“小爷让你分析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这些不着边的干什么?”

    胖子干咳了几声,说:“那依胖爷看,所有的关键都在咱家姑奶奶的身上,毕竟咱们两个谁不知道谁有几斤几两,有可能只有姑奶奶才能打开那个半球体建筑。”

    我问他:“你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你也不用藏着掖着,有什么就说什么,又不是外人。”

    听完我的话,胖子停顿了片刻,然后就把事情给我分析了一遍。

    还别说,好像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只不过我并不怎么愿意相信胖子这种没有依据而天马行空想出的事情来。

    可是我又仔细想了想,又觉虽然胖子是在猜,可是很多东西都能对的上,一时间变得有些不知道该相信胖子,还是该相信自己的判断和直觉,所以忍不住的就有些头疼起来。

    胖子说的大体意思,完全都是按照他看到的一些情况,加上胡思乱想总结起来,所以虽然他说的好像是真的。

    但是,我觉得他有点扯,因为他是这样说的。

    “小哥,你让胖爷说,那胖爷就给你分析一下啊,从这种种迹象表明,咱家姑奶奶可能和这里的人有一些关系,当然这说的是古代时候,用现在的的话来说,这他娘的就叫外交。”

    胖子一本正经地继续说着:“你想啊,她们都是差不多一个时代的人,上面说着天降火雨,这下面的通道就用天外陨铁来打造,这应该是最大的联系了。”

    我迟疑了一下,说:“你的意思是说,可能古国女王当中,某一代女王和这下面的玛雅人有交往,所以韩雨露也应该知道一些这里边的事情,对吧?”

    胖子点头说:“没错,胖爷就是这么想的,这人属于高智商生物,从咱家姑奶奶的智力来看,那时候已经人的思想已经非常开化了,说不定再见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继续说:“在那个时代发展的东西,不一定比现在我们所在的时代要野性多少,只不过发展的方向不同,比如说我们有个飞机汽车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