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神秘之人
    这东西在把我束缚了一层之后,居然张开嘴,露出了两颗锋利的獠牙,直接咬在了我的胸口上。

    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刺痛感传来,疼的我立马叫出了声。

    胖子在一旁叹着气说:“小哥,忍忍吧,胖爷刚才也受到了这样的待遇,现在全身一麻木,什么感情都他娘的没有了。”

    那兔子咬了我一口,然后居然开始把屁股转向了我,对着我开始拉,但拉出的不是屎,居然就是这种我之前以为是灯芯的白线。

    看来这是这家伙的排泄物,而且还和蜘蛛有着一样的能力,可以用来捆住猎物。

    很快,我就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了,眼前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线,还能听到胖子一个劲叨叨个不停的声音,他说:“小哥,爽不爽?”

    那种疼痛对于我只是暂时的,而且我还能感觉到被咬的地方,还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痛感,但是这种感觉正在渐渐地减弱,显然这只兔子是有毒。

    但是,我的血并不怕这种毒,所以我就试探性地把周围的线撑开,撑的每条线都绷直了。

    我无奈地说道:“死胖子,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小爷,这些线是这种兔子喷出来的?”

    胖子说:“小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胖爷开始是担心你被攻击,所以让你先注意那只死兔子,你他娘的说是不在了,胖爷当然以为是走了啊!”

    我说:“傻的不是小爷,你见过那只猎物不吃猎物先出去散步消食的?那它肯定就在一旁,等着把你毒死之后,然后再吃你。”

    胖子苦笑道:“你说的不对,现在不是胖爷自己,还有小哥你啊,这家伙可算是大获全胜了。”

    我咬着牙说:“它想吃小爷也得长那副铁板牙,反正它的毒对我没用,刚才你也喝了我的血,估计过不了多久也能恢复行动,到时候一起出去把死兔子个剁了。”

    胖子说:“行,胖爷给你抓住它的脑袋和身体,你对准它的脖子,一刀下去把丫的砍成两截。”

    我平静了一会儿,说:“不过这种兔子丝不那么容易搞开,咱们两个出不去一切都是空想,等一下是人家把咱们两个咬成两截才对吧!”

    胖子说:“小哥,你先用火之类的试试,胖爷觉得这种东西都怕火,你觉得呢?”

    我一想也对,就想要把背包拽过来翻翻看,但是这种丝粘的背包特别的牢靠,比粘我衣服都要粘的紧。

    所以,我自己扭动着身体从背包带中挤出来,然后勉强地侧身过去,才开始摸索背包。

    可是摸了一会儿,我才意识到这是胖子的背包,而他放火源的地方和我明显不同。

    我就问胖子在什么地方,胖子想了想告诉我,背包里边没有,唯一的两个打火机,全在他自己身上。

    我无奈到了极点,这都是什么事,胖子说只能等他恢复了知觉。

    我们两个还得在这里些兔子丝里边待一会儿,我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只好深深地吸了口气,静静地躺在那些丝线当中,还真有一种被茧而缚的感觉。

    没有害怕,也没有惊慌,因为我知道但凡是会吐丝的生物,那么它们的牙口都不怎么样。

    毕竟等到毒液被猎物体内破坏掉,化作一滩脓水才能进食,可对于我这种体制,它只能束缚住我,却短时间没办法吃我。

    等了一会儿,胖子“哎呦”了一声,我正想问他怎么了,瞬间也感觉自己的小腿又背咬了一口。

    显然这只怪异的死兔子在不断给我们两个“注射”毒液,我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时间一长,胖子肯定会撑不住了,到时候他就会成了最先被吃掉的那个。

    我问:“胖子,你没事吧?”

    胖子咬着牙说:“他娘的,事都是没有什么大事,只是非常的疼,也不知道这死兔子有多少毒液,万一一会儿你的血失去了效用,那胖爷的小命就悬了。”

    我被他说的有些紧张了,连忙说:“你别担心,韩雨露知道我过来了,等一会儿她见我也没有回去,她肯定会找到这里的,然后我们提醒她,让她干掉这只死兔子我们就得救了。”

    胖子祈祷道:“姑奶奶啊姑奶奶,您就是胖爷的女神,求求您快点来吧,胖爷不想被这死兔子一次又一次的羞辱了。”

    反正一时间也无法脱困,我就想到之前在关着那只大的三条腿的兔子铁门前的情景。

    我就问胖子:“小爷当时看到你的背包和枪都丢在一个铁门前,你还开了好几枪,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是这么进到这个地方的?”

    胖子说:“他娘的,你不问胖爷都忘了,有个怪物袭击胖爷,胖爷一不小心着了道,然后迷迷糊糊就被一个人拖到了这里。”

    顿了顿,他严肃地说:“小哥,胖爷告诉你,还真的有那么一个奇怪的人,那家伙没穿衣服,直接就能穿破这种无形的墙壁,你说奇不奇怪?”

    我说:“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人指挥了一只怪物,让那只怪物攻击了你,而你在半昏半醒的状态下,被一个没穿衣服的人拖到了这里,被这只死兔子羞辱对吗?”

    胖子哭笑不得地说:“我操,胖爷难道还说的不够清楚吗?非要你重复一遍才算清楚?”

    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那个人可能就是这里的主人,他用我们来喂养这些野兽。”

    “而这些野兽是被他驯化了,平常他被这些家伙关在这里,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带着去攻击猎物,你觉得有这个可能性吗?”

    胖子大概是思考了几秒钟,顿了顿他说:“听小哥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从这里的神秘来说,绝对不是科特勒那些老外能掌控的,可能他们也就是比我们早发现了,然后无法进入那个半球建筑,也无法抓住这个人。”

    我只顾地点了点头,说:“我就是这样想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只要我们能抓到你口中这个不穿衣服的人,那么就可能进入那个半球建筑里边,原来这钥匙并不是个物件,而是一个人啊!”

    胖子说:“估计整个地心遗迹当中,也就剩下这么一个人了,说起来这和咱们家姑奶奶还有些相似呢,你说他们两个要是打起来,你觉得那个比较厉害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说:“要是从全方面考虑的话,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加上还有一些神秘的帮手,肯定是那家伙厉害,可要是论单打独斗的话,我看他肯定不是韩雨露的对手。”

    胖子颇为同意地说道:“胖爷看也是这样,要不然怎么就搞一些背后袭击的阴线勾当,要是面对面打,胖爷估计都能一巴掌煽丫几个跟头。”

    我说:“先别吹,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小爷批准你跟他打一架试试看。”

    本以为胖子还会跟我扯,可没想到这家伙却不说话了。

    我正要问他是不是又被那死兔子咬了,可就听到胖子发出了“嘘”地一声,好像让我听什么。

    我立马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刚开始还听不到什么,可渐渐就觉得周围有异样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朝着我们靠近。

    而且这绝对不是那只兔子,更像是一个人在蹑手蹑脚地走路。

    瞬间,我想到胖子说的那个人不穿衣服,再加上我们之前看到的脚印,说明那个人连鞋子也没有穿。

    也许,对方此刻就在束缚我们的白线堆前,正用不善的目光注视着我们,然后会忽然给我们来个杀马鸡,或者手里抱着一块石头,把我们两个砸死也说不定。

    那些丝线太过的稠密,所以我只能够感觉到有个人存在。

    这种感觉特别的奇怪,就好像你站在自己家里贴着防盗门站着,忽然有一个人出现在防盗门的外面,他正在通过猫眼往里边看。

    虽然这人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你就是能感觉到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我心里的想法万千,当然只是想着站着的那个人接下来会怎么做,或者说白一点,他会用什么方法处置我和胖子。

    对于这个我是一点儿底都没有,估计是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毕竟这人心是最难猜测的东西。

    过了好久,那个人是一点儿多余的动静都没有,这又类似回到了之前我们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站在那破碎的无形墙壁后。

    估计此刻又用那种一种很形容的眼神盯着我们,不怎么胖子是怎么样,我反正感觉浑身非常的不对劲。

    又坚持了几秒钟,胖子终于忍不住了骂道:“狗日的,想要怎么样就划下道来,你家胖爷接着就是了,有必要这样折磨人吗?”

    我想拦他已经来不及,其实我们两个大可以再坚持一会儿,说不定韩雨露已经就在来的路上了。

    现在激怒这个家伙,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而且还有可能因为这个缘故,会让我们提前结束这短暂的一生。

    对方并没有回应胖子,也不知道是懒得搭理他,还是因为语言不通,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也有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