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理解孤独
    这话把我和胖子说的都愣住了。

    这人之所以在不断追求更好的生活,说白了就是为了更好的活着,走到什么地方都会被人高看一眼。

    有时候还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活着,这其中的含义就大了去了,可还没有听说过有人活着是为了追求死亡。

    这真是令人费解的回答。

    胖子就连跑几步,到了韩雨露的身前,一边退着走,一边看着韩雨露问:“姑奶奶,你这话胖爷就不明白了,什么叫活着是为了追寻死亡啊?”

    韩雨露淡淡地说:“一个人不管活多久,几年也好,几十年也罢,甚至几千年又如何,到了最后还不是一死。”

    “所以,这人活着就是为了死,当一个人出生之后,她每活一天,那就距离死亡近一步,难道不是这样吗?”

    胖子摇头说:“无法理解!”他看向我问:“小哥,你能理解吗?”

    我思索了片刻,说:“虽然雨露这话说的没错,但我也理解不了,人在世上是为了更好活着,即便死了也要名垂青史,虽然做咱们这一行和名垂青史扯不上关系,但应该在同行当中,也算是一段佳话吧!”

    胖子说:“小哥,这话我同意。姑奶奶,你怎么看?”

    韩雨露转头看了我一眼,但就是这么一眼,其他什么都没有说,继续往前走。

    我也很好奇韩雨露那句话的含义,而且觉得绝对不可能像她说的那么简单,可能有更深层的含义在里边,但是她的话太少,不再多说一点,肯定也是无法读懂的。

    犹豫了一下,我就问:“雨露,你是不是话里有话啊?”

    胖子马上频频点头说:“胖爷也是这样觉得,姑奶奶您有话就直接说,像胖爷这种猪脑子,根本就理解不了那么高深的话。”

    韩雨露目光注视着前方,看着街道两边不断倒退的建筑,她说:“一座城,只有一个活着人,你们能明白那种感受?”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显然连胖子都知道了,确实韩雨露来自的古老墓中,那里边只是剩下她一个人了,说出来显得非常的凄凉。

    试想一下,如果我生活的地方,当自己一觉醒来只剩下自己,那自己又会怎么样呢?

    这一刻,我更加的佩服韩雨露,那不单单是因为她的身手,她有着神秘莫测的身份,更是因为她那种坚韧不拔的心智。

    孤独!

    每时每刻都陪伴在韩雨露的左右,换做任何一个人应该都无法承受吧!

    一个女人,只要韩雨露在,我就会感到格外的安心,听起来从一个女人身上获得安全感是一件让七尺男儿蒙羞的事情,可只要有她。

    我总觉得即便遇到再大的困难,一切都会因为她的一言一行而迎刃而解。

    这个美丽却不似女人,也不是仙子,更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罗刹,即便她就是站在那里,也会给不明情况的人想入非非,传说中的冰山美女。

    而且在我眼中,韩雨露是冰山美女中的极品。

    如果把我和韩雨露身份互换一下,那我真的无法想象。

    在上千年前陷入了沉睡,在某天再醒来,四周的环境还是那么熟悉,但因为沉睡的时间太久,很多东西都随着时间遗忘了,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哪里才是自己以后的家呢?

    韩雨露仿佛能够看透我的想法,因为她又冷不丁地说:“当我离开了自己生活很多年的地方,到了远方,渐渐远方就变成了家,而家却成了远方,你能理解吗?”

    我猛然点了点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眼圈发红了,甚都至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在以前我就曾经这样想过,在北京城我是人死地不熟,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的。

    可现在我常年住在潘家园,每年回家的次数却不超过三趟,每一趟也在不了几天,家是真的变成远方了。

    胖子就吸了口气说:“我靠,你们两个什么情况啊?刚才不是谈论这趟来值不值得吗?怎么现在变成‘低头思故乡’了呢?”

    我没有理会胖子,便问韩雨露:“那你有想过回家吗?”

    韩雨露点头说:“我想过,也回去过,每次只要有时间,我都会从北京回到昆仑去,住几天就到山下的小镇去看看,顺便等一会儿电话,如果没有电话的话,我就会再回去,这几年来一直周而复始。”

    胖子立马惊讶道:“我靠?不是吧?姑奶奶,您每次倒完斗都要回昆仑山?那不是这几年你都一直在一路上吗?”

    韩雨露说:“可以这样说。每次倒斗回去,等到有人把我的那一份拿给我,我就会回去,然后用我的钱,做一些对昆仑山下生活的人有意义的事情,反正我用钱也没有用。”

    难得韩雨露和我们聊开了,我就继续说:“怪不得每次都找不到你的身影,你拿的钱都做什么了?”

    韩雨露看了看远处说:“盖学校,修道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总之我每一次都会一点儿钱不剩,做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意义的事情。”

    胖子非要鸡蛋里挑骨头,问:“那来回的车票钱呢?你难道是用跑的吗?”

    韩雨露微微皱起了眉,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常态,说:“每次我只要站在售票口,站一会儿就会有人帮我买票。”

    “我靠,姑奶奶您不会是依靠自己的美色做了一些……”

    胖子不敢再说下去了,咧嘴看向我,我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肯定瞎想了,要是他该说出来,我敢保证韩雨露会一剑把他的脑袋削掉。

    我说:“现代有那么一些有钱人,看到美女确实会伸以援手,虽然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或许换做别人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想在韩雨露身上一定没有。”

    韩雨露冷冷笑了一下,说:“你能想象到,只是因为一张车票,我杀了多少人吗?”

    我差点就咬了舌头,而胖子更是原地停了下来,看韩雨露的眼神完全变了样,等到我走上前之后,他又和我并排而走。

    胖子轻声说:“胖爷发誓,以后再也不调戏漂亮的大妹子了,你呢小哥?”

    “我也……放屁,小爷什么时候调戏过?”我踢了胖子一脚,差点就被他绕进去。

    忽然,韩雨露也停了下来,我和胖子一愣,她眺望着前方的某个特立独行的的巨型建筑,轻启朱唇说:“我们到了!”

    正如韩雨露说的那样,我们确实到了,因为眼前的这个建筑物太过庞大。

    而且,在整个建筑群里边又特别的现眼,基本一看就知道这是整个建筑群里边的地标性建筑。

    那是一个庞大的半球建筑,直径超过一千米,像是一个锅盖扣到地面上,而在半球体建筑上贴着澄黄的瓷砖,反射着从上照下的岩浆之光,把这一片照的特别的亮,甚至感觉连温度也提升了好几度。

    在整个半球上有着一个很显眼的门,对于整个半球价值来说这个门很小,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门基本就是一个巍峨的巨型城门,处于闭合的状态。

    而在这个半球建筑的后面,有着一个更加高大的金字塔,如果拿世界上现存的任何金字塔和它来相比的话,那简直就是小孩儿和成年人站在一起,实在是太过于壮观了。

    胖子指着这两个建筑说:“这不是常看到美术上摆放的那种用来画素描的石膏球和三角体吗?”

    我点头说:“这次你他娘的还真的比喻的比较形象,只是这两个奇特的建筑物未免也太大了吧!再说了,你大字不识一箩筐,怎么还知道画素描会有石膏球和三角体呢?”

    胖子说:“不是跟你说了嘛,胖爷最近这几年全方面发展,没事干也去大学里边充充电,见识自然而然也就广了,还有今年一年,胖爷就大学毕业了,到时候给你看看胖爷的大学毕业证啊!”

    “我操!”

    我不相信地看着胖子说:“你他娘的就一天的吹吧,就你那点水平,连现在小学的题目都做不出,还能上什么大学?”

    胖子说:“爱信不信,胖爷实话告诉你,这大学就是个享受的地方,而且还能见识各种新鲜的事物,这次回去带你去胖爷的学校里边看看。”

    “虽然胖爷不怎么经常去,但是只有一有时间,那肯定就会宿舍那几个兄弟一起去上课、上网、上妞。”

    我说:“不管你怎么说,小爷就是不信,这次等回去,非要拆穿你的谎言,看你以后再怎么编!”

    韩雨露根本没有理会我们两个扯淡,已经朝着半球体建筑的门走了过去。

    等我们两个发现的时候,韩雨露已经站在了门前,正在细细地打量着整个建筑。

    我和胖子跑了过去,胖子二话不说,上去就推门。

    但是那门即便里边没有反锁,就它本身的重量放在那里,即便胖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是纹丝不动,反倒是把胖子的累的“呼呼”直喘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