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沐浴瑶池
    我对于这些药物,可要比胖子对冥器更加感兴趣。

    因为在我的内心当中,一直觉得欠盲天官的,毕竟他把整个七雄交给了我,也是把他一生的家业寄托给了我。

    毕竟,会这么做的天底下也就是自己的父母了,所以他对我的恩德太大了。

    我也学着胖子把那些丹药拿了一遍,因为这里边也许有治疗那种怪病的药物,甚至有可能存在让陈文敏起死回生的丹药。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我就能还了这份如此厚重的情谊了。

    韩雨露倒是对这些丹药不怎么感兴趣,她从侧门穿过了正厅到了后面,没有几分钟她又回来了,并告诉我们有个发现,让我们过去看看。

    等到我们走到了后边的时候,发现居然有个冒着热气的圆形大水池,上面漂浮着三具古老的尸体。

    我试了试水温,居然并不是因为烧开而沸腾了,那是因为这后面居然有着一眼活温泉。

    这温泉冒出的热气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草药味道,池子下面有着一层黑色的物质,沉在了底部。

    胖子非常坚定地说:“他娘的,这可是一个药池啊,这次真是赚大了。”说着,他开始打捞尸体。

    我问他:“你捞尸体要干什么?”

    胖子继续忙碌自己的,但是嘴上说:“在这种药池里边泡一泡,一声的疲惫都会洗掉,我听灵妹妹说过,他师傅就有一个,不过没有这个药效这么强。”

    我一愣,骂道:“操,你他娘的不会想下去泡吧?谁知道这是治疗什么病的,万一药效太强,直接把我们泡死了怎么办?你不知道是药三分毒吗?”

    胖子说:“喝了才有毒,泡了反而会非常的好。小哥,按理说咱们也去昆仑山走过一圈,你那么爱差资料,再说了有点常识的人都会知道,难道你就不知道西王母也有个瑶池吗?”

    我摇头说:“你他娘的说什么呢,小爷怎么会知道西王母还有个药池呢,你别没事瞎扯淡了。”

    胖子知道我理解错了,马上纠正说道:“胖爷说的是瑶池,那个号称西王母居住的地方,你不是常说《山海经》怎么样怎么样嘛,那里边应该有记载瑶池吧?”

    我这才明白胖子说的是瑶池,确实在《山海经》当中有记载。

    在传说当中,西王母的瑶池在昆仑山上,也有说瑶池有很多处,因为西王母以昆仑山为宫,所以那里的瑶池才最为出名,还有人说青海湖就是瑶池的。

    在历史传说当中,3000多年前,西周天子周穆王姬满,曾坐8匹日行3万里的骏马,由京城出发,千里迢迢,沿天山到瑶池来会见西域部落联盟首领西王母。

    当西周天子周穆王和他的卫队来到时,盛装以待的西王母站在瑶池边上,以最隆重的部落礼节迎接来自远方的尊贵客人。

    瑶池如镜,绿草如茵,人们“吹笙鼓簧,中心翱翔”。

    周穆王将随行带来的大量丝织品和圭、壁等珍贵礼物送给西王母,主人则捧出各色丰盛的西域名肴、特产奶酒和葡萄酒盛情款待。

    瑶池“神池浩淼,如天镜浮空”的奇异风光,使周穆王如痴如醉,乐而忘归。

    欢乐的日子总是特别短暂,周穆王不得要东归回国了,西王母举行了盛大的告别宴会。

    席上庄重健美的西王母离席起舞,用婉转如行云流水歌声唱道:“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周穆王郑重举酒,即席唱和:“予归东土,和洽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以三年为期相约后,西王母与周穆王依依不舍相别了。

    走前周穆王还亲手栽下一棵槐树,立了一块石碑,上刻“西王母之山”五个大字。可惜期满周穆王再没有能够来会西王母,只留下这两首千古传颂的佳句,给人无限瑕想。

    西域何处是瑶池?记叙周穆王和西王母相会的有关传说都没有明说,后人也各说纷纭。

    我诧异地看着胖子,问:“现在我们说的是药池,这和瑶池有毛关系啊?”

    胖子说:“其实所谓瑶池,也就是药池,只不过为了好听,才把药池变成了瑶池,这还不能说明这个药池有多么珍贵吗?换句话来说,这也就是一个瑶池啊!”

    听到胖子这样的解释,我肯定是完全不信,因为这扯的也太远了,扯这么远都容易扯到蛋,也不知道这个死胖子从哪里听来的,看样子现在他是主角了,小爷只能默默给他当个配角了。

    见我不相信,胖子就对韩雨露说:“姑奶奶,咱家小哥脑袋里边全是屎,胖爷跟他说不明白,您作为西王母手下最大附庸国的一国之主,而且还得到过西王母的赏赐,您应该知道瑶池是什么吧?”

    其实,在胖子说起瑶池和药池的时候,我已经发现韩雨露有很明显的不对劲,看样子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只是,我无法想象那种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瑶池仙境,居然就是这么一个放满草药的破温泉池子。

    韩雨露开口说:“虽然不知道瑶池是不是药池,但是我确实记得西王母陛下有个充满了神秘的池子,她有时会在里边住上好久,但绝对不许其他普通人进入,就连我也不行。”

    我问她:“照你的意思是说,西王母其实并不是指着一个人,而是一种称号,就像中原的皇帝一样,对吗?”

    韩雨露点了点头说:“是这样的,西王母历经了也有三代,只不过每一代的西王母的寿命都特别的长,几乎需要我们古国的三代国主侍奉。”

    “我知道这一定和瑶池有着密不可分的特殊关系,只是我无权,也不敢去探知这个想法的真假。”

    胖子说:“现在也不用探不探了,下去不就知道,这个药池不是瑶池了嘛!”

    说着,他就开始脱起了衣服,显然要下去泡一泡,虽然我很想拦他,可是看他的模样,这次肯定是不会听我的劝了。

    胖子根本不忌讳韩雨露在身边,也许正是因为后者在一旁,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脱的只剩下一条大裤衩,然后直接跳进了药池当中。

    在溅起水花之后,这家伙还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不雅的舒服声。

    “爽!”

    胖子往药池当中那么一坐,把水不停地往自己的身上泼,他对着我招手说:“小哥,你他娘的别看了,胖爷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看的,下来一起洗啊!”

    我看了看韩雨露,又看向了胖子,问他:“什么感觉?有没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胖子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说:“闹呢?要是真能成仙,那照你这么说这里的人就不会死了,个个都他娘的成仙了。”

    我笑着说:“没闹,快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胖子继续休闲的洗着说:“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好像就是有点浑身说不出的舒服,总之这里边肯定不是用来害人的就对了。”

    我看着被胖子搞得有些浑浊的药池里边,闻着那种略带刺鼻的味道,实在和他说的舒服联系不到一起。

    不过,我看胖子没事,而且我的体质有和常人又不同,所以自己就更不用担心有中毒之类的事情发生了。

    不管怎么说,洗个货真价实的温泉浴,那肯定是非常舒服的,看韩雨露的模样是不打算和两个臭男人一起洗了。

    这一路风尘仆仆的,洗洗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之所以开始不敢下去,那完全是因为药池边已经快被晾干的三具尸体的缘故。

    但我还是礼让了韩雨露,毕竟没有一个女孩子不爱干净的。

    可是韩雨露就是韩雨露,她对于此刻洗澡自然没有什么兴趣,虽说没有直接出言谢绝,但也是摇头表示她不需要。

    不管是人或者动物,看到温泉都有一种想要下去洗洗的冲动。

    我其实一早看到也有这样的想法,主要还是水面上的尸体影响了自己的心情,现在尸体已经上岸,而且胖子还说这温泉水是活水,那我自然要好好地洗一洗了。

    七手八脚地脱掉衣服下水,胖子非说要洗个鸳鸯浴。

    我们两个人的水性在南海已经锻炼的相当不错了,而且这里的水坐下也就到脖根,所以就开始打闹起来。

    韩雨露坐在池边看着我们两个,但她的眼神中更多好像是在思考问题,好像这种闲情逸致和她没有多大关系似的,看得出她依旧没有放松警惕,而且还时刻紧绷着神经。

    胖子就使坏,朝着韩雨露泼水,笑道:“姑奶奶,下来一起洗洗呗,这药池里边的药效早已经消耗的快没了,最多也就能起到个消除疲劳的功效,这还是因为温泉自身的缘故,和药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了。”

    韩雨露擦掉脸上的水渍,丝毫没有理会胖子,甚至连普通人生气的表情都没有,只是站起来走到了一旁,开始观察这个后室。

    可是这后室总共就这么大,一眼就能看的清楚,根本没有什么好看的。

    我给胖自己打了个眼色,轻声说:“你他娘的别招惹雨露,万一她不高兴再拔出九龙宝剑把你给阉了,我看看你以后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