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破碎之音
    我想后来之所以自己能坐在一个地方专心做一件事情非常久,那肯定和这一次有着很大的关系,说白了就是被折磨出来的。

    实在熬不住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时间段,我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那是被胖子踢醒的,我几乎是从噩梦中惊醒的,也记不得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总之醒来又是一场噩梦。

    胖子快速把我扶了起来,他的眼睛里边全是血丝,指着那个人影所在的位置说:“小哥,那家伙不见了。”

    瞬间,我的头皮一麻,朝着人影的地方看去,果然是真的不见了,我就问:“什么时候不见的?又是那种神出鬼没的?”

    胖子摇头说:“胖爷从醒来就再也没有睡过,所以这一次看到那人影站了起来,然后朝后一步步地退去,远了就看不见了。”

    我下意识感觉到事情要出现大的变故,就去看韩雨露。

    而韩雨露手里只是拿着九龙宝剑,整个人隐藏在黑暗当中,只有胖子手里的手电筒光芒,才可以隐约地看着她还存在于这个沙漏洞穴当中。

    我吞了吞口水问:“韩雨露,对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韩雨露什么都没有说,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我刚想走过去看看她现在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胖子却拦住我说:“小哥,你就别过去了,姑奶奶自己正在酝酿呢!”

    “你没看过电视吗?古代一些大侠比武之前,都会进行调息,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然后背水一战。”

    我皱起眉头说:“连韩雨露都这么慎重看待这个人影,我看我们两个还是躲的远一点吧,别等到时候打起来,我们两个被殃及池鱼了。”

    胖子挽起衣袖说:“这可不成,胖爷等一下要帮助姑奶奶一起打这个狗娘养的,倒是你小哥确实该站远一点,别到时候溅你一身的血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快得了吧,就你那几下子对方个三脚猫还行,遇到个身手稍微不错的,也就是个添加死亡人数的料,我看你还是跟我一起走到一边吧!”

    这时候,韩雨露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她看了看我们两个说:“等一下你们和我拉开距离,用枪找机会出手,我自己来正面和那家伙打。”

    “如果到时候看情况不对,你们也不用管我,马上从人影进来的地方钻出来,我随后就会跟上的。”

    韩雨露如此的嘱咐,说明她自己确实没有多少胜算,说不定还有可能处于下风。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是无条件地相信她,相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我和胖子就往一边退开,但是胖子看到我们两个人还肩并肩站着。

    我就微微皱起了眉头说:“你们这样抱团角度就会受到限制,站开一些。”

    胖子一边和我拉开距离,还一边抱怨着我说:“小哥你说你,胖爷看中了这个位置,你他娘的偏偏要往一起挤,现在被姑奶奶说了吧!”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能再说什么,毕竟现在还是和胖子扯淡的时候,而且韩雨露说的也没错。

    在我们两个站开的话,不但攻击的角度变得开了,而且到时候要逃命,也能从两个方向出发,这样也就多了百分之五十的几率。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等着,因为并不是毫无时间地等待,清脆的碎裂声从四面八方连续不断地响起。

    这样的情况下,反而搞得我的耳朵都不够使唤,根本无法准确地判断,到底都是哪个地方在不断地破碎着。

    我的头上都开始冒汗了,再去看胖子,他更是好像被水洗过了似的,心说这家伙的汗也太多了吧,就算是胖也不至于这样啊!

    再等到我定睛一看,果然他是在不断地把水往自己的脸上泼,不知道是为了清除汗渍,还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一直保持清醒。

    呼啦!

    忽然,一声特别响亮的破裂的声音,在整个洞中回荡起来,让我全身的毛孔都跟着缩了一下,可是并没有发现我们眼前有哪个地方会发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韩雨露提着剑就从这个洞穿到了另一个洞中。

    胖子也是一拍大腿骂道:“狗日的,咱们上当了,那家伙从那边进来了!”说完,他就跟着韩雨露的身影冲了过去,而我也急忙跟上。

    等到我们到了另一个洞中,因为在我们看到有门的洞,再加上出现了裂缝之后,就再也没怎么进来过,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个洞里也出现了如此密集的破碎面,而在一处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大窟窿来。

    之前那些白骨堆在门口,我想那些死去的人也肯定只是偶尔来这边看几眼,要不然他们也就不会死在那里。

    而且那些肯定没有遇到我们所遇到的变故,也不知道我们是幸运还是更加悲惨。

    当然,我希望是幸运的,自己虽说很多事情都不怎么顺利,但最后的结果都算是好的,但愿这次也能像以前一样就好了。

    我们三个人都把手电打开,一盏没有一盏亮,只能勉强看的清楚自己为中心的3米左右的地方,开始朝着四周乱照,但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胖子就抓耳挠腮起来,说道:“他娘的,这明显有人进来了,可是为什么屁大个地方就没有看到人影了,那墙是透明,不能人也是透明的吧!”

    碎裂声依旧接踵响彻在耳边,韩雨露忽然脸色一沉说:“我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要选择这个时间点进入了?”

    我忙问:“为什么?”

    胖子却一边警惕一边抢着说:“胖子更好奇这家伙为什么要进来,为什么不等我们彻底饿死在里边,到时候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然后来问候咱们的尸体。”

    我让胖子别插嘴,而我们三个人已经背靠背围成了一个三角,警惕着四周有可能出现的变故。

    韩雨露就说:“选择这个时间点进来,因为有这种碎裂的声音可以掩饰掉脚步声和呼吸声,那样即便我们的听觉再灵敏,也无法找出对方的行踪。”

    顿了顿,韩雨露继续说:“我想胖子说的可能是对的,这个人也许就是透明的。”

    我和胖子忍不住点头,因为在这里边发生什么都不会觉得奇怪,毕竟连无形的墙壁都存在的地方,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一切都会变得皆有可能。

    胖子说:“那现在咱们这样,也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如果这家伙突然袭击我们一样还是倒霉。”

    我想了想,不同意胖子的说法,就说:“我看不见得,如果他要攻击的话,不会给我们这么长时间扯淡。”

    “而且,拳打脚踢又不会死人,对方要是想要一击毙命的话,那么他可能要用利器拉攻击我们,那样我们就会马上发现他的存在。”

    胖子也不同意我的,他反口道:“既然能够设计出这种无形的墙壁,还用这种墙壁的材料制作一把利器,直接给我们来一下,我们一样会完蛋。”

    听到这话,我就有些后怕,往紧了攥了攥手里的枪,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里全是虚汗。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小命受到威胁,我想没有人会不恐惧,因为死亡本身就充满了恐惧。

    韩雨露说:“不要太过担心,他没有攻击我们,说明他也有忌惮,即便可以制造出无形的杀人工具,小的话一次性只能杀一个人,会被我们立刻发现,而大了又不好携带。”

    胖子说:“姑奶奶,你不是说这家伙的行动非常的快嘛,说不定他能在瞬间把我们三个人都干掉呢,这种可能不是没有的。”

    韩雨露说:“这点你放心,我觉得并非是他有多快,之前我以为他很快应该是错误的,可能是他利用了某种手段隐身了,所以我才会跟丢了。”

    被我们这么三言两语的一谈论,忽然发现好像并没有那么可怕,不管对方是不是打算对我们动手,但是我们自己的目标是离开这里。

    在轻声的商量过之后,三个开始朝着那人形的窟窿移动。

    韩雨露走在前面,我们两个看左右和身后,只有发现有稍微的不对劲,就会毫不犹豫地开上一枪。

    虽然并没有发现什么流血迹象,但是显然那家伙也不敢靠我们太近,否则怕来不及反应。

    我开始设身处地想这个问题,加入我是一个拥有隐身术的人,面对像我们三个这样的人,那自己会如何去做呢?

    假设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自己又会去攻击谁,又该如何攻击。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最可能受到攻击的并非是我和胖子,反倒是韩雨露,因为就算是瞎子在此刻也能感受到韩雨露身上强大的气场。

    只有韩雨露受了伤,或者直接死去,那么剩下我们两个就好办多了,稍加使点手段就能解决了我们两个。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从那些白骨死的情况来看,这里是完全能够把人困死的,显然是有人故意给了我们这个破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