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友情岁月
    我看得出韩雨露的神色与以往不一样,即便以前受了再重的伤,困在了再没有办法的地方,她都不会是这种表情,这让我非常的不舒服,甚至都联系到了死亡。

    吃了几口肉干,喝了一些水,我的精神慢慢地恢复过来。

    用胖子的话来说,那就是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想事情,而且他也不忘给我泼冷水,他已经找寻了一个小时的出口。

    之前韩雨露也找了一个小时,如果我愿意找,也找上一个小时再说。

    我自然要去寻找,因为自己没有亲身经历,光是听任何人说都没有自己来的直接,于是我用了三十分钟去观察周围的岩壁。

    在我每个地方都敲了一遍,发现不但是实心的,而且从岩石传来的声音表示,岩壁的厚度就是现在给我一辆坦克,也不是一炮能破开的。

    剩余的30分钟,我去仔仔细细地研究了门的地方,现在可和当时我们被困在那些建筑的外面不一样,那里还有回头路可以。

    而且就算不走也能猎杀动物充饥,现在可真的是弹尽粮绝的绝境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选择了放弃,因为就像胖子说的那样,确实这里是无懈可击,但是他坚信这么多人聚在门口。

    即便死也有死在这里,说明突破口就在门这里,他肯定了我在这里花半个小时是对的。

    韩雨露忽然说:“对和错只是相对的,如果是对的,那这些人也不会变成白骨,所以我们把这里是门的概念放弃,然后试着从其他地方找突破口才是正确的。”

    胖子忙点头说:“姑奶奶说的对,胖爷也是这么想的。”

    我看了看那堆白骨,说:“照你们这样说,这些人不会都是傻子,一心就想着死也要死在门口,他们肯定也有这样的想法,这是这个想法根本行不通,所以才会死在这里。”

    胖子愣了愣,转头对韩雨露说:“姑奶奶,你别说啊,这小哥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看来胖爷想的没错,这次可是咱们倒斗以来,遇到的最大的麻烦啊!”

    我们三个人原地坐下,看在不远处的那堆白骨,我都有一种想要坐进白骨堆里的变态想法,很多国家都会有一种酷刑。

    那就是把一个人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当中,虽然可以让你看到门,但是你就是出不去,关上个十天半个月别说让你说真话,就是让你指认你爹你就会立马答应。

    也幸好我们都有这种经历,所以勉强能做到别一般人强那么一些,但我知道这也是时间问题。

    这要是永远没有任何的变化,一直待在这里边,我估计变成神经病那是轻的,自己自杀的可能性会特别特别的大。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立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再度站了起来,开始进行第二次对这个地方进行仔细地观察。

    人家电影里边都能越狱,这点按理说难不倒我们,大不了用石工锤砸,砸个一个月,怎么也能砸出一线生机来。

    这个沙漏洞里边,那真是一贫如洗,监狱里边也比这里边要豪华几十倍,除了能看看流水,其他屁事也不能做,而且在我逃出石工锤砸了几下之后,几乎彻底失望了。

    原来,我们看到的岩壁根本无法真正触摸的到。

    在岩壁上也有着一层无形的墙,石工锤砸在上面只能看到火花四溅,根本连一粒沙子那么大的东西都砸不下来。

    胖子抱着自己的脑袋,骂道:“狗日的玛雅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设计出这样的无形墙壁来,胖爷问候你十八代祖宗……”

    他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看来在我醒来的那时候,他就是一直在这样。

    过了很久,久到我都忘记了时间的存在,韩雨露忽然才开口说道:“如果我们看到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是一种幻境,说不定就能解释眼前的情况。”

    我和胖子的精神一怔,因为这句话里边好像真的有点贴近真实情况的意思,可是一下子又说不出来。

    胖子就用沙哑的声音问:“姑奶奶,你仔细说说看,胖爷脑子笨,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站起来,韩雨露说:“如果我们的五感全部紊乱了,看到的并非是真实的,听到的也不是真实的,一切都是这个幻境制造出来的,让我们以为自己困在了这里。”

    “其实很有可能我们是在开阔的空地上,只是我们走不出自己内心的那个牢笼。”

    我觉得她说的可能就是这种无形墙壁的唯一解释,如果我们能够不去看,也不去听,更不去感受身边的一切,是不是这种无形就会消失了呢?

    胖子皱着眉头,满脸疑惑地说:“那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证明这个呢?或许直接说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呢?”

    韩雨露话锋一转说:“也许这就是一种可能性,我宁愿相信这是一种奇怪的自然现象。”

    “这是原住民利用了这种现象来束缚住其他人或者生物,最早可能用来困死攻击性强大的猎物,后来才有了这样的设计,目的是为了不让外人发现这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胖子看着我说:“小哥,胖爷记得你之前说过,外星人可能就是玛雅人,而我们地球人被抓走之后洗掉了记忆,还会送回到地面的某个地方的。”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有可能他们的政策变了,当然我们也不知道当时被清除记忆的人是发现了什么,有可能只是发现了很小的秘密,而这些白骨说明他们和我们一样,已经发现了核心的东西。”

    胖子走到那白骨堆,开始一顿的乱踢,骂道:“狗日的,胖爷不要变成白骨,胖爷要回家,胖爷要回去找老娘。”

    我拉住胖子,因为显然这家伙这次居然比我先出现了崩溃的情况。

    定了定神,我说:“你他娘的安生点,现在不是你想出去就能出去,冷静下来想脱身的办法才行,怎么活的一天还不如一天了呢?”

    胖子一把把我推倒,说:“你知道个屁,胖爷老娘最近的尸体越来越差,其实这次本来胖爷不应该出国的,但是为了你,胖爷还是来了,本来想着只是摸几件冥器,现在好了,小命就摸没了。”

    我想要继续劝胖子,但是被韩雨露拉住了胳膊,她摇了摇头说:“让他发泄吧,也许再过一个小时你也会像他这样,毕竟他比你在这里早醒了一个小时。”

    没办法,我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看着胖子一个人闹腾,一会儿又躺在白骨堆里边打滚,那真的就跟得了神经病一样。

    说实话我其实也开始忍不住地奔溃了,或许就像韩雨露说的那样,我醒的晚了一个小时。

    过了几分钟,胖子这才安静下来,居然蹲在白骨堆里边哭了起来。

    我还真的没见过胖子怎么哭过,但他确确实实是个大孝子,这一点我是绝对可以肯定的,或许他是真的担心他自己死了,没有人去照顾他的老娘吧!

    我看向韩雨露,问她:“你比胖子早醒了一个小时,那你为什么没有像他一样呢?按理说你,更应该……”

    韩雨露居然露出了微笑,她对我说:“其实我比你们提前醒了好几年,在这几年里边,我已经渐渐适应了,其实整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无形牢笼呢?”

    一听到这话,我居然也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自己经常也会想韩雨露在这个陌生世界里,她会不会有孤独的时刻。

    以前都是在换位思考,可现在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了,原来她远远要比想象中的还要孤单。

    “对不起!”我下意识地说道。

    韩雨露问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说:“是我从来没有如此接近你的想法来想问题,也许你说的对,你确实在这个无形的牢笼中生活了好几年,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连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都没有,整个世界对于你来说都是陌生的,就像是你陌生这个世界一样。”

    韩雨露说:“其实你就是我的朋友。”

    如此简单的话,没有加多少的漂亮的言语修饰,但听到我的心里却犹如一声惊雷。

    韩雨露居然说我是她的朋友,可我这个朋友又为她做过什么呢?甚至连一次掏心窝子的话都没有对她说话,更不要提如何帮助她,反倒是我有事情经常她会帮忙。

    人这一辈子确实会和很多的陌生人做朋友,数十年前可能你们生活在两条平行线上,但是偶然又一天交集了,但却没有好好的珍惜,让这一条线交汇成一个错误符号,然后再也不会遇到。

    而韩雨露更是一个可怜的人,她从上千年朝代醒来,到了现在这个时代,我算是和她交汇的极少数人当中的一个。

    可我却没有善待她,此刻她说出这样的话,我真是心里有愧,感觉太了不起她了。

    胖子擦掉泪水走了过来,说:“小哥,胖爷决定了,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寻找怎么出去的路上,绝对不会让狗日的看了笑话,胖爷是个爷们,对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