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困境之惑
    那种疼痛足以让人昏迷过去,我甚至都怀疑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听到声音了。

    在我悠悠转醒,我的脑子里边就是一团浆糊,有很长一段时无法进行思考。

    因为疼痛和黑暗让我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一阵阵“嗡嗡”的声音,继续在脑海中盘旋着。

    “我要聋了吗?”在我自己问自己的时候,意识才开始慢慢地清晰起来。

    首先就是感觉剧烈的疼痛,先是从双耳传播到脑子里,再从脑子里边袭遍全身,仿佛醒来的这一刻就是为了死去。

    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种疼痛上,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整个人才慢慢地有些许的好转,也许可能是自己适应了这种疼痛,接着我的五感才开始复苏起来。

    我把经历过的事情在脑子里边过了一遍,从我们在亚马孙一个不知名的山谷当中炸开了入口,经历了漫长的隧道。

    然后进入了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地方,遇到了各种奇形怪状的野兽。

    最后韩雨露发现了一个人影,我们随着脚印找到了可能有人居住的建筑地,犹豫发现了无形墓墙无法进入,然后坐在一起商量对策。

    再就是听到了那种奇怪的声音,耳朵剧烈的疼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

    想到了这里,我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我昏迷在了那里,怎么可能没有野兽把我叼走,反而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难道是说之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我微微地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存在,这说明自己并没有死,也不知道是怎么获救的,或者更加无法判断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只听到有人在骂骂咧咧,而且还在打我的脸。

    随着身体上的疼痛减轻,我开始注意到有只手在拍打我的脸颊,而且力气还他娘的不小,打的我生疼。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没有张开眼睛,怪不得是一片黑暗。

    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骂声嘎然消失,就感觉拍打我脸的手不再打了,接着就是胖子的声音响起:“狗日的小哥,胖爷这次真的以为你他娘的挂了呢!”

    这时,我看到了胖子那张有些苍白的肥脸,耳朵还有没有擦干净的血迹。

    同时我也看到韩雨露,她正一脸平静地看着我,只是一手拿着手电,另一手提着九龙宝剑,仿佛在戒备着上面。

    我坐了起来,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就问胖子:“这是什么地方?”

    胖子笑呵呵地说:“胖爷也刚来一会儿,还不怎么清楚,你等胖爷再熟悉熟悉,然后说给你听。”

    我问他:“你的脑袋不疼吗?”

    胖子点头说:“怎么可能不疼,不过这一会儿没有刚醒来那一会儿疼了。”

    顿了顿,他反过来问我:“小哥,你真的没事吧?”

    我实在没有什么力气再跟他说话,只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已经可以了,其实那真的谁疼谁知道,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那种声音又是什么!

    胖子说:“没事就好,要不然就剩下我和姑奶奶两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种时候最需要像小哥你这样的人才了。”

    我又不由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又是什么地方?”

    胖子无奈地往墙壁上一靠,说:“胖爷是真的不知道,醒来也就在这里边了,只不过胖爷醒来之后,你又过了快一个小时才行来,姑奶奶醒来的比胖爷早,你问问她吧!”

    我想看韩雨露,韩雨露淡淡地说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然后一个小时后胖子醒了,又过了一个小时你醒了。”

    我愣了愣,问道:“然后呢?”

    韩雨露迟疑了片刻,才说:“然后我发现,我们被困住了,这里只有一道门,但我们不可能从那道门走出去。”

    我还是无法理解韩雨露这句话的意思,既然有门为什么不能走出去,难道是因为那门是合金制成的?

    可我们有炸药啊,因为在韩雨露说话的时候,我检查过自己的背包,里边一件东西都没有少。

    “等等!”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他们两个:“詹姆斯和艾维克呢?他们是不是还昏迷着?”

    胖子无奈地笑了笑说:“这个只有天知道了,他们压根就没有和我们关在一起。”

    我就好像十万个为什么似的准备再问,但是不但地韩雨露已经不再搭理我,就连胖子也少有的嫌我啰嗦,他让我自己要是行动方便的话就看看,说的再多也不如亲眼所见。

    我纳闷地看着胖子和韩雨露,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了,五个人现在少了两个不说,而且还有门出不去。

    胖子用的“关”这个字眼非常的明显,那是有智商的行为,他又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想到这里,我就决定站起来看看,但是刚扶着墙要站起来,立马腿就是一软。

    胖子连忙搀扶住我,还半开玩笑地说:“小哥,喝醉了吧?是不是墙也扶不住了?”

    我没有心思再理会胖子的话,反而是借助他手里的手电观察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不到一百平米的空间,四周都是深黑色岩壁。

    在墙上居然还有那么几处流淌着水,但是地面非常的干燥,连一滴水都没有。

    示意胖子扶我过去看个清楚,走到其中的一处水源的地方,发现那水根本就不是从墙上留下来的,更像是忽然间出现了一股水。

    只不过,这和墙体剧烈太近,要不然走到跟前,压根就不会发现这种奇怪的现象。

    水流在了一个雕刻成人性的石头人的头顶上,而石头人的头顶是个烟灰缸那么大的盆子,看的有些像是灯奴一类的。

    只不过里边却是一小盆很浅的水,流水入盆掀起涟漪,却一滴都不流到外面。

    再往前走,那就是这个洞的脖颈,只有一个人勉强通过的空间,到了另一边又是一个和刚才差不多大小的空间。

    两个空间连着就像是一个沙漏一般,而在这边看到了一扇不起眼的单扇门。

    这门两米高,一米五宽,上面只有很少的花纹雕刻,但却给人简单大气的感觉,仿佛只有推开这扇门,就会看到自己内心想要的任何东西。

    我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胖子,意思是问他为什么不推开呢?

    胖子叹了口气说:“小哥,你上去试试就知道了。”

    我一头雾水,在胖子搀扶着我朝前走,但是还没有走到伸手可以推开门的时候,胖子便停了下来,显然他知道一些我现在还不知道,因为他单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就那样我伸出了手,在我还没有碰到门,却已经无法再把手往前伸一毫米,立马明白韩雨露的话和胖子的行为。

    因为在距离门50公分的地方,有着一堵无形的墙壁,迫使我无法继续往前一丁点。

    我吃惊地看向胖子,胖子耸了耸肩说:“刚才胖爷也不相信,后来亲眼见过了,也亲手摸过了才知道,什么叫有门出不去啊!”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我差异地再度问胖子,因为在门口的一旁,我赫然发现一堆白骨,那不是一两个人能堆出来的,至少也要十几个人,再看发现还有已经腐烂成渣的,估计数量远远比看到的越多。

    胖子说:“胖爷想呢,这里可能是个监狱。”

    说完,他好像怕我不相信,然后快速补充道:“一个玛雅人关抓到犯人的监狱,你也看到那些老兄们的下场了吧!”

    我一下子心就凉了半截,既然死了这么多人,那根本就多死我们三个,说不好科特勒他们已经死了,或者是被用来做实验了,不是常用外星人用地球人做实验的传闻嘛!

    胖子见我发呆,问我在想什么,我把自己想的跟他一说,胖子居然点头说:“胖爷看也就是这样,要不然也不可能把我们和科特勒他们分开,说不好就是因为我们三个是黄种人,他们两个是白种人呢!”

    我有些心急地问胖子:“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胖子一脸的沮丧,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连忙抓住胖子的手,用他手里的手电观察四周的情况,包括头顶也没有放过。

    胖子也没有阻止我的行为,只是嘴上说:“姑奶奶说她在咱们两个没醒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一遍了,胖爷醒来自己也检查了一遍,根本没有可能逃出去。”

    吞了吞口水,我指着墙体上流的水流说:“这里有水,我们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胖子说:“不是胖爷给你泄气,我们背包的食物也就是剩余的猪鹿怪的肉干,而且也没有多少了,吃完这些,你觉得一直靠喝水能活多久呢?”

    我怔住了,确实胖子说的话有道理,但是我旋即就想到了说:“只要我们能进来,那肯定就能出去,只是现在我们并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只要以这个为突破口,那么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韩雨露在我身后幽幽地说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我们确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有门肯定就从这里,要不然在这里开个门也没有意义,现在是不知道怎么穿过这无形墙体,然后进入这里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