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新世界
    我不否认胖子说的话,但是既然敢这么设计,那肯定就有设计的道理,也许能从这么三方面考虑。

    第一,可能是机关,如此脆的门,有可能一推就会碎,那样机关也就直接回被触动,将闯入者杀死。

    第二,可能是宗教信仰,各国都有用骨头祭祀的活动,甚至不少用活人的,其目的也是为了震慑闯入者。

    第三,可能就是简单的门,只不过玛雅人就有这样的习俗,就和中国古代南方蛮族一样,同样也是让闯入者认为所住的人非常的恐怖,从而吓退。

    总而言之,从这三方面考虑,都是为了让闯入者离开。

    门的发明,本来就是为了保护私人财产,从古到今一直都有各种门的出现,所以这并不算奇怪,只是要特别小心才对。

    胖子的做法非常简单,直接找了一块大石头去砸,一砸立马出现了一个窟窿,与此同时一道久违的光亮从这个窟窿中射出,一下子我们的手电光便微不足道了。

    我们都眯起了眼睛,太长时间没有见到自然光源了,在适应了之后,我们五个鱼贯而入。

    顿时,我看到了一个非常空旷的地方,漫天都是那种烈日般的光晕,让人不敢抬头长时间去直视,那样可能会对眼睛有伤害。

    此刻,我们处于的地方好像是一座山的山顶,可以眺望到下面郁郁葱葱的树木。

    那些树木都非常的怪异,一些高大的直冲天际,其叶子比一口正常比例大小的棺材板都大,看的有一种想死置身于特别的热带雨林当中。

    这里没有太阳,而头顶那么亮是因为一种红色的液体,还能看到那种液体在流动,如果我看的没错,那就是岩浆,炙热无比的岩浆。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不流下来,非要解释的话,我感觉好像有一层无形的屏障保护着这里。

    而且,时不时还从密林中传来野兽的吼叫声,那种吼声非常的空旷嘹亮,但从声音的传播中可以判断出距离我们非常的遥远。

    五个人看到此情此景,完全陷入了呆滞的状态,虽然之前已经想到过,但是真正出现在眼前,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这是真的。

    这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遗失的世界,而且从视觉来看,要比地球表面世界还要广袤。

    天圆地方!

    一时间,我的脑子里边跳出了这么四个字,因为这里的地面非常的规整,完全可以说是有棱有角。

    在我们头顶则像是一个圆形瓜皮帽似的扣着,原来这并不仅仅是古人的愚昧认知,真的有这样的地方。

    也许,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带入地表的思想,所以才留下了天圆地方的说法,在一刻世界观不颠覆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五个人看了很久很久,内心极度的诧异和吃惊,直到被一声愤怒的吼叫声惊醒,同时也看到了一条不可能存在生物,那是一条龙,一条货真价实的龙,和蟠龙的一样完全相同。

    这条龙有一口自家用的水井那么粗,却像蛇一样盘踞在一棵非常高大的树木上,它有明显的龙的“九似”。

    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

    这条龙的吼叫声,带着强烈的敌意,它用那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让我感受到了传说中的龙威。

    我甚至都怀疑它会随时腾飞起来,飞到我们这边的山上来,把我们全部吞入腹中。

    但是,这条龙却在树上一个游走,消失进了茂密的树冠当中,仿佛刚才只是我们眼花,不过颤抖的树冠告诉我们,那确实有东西存在过,也许真是一条龙。

    胖子吞了这口水,问我:“小哥,你刚才看到了吗?”

    我点头说:“小爷又没瞎,大家应该都看到了。”

    科特勒问我:“张先生,那和你们的华夏神龙很像对吧?”

    胖子抢着说:“那怎么能说很像呢,那就是一条神龙,现在胖爷开始飘了,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在做梦似的,比喝了两瓶白酒都飘的厉害。”

    艾维克说:“这是一个特别特别重大的发现,我们这个发现可以载入史册了,只要我们带着国家的大型探险队来,那我们就是当之无愧的功臣了。”

    胖子说:“这是属于世界,不仅仅是你们一个国家的,也有我们中国人的份儿。”

    科特勒笑道:“这里是在亚马孙,没有我们国家的许可,你们是不能进入的,这点你要记住。”

    胖子冷笑道:“别得意,胖爷看这里这么大,说不定就有直接通往中国境内的出口,只要胖爷找到了,那你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睡不想成为国家的功臣,愿意成为罪人呢?”

    我说:“现在争论这些没用,千百年来人类一直没有发现这个秘密肯定是有原因的,我看不会像看起来这么简单的,不过现在是不是应该找点吃的填饱肚子再说呢?”

    这话一说,大家的肚子又叫了起来,但是浑身仿佛充满了力量,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我们一行人顺着崎岖的山道往下走,我时不时观察一下上方,生怕岩浆会流下来,同时也想到这个地方可能不会有晚上。

    我从来没有觉得天空距离自己如此的近,好像站上最高峰跳一跳就能摸到天。

    这种事情放在外界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即便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说不出是美妙还是惊悚。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胖子首先发现了一棵树上结满了拳头大小的通红果实,有些像是苹果,但是没有苹果把子。

    这就好像这果实是直接从树干上长出来的一样,在外界还从未看过这样果实。

    我们跑到了树下,胖子就在树干上踢了两脚,立马就有熟透的果实从树上落下,一落地上就好像西红柿从高空坠落下来,直接摔成稀巴烂,几乎成了一坨红色的烂泥。

    胖子伸出手指蘸了一下,正要往嘴里塞的时候,他就犹豫了,把指头伸到我面前说:“小哥,你尝尝是什么味道的,顺便看看有没有毒。”

    我白了他一眼,说:“就是让小爷帮你看有没有毒,还说什么顺便,你这个死胖子。”

    说完,我就尝了尝,发现有一股浓香的味道,还非常的甜,有些类似熟透了的大草莓味,但又有那么一点儿不同,然后我自己又去蘸着吃了起来,真的非常的香甜。

    胖子看我吃的起劲,急的他问我:“狗日的小哥,这到底怎么样?要是没毒胖爷可就不客气了!”

    我说:“应该没有,小爷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而且这种果实非常的好吃,看来我们能饱餐一顿了。”

    听到我这么一说,胖子就想要爬上去摘果实,但是树干非常的光滑,好像是松树一样,下面又没有树杈可以攀爬,他几次都是刚爬上去,又滑了下来,急的他满头大汗。

    科特勒提醒他:“你可以的背包里边应该有钩子,把绳子拴在钩子上丢上去,踩着树干不就能走上去了吗!”

    胖子哪里带着钩子,因为他知道我习惯性爹带着钩子,以往每次用到钩子的时候,一般都跟我借,所以此刻他就笑嘿嘿朝着我伸出肥胖的手来。

    我无奈只好从背包拿出钩子给他,可东西刚到胖子手的时候,韩雨露忽然朝着山上后退了十几步,然后快速朝着这棵树跑了过来。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她如履平地的一路跑上了树冠,虽然借助了向下的缓冲力道,但这也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一时间,我们四个人不由自主地给韩雨露鼓起了掌,接下来韩雨露在树上给我们摘果实吃,胖子还给这种红彤彤的果实请了个自认为好听的名字,叫红浆果。

    我们每个人都用衣服兜着不少的红浆果,就坐在树上大吃了起来,那种香甜诱人的味道,估计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水果了。

    这真的是世事无常,任何事情都不会按照计划的来,也正是有了这么多的变故,才会有多姿多彩的人生。

    科特勒看着怀里的红浆果,又在一旁无声地流泪,我知道他肯定是想起他的妻子海莉了。

    海莉是个植物学家,如果她现在还活着,也看到了这种奇特的植物,她必然会特别特别高兴的。

    胖子一边吃一边说:“小哥,这红浆果吃多少也不顶饿,刚才那条龙不错,有没有兴趣吃点龙肉啊?”

    我差点就把嘴里的红浆果喷到他的脸上,说:“我靠,你他娘的想什么呢?那可是一条龙啊!光看个头也不是那么好吃的,反倒是它来吃我们还靠点谱。”

    科特勒擦掉眼泪,哽咽着说:“确实也不能吃太多,毕竟这里的环境和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同,生长的植物也有差别,吃多了说不定会拉肚子,这里缺医少药的,一个拉肚子可能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

    胖子连忙附和道:“对对对,就是嘛,吃肉才是硬道理,吃那条龙当然是开玩笑,但是你想龙肯定要吃别的东西吧,那长相也不像是素食主义者,它总不能靠吃同类活吧,总的来说肯定会有肉吃的。”

    我问韩雨露:“雨露,你觉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