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以命相赌
    科特勒那些人还处于商量当中,胖子不断地催促,虽说我很快就开始麻木了,已经对胖子的声音有了免疫力。

    但是,韩雨露的不作为也是她一如既往的性格,我倒是想看看科特勒他们会怎么做。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科特勒走了过来,他对我说:“张先生,你们三个人商量好了吗?是走还是留?”

    我苦笑道:“其实我也拿不定主意,毕竟走了这么久,这是我见到过最深的陵墓,能够挖掘出这样陵墓的人,一定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可能下终点有着一些无法想象的好处。”

    “照你的意思就是要留下了?”科特勒看着我问道。

    胖子连忙说:“不留,打死也不留,明眼人看得出留下不是饿死就是渴死,大不了回去以后多带一次食物和水再来,继续下去不明智。”

    我对科特勒说:“科特勒先生,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科特勒犹豫了一下说:“我们的意见不一致,有的人想要留下,有的人想要回去,这种事情也不能强求,完全都是尊重个人意愿,不过我是要留下的。”

    胖子着急地说道:“我靠,这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这是为什么呀?”

    科特勒说:“海莉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我也不想再活下去,即便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边,毕竟我已经了无牵挂了。”

    胖子摸着胡茬说:“胖爷说句不好听的,你这样做等同于找死,不过你也说自己不想活了,那么现在这样做也情有可原,可是胖爷风华正茂,正是享受人生的时候,胖爷肯定要走。”

    我问科特勒:“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艾维克走了过来说:“还有我,我是队伍的队医,不管队伍走到哪里,还剩下几个人,我会一直跟着队伍走下去。”

    胖子可能是怕我要留下,就讽刺艾维克说:“队医先生,人家科特勒先生是事出有因,你跟着凑什么热闹,还是跟我们快走吧,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留下的话真会死在这里边的。”

    艾维克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一辈子孤家寡人习惯了,早晚也会有这么一天的,死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怕死是因为还有活下去的理由。”

    我问:“詹姆斯和艾薇儿他们呢?”

    科特勒说:“他们要回去的,毕竟这些孩子还年轻,有着大把的好时光等着他们去享受,即便他们想要留下我也不让,而且他们自己是想要离开的。”

    我“哦”了一声,看着现在的情况,只有我们这些人一走,也就剩下科特勒和艾维克两个人了,不管他们是知道什么,还是真抱着必死的决心,最后能活下来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一。

    胖子一听立马乐了,说:“小哥,听到了吧,人家两个人要孤军深入,咱们没必要凑这个热闹,这可是拿生命在开玩笑,胖爷开了快三十年的玩笑了,这个玩笑可从来都不敢开。”

    这时候,詹姆斯和艾薇儿他们也走了过来,看着他们已经把不必要的东西丢弃,背包里几乎只是剩下一些简单工具,看样子是真的打算离开了。

    胖子找了个角落,把他背包里边的东西掏了出来,将这次摸到的没几件冥器装点好之后,笑呵呵地对我说:“小哥,虽然这次收获不大,但肯定请你去拉斯维加斯再玩几晚上没问题,走吧!”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看着科特勒和艾维克也起了他们各自沉甸甸的背包,又朝着这条无休无止的路途走去,心里还有一阵悲鸣响起。

    这或许也是盗墓贼的一种宿命,如果把科特勒的事情放在自己的身上,我想自己也会这样吧!

    此时此刻,我忽然有了一种珍惜这个教授的情绪,但现实告诉我,我们必须尽快离开,不能等到饿的连路走不动再想怎么回去,那不是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无限憧憬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正在我要被装备倒出来的时候,胖子忽然叫道:“姑奶奶,您这是要干什么啊?”

    我转身一看,原来韩雨露也背起了背包,但是她并没有把里边任何一件东西都放弃,而且所走的方向也和科特勒一样,这让我表示非常的不解,连忙去问胖子怎么回事。

    胖子耸了耸肩说:“姑奶奶刚刚说了,她也不肯回去,要和这两个老顽固一起走下去。”

    他哭丧个脸问我:“小哥,你说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韩雨露已经要跟随着科特勒两人的背影而行,我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她只是用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说:“你和他们回去吧,我要继续深入。”

    我摇头说:“明知道走下去可能死,而返回一定能活,你又为什么这样做呢?”

    韩雨露挣脱了我的胳膊,说:“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即便消失了也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影响,或许这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我有些反应不及韩雨露这句话的意思,如果说对于科特勒是因为我在某个地方可能和他很相似。

    那对韩雨露来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当做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这一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韩雨露说她的存在一开始就是错的,也许是在说她不该不遵循人会生老病死,不该吃了那种让她不确实什么时间醒来的丹药,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幻觉,还就是真的。

    我犹豫了一下,问韩雨露:“能不去吗?不管你是不是对这个世界有影响,但对我肯定会有影响,而且影响非常大。”

    胖子也符合地劝道:“恩恩,胖爷也是这么觉得,姑奶奶咱们三个人可是铁三角,小哥的头脑,胖爷的体力,姑奶奶您的身手,那是缺一不可的。”

    我也想不到什么华丽的话语也劝说,但自己知道自己是发自内心不想让韩雨露继续冒险,这一次真有可能是九死一生,所以就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她,希望她能明白我的苦衷。

    韩雨露没有再理会我们两个,她毅然决然地往前走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看着韩雨露的离去的背影,我不知道为什么眼圈开始发烫,肯定是没有哭,但就是心里变扭的难受。

    胖子推了推我说:“小哥,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因为我的心非常乱,本来自己还有一些举棋不定,现在看着韩雨露下去更加有些难决定了。

    我们这类人盗墓本身就是为了更好的活着,如果知道会有那么高的风险,那就不再是盗墓了,而是玩命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这次就怪咱们自己人太少,要是霍子枫他们都在,说不定还能想出个万全之策,现在就剩下胖爷一个人拿主意,小哥你就跟个摆设似的。”

    詹姆斯问我们两个:“你们两个走还是留下?要走大家就一起离开,要是不走的话,那我们就走了。”

    胖子说:“想走快走,我们哥俩一会儿再说,反正一顿两顿吃不到东西也饿不死,爷们不差乎这一会儿时间。”

    詹姆斯笑了一下,不知道他在笑我们无知,还是他无可奈何,然后一招手艾薇儿等人就跟着他姗姗离去。

    一时间,在这一段墓道当中,只剩下了我和胖子两个人了。

    迟疑了几秒钟,胖子说:“小哥,现在该下去的下去了,该回去的回去了,咱们两个也不能一直站在这里发呆,现在的情况可没给咱们多少时间,回去的路不用担心什么机关,快的话也需要至少一天啊!”

    我看着韩雨露消失的方向无法释怀,就这样走了好像有些不人道,自己这个人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可是,那继续前行的三个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我却没有这样的想法,这才是自己最为矛盾的地方。

    想起以前的过往,虽然这几年常和盗墓贼打交道,在一般人眼中也是穷凶极恶的一类人,但这盗墓贼里边也有好人,韩雨露至少也能算是我的朋友,她还不止一次地救过我的命,自己难道真的要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吗?

    胖子已经把烟掏了出来,捏成一团的烟盒丢在了一旁,这是最后一支烟了,他蹲在地上一脸的无奈。

    或许胖子也知道我的想法,而他也不愿意这样离开,只不过我表现的比他明显,所以他才会反过来劝我。

    “胖子!”我叫了他一声。

    胖子忙站了起来说:“怎么了小哥我?想通了是不是?”

    我微微摇头问他:“如果继续要前进的人不是韩雨露而我,你会怎么办?”

    胖子愣了愣,说:“小哥,胖爷知道你要说什么,其实姑奶奶对咱俩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对你格外的好,她虽然话不多,但是做起事情从来都不含糊,所以胖爷一直都挺佩服她的,只不过现在的情况……唉,胖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说:“既然你也有这种想法,那我们就不能原路返回了,小爷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再怎么说韩雨露还是个女人,一个女人都不怕咱们怕什么,你他娘的也不常说倒斗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吗?赌一次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