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地球空心论
    在所有人也休息好了,当我们再次出发之前,队医艾维克给伤员们重新换了药,显然他们的药物要比我们以前携带的疗效好的多。

    那些伤员的伤口已经有了明显的愈合迹象,这还是在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要是在外界估计好的会更快。

    这一次,由韩雨露带头探路,我担心她的伤势,而韩雨露这个人又不擅于表达,所以就跟在她的身后。

    胖子和我并肩而行,毕竟韩雨露的身手已经折服了在场的所有人,要不然詹姆斯和巴根他们也不会让她来带队前进。

    走过了那浮雕处,顺着墓道深入,墓道不再像以前那样一直走下去,前后转了好几个弯。

    胖子在他定了墓规格之后,一直非常坚信自己定的没错,所以他不断在我耳边嘀咕着什么,好像在记路似的。

    我就笑道:“死胖子,知道墓规格就行了,等到需要分辨方向的时候再考虑,现在记这些有个屁用啊?”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小哥,这你就不懂了,要是一般的古墓,胖爷肯定不会这么细致,这里又不是咱们中国,而且地方太他娘的大了,万一要是遇到个什么危险处境需要往出去逃命,那胖爷不就能够给咱们增加一些生存几率嘛!”

    我叹了口气说:“这里又不是迷宫,反正就是一条路走到黑,你这真的脱裤子放屁,看来你他娘的是被吓坏了。”

    胖子说:“得得得,胖爷也懒得跟你说那么多,反正这事也不妨碍你什么事,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白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了幻境里边发生的事情,就说:“你他娘的比盗神那老东西都谨慎。”

    胖子不屑一顾道:“胖爷可比那老东西强多了,你丫的就闭嘴吧啊!”

    在前行的路上,科特勒跟我说了一个理论,可能他是想用这些东西麻木自己,不停地思考不停地诉说。

    这样就能占时性地脱离思念海莉的痛苦,也就是现在没有酒,否则我相信他会选择大醉一场。

    关于科特勒说的这个理论,我也特别在意,他说的是地球空心论,地球物理学家一般都认为。

    假如地球内部是实体,那重量将不止于六兆吨(一兆等于一万亿),由此引发了地球空心理论。

    在美国的一个少将中的日记中曾经这样写过:我曾率领一支探险队,从北极进入地球内部,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看到了长满绿树的山谷,山谷中还有小溪流过。

    这里是北极应该是冰雪的世界!

    我还发现了一个庞大的飞碟基地和地面上已绝种的动植物,飞碟基地里还居住着拥有高科技的“超人”。

    这些神秘人告诉我,这个地下世界名为“阿里亚尼”。

    因为在二战期间曾经有超大杀伤力的武器在某两座小岛上爆炸,那些神秘人意识到外部世界的人们所掌握的这种武器极有可能毁灭整个世界,便派出飞行器与地上超级大国进行交涉,但未得到积极的回应,一些飞行器还受到了战斗机的攻击。

    那些神秘人预言,如果人类使用核武,地上世界很可能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届时人类将再次进入黑暗时代。

    但是我一直记得一句话:“那块土地在北极,那个基地是一个巨大的谜。”

    科特勒还告诉我,空心地球理论出现至今已有三、四百年。

    尽管现代科学已经证明地球是一个圆形的实体,空心地球理论并非是违反科学、荒诞不经的妄言臆断,其实它恰恰源于十分严肃的科学研究。

    第一个提出“空心地球”设想的,正是大名鼎鼎的、发现了哈雷彗星的英国天文学家,整个人叫埃得蒙,哈雷。

    哈雷创立“空心地球说”以后,这一领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推测、论证,其中主要的有三种:

    第一种说法认为:南北两极都有巨大而隐蔽的洞穴,通过这些洞穴可以进入另一个文明世界,那里面有太阳和另类的人。

    第二种说法(也叫“翻转地球说”)认为:地球人类其实生活于地球的内圆表面。

    人类之所以能稳稳地立于地面,是因为地球自转的离心力,而非万有引力。

    太阳位于空心地球的中心,一半明亮一半黑暗,由此产生白天、黑夜、星星则是悬在空中的大冰块。

    第三种说法叫做“空心翻转说”。

    据说,希特勒以及他的一些高级顾问就相信这一理论,希特勒甚至据此派出一支特遣舰队到波罗的海地区,用超距照相机,对着天空仰拍英国舰队的照片。

    听完这些,我开始幻想起来,在南北极各有那么一条可以进入地心内部世界的道路,里边的景象就像那个少将所描述的那样,同时也存在着某些超级先进的基地。

    这就像是科幻小说写得那样,里边居住着一群很少与地表上生活的人,有可能他们长相回合人类稍许不同,就像科幻片当中的外星人一样。

    胖子就笑着说:“别他娘的扯淡了,要是有早就跳出了促进贸易了,还怎么能一直龟缩在里边不出来呢?”

    科特勒说:“从那位少将的日记看得出,里边的神秘人知道现代超级武器的危险,而且还有飞碟,说明他们以前可能也在地球表面生活过,也发动过大规模的战争,可能也就是因为这场战争,导致地球表面无法继续生活,所以才会进去地心内部去。”

    我就皱起眉头说:“科特勒先生,我觉得人类最早可能是从地心出来的,这点您怎么看?”

    科特勒苦笑说:“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既然能从里边走出来,也就会再回到里边。”

    他顿了顿继续说:“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你们亚洲环境恶劣到无法居住,恰巧我们美洲又没有人,坏境状况良好,你们亚洲人会不会到美洲居住呢?反之又是这样。”

    我微微点着头,已经明白了科特勒的意思,他说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地心中环境由于各种情况遭到破坏,无法再适合“地心人”居住,地心人到了地面,地心里边开始自然的缓慢恢复。

    若干年之后,地球表面的坏境又遭受到了破坏,有一些得到祖先口述或者笔记的地心人回到地心去看,发现地心里边的环境又恢复了,那么就有一部分人会回去,同时也带回去了不断发展的先进文明。

    如此一来,古玛雅人拥有超现代的科技,又突然间消失就有一个未被证实的说法了,可能他们传承着地心人的记忆。

    这些人在地表不经意做出了太多现在无法解释的东西,然后又因为战争、环境变化、天外陨石等原因回去了。

    我看着七拐八拐的墓道,一直都在朝下而行,除了我们进来时候看的墓室之外,再有没有看到任何的墓室。

    那我们走下去就不是我以前所想的地狱,也不是充满岩浆的地心,而可能是另一个世界。

    盗墓贼的神经要比普通人的经得起绷,要不然我们接下来走了两天时间,怎么也没有想过回头。

    那真是一直在赶路,仿佛不断靠近着什么,又像是远离着什么,有一点可以确定,我们越走越心惊,食物和饮用水终于在第三天早上告罄了。

    我们从睡梦中醒来之后,每个人咽了几口唾沫,看了看狼狈的彼此,连苦笑的表情都表现不出来,但是内心中确实非常的无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胖子就悄声跟我商量:“小哥,现在咱们什么都没有了,再走下去就是死路一条,犯不着盗墓把小命搭上,胖爷看就回去吧,到了外面的雨林咱们肯定饿不死,这里真是太大了。”

    我也是心烦意乱,好像肚子里边住着一只猫似的,开始不断地用爪子挠着我的心脏。

    那种奔溃的感觉真是从未有过,就这样回去有些不甘心,可是不甘心会发生像胖子说的事情,真有可能丢了自己的小命。

    胖子见我不说话,就去问韩雨露:“姑奶奶,您是什么意见?”

    韩雨露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有些呆呆地盯着继续向下的墓道发愣,好像压根没有听到胖子说话一样。

    看到这样的情景,胖子说:“得,问了也是白问,我还是和小哥两个人商量吧,您那就跟着我们就行,要这是投票的话,姑奶奶就算做保持中立。”

    我看了看科特勒和巴根两伙人,他们显然也在商量着,胖子在我耳边一直絮絮叨叨讲个不停。

    其实有谁会不怕死呢?

    只不过,可能我们再走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了终点,如果现在放弃,那可不仅仅是半途而废那么简单了。

    过了一会儿,巴根走过来对我说:“张文,我们商量一下,不打算再走了,关于之前咱们之间的矛盾就一笔勾销了。”说完,他居然真就带着他的人朝着原路返回了。

    看着巴根等汗卫军离开的背影,渐渐手电光也消失在了转弯的地方,我真有一种冲动追上去。

    因为没有人会想死,即便是百岁老人也是一样,活着才能再多看看,死了一切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