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事非偶然
    美国哈佛大学学者艾克霍姆曾提出:“美洲文明可能起源于青铜时代的商朝,因为太平洋两岸同时期拥有类似的艺术风格和宗教意识。”

    根据历史记载,殷纣王儿子武庚禄父在国家灭亡后带领族人北奔,很可能渡过白令海峡,到达过中美洲,会不会是为了占领领地,所以留下了一支小部队呢?

    用科特勒的话来说:“也许终其人类一生也搞不懂来龙去脉,但是无疑两者的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为我们提供了无限的遐想。”

    我对于玛雅人可能是中国人的老祖先一部分人表示惊讶,可是胖子就不耐烦地催促我们别说这些没用的东西,他说棺材摸的差不多了,问接下来我们该往哪里走?

    我并没有理会胖子,他只对冥器感兴趣,而我早已经失去了兴趣,本来在这几次倒斗都是迫不得已。

    但是,在这里我又好像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谜团,而我已经开始一点点靠近这个谜团的中心地带了。

    这好比看悬疑故事一般,喜欢的读者总要问个为什么或者接下来会怎么样,而我一直就有这么个毛病,所以这次才会这么主动让胖子开棺,因为有更吸引我的东西出现了。

    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那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耀,我已经意识到人类不但对未知的东西恐惧,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

    说不定如果我知道了一些大体的隐藏历史,就可能发现更多的遗失文明,更说不定其中就有在盲天官他们那一辈人身上发生的事情……

    总之我非常想要知道一个为什么,因为在此时此刻我终于找到了一些联系起来的线索。

    不管是夏朝的皇陵,还是三皇五帝的陵墓,我们也都多多少少进去过。

    之前去了欧中,现在又到了美洲,发现整个世界的历史就好像这颗地球一样,它应该是一个圆的,不断地首尾相连,最后都能回到原点。

    其实很多国家已经开始探索宇宙,但是在地球上还有很多未解的谜团,说不定这些谜团解开之后,就会和宇宙的某些谜团联系到一起,何不把更多的精力投入研究地球呢?

    在中国台湾的澎湖东吉岛附近海域发现了一座水底古石墙的遗迹,成为台湾海域附近继虎井沉城之后最受瞩目的一个疑似古沉城遗迹。

    这座疑是人为建造物的水下石墙的年代、整体建筑原来形貌、功能不明,至于它到底是人造建筑抑或自然形成的海下产物,都还是个谜。

    石墙发现后,有人推测它的年代在6000年以前,有的推测在10000年以前。

    这座疑似人工建筑而成的石墙,在东吉屿西北侧,水深25米至30米之间,石墙的平均高度约1公尺,宽度约50公分左右,长度约100米,呈东西走向。

    根据声纳扫描资料显示,这里有同样的墙约四至五道,潜水人员实地探勘并发现,墙面部分的小凹洞还夹杂着小卵石。

    潜水人员发现的这个结果,部分专家推测这是人工建筑的石墙,也可能是古代城墙的一部分遗迹。

    尤其,台湾附近海域第一座沉城遗址,1976年发现的虎井沉城,与这个新的水下发现相隔仅一百里左右。

    两个遗迹之间的关联引人遐想,曾有人推估虎井沉城年代可能在7000至10000年前。

    胖子见我已经快魔怔了,他也就不再催促,想了想说:“胖爷听爷爷说,爷爷还是听他爷爷说的,在16几几年不是,老北京被不明原因的大爆炸移为平地,死伤不计其数,数百年来还是一个未解的谜团。”

    我愣了愣,问他:“北京城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胖子点头说:“胖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好几百年过去了,已经建成了现在的模样,谁知道以前到底有没有发生过,可能是炸药吧!”

    我不同意地说道:“你要注意你爷爷跟你说的话,其中有四个字特别的关键,那就是‘夷为平地’,北京城那么大,你觉得可能有那么多炸药吗?”

    胖子说:“也许当时的北京城也不大,你以为现在开了五环开六环,六环完了又准备开七环,要是能开到一百环的话,估计世界也是咱北京城了。”

    我无奈地苦笑,说:“不过,我以前看的资料上显示,在1782年的时候,河北南皮县的一个船夫,被两个不明男人背上天飞行,醒来之后发现在70公里之外的地方。”

    詹姆斯说:“你们既然都说了这些听闻,那我也说一个。在1910年,英国的一支探险队到缅甸丛林中探险,看到一个老和尚盘坐着身体慢慢升空,在丛林上空盘旋了一圈才又慢慢落在地上。”

    胖子又说:“听人说,在北京西城发现了八具3米高的史前人类的骨骼,到现在还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呢!”

    我说:“因为我们去过昆仑山倒斗,遇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还看到了一些不应该事出现的现代化机器的石雕模型。”

    “后来回北京之后,我查阅到在一九三八年,青海发现了数百个石碟,它们的构造奇特,有人怀疑那是飞船之类的齿轮,经过检测它们已经有12000年历史。”

    海莉说:“说到你们中国的昆仑山,我在探险队整理资料中发现,我们这个探险队曾经有一队人去过那里的死亡谷,但是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资料显示在1983年,在号称地狱之门的那个地方,发现了大量的动物和人类的尸体,虽然你们国家去调查了,但是最后也没有查出真相来。”

    忽然,巴根插嘴道:“我也知道一个关于新疆的事情,具体是哪一年发现的我记不清了,但是在那边发现了数万年前的月球地图,后来称作古月面图。”

    在我们一言一语地讨论着世界各地的神秘事件当中,统统指向了在人类历史有过一段消失的记忆,也就说没有被记录下来,这和中国的夏朝一样,几乎已经没有多少记录可循。

    如果这样的话,会不会有一年有人提出了夏朝不存在,然后被大多数人接受,或者不去关心。

    等到了若干年之后,“夏朝”两个字或许就会真正消失在世人的眼中,就像是我们现代人无法知道在数万年前是不是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呢?

    我还知道在青藏高原发现了一个10到15万平方公里的巨型地下空间。

    云南抚湖水下发现了大型史前遗址,已经组织了多次探测和打捞,青海发现大量600万年前的神秘铁管。

    三星堆出土了一块被激光切割过的玉器。

    渤海出现过神秘小岛,国外也有很多这样的说法……

    至今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之前因为和黄妙灵的关系僵化,我一度想到这些地方的任何一个区看一看是否真的存在。

    即便是死在里边也算是了解一生了,可是因为琐事缠身,一直也没有抽出一个时间来。

    提到了这些,我在这一刻已经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因为太多的东西证明了除了我们已知的存在之外,还有太多未知的东西,但是总结起来无非这么三样。

    第一,以中国来说,世界上存在着神和仙,是他们造就了这些人类不可能造出的东西,偶尔我们会发现这些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但是依靠人力却无法找到。

    第二,国外流传着外星人,是他们在地球上留下的这些天外之物,所以人类即便发现了也无法解释,最终一直成为未解之谜,直到真正解开谜团的一天。

    第三,那就是神秘的玛雅人,不管他们在中国的身份是神鬼什么的也好,但是他们必然曾经存在过,说不定现在还生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当中,就像我们现在所处的神秘古墓里边一样,尽量不与现代的人接触。

    胖子就忽然说道:“等等,你们先听胖爷说一句,刚才是谁说古月地图来着?”

    巴根愣了愣说:“是我,不过那叫古月面图,不是地图。”

    胖子说:“对就是古月面图,那这会不会和我们家姑奶奶有什么关系啊?”说完,他的眼睛就直勾勾地看向了韩雨露,连我都能看出这家伙开始胡乱猜测起来了。

    不过说到“韩雨露”这个名字,我记得那是霍子枫告诉我,名字是盲天官替她起的。

    如果胖子这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那么盲天官会不会就是因为韩雨露来自昆仑山死亡谷里边的古回国遗迹当中。

    而盲天官又知道巴根所说的这件事情,才会以此为她命名,甚至可能这个老头知道一些我们并不知道的东西。

    我的脑子开始有些不够用了,整件事情已经太过的宏观了,即便是一台计算机也无法很快把这些记录下来。

    当时,我就产生了一个要不要写成一本自传体小说,那样可以帮我很好的把所有的事情整理出来。

    我再次忍不住结合自己所盗的斗,从之前一直围绕着古遗址开始展开,现在又追溯到了更为久远的历史当中,那么说盲天官他们也不仅仅是为了盗墓而盗墓,他是在培养下一批人,目的是为了把这团谜团追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