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天文地理
    巴根若有所思地说:“确实有搬山派的人参与了,想不到这个神秘的古老门派,居然还看中一口棺材,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顿了顿,他对我说:“张文,有机会帮我引荐一下搬山派的人,告诉他们我不是想要回那口棺材,而是想问问一些事情。”

    我点头说:“那等回去我试试看,毕竟这个门派不好找。”

    胖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说:“不要找,咱们这里就有一位现成的。”说着,他看向了一旁神色平静的韩雨露。

    巴根也注意到了韩雨露,他的脸上有些狐疑,显然并不相信胖子的话。

    我看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和胖子他老娘会相信他所说的,其他人都会是这个表现,而胖子也确实对外人不会说什么靠谱的话,大半是开玩笑的多。

    胖子大概是想知道巴根不要那口棺材,而想问的事情是什么,所以才会提到韩雨露这个隐藏的身份。

    毕竟,不是我们那一伙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韩雨露的来历,更加不会知道还和搬山派有所联系。

    见巴根不怎么相信,胖子就给我打了个眼色,我说:“胖子说的没错,韩雨露确实是搬山派的人,而且在里边的地位超然。”

    听到我这么一说,巴根显然马上相信了,不得不说他确实很会看人,看得出我这个人虽然废话并不是很多,但是非常老实,所以就对着韩雨露说:“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

    我不会想到韩雨露会同意,所以在她微微点头的时候,我从内而外散发出稍微的惊讶。

    因为和韩雨露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她对于自己人都是爱答不理的,更不要说像巴根这种陌生人,在我看来这算是天大的面子了。

    犹豫了片刻,巴根问道:“那口棺材里边有什么?”

    韩雨露在过了一会儿,回答:“只是五重椁两重棺的其中一个外棺,棺材里边放着除了内棺之外,也就是一些不起眼的陪葬品。”

    听完这句话,不但是巴根陷入了沉思,就是其他的汗卫军也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看得出他们并不怎么相信,当然我想肯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要不然这些汗卫军不会是这幅表情。

    胖子立马帮腔说道:“我家姑奶奶说的没错,确实里边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有一些连胖爷都不愿意去摸的陪葬品。”

    “当然那也是因为当时胖爷的背包满了,但这只是占了很小一部分的原因,就是一些金银玉器,真的没什么好东西。”

    然后,胖子还把他记忆中的那些陪葬品和巴根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本来也就没什么好隐藏的,我也记得里边没有任何起眼的好物件。

    巴根有些大失所望,他用很真诚的语气说:“如果可以的话,请把那口棺材卖给我,我愿意出很高的价格,只要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我会马上同意。”

    我就好奇地问道:“你到底在找什么?反正那口棺材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只是放了一个身份有些特殊的死者,只要你告诉我们,我保证要是里边真的存在,韩雨露不会和你一分钱,在这次回去之后马上送给你。”

    一个汗卫军急忙说:“首领,这关系到我们整个汗卫军的核心秘密,即便找不到也不能告诉任何人。”

    巴根瞪了他一眼,说:“你懂什么?反正他们也没有用,只要有他们肯定会给我们。”

    说完,他看向韩雨露,继续说:“你有没有发现一些记录的文字,可能是汉文,也可能是蒙文。”

    我们三个人都努力回想了一下,并没有想到棺材里边有什么文字记载,即便我们是大概地扫了一眼,但也将棺材整体看了个差不多,要是有文字,那肯定不会注意不到。

    胖子就说:“你他娘的别卖关子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大家都是痛快人,你也说了那对搬山派没有用,只要真的有什么,那么他们肯定不会私藏,胖爷也保证帮你要回来,不相信胖爷,总应该相信小哥吧?”

    我点了点头,本来自己还想着是不是那件东西就是能够保存尸体不会有任何变化的东西。

    要是那样盲天官肯定不会同意拿出,现在一听是一些文字,只要他能说个明白,我肯定回去找一遍,到时候照几张清晰的照片给他发过去。

    巴根说:“实话说了吧,上面记载着关于大汗争霸世界的战术,相当于你们汉人的《孙子兵法》之类的兵法。”

    “虽然现代没有战争,即便有战争这种东西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是在我们蒙人眼中,那是无尚圣神的,只要拿到那些文字,我就可以超越汗卫军,坐上更高的位置,毕竟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

    胖子呵呵一笑,说:“胖爷当是什么东西呢,原来只是一些古人的排兵布阵,那你就交给我家姑奶奶吧,只要她回去看过有的话,一定想办法给你搞个拓本快递过去,要是没有就是爱莫能助了,但是那口棺材肯定是不能还回去的。”

    巴根点头说:“那先谢谢了,我不会白白让人帮我忙的,这点人情我也不想欠谁的,只要找到给我一份拓本,我保证会把一千万打到她的户头上去。”

    胖子一听眼睛都亮了,显然这是各取所需的东西,立马他握起巴根的手,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家姑奶奶的钱都是胖爷管的,到时候你只要打到我的户头上就行。”

    巴根犹豫了一下,笑道:“没问题,我们草原男儿最讲诚信了。”

    胖子也附和地笑着说:“谁不是呢!”

    我们休息的差不多之后,詹姆斯招呼大家继续深入,一听到这声音我就开始头皮发麻。

    因为又要在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尽头的墓道中赶路,刚才的造成的心理阴影再度把我全身笼罩了。

    走了好几百米,墓道中依旧没有变化,仿佛就是在原地踏步一般。

    而且墓道不但没有拐弯,还没有任何的坡度,长时间视觉疲劳不说,整个人的脑子都变得机械起来,只知道两条腿在不断地捣腾。

    这也幸好这一队的人数够多,要不然别说是一个人,就是几个人也能被这种气氛给压抑地逼疯了。

    这种情况谁也没有办法,这已经不是风水知识和丰富阅历可以看透的了,因为在这条墓道中,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胖子早不知道抱怨了多少句,因为我已经从脑仁疼到了麻木,这是以前从来还没有过的,甚至走着走着都有了困意,我真的怀疑自己会不会再走下去就睡着了。

    足足三个小时,一直保持这样的环境。

    我们谁也没有心情再说话了,墓道里边只剩下凌乱的脚步声以及轻微的呼吸声,偶尔有个干咳或者唾口水的声音,已经压抑到用语言无法诠释了。

    “别走了,再走下去看样子也不可能走到尽头。”

    胖子终于说出了这样的话,其实每个人都有这个意思,但是这里连一丝依据都没有,而且也不是原地打转,所以才会一直咬牙走下去,这一刻差不多所有人都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浑浊之气。

    胖子继续说:“胖爷算是看出来了,这根本就是无尽的墓道,以前虽然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这一次明显不同,所以我们必须停下了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然这比走着沙漠中更加的恐怖。”

    我马上阐述自己的观点,说:“我认为我们在进入了这条墓道之后,不是原地转圈,也不是走到了无尽的墓道,更不像是鬼打墙,这是一种从未遇到过的情况,所以我们不能用老观点看待这个问题,必须换一种思路才行。”

    巴根也说:“我们汗卫军没有盗过墓,所以对于里边的情况更是一窍不通,只能依靠你们了。”

    顿了顿,他问科特勒:“科特勒先生,你们遇到过吗?”

    科特勒犹豫了很久,说道:“我同意张文说的,不过玛雅人是在公元前一千五百多年前‘突然’出现的,有人说他们是遗失部落的后裔,也有人说他们是外星人的后代,但是还有一种说法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艾薇儿说:“科特勒教授,您说的是不是玛雅人是从地球的内部走出来的这个传闻?”

    科特勒点了点头,说:“就是这个,有人认为玛雅人的并非突然出现,而是因为之前他们生活在地球的内部,我们现在都知道地球内部是岩浆,但是谁又知道是不是全部都是岩浆,有没有可能在岩浆里边还有什么东西呢?”

    我马上就反对道:“这个说法不成立,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人必须要生活在阳光下,没有阳光就没有植物,那样他们吃什么呢?”

    科特勒说:“我曾经设想过,恒星太阳在燃烧光之后,就会变成一颗白矮星,但如果四周有像地球外壳包裹的物质,它会不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变成岩浆呢?”

    对于这种天文学和地质学的东西我了解的没有这么深,但是已经领悟到科特勒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