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森林之王
    吱……

    终于,一声尖叫声划破了夜空,那仿佛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道触目惊心的闪电照亮一片,这让我们的耳朵也从快睡着的时候惊醒了。

    接着,这种尖叫声此起彼伏,就像是一支来自地狱的演奏团队,正在上演着死亡的曲目,本来四周就是一片的安静,现在被这种怪声打破,我浑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胖子急忙问:“我靠,这是什么东西?”

    韩雨露沉声说:“快跑!”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三个人一转身之后拔腿就跑,接着就看到了无数的树枝从树上飞射下来,就好像天空下起了树枝雨一般。

    我躲开几根树枝,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虽然树枝的尖头没有人工打磨,但是折断的时候很有手法,折出了锋利的头。

    我也能折断树枝造成这样的情况,但是绝对不可能折的这么漂亮,而且这么有杀伤力。

    我们三个人一路往休息的地方跑,因为那里有着一堆没有点燃的木柴,之前我们打算在那里潜伏着等其他队伍过来,尤其是担心詹姆斯那支队伍。

    这是我们的目标,点燃篝火那就会把自己陷入亮处,反倒是让对方占据了主动。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已经看到那些黑影开始在树冠中跳跃,不仅仅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而且已经看到那佝偻的身体不像是人,更像是一群大猴子。

    我们跑到了木柴堆旁,我连忙点燃了篝火,随着篝火燃烧起来,我们也被那一群猴子包围了,这时候才看清楚,那并不是猴子,而是一群猿。

    这些大猿个头大有两米多高,仿佛就是一头站起的熊瞎子,小的也和普通人的体格差不多,每只一手拿着一根我大腿那么粗的藤木棍。

    这些猿猴的木棍一头还拴着不规则的锋利岩石,另一只手拿着射向我们的树枝,把我们三个人死死地包围在篝火堆中间。

    胖子牙齿打着哆嗦,骂道:“我靠,这些死猴子成精了。”

    韩雨露说:“它们不敢靠篝火太近,但要小心那些飞射出的树枝。”

    胖子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说:“胖爷不像被串成糖葫芦,然后被它们在火上烤着吃,胖爷的油一定会掉一地。”

    我本来就有些害怕,被胖子这么一说,更加感觉不对劲,这些猿从行为上已经非常类似人类刚从类人猿进化的早期。

    本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这种智慧逐渐靠近人的生物,没想到在这亚马孙不知名处居然还有。

    我看过一些关于猿的资料和电影,有些说在很多年之后,人类担心智能机器人会称霸地球,所以开始培养猿成为仆人或者奴隶。

    同时,还给这些猿吃了一些刺激大脑的药物,终于有一批拥有人类智能三分之二的猿类出现了。

    在人类不断奴役猿类的几十年之中,终于有一只头脑发达的猿王出现了,它把所有奴役的猿放出牢笼,带领着这些猿和人类展开了大战。

    最终猿猴们逃回森林,重新获得了自由,一旦发现心怀不轨的人类,就会立马进行抹杀。

    虽然这只是存在于科幻片当中,但是不能否认类人猿是除了人以外智力最高的动物,普通类人猿有大约人类的五分之二的智商,也就是至少相当于五六岁的小孩子。

    现如今,类人猿主要生活的区域在非洲和东南亚的热带雨林当中,并没有听说亚马孙也有如此大批量的出现,这如果被动物研究专家发现,那估计又会重新刷新一些东西。

    因为类人猿的体型庞大,而且性情凶暴,在大自然中罕逢敌手,即便人类活捉成年的猿类,也无法饲养,最后要么就是放回森林,要么就是活活饿死。

    这样也表现出这种生物和人一样,有着非常强的自尊心,除非是从小饲养还有可能。

    科学家发现,猿类和人类的祖先差不多,两者都会使用工具,比如说用坚硬的石头砸开坚果,打制一些石器刮削动物的骨头,也会有石器狩猎。

    而我们所遇到的这一群,应该是目前所有发现的类人猿中的一群另类,它们有严明的制度,由一头体格中等,但是浑身肌肉充满了爆发力的雄性类人猿带领着,手里拿着的那些东西,仿佛比我们的枪更有威胁。

    看到我们身在篝火堆旁,那些猿发出了“吱吱”的叫声,显然这也不是猿本身应该发出的声音。

    或许如果不是今天我们碰上了这群猿,若干年后会有一群完全进化成人类的种族,从这亚马孙中走出来。

    胖子吞了吞口水,枪口不断地来回指着一些跃跃欲试的猿,他说:“姑奶奶,小哥,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

    我说:“它们不动咱们也不动,我想这些大家伙不会和我们一直耗下去的,毕竟它们还不能跟人类相比较,也许过一会儿因为忌惮篝火就会散去。”

    韩雨露说:“不会那么简单的,我看这些猿是早年培养出来的,一直都守护着这一片区域,所以这里才没有其他动物,因为它们大多是以素食为主,这一片乐土很适合它们。”

    胖子一听,立马松了口气说:“原来是素食主义者,那胖爷还怕它个鸟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他娘的别那么乐观,猿和人类的性格几乎是相同的,它们的领地性要比其他任生物都强大的多,小爷看咱们不离开这里,它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顿了顿,我继续说:“或许雨露说的也对,这些猿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它们在这里守护着什么东西,比如说那个陵墓之类的,然后一代代传承下来,即便守护意识没有那么强,但领地意识也不减弱。”

    胖子又紧张了起来,他说:“胖爷怎么听的这些猿和那些汗卫军差不多呢?”

    我愣了愣,然后点了几下头,不否认两者确实有共同之处,那都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而遗留下的生命,只不过汗卫军是人,他们更加的理智化,但同样也更加的难缠。

    胖子对我们两个说:“不能就这样一直干耗着,即便它们失去了耐心会离开,但那样我们的行踪也暴露了,那提前来这里不也就没有意义了。”

    我苦着脸说:“那也没别的办法了,如果现在我们一开枪,这些猿失去了理性,不再去理会篝火,我们肯定会被撕扯成碎片的。”

    韩雨露也说:“这些猿的速度太多,我还以为是高手,原来一直都是他们跟着我们,我不想和它们为敌,毕竟它们也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我们先闯入了它们的生活。”

    胖子就对着韩雨露竖起大拇指说:“姑奶奶,这心肠好看样子也是一种肠胃病,不知道小哥什么时候传染给你的,毕竟这些猿是畜生,难不成你还能和它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人生理想吗?”

    这时候,那只猿王举起了手中的藤木棍,我们以为要发起攻击了,立马端起枪瞄准了它,但是没想到其他的猿放松了下来,将手里的家伙事都戳进了所处的地面。

    “这,这是要干什么?”胖子一头雾水地问。

    我说:“看样子猿王并没有恶意,它可能是真的想要和我们谈谈。”

    胖子捂着脑袋说:“我靠,不会吧?要是这些家伙能口吐人言,胖爷立马抹脖子自己干掉自己,这可比看到一群粽子更加的邪乎。”

    我苦笑着说:“应该不会的,不过它们可能有意识让我们离开,只是暂时不会用极端的方式,这对于我们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说话间,猿王走出了猿群,然后有那种藐视地目光看着我们,忽然伸出藤木棍对我们一指,那真的让我感觉到一股王者风范扑面而来,用胖子的悄悄话来说,这只猿王已经成精了。

    韩雨露微微皱起眉头不为所动,但是她一直没有把剑放回剑鞘当中,显然她还是对这些猿不放心,生怕它们兽性大发会突然袭击。

    胖子推了推我说:“小哥,人家已经派出代表了,你是不是也去表示一下咱们的友好?”

    “你怎么不去?”

    我白了胖子一眼,但是知道还得自己出面,说实话我并不相信会和一只猿王谈到人生的理想,而且即便能谈,它们让我们离开,而我们没有完成自己的目标,也是不会轻易走的。

    但是,事到如今,总比面对一群类人猿的攻击要来的舒服,所以我也是走上了前,表示出自己对猿王的尊重,对着它说了一声:“你好。”

    猿王粗大的鼻孔一张一合,表现出了绝对的霸气和对我的不信任,它用手里的藤蔓棍对着远处指了指,然后又回来地挥舞着锋利的树枝,看得出它确实是在让我们离开。

    我也不知道再说一些什么好,毕竟语言不通根本不可能说什么,再说即便它们是被人训练过,那也只能听得懂其他语言,肯定不是会汉语,而我只会说个“yes”或者“no”。

    而我们又不能现在就离开,如果我说了“no”它听不懂就当我没说,要是听懂了非用它那根藤木棍把我活活敲死,或者更直接把树枝飞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