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劫后余生
    两边的岸边,最近的也距离我有二米多,而我和这条如同一截枯木凯门鳄距离只有五米,也就是说可能我一动,这个家伙就会扑上前来,然后把我撕成碎片,最后连一根骨头都不剩下地吞掉。

    我看着这条凯门鳄,它也看着我,渐渐它转动了身体,把脑袋朝着我这边,只露出庞大身体的表面,更多的是隐藏在刚被它搅浑的水下,一双黄色而怨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仿佛我已经是它的口中食了。

    “哒哒哒……”

    我扣动了扳机,因为再也忍受不了对面一个如此强大的家伙,弹头在水中溅起了一串的水花,水花中混合着一丝丝地红色,显然面对子弹,它的铠甲还不足以完全无视。

    我知道打鳄鱼和打粽子是一个道理,毕竟要打中它们的脑袋,打在身上最多就是受一点儿伤,这和我使用手段差不多是一样的,只不过明显鳄鱼的铠甲要比手段更加强悍一些。

    或许是鳄鱼意识到了危险,更可能是它吃痛了,整个身子便消失到了水下,但是它并没有退缩,可以清晰地看着庞大的身体弄浑了河水,几乎就像是一个百米冠军向着终点冲刺般的速度而来。

    等到我反应过来,这条凯门鳄已经到了我的身边,再度探出它那庞大的脑袋,同时张开了那一张巨口。

    我清楚地看着嘴里那些洁白的獠牙,虽然歪七扭八地长着,但丝毫不会影响到它的锋利,以及我对它的恐惧。

    再想摸挂在背上枪已经来不及了,我下意识地抓住腰间的匕首,就朝着鳄鱼的眼睛刺去。

    虽然知道这样徒劳无功,但这也是我最后能做的事情,希望着有奇迹的发生,要不然只能和胖子去鳄鱼的肚子里边团聚了。

    凯门鳄出于生物的本能,它在闭上眼睛的同时,整个身子就像是急刹车一般,满是鳞片的尾巴朝着我甩来。

    下一秒我已经出现在了半空,腰间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剧痛,感觉仿佛自己的腰已经断了似的。

    “啪嗒!”我掉进了水中,慌乱之下喝了好几口河水,等到我勉强地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发现黑色的凯门鳄又出现在我的眼前,而我的匕首已经不知道掉到了什么地方,这还是因为我在情急之下使用出了手段,要不然光是这一甩,我估计已经昏死了。

    那张巨口已经第二次张开,我知道自己已经尽力了,站起来算是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光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颗脑袋歪了一下,上颚在我的身子右边,下颚在我的身子左边,只有它一个咬合,即便不会成两段,估计所连的面积也不多了。

    我不知道自己死在了这里,是不是七雄和汗卫军的事情就算是了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我的消失而满世界的找我,估计除了我的父母之外,不会再有第三个人了吧!

    我的死,只能代表以我自己为主角的一些人物关系不复存在,并不会影响到其他任何,毕竟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中充当着自己的主角,如果你是配角的话,那只是说明那是在别人的眼中。

    在我这次真的万念俱灰的那一瞬间,忽然就感觉有个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我甚至都会误以为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神,是神不想让我死。

    但是,显然是我想多了,那只是由一条绳子拴了一个圈,这个绳圈落在了我的身上。

    下一秒,我就感觉身子被狠狠地一勒,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直接甩了出去,同时清晰地听到凯门鳄嘴巴闭合出发的清脆咬合声,就好像一个人把嘴巴张到了最大程度,然后猛地一咬,自己因为骨传声而听到牙齿碰撞声。

    那条绳子拉着我,就形同我是一只水中的大鱼,已经被猎人抓获,然后想要把我拉出水面,但是水中又有一条凶猛的鳄鱼想抢这条大鱼,而猎人开始在岸上跑,而我不得已在水下被拖动。

    绳子传来的力量,加上我整个人在水中起伏不断,不知道呛了多少口水,没过多久我便晕了过去,但还是在半昏半醒之间,依旧能够感觉自己还在水中,显然这个过程持续了有一定的时间。

    等我醒来,自己已经在原本的宿营地中,距离篝火堆也就是不到两米,只不过浑身还湿漉漉的,同时各种疼痛也随之而来,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都疼,总之感觉自己身上没有一丁点好肉,连骨头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韩雨露,我也想到了,估计也只有她有那样的准头和身手,这次也幸好带着她来,要不然我肯定也和胖子一样的下场。

    韩雨露擦了擦嘴唇,看样子她刚才在给我做人工呼吸,这时候我才开始感觉胃里痉挛,整个人坐起来一阵呕吐,这可比喝了三瓶二锅头后劲大的多,好长时间我才转为剧烈的咳嗽,咳的我是脸红脖子粗的。

    韩雨露往篝火堆里添加了几块木头,没有跟我说任何的话,但是我心里有一肚子的疑问,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胖子的遇害过程,也不知道她是否找到过胖子,她在这段时间究竟干了什么,她又是怎么发现我的等等。

    但是,现在就我自己的身体状况而言,还不足以问她这些问题,因为韩雨露已经开始拿起一些小树枝,给我在身体各处脱臼的地方加固。

    我很难判断有没有地方骨折,要是那样真的只能打道回府了,不但和汗卫军的合作失败了,而且还折损了胖子,这可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当我被绑的跟个木乃伊似的,被韩雨露扶在一根枯树桩上靠着,这才喜出望外地看着了胖子,并且发现胖子情况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朝着咧着嘴笑着说:“小哥,同喜啊!”

    我又喜又气,想要大声骂他,可是一提气就浑身各种疼,只能咬着牙说:“狗日的死胖子,你他娘的居然没死啊?”

    胖子翻了个白眼说:“怎么,听你丫的这话,好像胖爷没死你很失望啊?”

    我说:“就是挺失望的,小爷还想着回去把你的产业都接到手里呢!”

    胖子说:“想多了,就算是你死了胖爷也不会死的,胖爷这条命可是金贵的很,还有那么多小妹妹等着胖爷的疼爱,胖爷是真舍不得。”

    我也不想再和他贫,立马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也搞得和我一样,胖子做了类似演讲式的诉说,把他自己说的好像是个什么英雄似的,但其实也没那么繁琐。

    胖子出去找食物,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什么小动物,他就想到之前我们发现巨獭之后,所谈论这附近肯定有一条河,所以他就想着到河里抓几条鱼,让他空手而归,那肯定不是他的风格。

    到了他丢枪的地方,他发现那里有一块不小的枯木,就想到可能有蘑菇,到时候往鱼的腹部添上几个蘑菇,再撒上一些盐巴、胡椒末之类的,那就是一道非常可口的小鱼炖魔鬼,味道一定差不了。

    但是胖子非常的机警,他事先把子弹上了膛,毕竟大晚上的,保不齐木头后面窝着这只美洲虎或者美洲豹,只不过他到了木头后面却什么都不看到,也包括他想象之中的蘑菇。

    胖子也是一气之下,随便就踢了一脚那块木头,当时他想着肯定会发生木屑乱飞的景象,但是在他的脚尖触到那段木头之后,立马传来了异样的感觉,同时那段木头也随之动了。

    等胖子看清楚那是一条将近六米的凯门鳄,吓得他连忙往后退。

    但是,鳄鱼这种爬行动物的速度不管是水里还是陆地,那在较短的距离都是特别快的,加上胖子又被灌木绊了一跤,立马失去了呼喊和反抗的能力。

    只不过胖子就是胖子不是我,他拔出匕首和刺向鳄鱼的速度、力道都在我之上,一口气在凯门鳄的身上连刺了好几下,但是这也无济于事,庞大的鳄鱼已经把他压在了那巨大身体之下。

    可是戏剧性的一幕就发生了,每当鳄鱼张口想要吃死胖子的时候,这家伙就在鳄鱼的嘴巴内部刺上一匕首。

    鳄鱼刺痛闪到了一旁,胖子就立马想要挣扎地爬起来,但是鳄鱼又冲过去咬他,胖子只能放弃爬起的机会,再度刺一下。

    一个死胖子加上一条凯门鳄就开始了一场拉锯战。

    用胖子的话来说,那段时间鳄鱼根本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让他刺了足足有几十下,所以我才在现场看到了鲜血,但是那些鲜血并不是人类的。

    不过,人的体力总是有限的,加上胖子不断被鳄鱼蹂躏,虽然是占得便宜,但是对于鳄鱼而言,那些伤只能让它吃痛,并不能让它放弃吃掉这个自己送上门的猎物,更不要说这个猎物还伤到了它。

    动物中不乏有聪明的,但也不缺少脑袋大却没脑子的,凯门鳄显然就是后者,它完全就是出于生物的本能想要吃食物,但是也畏惧那种疼痛,所以就纠缠了很长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