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善心之报
    我打开了保险,瞄准了巨蟒的头部,巨蟒在草丛中游动的很快,就仿佛一条鱼在水里一样的轻松自在,虽然我不愿意乘蛇之危,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当然,我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能眼睁睁地绿色巨蟒吃了巨獭幼崽,而我们又在巨獭的巢穴附近,保不齐等大巨獭回来以为是我干的,再来攻击我,那可就麻烦大了。

    哒哒哒……

    我扣动了扳机,三连射打在了巨蟒的脑袋处,但是我小看这条巨蟒的灵活度,即便它已经受了伤,但是行动也是异常的敏捷,子弹只是打在了它的身上,把它打的翻了几个滚。

    巨蟒翻过身吐着性子,用它那怨毒的眼神扫了我一眼,说实话我居然看到了本该属于人性的狠毒,所以整个人就有些发呆。

    在我发呆的瞬间,巨蟒已经爬上了那颗老树,直接朝着巨獭幼崽而去。

    我又是一连串扣动扳机,子弹呈现朝下往上扫,可以肯定有好几颗子弹都打入了巨蟒的身体了,但是没想到这家伙饥饿的程度远远超越子弹带给它的伤痛,一溜烟便钻进了巨獭的巢穴当中。

    顿时,巢穴里边炸了营,三只巨獭幼崽从树洞跳了下来,开始没命地逃窜。

    但是里边还有一连串尖锐的叫声,我知道肯定里边还有一只,而且这一只已经把绿色巨蟒制住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便跑到了树根底部,不顾一切地朝上爬去,因为等到巨蟒把巨獭幼崽盘死,那么一切都太晚了。

    但是,就在我刚抓在树洞的边缘,一个黑影就从我的脑袋上飞了出去,接着又是一条黑影也跟着射了出去。

    在这两个人的突然冲出,我猝不及防地整个人摔了下去,把我自己摔的七荤八素,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条巨蟒已经盘绕在我的身上,将我的手脚完全束缚起来。

    我想要张开嘴大声呼救,可是刚一张嘴,胸腔也跟着一吸,巨蟒立马紧缩了身体,而的声音完全就变成了痛苦的闷恨,想要咳嗽几声都提不上气,如此关键的情况,不由地使用出了特殊手段,身体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角质化。

    这样,我整个人就松了口气,或许巨蟒也在纳闷这个猎物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坚硬,但是它并没有选择松开,反而是越勒越紧,显然有一种不达目誓不罢休的坚韧精神。

    我想要翻个身,但是发现自己根本用不上力,此刻就好像自己是个铁王八,却碰上了一个喜欢较劲的主。

    我知道自己的特殊手段存在的时间很短,也就是说,如果胖子或者韩雨露不及时赶回来,我可能要被巨蟒勒死之后果腹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巨蟒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反而越勒越紧,而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开始软化。

    同时,我的身体更加无力,那一刻仿佛自己的骨头要断裂,然后骨头刺穿自己的心脏……

    在我万念俱灰的那一刻,忽然有着一个很大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跑了过来,它有着短小的四肢,却有着如同雄狮般的身躯,几乎就在眨眼的功夫,这个东西已经到了我的身边。

    接着这东西就用它短小的前肢抓住了巨蟒的身体,几乎同一时间张开嘴露出的锋利的牙齿,只听到“咯嚓”一声,顿时一股鲜血喷到了我的脸上,而这时候那浑身的束缚感而跟着消失了。

    我开始恶心的剧烈咳嗽起来,本来肚子里边也没什么东西,所以吐出的全都是一些上几顿吃过的饭,而一旁继续发出撕咬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我爬了起来,发现那条绿色雄性巨蟒已经成了好几段。

    虽然蟒蛇还在不断地翻滚着,但已经没有了危险性,而一只体型如狮子般的大巨獭,正满嘴是血地摆动着脑袋继续咬着蟒蛇的尸体。

    忽然,大巨獭抬头叫了几声,从灌木丛中窜出了四支巨獭幼崽,它们跟着随着自己的母亲开始享用晚餐,而我一个劲的喘着粗气,可以说连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等到一大四小五指大巨獭分食掉了绿色巨蟒的尸体,它们每个嘴巴都是血淋淋的,同时用那些不善的目光盯向了我,我心说不会吧,难道这些家伙要恩将仇报?

    想着,我就去摸枪,忽然大巨獭朝着我窜了过来,我就是一退,它居然就站在了枪上,对着我发出那种威胁性的叫声,同时露出了血淋淋的獠牙。

    我只能拔出匕首防卫,正在大巨獭准备攻击的时候,四只巨獭幼崽出现它们母亲的面前,就像是一道墙似的为我挡住了,对着它们的母亲发出恐吓似的叫声。

    而我自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知道是因为巨獭太聪明,还是因为我的善心感动了上天,因为接下来四只巨獭幼崽就围绕在我身边,像是四条小狗似的叫了,同时在我的腿上乱蹭着。

    大巨獭也爬了在了地上,用很难理解的眼神看着这一切,这时候在远处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一听就是这次我们所携带的枪打出的,难道胖子真的出事了吗?

    我休息了片刻,再也无法安心等下去,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朝着枪声来源的地方跑去,而后面跟着的除了四只巨獭幼崽之外,还有它们的母亲,那只对我没什么好感的大巨獭。

    等我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跑了一小段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比不过几只小短腿的巨獭幼崽。

    这全都是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虽然说不上是内伤,但也不是表面的外伤,应该是骨头出了问题,所以跑了一小段就改成了走了。

    大巨獭还是存满敌意地跟着我的身后,确切地说是跟在它的幼崽之后,可能是对我这个人类不放心,也可能是想要找回它的孩子,只是因为我的存在,它怕我伤到这四只幼崽,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算是真正领教了巨獭的聪明和厉害,这比起在书本上看到的更加的高出一等,即便是人类的孩子跟着他自认为是坏人的家伙,也会不顾一切地把孩子抢回去,而不是这么有心计地在寻找最佳时机。

    当然,我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自己之前所做行的善事,要不然此刻我早已经成为绿色巨蟒的口中食,也不会被大巨獭阴差阳错地救了一命。

    不过,有句话说的没错,这畜生终归还是畜生,它即便再聪明也无法懂得人的想法,不会进行复杂的判断和分析。

    我心里如同火烧一般,急忙朝着枪声的方向而去,可是身体状况让我无法跑起来,只能一只手握着枪,另一手握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漆黑无比的灌木丛中,再加上还要留心脚下的四只巨獭幼崽,估计这算是我有生以来走的最艰难的一段。

    在我走到差不多感觉已经到了枪声的位置,那已经是二十多分钟之后了,四周没有丝毫的人造亮光,只有一些不知道什么生物大小不一的眼睛,正反射着我手电的光芒。

    四只小巨獭好像也感觉到这里的不对劲,它们一拥而散投入了自己母亲的怀抱。

    而大巨獭把它们轻轻压在身下,一双小眼睛贼溜溜地四周打量着,眼神中居然还透露着那么一丝惊恐在里边。

    由于找不到胖子和韩雨露任何的踪迹,我就有些开始心慌意乱,颤抖着把手电照向地面。

    虽然我并不是什么森林生存的高手,但是没吃过猪肉,倒是见到猪跑了太多次,所以就看着附近的灌木是否留下了人类的痕迹。

    在进化过程中,人类解放出了双手,成为现在的两条腿生物,所以人行走在四周都是灌木丛的环境,会留下和一般动物不一样的痕迹。

    毕竟,那大多数生物都是四条腿行走,而两条腿的鸟类又和人类相差很大,所以只要见过别人是如何找寻的,再加上我们七雄鼻子特别灵敏,自然可以比普通人更快地找到想要找的人。

    我俯下身子开始观察灌木丛,发现有异样的痕迹就凑过去看一看,再闻闻,发现不像是人的气味,立马就转到下一处。

    也可能是因为我如此怪异的举动,再度吸引了四只小巨獭的注意力,它们趁大巨獭发愣的时候,再度像是四条听话的小狗环绕在我的身边。

    手里的一束手电光就如同照亮黑夜的启明星,在茫茫黑绿相交的热带丛林中,更像是一盏来自幽冥地府下的光源。

    那么我就是一个鬼差,却无法寻觅着将要死亡者的身在何处,说不定早已经死了,鬼魂都成游荡的孤魂野鬼没了踪影。

    幸好,这几年的倒斗真的没白跑,在东奔西走间不但收获了很多身外财物之外,还有就是接触盗各种类型的盗墓贼,从他们的身上学到的技术和经验,所以找了一会儿便发现了蛛丝马迹。

    在一片片的灌木丛中,有着好些各种动物的行径,气味也是非常的杂乱,所以即便我有着超越常人的一些手段,但也很难快速地找到有关胖子和韩雨露的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