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恶心的合作
    赵雅儿看到我的模样,也忍俊不禁地嘻嘻笑了起来,说:“看,我说的对吧,她其实最适合你,只不过你这种性格一旦认定了谁,那就很难转过这个弯。”

    我为自己辩解道:“她就是跟我在开玩笑,我们以前一直这样,不是你想想的那样。”

    赵雅儿说:“有多少人借着开玩笑来表达自己的爱意,又有多少人借着表达爱意来开玩笑,我个人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哦,对了,我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的,这并不影响你个人的喜好。”

    说着,她站了起来,对着我笑道:“我下去洗一下,然后我们就出去看看胖哥怎么样了,差不多十二点也该回去休息了,要不然明天就没精神出去玩了。”

    说完,赵雅儿像是一条美人鱼似的跳入了水中,溅起了朵朵浪花。

    我自己抿着红酒,想着她刚刚说的那些话,难道盲天女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可是一想到她也有个师傅,而且除了人不一样,基本情况和黄妙灵是如出一辙。

    那我还是坚持喜欢我的黄妙灵吧,毕竟我不是那种肯轻易半途而废的人。

    我们两个离开房间,光是这么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花费了我好几万大洋了。

    这里真是有钱人的天堂,即便自己已经算是腰缠万贯,但是有过以前的穷日子,还是有些肉疼的。

    胖子正玩着热火朝天,我也不知道他在玩什么,在我叫他走的时候,这家伙说什么也要等到十二点。

    这主要是因为胖子赢了,他说自己以后就要到这种大型的**来玩,不像和以前那些家伙玩,老一群人捉弄他,赢钱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和赵雅儿面面相觑,后者自然是习惯性地一脸微笑,我就打算出外面参加一下别人的婚礼,也好跟着粘粘喜气,最近一直都是倒霉催的,需要冲冲喜了。

    在我们两个人缴纳了钱,走进了婚礼现场,立马已经开始开派对了,各国的男男女女开始舞动着身姿,其中不乏穿着新郎装和婚纱的新婚夫妇,每个人的脸色洋溢着都是喜悦之情。

    我并没有去过什么夜店,就连k歌也没去过几次,所以对这种环境还是有些不适应的,但可能从远古人类就有围着篝火跳舞的做法。

    没多大一会儿,我也就放开了,跳的肯定是不怎么好看,但是这里也没有人注意到我,因为我并不是这里的主角。

    再一会儿激情的群魔乱舞之后,开始放出悠扬的音乐,一对对男女开始相拥在一起,跳着非常暧昧的舞蹈。

    而赵雅儿毫不羞涩地让我邀请她,我告诉她自己不会,她说她可以教我,我只好是赶鸭子上架,准备着一会儿无数次踩她脚的老桥段。

    可是,这时候有个英俊的白皮肤青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把嘴放在我的耳边,说:“张文先生,有位先生想要见您,请跟我来一趟。”

    这个青年说的是英语,一旁的赵雅儿给我翻译了一下,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青年。

    我在美国可没有半个认识的人,是什么人知道我的名字,还要邀请我,对付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出于戒心,我让赵雅儿转述了自己的话,意思问这个白皮肤青年对方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邀请我,毕竟我可不想在异国他乡还发生什么意外。

    青年微笑着说:“张先生请放心,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所以您跟我来就知道了。”

    赵雅儿把他的话翻译给我,同时告诉我说:“小哥,你不用担心,这里只会有人输个一干二净,却从未发生过什么其他的事情,反正我们也没事,就跟着他去看看吧!”

    在我点头之后,青年带着我和赵雅儿走出了派对,然后走进了一个包房里边。

    这一个区域是k歌的地方,不时听到各个包房里边传来完全听不懂的英文歌曲,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是音乐是没有国界的,好与坏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绕了几圈到了一个包房外,从磨砂的玻璃门可以隐约看到里边的灯光摇曳,但是没有任何的歌声传出,在青年帮我们两个打开门之后,我迟疑了一下就走了进去。

    进去一看发现有五个人,四男一女,把这五个人扫了一遍,我立马就发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一张是岳蕴鹏那小子,另一张却是让我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害怕,因为他就是现在汗卫军的新首领。

    我清楚地记得他的名字,他叫巴根。

    岳蕴鹏和我打招呼,示意我坐到他身边去,但是这小子的眼睛一直在赵雅儿的身上来回打量,不过他并不是色眯眯的,而是用一种欣赏的眼光在看。

    坐在岳蕴鹏的身边,我皱着眉头问他:“岳兄,这是什么情况?”

    岳蕴鹏说:“这位是巴根,汗卫军的新首领,之前我们和他见过,你不会忘了他吧?”

    我说:“当然记得。对了,你怎么也跑美国来了?”

    岳蕴鹏笑呵呵地说:“还不是因为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可是费了大功夫把他巴根先生请了过来,俗话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我想你们两位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巴根看着我,笑道:“张先生,好久不见啊!”

    我说:“虽然我现在被你们搞的很头疼,但是我还是知道我们不可能有缓和的余地,你们不让碰的东西我已经碰了,想要怎么样就直接说,不要搞这种眼前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

    巴根说:“其实我也不想啊,这不是岳先生非要让我过来,既然你觉得没有什么好谈的,那我正好也是这样想的,咱们就看看谁最后能把谁干掉。”

    赵雅儿凑到我耳边,说:“张先生,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我说:“我张文拿你赵雅儿当朋友,如果你害怕就可以去找胖子,留下也行。”

    赵雅儿微微一笑,然后很听话地做到了我的身边,显然她不打算走了,或许是她对于我到底是干什么的非常好奇,出于好奇心让她留下来看事态的发展情况,毕竟她根深蒂固地知道,这里是不可能发生什么的。

    岳蕴鹏立马打哈哈说:“行了两位,大家能坐在一起,说明就有谈的必要,要不然我也不会从家里跑到这里来,说实话我还真的不喜欢在异国他乡,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说完,他凑近我耳边,轻声说:“张兄,冤家宜解不宜结,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坐下来谈的,你也不想一直待在国外,我太了解你的为人了。”

    我掏出了一支烟,赵雅儿立马从茶几上拿起打火机给我点燃,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就默不作声地抽烟。

    说实话,我最近几个月被汗卫军弄得有些脑袋发炸,自然是一肚子的气。

    岳蕴鹏也让巴根坐下,一人往我们面前放了一杯酒说:“先喝一杯,然后我们再谈谈具体的事宜。”

    七个人端起酒杯心照不宣地喝了一个,然后岳蕴鹏说:“张兄,巴根先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要把什么老旧的观念放到一边,有钱大家赚才是对的,搞得那么僵对谁也没好处。”

    巴根直截了当地说道:“要谈也行,把你们从大汗墓中盗出来的东西一件不剩地拿出来,要不然就没法谈,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我正要说话,岳蕴鹏却抢先说:“没问题,张兄他们从成吉思汗陵带出来的东西,全都在我们岳家,我可以保证一件不落地全部送回去。”

    我立马皱起了眉头,因为当时那些冥器拍卖的价格都特别的高,要是岳蕴鹏全都拿出来,那对于他们岳家算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当然,岳蕴鹏既然肯这样做,必然有他自己的目的,说不定利益将会把那些冥器还要高的多。

    巴根看了看岳蕴鹏说:“既然岳先生这样说了,那么我们就能继续往下谈。”

    我说:“我现在很想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要谈,七雄和汗卫军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既然我们沾染了成吉思汗陵,那肯定就会不死不休,我很不明白。”

    巴根长长出了口气,用那种看仇人的眼神瞟了我一眼,但是什么话都没说,看得出之所以要谈,说明他也是迫不得已,我有些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

    岳蕴鹏说:“张兄,我知道你有疑惑,那我就从两方面来说说你们之间的事情。”

    “第一方面,你们在北京一个劲地闹腾,上面已经非常不满意了,要不是我们岳家压着,张兄你早就出事了,而巴根先生的人也可能全被扣起来。”

    顿了顿,岳蕴鹏说:“第二个方面,因为成吉思汗陵虽然之前被张兄他们开启,但是所带出来的东西不足里边的千分之一。”

    “可是,最近被一个大型的以探险名义进入蒙古的国外探险队进入,把里边差不多一半的东西都偷了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巴根说:“我们已经查到对方的底细,所有的汗卫军已经决定痛下杀手,把那些偷盗者全部干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