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 收获
    我不得不佩服胖子的聪明,当然这也可能是他误打误撞脑袋发热的原因,因为我没有了神圣权杖,所以也就没有人再有时间去理会这个已经被“打死”的人,而是一股脑地冲向了胖子。

    胖子是真的以为我不行了,一边流着泪,一边挥舞着神圣权杖,我想不到这根看起来还没有擀面杖粗的权杖,居然异常的结实,愣是把好几个人打倒在地,而权杖一点儿事都没有。

    一对血红的小眼睛死死地盯着仝电,因为之前开枪的是电堂堂主仝电的人,也就是说仝电想要我的命。

    而胖子现在只是想着替我报仇,身上被匕首划破了好几处,都没有能把他拦住。

    仝电那老家伙怕了,刚开始还在杀人,现在一个劲地往人多的地方钻。

    胖子只要能打到他,就用神圣权杖上面的黄水晶,重重地砸在这老小子头上,因为刚才冷不丁被胖子敲了好几下,现在已经是头破血流的。

    杀戮依旧在继续,我不知道自己是处于陵墓之中,还是地狱之中,反正满眼都是手电光乱晃,在一束束光亮之内,全都是飞溅的鲜血。

    不出十分钟的时间,地上倒下的人要比站的人还多,那些倒下的人不是受重伤就是已经死了,而站着继续打斗的人也都是伤痕累累。

    因为人太多,死亡不断发生,我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

    这时候,忽然发出“咔啦”一声,这种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当我爬起来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神圣权杖上面的黄水晶碎了,而且棍身也断成了好几段。

    一下子所有人停止了打斗,全都目瞪口呆地看向了一个人,那就是手里还拿着没有小臂长一段神圣权杖的胖子。

    一头多高号称神圣权杖的权杖,此刻可以算是支离破碎了,不但连黄水晶碎了,整个棍身也断成了好几截,而最长的那一节就在胖子的手里,这场打斗因它的出现而起,也因它的损坏而终。

    大家都有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胖子,刚才还表现的那么结实的权杖,居然让这个败家子给弄坏了。

    胖子非常尴尬地挠着头说:“这,这不能怪胖爷,虽说胖爷的力气是大了点,但这权杖也忒不结实了,应该给差评,对不对啊各位亲?”

    夏风说:“既然权杖已经成这样了,那就不存在拿着它回去当当家人的说法,那我们也不用继续无谓地打下去,这不划算。”

    仝电捂着脑袋上的伤口,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是啊,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坏了,大家也摸了一些冥器,差不多就该回去吧!”

    夏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仝叔,您先请。”

    “太客气了龙飞大侄子。”

    仝电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死的人留在原地,受伤的人或抬或搀扶着,还真就和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带着人先离开了。

    当然,这也不排除他害怕胖子继续穷追猛打,毕竟胖子刚才那可是奔着要他命的架势冲过去的。

    不得不提,刚才夏风的风堂中人也对雨堂的人出过手,现在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点让我非常难以理解。

    毕竟死伤的可是他们自己堂口的人,要是我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人这种生物是最难看透的。

    胖子不依不饶准备去阻拦仝电的离开,却被夏风拦住说:“每一方都有死有伤,但那并不是有多么大的仇恨,全都是因为利益,你还是不要再挑事了,否则我们一定和联合起来对付你们的。”

    “娘的,胖爷不怕,居然打死了我们家小哥,胖爷就让他拿命来偿!”胖子一把推开夏风,就要追上去。

    我忍着痛疼说:“胖子,算了,我没事。”

    胖子一愣,僵硬地转过头来看我,当看到我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立马就跑了回来,同时黄妙灵也过来替我检查伤势,确定我并没有性命之忧,便松了口气,开始想办法开给取子弹、处理伤口。

    夏风笑着摇了摇头,一摆手带着他的人也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他看了一眼秦甜和周四一伙人,问:“怎么?你们还不打算走吗?”

    秦甜立马说:“当然要走了。”说着,她给了周四和她的人一个眼色,那些人都跟着离开了。

    虎子问黄妙灵:“姐,我师傅没事吧?”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什么姐,这是你师娘,你这小子连这么点眼力劲都没有?”

    虎子愣了愣,嘴里嘟囔道:“我还以为这个不怎么说话的姐是我师傅的女人呢!”他所指的人正是韩雨露,大概是见一路上我们一直走在一起,而且刚才韩雨露还尽力的保护我。

    黄妙灵岔开话题,以我的伤势为题说:“子弹在打入小哥的身体时候,有什么非常坚硬的东西阻挡了一下,要不然这么近的距离完全可以打穿的,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卡在胸骨缝中了,不过这也算是小哥命大吧!”

    说着,黄妙灵给我打了麻药,然后用火烧红了匕首的锋利,将我胸口的皮肉切开一个口子,而我自己不但感觉不到疼痛,反而脑袋开始有些迷糊,看样子这麻药比我想象中猛的多啊!

    等到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一副简易的担架之上,正走在漆黑的墓道之中,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总之是自己之前没有到过的。

    抬担架后面的霍子枫看到我醒了,就问我感觉怎么样,我把自己胸口开始隐隐作痛的情况告诉他,他说这是正常的,要我好好躺着,最多再有一个小时就出陵墓了。

    在前面抬担架的胖子头也没回地说:“小哥,你没死是件好事,可是权杖成了这样,我们回去还哪里有什么话语权,直接回国得了。”

    我说:“真是想不到,西方的盗墓贼居然把眼前的利益看的这么重,甚至还自己人打自己人,而且还是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手法,在咱们四派联合倒斗也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阿红说:“这人与人的差别,比人和猪的都大,小哥你就看开点吧!”

    盲天官却说:“虽然神圣权杖已经损坏了,但我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而且现在手里还有残破,不过张文当当家人肯定是不行了,我看这个小虎子还是没问题的。”

    “我?”虎子自己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

    盲天官说:“没错,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回去虽然肯定再也很难看到周四那小子的身影,但是你们可以原原本本把事情说给你爸雷风听,到时候他一定会采取这个建议的。”

    忆莲说:“可是这又有什么区别吗?虎子和张文都一样,我看还不如让张文试试呢,虎子一来阅历不够难以服众,二来正因为他是雷爷的儿子更加难了。”

    盲天官指了指胖子的背包说:“不是里边有碎裂的神圣权杖嘛,而且正因为是虎子,所以其他三个堂口一定会勉为其难同意,然后给虎子一个当家人的虚名,但并没有实权,而张文肯定就不行了,毕竟他也不可能居住在欧洲领导所有的七雄门人。”

    盲天女说:“虽然我是个外人,但我想问一句一个没有实权的当家人,有什么作用吗?”

    盲天官看了霍子枫一眼,说:“你来说吧!”

    霍子枫点了点头,他说:“在咱们中国历史上,有很多皇帝没有实权,但是不管哪个诸侯控制了皇帝都不会杀了他,而是借着他的嘴发号命令。”

    黄妙灵说:“这不就是挟天子而令诸侯嘛,可是这又和虎子当当家人有什么关系呢?”

    霍子枫说:“虎子就好比一个没实权的皇帝,这只有七雄高层才知道,但是一般的门人却不知道了,而普通门人的数量远远比核心高层多的多,只要想办法除掉核心高层,那么虎子不就成了真正七雄的当家人人了。”

    我完全听懂了这是什么意思,这也为什么之前盲天官就跟我商量好要让虎子做当家人,因为不会有人特别重视这个小当家人。

    只有雷堂一堂完全支持,但正是这样,虎子才能慢慢地把实权拉回到手中,成为一个当之无愧的七雄当家人人。

    而我成为了虎子的师傅,虽然不能教他太多有用的东西,但是可以帮助出谋划策,而且也不用担心他有一天会背叛什么的。

    毕竟我们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就拿盲天官把他毕生心血经营的一切给予我一样,我现在是非常尊敬他的。

    而我更是三番两次救了虎子的小命,这份恩情可比盲天官给我的那些身外之物更加的珍贵,所以如果我遇到难处,他必然是会去帮忙的。

    盲天官的话大家在沉默不语中渐渐明白了,对于虎子和忆莲来说这无疑也是一件大好事,因为他们更加清楚迁到欧洲七雄内部的情况,盲天官说的话完全是可行的。

    一路上,我们又一次地经历了各种自然环境的困难,等到我们回到罗马的时候,已经是距离出发二十多天之后,我们一行人住的地方是雷风的独立别墅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