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揭开真相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阴冷的光芒,打在宫殿所在的位置,即便我们距离宫殿还有一千多米,但还是能够看到宫殿的大概轮廓。

    那是一座洋溢着西方气息的雄伟建筑,占地面积非常之大,宫殿的每一处都透漏着古代欧洲的风格。

    这要说中国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显得金碧辉煌,这种古罗马风格更是将“金碧辉煌”四个字展现到了极致。

    我们加快脚步想要走近去一睹风采,可是刚走了没有几十步,忽然从四面方向全都开始闪烁着手电的光斑。

    随后,还听到有各种语言兴奋的吆喝声,一时间沉睡了千年的古建筑,仿佛在一刻被召唤醒来。

    在这些手电光聚集到了一起之后,又有目标性地站到了各自的阵营,我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夏风和仝电两伙人,同样也看到了黄妙灵她们。

    还有一些原本未曾出现过的人,这一切正如盲天官所料,他们确实事先安排了其他人手,幸好我们也有准备。

    以我、周四、秦甜、夏风和仝电为首五支队伍,加上现在新添的人,每支队伍少说也在十五人之上,这还不算沿路遇到危险丧命的,估计总人数在一百左右,而且是只多不少。

    大家都在和各自安排的人打招呼,谁都没有因为对方多带了人而跑过去质问,因为每个人都是心照不宣,这样的情况也是在意料之中。

    我倒是很奇怪其他人是怎么通护陵,又是怎么到达这里的,看来七雄真是人才辈出,不愧是曾经盗墓的第一大派,昔日的荣光再次展现出来。

    黄妙灵她们中也有人受伤了,其中二叔的伤势最为严重,他的胸前已经被鲜血染红,只不过血早已经干涸,显然是已经发生了有一段时间的事情。

    我问黄妙灵:“大家都没事吧?”

    黄妙灵叹了口气说:“死了三个,我们也差不多都受伤了,只不过严重程度不同。”

    盲天女说:“其中可有一个是我们的人,小哥你回去可得给安家费哦!”

    我说:“放心吧,我那一次带队只要有人出事没有管过,没有伤亡太多也算是幸运的了,毕竟这次的斗各种变故不断,而且我们还不是在本土倒斗,还能剩下这么多人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阿红扫了一眼其他四支队伍说:“这么多人,还分成了这么多支队伍,要是等一下找到那根神圣权杖,估计人脑子会打出狗脑子的。”

    胖子“呸”了一口,说:“那就看谁的拳头够硬,谁的身手够好了。”

    盲天官说:“大家都围过来,我说个事情。”

    我们立马围成了一圈,他便开口说道:“等一下进去之后,不要多手多脚,更不要拿其他的冥器,找到神圣权杖就先藏起来,然后快速离开,现在最大的危险并不是冥殿中可能出现的机关陷阱,而是其他四支队伍。”

    胖子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嘛,那就看情况了,胖爷可是一个非常擅长随机应变的人,保不齐看到什么好的冥器就会伸手摸几件,不过官爷放心绝对不会影响到大家的。”

    我就说:“死胖子,你要看清楚现在的局势,五支队伍那就是五条心,到时候再因为一件无关紧要的冥器打起来,就会被其他三支队伍看笑话,甚至还可能有人起哄架秧子。”

    胖子拍着胸脯说:“这点小哥你就放心吧,胖爷又分寸的,知道什么时候该拿什么时候不该拿,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我非常无奈地看着胖子,对于这家伙的性格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了,他说的分寸和常人的完全不同。

    而且这家伙还是急性子,保不齐就会和人打起来,到时候不帮忙是不可能的,帮忙就会成为两支队伍之间的混战,这有违我们盗墓贼以冥器为主的原则,毕竟这一次不是来打架的。

    这时候,我们听到了吵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转过去一看居然是周四带领的队伍,其中忆莲正指着一个男人背上的虎子,和周四大声说着什么,而周四则是不断地反驳着。

    我看到秦甜等人不但朝着那边看,而且她带着人已经缓步走了过去,那么周四队伍中有他自己的人,一定也有雷堂拥护虎子的其他人,要是秦甜等人加进去,忆莲和虎子必定会吃亏的。

    不管怎么说,雷堂是表面唯一一个支持我做七雄当家人的人,如果让周四和秦甜的阴谋得逞了,那么可能整个雷堂就会出大乱子,到时候最难受的除了堂主雷风之外,也就是我了。

    我问盲天官:“官爷,咱们要不要过去?”

    盲天官眯起了眼睛,说:“当然要过去,这是拉论雷堂的最好机会,可比以前更加好的多,只是等一下三支队伍混战起来,要有人能够威慑住其他人,如果我们互相打斗的太厉害,只会给风堂和电堂建立起绝对的优势。”

    说着,盲天官看向了韩雨露,说:“到时候,只能麻烦你等一下出手了。”

    韩雨露看了盲天官一眼,问:“直接杀掉?还是留活口?”

    盲天官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下死手,但是如果有人冥顽不灵,直接出手也行,但是周四那小子留下,毕竟要抓住他和雨堂合谋的把柄,那么回去之后雷风那老东西想不支持我们也不行。”

    韩雨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在秦甜一行人走了过去之后,我们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秦甜已经迫不得己地代替周四说话,说什么周四平时的为人怎么样大家都清楚,她虽然是雨堂的,但是也要替周四说几句话之类的。

    胖子就站出去说:“谁平时为人怎么样也不能代表他真正的为人就是那样,说不定平时就是在博取别人的认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也说不定哦!”

    周四立马冷声说:“我们雷堂的事情不用外人插嘴,而且这个胖子之前因为一些事情和我有些矛盾,要不是因为他打了我一拳,虎子也不会受伤的。”

    忆莲说:“周四,我真是想不到你是那样的人,雷爷把我们当成他的子女一样看待,想不到你联合秦甜,而且在路上也陷害虎子,当时要不是张文他们出手相救,现在虎子怕是已经成了一具尸体的。”

    一时间,雷堂其他人的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显然他们不相信周四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忆莲在雷堂的地位也不低,她说的话又不得不信,毕竟傻子都能看出秦甜在帮周四说话,所以也不好立马下定论。

    周四冷哼道:“想不到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居然会投靠张文他们,你以为他真的会成为七雄的当家人吗?那要等到谁能先拿到神圣权杖才能确定,你现在跳槽未免也跳的太早了些吧?”

    身后夏风和仝电等人也围了过来,我想他们是准备看热闹的,一旦我们开始打起来,他们就继续看着。

    等到最后不收拾残局直接禁斗摸冥器也算不错了,要是心狠一点,我们就会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

    忆莲被气的够呛,说:“好啊,你居然还想恶人先告状,兄弟都了解我忆莲是个什么人,我向来是不会说谎的,要不然怎么会是我一路背着虎子走到这里来了呢?”

    有个男人就说:“没错,我看到忆莲姐把虎子背过来的,刚才我还纳闷呢,按理说不应该是周哥嘛,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呢!”

    周四指着这个男人说:“你少他娘的放屁,你不知道情况就别说话,那是忆莲她自己心里有愧,所以才一路上背着虎子,她是愧对雷爷,这点你都不懂吗?”

    顿了顿,他扫过其他人的,说道:“你们难道都忘了雷爷临走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

    那些人面面相觑,显然是雷风在临行前给他们开过一个小会,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内容是什么,但是也能猜个差不多,一定是让他们听周四的话,把神圣权杖带回去。

    不管是雷风本人想要做当家人,还是想让他儿子虎子做,但肯定是有这样指使的。

    又有一个白皮肤青年,说:“没错,大家不要被蛊惑了,雷爷让咱们听周哥的,大家总应该相信雷爷的眼力劲吧?”

    胖子冷笑道:“你们雷爷就是个二愣子,早他娘的养虎为患了,还高兴的等着人家反哺,他的儿子差点都被废了,这就是他看重的人所作出的事情。”

    那个白皮肤青年质问胖子:“你一个外人凭什么管我们雷堂的事情?”

    胖子说:“胖爷是专管天下不平事,你要是不服就和胖爷比划比划,不把你打服了,胖爷以后就不出来混!”

    之前那个男人笑道:“你那叫身手,不叫道理,更不是真相,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还是愿意相信周哥。”

    秦甜不再说话,这算是她的聪明之处,这时候说的再多,还不如默不作声,反而会无言胜有声,她对我偷偷笑了笑,显然此刻已经不怕我知道她的想法,其中更有一些挑衅的意思在里边。

    我说:“不用说了,说再多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还是直接动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