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可笑至极
    在一路横七竖八的小跑之下,胖子几乎被丢的没影了,因为有些地方实在不适合他那种身材的家伙通过,他只好另辟路径。

    而原本在胖子身后的人,也因为这家伙太耽误时间,从旁边的通道绕过他而行。

    就是这样,我们在这丛峰中足足持续了有将近十五分钟,终于才看到了尽头,至于身后那种“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依旧不断。

    这也就是我们这拨人是第一批到这里,那些贪吃的怪虫刚刚苏醒,那后面再有人来的话,我想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了。

    想到了这里,我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周四他们四个人,如果按照周四和秦甜之前密谋好的,周四带着其他三人会一路跟着秦甜的标记,那么他们可就要倒血霉了。

    等出了丛峰之后,我呼呼喘着气,身上的衣服也被岩石的棱角钩挂的破烂处很多,我们开始清理自己身上的爬着的怪虫。

    因为在那么多虫子的情况下,不可能一只都没有爬到身上,每个人都担心中毒,这点是最需要避讳的。

    我的脖子和脸上有那么几只怪虫,这些别看只有小拇指大的虫子,居然长着一个类似指甲盖大小的螯牙。

    在夹住皮肤的同时,细小的毛刺也就刺入了血液之内,我虽然只有轻微麻木的感觉,但是也中招的其他就有非常强烈的疼痛感。

    秦甜把一些咬在她皮肤上的怪虫硬生生拉下来,然后娇怒地丢在了地上,用脚狠狠地踩死,一脸嫌弃的说:“这到底是什么虫子啊?长相不但恶心,咬人还这么疼,现在拿下来还有一种火焚烧的感觉。”

    霍子枫说:“这是虫子含有毒液,也就是中招的少,要是数量多的话,估计早已经昏死过去,几乎跟中蛇毒是一个样的。”

    “哎呀!”

    秦甜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地惊叫了一声,但是在我们众目睽睽的目光之下,她的眼神微微闪动了几下,然后就看着身后的丛峰说:“那个死胖子还没有出来呢!”

    从秦甜真的担心的眼神中,我们这些心里明白的人都知道,她并不是担心胖子,而是在担心周四。

    此刻,胖子的脚步声已经就在附近了,相信再连一分钟都用不了,他就可以出来了,所以我也没有反进去找到。

    秦甜又说:“也幸亏我们反应够快,要是再慢点,里边就变成一片虫子的海洋了,如果周四那个臭流氓他们走到里边,一定够他们喝一壶的,说不定还有人会死呢!”

    我和霍子枫互相对视了一眼,因为我们看出秦甜在担心之中,又透露着一丝的兴奋。

    想来她认为在这里边是除掉虎子最好的地方,而她又对周四非常的了解,所谓富贵险中求,所以才会陷入一种纠结的情绪当中。

    胖子出来的时候,他的身上要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的都多,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在那样的坏境里边甩不开步子跑,所以一出来就疼的满地打滚,我们连忙帮他把那些虫子弄下来,再一只只地踩死。

    由于胖子中招的数量比较多,此刻已经有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我知道不给他喝点自己的血,估计这家伙要难受好一阵子。

    而且由于那些怪虫在他身体停留的比我们长,有些已经把一半的身体钻进了他的皮肉之中,也难怪胖子会是这个模样。

    在我扯开伤口给胖子喂血的时候,霍子枫他们就给他用匕首隔开伤口,把钻到里边的虫子一个个地挑出来。

    胖子一点儿都不觉得锋利的刀划在他皮肤有丝毫的疼痛感,反倒是虫子的毒液让他几乎痛不欲生。

    处理完那些虫子,开始给胖子往身上贴创可贴,要知道这种东西我们一直都有携带,但是能用上的机会并不多。

    因为小伤对于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事,打伤就直接上纱布了,所以创可贴一直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现在好了,这些虫子咬过的地方出现的浮肿,在给胖子消了毒之后,就给他贴了好些创可贴,以防伤口会被感染。

    毕竟,我的血只能治疗各种毒素,不可能会起到防感染的地步,要是那样我要是去卖血,那不得以一滴多少钱卖啊!

    胖子抓着我的手,哭丧个脸说:“小哥,你说胖爷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胖子在被那些该死的虫子咬的时候就想了,一定是自己和这边的风水不合,你看以往胖爷哪里受到过这么多的伤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这次确实是你受伤最频繁的一次,其实以往咱们也都各种大伤小伤不断,只不过没有这么集中罢了,但绝对不是风水的关系,而是这里地形的原因,所以你就当做一次非凡经历好了。”

    “放屁!”

    胖子想要推倒蹲在他身边的我,但是他的手上根本没有什么力气,也就是放在了我的胸口之上,气的胖子咬牙切齿地骂道:“狗日的,这对胖爷不公平。小哥,你他娘的这次回去不给胖爷加钱,胖爷问候你祖宗十八代。”

    秦甜就诧异地看了看我们,最后把目光定格在胖子的脸上,问:“哎,胖子,怎么说你不是张文的人,而是他花钱雇来的?”

    胖子艰难地点了点头,说:“胖爷可不是你们七雄的人,而是祖传的摸金派手艺,不花钱胖爷千里迢迢跑来吹风啊?”

    秦甜看向我说:“张文,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是被堂口里边的人知道了你请外援,那么你这次即便是拿到了神圣权杖,也不会有人承认你是整个七雄的当家人的。”

    我的小辫子被这个女人揪了一下,说实话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毕竟这次是我们七雄内部的事情,不能让外人插手。

    之所以没有人将胖子排除掉,我想可能是因为从我倒斗以来我们两个就一直在一起,所以别人误以为胖子也是七雄门人了。

    至于韩雨露虽然也不是我们七雄门人,但是她贵在一直不说话,老话常说言多必失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说话的人除了那些呆头呆脑的人之外,那一定就是非常厉害的角色,所谓旁观者清嘛!

    胖子也感觉自己说错了话,就立马打哈哈地说:“以前是摸金校尉,但是遇到小哥之后,胖爷就加入了七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带胖爷来欧洲呢?刚才是和混血大妹子开的玩笑,她居然当真了,哈哈……”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都他娘的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的好,万一那些虫子一会儿爬出来,数量少了还好说,多了又该慌不择路地逃命了。”

    秦甜说:“你们也不用掩饰,这件事情回去我会告诉大家的,到时候就会有人去彻查这件事情,现在改口也来不及了。”

    我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心里也一点都不担心,如果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秦甜她自己和周四的事情。

    我想危机最大的应该就是他们才对,到时候不但三个堂口会站在一起,就连雨堂中的人,说不定也不会再支持秦甜母女了。

    而且,如果让雷风知道周四想要害死他的儿子虎子,以我看来周四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再被赶出雷堂,赶出七雄。

    只是我现在想到一个问题,要是虎子死了,忆莲也死了,我们会不会被人栽赃嫁祸,毕竟就雷风相信周四要比相信我们多的多,我想这也算是他们的一个计策吧!

    我把自己的想法悄悄告诉了韩雨露,希望她能够进去帮虎子和忆莲一把,毕竟所有人当中,连我都被那种怪虫咬了。

    唯独韩雨露是个例外,身上连一只虫子都没有,虽然那些虫子不畏惧于她,但是也对她不感兴趣,这也是我请求她帮这个忙的原因。

    韩雨露看了看我们,当看到胖子已经能站起来了,加上还有盲天官和霍子枫,即便秦甜想要对我们怎么样,她和她那五个人也没有这个能力。

    所以,韩雨露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关闭了手中的手电,在大部分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悄悄走回了丛峰当中。

    虽然这些虫子非常的毒,但毕竟它的个头太小,毒液也就是有限的,加上我又给胖子喝了自己的血,所以没一会儿胖子就能站起来活动身体了,虽然疼痛是我无法帮他的,但并不会影响他的行动。

    由于韩雨露一直在队伍最后,也不怎么说话,她的离开根本没有人注意的到,而我又走到了队伍的最后,自然也不会有人很快发现。

    等到发现那也是我们走到了一片非常奇特的钙化空间当中,那里的钙化程度只能用奇观来形容了。

    当我们九个人远离丛峰之后,走了大概也就是十多分钟,路还是一如既往的难走,所以这段时间也就走出不到一千米的。

    在七拐八拐之后,一片钙化程度严重到无法在严重的空间,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一带出现了人工开凿的痕迹,本来我们应该高兴走对了地方,但眼前却是一片如同刚刚下过一场暴雪的景象,整个就是白花花的一片,刺得人的眼睛都发疼,只有带上护目镜还好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