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坠崖
    我诧异地看着他,说:“想不到老周你对于地下溶洞系统还有这么深的了解,这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周四揭开防毒面具往嘴里丢了一块口香糖,咀嚼着说:“我也算是七雄门人中的老手了,见的多了,自然也就了解的多了,这也是我听一位曾经我们聘请到的地质专家说的。”

    我们都看着周四,因为他说的确实是对的,毕竟他们已经处于更加现代化的盗墓,别说是请个地质专家,就是请一客车的各种专家也不奇怪。

    钱绝对不是万能的,但是有了钱就会有一万种可能性。

    废话不多说,所有人就开始朝着指北针指向的北方前行,因为不管是阳宅还是阴宅,也不管事国内还是这国外,房屋都朝着太阳的方向建造着,陵墓也是一样。

    当然,这里边也有很大一部分靠运气的,毕竟谁也说不好究竟是在前还是在后。

    假如十八座护陵以主陵为中心环绕建造,如果我们是从主陵北边的护陵下来的,那么现在这样走就是背道而驰,反正就是正确的。

    不过,作为职业的盗墓贼,其中还有个经验丰富的老盗墓贼,在我们下到护陵之中之前,已经观察了那是在白朗峰以南的处。

    那里是朝阳的,即便在护陵里绕了几圈,还是能分辨出大概的方位的。

    当然,这两方面都是可能性的,谁也无法猜测古人当时的设计理念,更加不能确定是否自己现在所走的就是正确的。

    盗墓就是依靠着经验、技术、身手,以及经常被人挂在嘴边的运气,各方面都占据了很大的比例。

    往北走了没有多久,就看到了地面出现了钙华堆积物,这也是溶洞地貌的典型地形,说明这里曾经有过水流的通过。

    但是,从那些附着在各处的白色钙物质的干涸程度来看,水流应该消失在好几千甚至上万年以上。

    钙华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瀑布华,由于地表瀑布水流速度陡然增大,内力作用减小,水中的二氧化碳物质外溢,便形成了瀑布华。

    在我国贵州著名的黄果瀑布就是其中的一种,而世界各地也都存在,只不过有些在地上,有些在地下,后者就像这里一样。

    我之所以对这些也有一定的研究,一个是出于自己对这一行业的专注,另一个就是因为自己去过我国云南。

    那里这种溶洞地貌较为常见,说白了就是做好事先工作,担心因为不了解地形而遇到不必要的危险。

    再往前走了也就是一百米,一个巨大的落差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如果有水流就是一个湍急的瀑布,而现在更像是一道悬崖绝壁,上面也有大量的钙化物质,而且因为早年水流的溶蚀和侵蚀以及重力作用,导致了坑坑洼洼地表的出现。

    秦甜就说:“难道主陵就在这悬崖下面吗?可是这种地形运送棺材进来,徒增了很大的困难啊!”

    盲天官说:“盗墓就是在危险和困难之中寻求财富,而设计者也会把陵墓建造人力很难到达的地方,像是什么高山、深谷、恶林等等,当然也结合了风水知识。”

    听到风水知识,我就忍不住想到西方把陵墓都会建造在风水煞穴位之上,就问盲天官,能不能依靠找寻风水煞来断定我们走的是否正确。

    可是盲天官却是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因为我犯了一个风水师、一个职业盗墓贼的大错。

    风水学用于墓葬的话,那必须要参考物,除了所处环境之外,还要通风顺水,而这里即便有水流过的走向,却没有风的痕迹,自然是没有办法找到风水煞了。

    胖子就调侃我说:“糗大了吧小哥?平常没有官爷在的时候,我们这些粗人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这次可不同了,你学的那点东西,还不足人家官爷丢下那点多。”

    我白了他一眼说:“少你娘的不懂装懂,自己还是个二百五,现在反过来教训小爷。”

    大概是盲天官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便又语气缓和地说道:“这也不能怪张文,毕竟这里不是咱们国家或者附近的区域,即便最早是来源于中国,但早已经完全扭曲了风水的真正含义,不单单是反其道而想那么简单,不但是张文,你们也要多学着点。”

    胖子呵呵笑道:“这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少拍我师傅的马屁,大家都准备开始下,我带头!”、

    霍子枫说完,便第一个面朝着绝壁而下,这次我们没有用绳子,因为即便所有人的绳子加起来,也是不够那么长的。

    我们利用了水流冲出的那么多坑坑洼洼的洞,完全可以成为我们的着力点,当然这也是具有一定危险性的,毕竟下面少说也有好几十米甚至上百米高,只有手脚一滑就可能掉下去摔成肉泥。

    在我爬在那道绝壁之上,发现并没有霍子枫那么轻松,因为钙化物特别的松软,稍微不留神就会踩塌或者抓塌一个洞,必须要比整个人的身体紧贴绝壁,然后手脚寻找最为合适的着力点,不行就得立马换其他地方。

    我们就像是一群壁虎一样,踩着抓住那些孔洞往下爬,而我对于那些密密麻麻的孔洞,有着一种很难用言语说明的恐惧感,生怕从里边钻出个什么东西。

    按理说即便那东西有毒自己也不用担心,可是肯定要吓一跳,到时候再真的跳起来,那可和从三十多层高楼上跳下去是一个概念。

    胖子爬的最慢,所以他就在整个队伍的上方,嘴里一个劲骂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在让我们等他。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会选择在绝壁上傻等着,要等也是到了地面再等,所以也就没有人理会他的嘟嘟囔囔。

    胖子骂道:“一个个没良心的,胖爷还是伤病号,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胖爷的?一点儿团队意识都没有,还是别一起倒斗了,搞你们的个人英雄主义得了。”

    还是没有人理会他,胖子边下边继续骂:“狗日的小哥,胖爷平时可待你不薄,你怎么就不能等等胖爷呢?你的良心叫狗吃了吗?”

    我实在忍不了就回了一句说:“你他娘的少废话,这种情况小爷也没法等你,不过小爷能保证尽快下到底部,到时候即便你掉下去,小爷也能接住你。”

    “放屁!”

    胖子骂道:“就胖爷这体格,还不把你丫的压死,再说了你……”

    话说到这里,忽然胖子的声音一滞,接着就大叫道:“我操,里边有什么东西咬住胖爷的手了,我……啊……”

    话又没有说完,就听到一声大叫,接着一股恶风就从下向我们袭来。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人的手电都往上打,可是打的同时一个黑影伴随着一连串的惊叫声,直接砸了过来。

    虽然胖子是最后一个,但是我也比他只好一点,只是没有脱离大队伍,不过也是倒数第二名。

    胖子已经开始自由落体了,眼看着就朝着我砸来,而此刻我自己身边又没有任何人可以出手帮忙,想要闪躲更是来不及,完全就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等着胖子砸在我的身上,然后我们两个一起掉下去,再砸到其他和我一样倒霉的人。

    闭上眼睛的第一秒钟,我仿佛过了一个小时,再也忍耐不住心里的好奇,为什么胖子还没有砸到我的身上,甚至还有一种早死早超生的觉悟,所以就睁开了眼睛。

    在我睁开眼睛的瞬间,也就听到胖子的叫声从我耳边掠过,他整个人也是擦着我的身边继续掉下。

    我想要伸手抓他一把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在加速度的原理之下,胖子下落的速度超快,心想胖子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同时,我也暗自庆幸,幸好他没有砸到我身上,要不然就是两条人命,也有些对于胖子接下来的结果无奈和伤心。

    我明知道自己的一个好朋友,甚至可以说是不是亲兄弟甚是亲兄弟的人死亡,浑身都在忍不住悲鸣着。

    可是,就在这些想法在我的脑子一闪而过的瞬间,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脚踝一紧,整个人就是一怔,接着就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往下扯,我几乎就是鼻子擦着绝壁,跟着掉了下去。

    那是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踝,不用说肯定就是胖子,不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还是出于本能地乱抓,恰好就抓住了倒霉的我,一下子就真的变成我们两个往下掉,两个人的惊叫声在四周连续不断。

    但是,在下掉的过程,胖子一直都没有松开我的脚踝,我都有一种想要事先一脚先踹死他的冲动,可自己也开始胡乱地抓东西。

    期间,我还抓住过一次孔洞,但是钙化物脆的要命,几乎没有丝毫的停止,继续往下掉。

    我也是出自下意识地继续乱抓,不知道抓到了谁的小腿,两只手几乎一拥而上,再也不愿意松开,期间又是停止了一下,可是继续又往下掉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