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不可能的尸变
    以前在老家玩木匠做完活留下的齑粉沫,有时候都想塞进嘴巴里边咬上几口。

    只不过,从棺材里边散发出的木头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潮气以及尸体腐烂的味道,对于早已经习惯了这两种味道的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

    毕竟,这棺材里边没有尸体腐烂的味道那才不正常呢,因为棺材里边不放尸体,又会放什么呢?

    霍子枫就像是开门一样,抓着棺盖翘起的一边,把棺盖拉了起来,然后拉到和棺身平行的位置,整个棺椁因为风的关系,微微地颤动着,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好像有一男一女在床上办事一样。

    棺材里的深度也就是一米左右,在霍子枫打开棺盖之后,有着有些陪葬品掉落到了地上,但是更多的是缠绕着尸体的身体。

    因为着实有不少的陪葬品,所以只能看到尸体还有个人形,可因为覆盖的太过严密,以至于无法看到尸体本身的情况。

    胖子就啧啧着嘴说:“我靠,这西方不愧是宝石产量多地区,就这个小小的护陵,居然有着那么宝石陪葬,那主陵里边还不得堆积成山啊!”

    其他人也为之惊叹,就连周四都说:“这不愧是帝王之墓的护陵,陪葬品居然比一些什么大贵族都多,早知道就不盗那些贵族陵墓了,直接找几个护陵盗盗早就发了。”

    胖子瞥了他一眼,说:“看看你那点出息,实话告诉你吧,胖爷和小哥他们在中国所盗的墓,里边陪葬品加起来可以塞满这个护陵了,少他娘的大惊小怪啊!”

    秦甜就说:“那你怎么不在中国盗墓,跑欧洲来干什么?”

    胖子说:“那还不是因为小哥的事情,要不然胖爷才不来这种穷山僻壤捡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呢,我们在中国摸到的冥器,那最低也是过千万的,最高的有好几十亿甚至上百亿,不信你们问问小哥他们!”

    虎子就问我:“小哥,是真的吗?”

    我说:“别听胖子胡扯,虽然确实有过几十亿的东西出土,但那也是屈指可数的,不过我们所下的都是皇陵,里边的东西以市场价来说,还真的没有下百万的,这点我是可以肯定的。”

    虎子就说:“小哥,我要不拜你为师吧,以后你带着我去见识见识,等我回到欧洲也好跟那些同行人吹捧吹捧。”

    我连忙摆手说:“这可不行。第一,我不能收你为徒,因为我师傅还健在,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即便已经是七雄当家人,也不能收徒弟;第二,我不希望你回来吹的天花乱坠,惹得欧洲这边的盗墓贼去光顾咱们中国,毕竟中国的东西,最终还是中国人自己的。”

    秦甜冷哼一声说:“大家都是盗墓贼,一切都是以利益为主,张文你也别装,哪个买家给的价格高,那自然就卖给他了,还管什么哪国人啊!”

    我苦笑道:“你身体里边一半流着欧洲人的血,自然不懂我们的心,再说了那也算是我们盗墓门派不成文的规定,谁也没有破坏。”

    虎子立马叫道:“师傅,你给我介绍介绍除了咱们七雄的其他门派,早就听说他们在盗墓的手法和咱们大有不同。”

    “别叫我师傅,我再说一遍,不会收你为徒。”

    我看着棺材里边的珍珠玛瑙、翡翠宝石说道:“但是我可以给你讲讲其他门派势力,只不过不是现在,要等这次倒斗结束之后,有时间就去北京找我,我再跟你说。”

    虎子重重地点头,说:“那就一言为定了。”

    胖子又开始从棺材里边抓出冥器,还笑着说道:“小哥,你就收下这小子,有他这么一个傻徒弟,再加上你这么一个白痴师傅,如果以后能成为倒斗界茶余饭后的笑谈呢!”

    “滚,摸你的金。”我白了胖子一眼。

    随着胖子他们把尸体上面的一些陪葬品拿掉,腐臭味更浓了,不过一具尸体便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具男尸,身高有一米八,身上的衣着已经完全腐烂,可以看到已经缩水的非常严重,但还算是保存的非常完好。

    从尸体的面部可以看出,他死的非常安详,甚至可以说是开心,因为即便这样还呈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抹笑容虽然有些诡异,但是见管了千奇百怪的尸体,这也不算是什么,胖子也大概端详了一下,然后又就不再理会尸体,继续把东西往他的背包里边塞,都他娘的快塞炸了。

    我正要让胖子差不多就行了,但是韩雨露忽然冷声道:“快离开那里,要起尸了。”

    韩雨露的话,对于我而言形容古代皇帝的圣旨,甚至可能比圣旨还要管用,几乎就是在她的话一出口。

    我整个人瞬间就和那口棺材拉开了足足有好几米的距离,同时下意识地端起了枪,瞄准了棺材里边。

    胖子的胆子确实够大,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像我一样拉开距离,而是直接把手里的冥器往背包里边一塞,然后摸起了四十五度角枪顶住尸体的下巴,食指已经扣下去了一半。

    其他人则是散开的距离远近不等,但比起胖子来说,他们还是挺远的,如果这时候真的起尸了,那么第一个袭击的人就是胖子,他们也有一定的反应时间。

    气氛瞬间就凝结到了冰点,没有任何其他的响动声,只剩下我们粗重的呼吸声,以及一双双死盯着尸体和韩雨露的眼睛,每个人流露出疑惑和诧异的神情。

    胖子皱着眉头打量了尸体一会儿,说:“姑奶奶,你怎么这样吓唬人有意思吗?你可是不擅长这个的,再说了咱们倒斗也没有人会故意吓唬人的,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中,每一条神经都是仅绷着的,有时候会活生生把人吓死啊!”

    韩雨露说:“你,走开,快!”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韩雨露如此的严厉,但也是屈指可数的,一般她这样就说明事态的严重程度到达了一定的危险性,所以她才会流露出极为罕见的紧张。

    看着那具干巴巴的尸体,很想相信会和粽子联系到一起,毕竟粽子都是肉身基本就没有太多的变化,稍微有腐烂的虽然也有,但是已经干成这样的尸体,起尸的情况真是不多见。

    不过,我宁愿相信韩雨露说的是对的,因为我曾经见过一副基本和白骨差不多的东西,也有活动的能力,虽然没有粽子的危险性那么大,但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致命的。

    后来我也仔细想过,这个世界充满了太多的未解之谜,有着很多无法用现代科学能解释的东西。

    这说不定是一种类似能够控制尸体那样的病毒和细菌,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进化,以至于可以控制一副骨头架子。

    不管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但是这些终归逃不出生物的本能,一切都是为了生活,它们不像是人类那样生活,有梦想有追求,只是简单的来到这个世界,源于本能的新陈代谢,甚至有些活不到一天又死了,新的生命又将代替它们。

    胖子这次没有听韩雨露的,因为他的枪口就在尸体的下巴上顶着,只要有一丝的不对劲。

    我相信他一定会开枪,现在最主要的是尸体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反倒是把我们自己搞的紧张兮兮的。

    过了一会儿,胖子就说:“我靠,胖爷有些搞不懂了,姑奶奶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韩雨露眼睛的寒光一闪,把我们吓得都是一哆嗦,但她的目标却是那具干尸,手里握着的九龙宝剑直接刺向干尸眉心的地方。

    噗嗤!

    九龙宝剑直接贯穿了尸体的脑袋,韩雨露瞪了胖子一眼,胖子连忙枪放下来,更是一头的雾水。

    就在所有人都倍感疑惑的时候,忽然尸体动了,那干巴巴的手臂伸出棺材,以一种快到已经完全超越人的速度,一把就抓住了胖子的胳膊。

    我们都是一愣,胖子已经开始疯狂地甩着他的胳膊,但是看似已经没有多少柔韧程度的干尸之手,却像是一条蛇一样,仿佛那已经不能再称之为手臂,更像是一根很粗的面条。

    胖子甩了好几下见没有用,一边开始用手去掰开尸体只手,一边大叫道:“你们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

    我已经反映了过来,伸手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就当做砍刀似的砍向了尸体的胳膊。

    此刻,胖子也是乱舞的匕首,但是在我的匕首划向尸体的手臂,这时候我才感觉到,那就好像切在了极为有弹性的塑胶上,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而胖子的死死抓住的胳膊处,竟然开始流下鲜血,血送着尸体的手流向了尸体,却是一滴都没有掉在地上。

    看到了这一幕,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已经遍布了我的全身,身体的每一根汗毛也都竖立起来。

    韩雨露双手死死地摁着九龙宝剑的剑柄,而尸体则是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一时间所有人都跑了过来。

    其中周四更是对着尸体的脑袋连开了好几枪,但是子弹犹如泥牛入海,只是在尸体的脑袋上留下了几个模糊的印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