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摸陪葬品
    我看向了盲天官,希望他能给我一些暗示,但后者只是和我的目光接触了一下,微微一笑便又看向了正要打开小门的虎子,也不知道他的不作为,又包含了一种什么样的意思。

    虎子一点点地把门拉开,他紧张的浑身都轻轻颤抖起来,说实话我也提他捏了把汗。

    其实这就相当于一个赌注,他把宝押在了这个小门后面没机关上,可是谁又能真正敢保证说后面就是没有机关呢!

    不得不说,虎子这小子还真的有点狗屎运,现实正如我所料的那样,小门被完全打开,灯光和手电光同时照入里边,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瞬间,虎子脸上洋溢出了丝丝得意的笑容,好像在和我们说:“看吧,我的胆子够大了吧?以后你们还有谁敢小瞧我,尤其是那个死胖子。”

    在小门之后,有一个拱形的小洞,也就是一米多高不到六十公分宽,而且手电还能照到洞底,也就是四米多入深。

    洞中放置着一些陪葬品,和以往看到的不同,那些陪葬品是以矮到高排列的。

    最前面是一个直径有四十公分的银盆,盆中放着一些用好几种玉石雕刻成的小物件,像小山似的堆了满满一盆,仿佛这个盆就是一个西方的聚宝盆一样,银盆只上雕刻着三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类似这样的女人,我曾经在看报纸时候见过,说是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了一幅名画,只不过名画上的女人是一个,还是侧卧着的。

    但是,就那幅名为《侧卧的l女》拍了十亿多元,据说是被中国上海的一位姓刘的收藏家买下。

    还有一幅是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价格还比上一幅高出两千多万。

    由此可以见得,在西方这种不穿衣服的女人画作,确实非常的值钱,而在创作当时,我想是西方人是把女人的地位和美,两者都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因为当时我见到的价格太高,所以就特别留心看了看,直到后来我经手了很多冥器,有些甚至已经超越了古董的范围,价格自然也有二三十亿不等,所以眼界也就变宽了。

    从我一个古董商贩、盗墓贼的眼光来看,之所以这些古件的价格有这么高,那纯粹都是炒作。

    举个例子,拿一部经典的电影来说,一位富豪拍下了两张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邮票,这也是最后的两张,可富豪却当场撕了一张。

    这种做法看起来有些丧心病狂,其实换一个角度说,所剩下的那一张便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张,那价格远远就要超越原本两张加起来的总和,这样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炒作手法。

    言归正传,在银盆之后,可以看到有金底银耳瓷器、纯黄金托盘、腐烂的油画以及那些东西上面挂着一些古罗马女士佩戴的镶有宝石的耳环和项链,还有就是一些块状的黄金。

    看到这些,有一半的人开始蠢蠢欲动,最先伸手的不是距离最近的虎子,也不是爱冥器如命的胖子。

    而是秦甜,她这是第一次倒古罗马的斗,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一千多年以前的古董,哪里可能会不动心。

    在秦甜拿起几条镶嵌着红宝石、孔雀绿、蓝宝石的项链之后,胖子也冲了上去,把一些小物件开始往他的背包里边塞。

    这时候其他人也动了,盗墓贼的本质在此刻一览无遗,完全因为冥器的出现,体现的淋漓尽致起来。

    这就是一个陪葬的小墓室,甚至说都不能称之为墓室,我在中国下过那么多斗,从来还没有见过哪个陵墓中的陪葬室会是这么小的。

    或许这就是古罗马当时的风光,这样虽然陪葬室小了,反倒是显得冥器多了。

    当然,我也不能完全肯定,说不定这就是西方的墓葬风格,把陪葬的物品放在主墓室中的小门洞之中,所以我只能问询周四是怎么看待这样的墓葬格局的。

    周四皱起眉头说:“不瞒你小哥,这样的格局我也是第一次见,以往所见几乎和咱们中国差不多,有着稍微的差别也是大同小异,要不然七雄也不可能在欧洲生存这么多年。”

    胖子装了几件之后,发现小物件已经被其他人装的差不多,而大物件又不可能带出去,所以他就开始打起了右边小门的主意。

    而且胖子和谁都没有商量,自己偷偷地跑了过去,等到我们发现这家伙的行踪之时,他已经把把手扭了半圈,就差拉开小门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连忙就叫住胖子说:“死胖子,你就不能等等再开,这边没有机关不代表那边也没有。”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胖爷可不想再听别人说自己教唆小朋友了,这次胖爷自己打开不就得了。”说着,他猛地把小门完全打开了。

    在打开的瞬间,我们先是感觉到一阵风吹了出来,导致上面的八个冥灯都暗了一下,接着就听到了某种不和谐的声音。

    只是因为胖子的身体堵住了门口,所以我们并看不到这种异常是怎么形成的。

    胖子楞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躲避,而是接着扑进了里边。

    在我们跑过去之后,发现里边全都是以金器和银器为主的小型器皿。

    从做工来看,那都是出自巧匠之手,和现在市面上流通的那些少则几百元多则十多万的不同,几乎每一件在几十万乃至上百万之多。

    又是一次的洗礼,在这次之后,胖子的背包已经是鼓鼓囊囊了,他开始把认为用不上的装备丢弃,显然这家伙的收获又颇为丰富了。

    整理好之后,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背包,说:“胖爷总算是没白来,即便现在回去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他问我:“小哥,你摸了几件?”

    我一手拿着一尊小型的纯金雕像,背包里边还有一套镶嵌着宝石的雕花银壶,这就是我在两个小门后面获得的冥器。

    当然就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些东西的价格决然不菲,在没有见到更好的冥器之前,我觉得这已经足够了。

    我说:“死胖子,这才是一个护陵,主陵里边不用小爷说也有更好的,你现在摸了这么多,等一下要是碰到更好的,你这些不是白背着了?”

    胖子背起背包说:“胖爷这叫有备无患,再说了这才几斤几两,背着就跟闹着玩似的,比起那些装备,这些冥器要轻的多,即使是重,胖爷背着心里也高兴不是!”

    我对这个冥器狂已经无话可说,看着其他人也整理好自己的背包,就提议说道:“接下来我们就要开那口棺材了,如果进入主陵的入口就在棺材里边,那么我们也就不用费劲再找了,要不是入口的话,那我们只能再找找看了。”

    秦甜说:“我看肯定就在棺材的后面,这是各国陵墓常用的手法。”

    我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里的情况完全都是出乎自己的意料范围,原本可能有机关的没有,不能有的又有了,从周四他们的表情来看,显然并不是所有古罗马的墓葬都是这样,这里算是一个特例。

    观察了一下右边的小门里边,发现在尽头有着好多小孔,那股风就是从那些小孔之中吹来的。

    我闻到了风中有着一股淡淡的腐烂味,那估计这些小孔并不是连通着外界,很可能就是连着其他的陵墓,甚至可能是主陵。

    一般来说,建造护陵的目的,除了风水上讲究的守卫主陵之外,现实中就是为了让盗墓贼以为这就是主陵,从而避免真正的主陵被盗墓贼入侵,就不会在墓墙上雕刻那些文字,更加不可能和主陵相连。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一个是西方不同寻常的风水格局,另一个就是设计者对于护陵和主陵足够的自信,他觉得不可能有人有能力能通过护陵,更加不可能从主陵完好无损地走出来,所以我们就不得不防主陵中更加凶险的情况。

    没有太多的犹豫,胖子已经东南角点起了蜡烛。

    这种行为看的周四等人自然是摇头苦笑,而我们在马特洪峰的贵族墓早已见过胖子这一手,所以也就没有特别奇怪。

    胖子稍等了片刻之后,看了一眼蜡烛还亮着,就骂道:“狗日的,连个鬼吹灯都不会,还敢藏这么多冥器,活该被胖爷盗。”

    我说:“行了你啊死胖子,也许这是中西陵墓的不同,他们这边没有粽子,更不可能有鬼这么一说,你他娘的就直接开棺就行了,玩什么弯弯绕。”

    胖子说:“胖爷那叫不忘老祖宗的谆谆教诲,那像你们一个个,估计小哥你要是在欧洲当上当家人,过不了几年咱们国家的墓你就别下了,要不然鬼打墙非绕死你。”

    在我们说话期间,霍子枫已经去研究棺材的打开方法,并发现那是很简单的棺锁,甚至可以说连棺锁都称不上,因为他没鼓捣几下,棺材就发出“咔”地一声,而那木质棺盖也就打开了。

    在棺盖打开的那一瞬间,我闻到了非常强烈的木头味道,就我个人而言是非常喜欢这种味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