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寸有长尺有短
    我不否认,没有特殊训练过的人,很难在一定时间能不活动,即便下面的人是我,也是一样,甚至说不定自己也不如胖子。

    此刻,胖子已经满头虚汗,这汗出的他都快虚脱了。

    终于,在对面的碰撞声消失了之后,不一会儿我们就看到了手电光照了过来,同时也听到了很快脚步声。

    这很显然韩雨露是成功了,这不过比我预想的时间要长一些,看来即便手握神兵,要破开这种铁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每座雕像上的铁刺太过于密集了。

    等到他们走到了我们这边雕像的身后,虎子就说:“你们等等啊,我们马上救你们出来。”

    胖子哭丧个脸说:“小孩子别吹牛,你们只是一座雕像就那么难搞,而我们这边还要搞三座,胖爷还要多受一两个小时的罪了。”

    秦甜带着怒气说:“哼,你个死胖子,刚才不是说剩下了两座了吗?怎么又成了三座呢?你个大骗子。”

    胖子就解释道:“你看看你秦大妹子,胖爷不是怕你们听到三座会害怕,所以故意少说了一座,这样也好给你们解救我们的信心啊!”

    “哼,那现在为什么又说实话了?”秦甜问。

    胖子苦笑道:“唉,这丑媳妇儿早晚要见公婆的,这不是跟你们说了实情,也好让你们事先有个准备嘛!”

    周四说:“要不我们走吧,让他们先在里边再好好看清楚,到底是三座还是两座,等到看清楚再救他们。”

    这一下,连我也着急了,毕竟一直这种姿势自己已经受够了,连忙说:“别呀,你们不救这个死胖子也要救救我们三个人,小爷快在里边憋死了。”

    可是完全没有想到,在雕像后面响起了离开的脚步,而且手电光也朝着另一个方向照去。

    我们四个人整个就是呆如木鸡,难道他们真的打算见死不救吗?只是因为胖子玩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心眼?

    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一声“嘭”的声音,那好像是在剧烈扯动什么,紧接着我们就感觉到,四座雕像开始朝后移动,而我们所处的位置越来越宽了。

    雕像移动的速度要比推过来的时候不知道快多少倍,那简直就是牛车和跑车的区别。

    但是,我们想要动一动身子,却发现身子因为长时间不动,早已经僵硬到无法动了。

    胖子倒是很直接,他一低头就把我甩在了地上,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扶地面,可没想到胳膊完全用不上力,直接就摔了个狗吃屎,吃了满满一嘴的灰尘,呛的我连连咳嗽。

    霍子枫慢慢地把盲天官放下,然后开始开始活动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脖子、腰部和腿部,盲天官和胖子也是一样,只留下一个在地上趴着久久无法起身的我。

    这时候,韩雨露走过来把我扶了起来,她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问一句有没有事,而是直接用双手给我揉着全身各处,丝毫没有避讳男女之嫌,很快我就可以活动了。

    我在恢复了活动能力的一瞬间,上去就朝着胖子的屁股狠狠地踢了一脚,疼的胖子“嗷”地大叫了一声。

    这并不是我真的踢的有多疼,而是因为肌肉长时间没有活动的关系,这时候受到外力的打击,那一定会特别的疼,这也是我要的效果。

    胖子就咧着嘴,问我:“狗日的小哥,你干什么踢胖爷?你属驴的啊?”

    我冷哼道:“活该,谁让你把小爷摔在地上,没踢死你就算你他娘的命大。”

    秦甜笑着说:“好了你们两个,现在入口已经出现了,休息一下我们继续走。”

    我们看了看在“t”字形的中心处,也就是我们开始分叉的时候,那里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入口,看样子我们又被那个在墓墙上刻字的人玩了。

    我就问韩雨露:“刚才你们也没有再斩断那些铁刺,反而是把四座雕像弄走了,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韩雨露没有告诉我经过,但是虎子这个跃跃欲试的倒斗未来之星跟我原原本本说了。

    原来,他们发现四座雕像下面有着滑轮,每个滑轮有着反卡,在机关启动之后,只能向前移动。

    按理说,是无法向后的,但是任何东西有一利就有一弊,只要从后面用绳子拴住一个雕像,一行人用力拉便能将反卡破坏掉,而机关也就失去了原本的运作。

    此刻,雕像已经被他们丢到了原本有门洞的墓道中。

    当然,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任何无懈可击的东西,这个机关能设计成这样,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已经属于同时代比较超前的机关术,设计者也想不到有人会从后面拉这个机关。

    或许设计者也知道后面是破绽,但是以为我们这些盗墓贼会一起行动,不可能有人在后面,而我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只是,我们这些人当中不但有特制腐石水,还有九龙宝剑,所以才得以幸免。

    关于这个机关的原理,我确实看不明白,因为就连盲天官也是一知半解,不过他就算知道的也没有告诉我。

    看来,我只能遇到黄妙灵问问她,这“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每个门派的特长不一样。

    对于机关术来说,黄妙灵虽然肯定比不过付义,但是以她的眼力劲,应该不难猜出这种机关的运作原理是什么,而我也很难把这个机关与空气、河流等联系在一起。

    在短暂的休息时间内,韩雨露给她的手又一次地重新包扎了纱布。

    因为之前为了救胖子就搞得血肉模糊,再加上刚才斩掉她们那一边最后一个雕像的铁刺,所以情况就变得更加严重了。

    看着那满是鲜血的手被纱布一圈圈地包裹,我的心中有些不忍再看下去。

    作为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如果生活在现代都市中,她应该正为了当选择哪个富二代,开什么车,住什么房子,去哪家美容院等等发愁,而不是搞得满手是血,做着很多女人想都不会想的事情。

    我走过去问韩雨露:“用我帮忙吗?”

    韩雨露看了我一眼,便是微微摇头。

    我继续问:“你的手没事吧?”

    韩雨露继续摇头,连要开口说话的意思都没有,而我也是早已经习惯了,所以也就见怪不怪,只不过我一直藏着一颗不为人知的小私心。

    或许,就像胖子他们认为我更像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白痴似的,但是他们未曾知道我和人相处的方式。

    即便韩雨露这样沉默寡言的美女,很多时候也是理会我,而不是去理会胖子他们,这就是我的私心。

    我这个人在同行中,那也算是个话不多的(当然除了研究风水等理论性的东西除外),一般见到陌生人,我只是随便说个客套话。

    如果觉得这个人适合做朋友,那肯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遇到反感的,那肯定就不会再说了。

    胖子这个人正好和我相反,他是不管能不能做朋友,这个人是男人是女人,是老人还是小孩儿,他都会嘚吧嘚吧说个不停,但是他永远不会相信这些人,通俗来讲就是会做人。

    这算是胖子的长处,但是相比较之下,我这个不善于交际的人,却对朋友可以赴汤蹈火的人,那么只要相处下来,大家都愿意和我做朋友,而且还是那种很好的朋友。

    我的私心其实也非常简单,不存在任何害人的想法,只是用这样的方法靠近一些能够帮助我的人,即便是韩雨露这个性格的人,她也不会和我为难,甚至不止一次的帮助。

    而且,除了韩雨露之外,放眼我身边的人看去,不管每个人都会什么样的想法,但是到头来却没有一个人想要害我。

    只不过,我从来不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毕竟每个人为人处世的方式不一样,别人也不会听我的。

    在我们收拾好一切,准备从那个长方形的入口继续前行的时候,韩雨露就拍了一下我的肩头,她轻声说:“走在我后面。”

    我为之一愣,但还是很快微微点头,韩雨露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谁都知道接下来肯定会更加的危险,她摆明就是要做我的护草使者。

    这次是由周四他们带头,霍子枫改为殿后,一直在后面的韩雨露就出现在中间,而我就跟在她的背后。

    胖子可能也看出了韩雨露有意要保护我,所以他就死死地跟在我的背后,一刻也不离开。

    在进入长方形入口之后,先是一段朝下螺旋状的墓道,在我们走到了这种特殊墓道的尽头,便是一个较为开阔的空间。

    同时也出现了独一扇的大理石门,这门高四米宽两米,上面雕刻着西方的天神,还有一些在一旁飞舞的小天使。

    石门的右边,又一次地出现了一块浮雕刻字,这已经是第三块了,我想肯定就是和之前那两块一样的东西,而秦甜看了一会儿,也很快证实了我想的没错。

    浮雕刻字上的古罗马文,秦甜解释了大概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