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运作原理
    胖子有些不相信地先钻进了雕像没有铁刺的一边蹲在试了试,发现虽然雕像的侧身几乎是擦着他的膝盖过去的,但是还没有碰上,所以说这个方法是成立。

    接着,胖子就看着我说:“小哥,虽然你体重很一般,但是胖子可先后受过两次伤了,你看看是不是你蹲在,胖爷蹲在你的肩头上?”

    我有些傻眼地骂道:“我操,你他娘的说什么呢,小爷会被你活活压死的,那样小爷还不如一下子被扎死来的痛快,也不用再受那种慢性虐死的罪。”

    “好,这是你说的啊!”胖子屁颠屁颠紧挨着霍子枫蹲在了下去,然后一脸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也不跟他废话,毕竟这家伙受的都是外伤,根本不存在我蹲在他肩膀上会把他压的伤势恶化,所以也就连忙跳了上去。

    胖子一个劲地叫唤,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反驳的动作,显然他已经默认我这样做。

    等到我们四个人叠了两个罗汉之后,也就是两分钟左右,暗夜女神雕像前的铁枪,猛地戳到了尽头的墙上,一瞬间就深深地扎到了里边。

    我们都下意识地比了下眼睛,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们已经在雕像的侧身,而整个雕像上的铁刺和墙壁的距离只剩下了二十公分,距离两个拐角也最多是三十公分。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空间可以躲避,那么除非我们的身体不足二三十公分厚才行。

    不过,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要说是胖子,就连我们三个人的身体厚度也比这个尺寸厚,即便铁刺没有伤及到要害,那会像钉死壁虎似的钉在墙上。

    我们四个人就保持怪异的姿势,霍子枫很快发现可以盘腿坐下,毕竟不要说身上还有一个人,即便没有人就这样一直蹲着,不出半个小时就会腿麻。

    这和那些赖再茅坑上玩手机的人一样,那种酸爽想必很多人都感受过。

    见霍子枫那样做之后,胖子也就是学着他盘腿坐下,只不过胖子毕竟块头在那里,他盘腿稍显的有些局促,但还是能勉强坐下的。

    盲天官把手电关掉,然后双腿往霍子枫的身前一放,屁股就坐在了他的脖子上,说:“这就当是一次特殊的修炼,你还受得了吧霍子枫?”

    霍子枫说:“没事的大哥,不和您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每天天不亮就开始打坐,就这样不动坚持几个小时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人生在世,只有活着一天,就要学习一天,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用到所学。”

    在这时候了盲天官还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们,他看了我一眼说:“张文啊,我这话是对子枫说的,也是对你说的。”

    “知道了,官爷。”

    我重重地点头,差点把头磕在上面的铁刺上,只感觉头皮一麻,立马紧缩了脖子,抬头便看到铮亮的铁刺,正映着手电光闪烁着骇人的寒光。

    胖子就把警告我说:“小哥,胖爷容许你蹲在肩膀上,但绝对不许你骑在脖子上,万一这时间一长你要拉屎撒尿放屁的,那还不把胖爷的脖子给污染了。”

    我还是一屁股坐下下去,说:“蹲着的话,小爷更有那个意思,这样咱们两个不都舒服一些嘛!”

    胖子想要挠头,开始手臂抬不起来,他只好作罢,不满意地说道:“胖爷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骑在脖子上,本来这第一次是留个我儿子的,不过现在也算是……”

    我打断他的话骂道:“狗日的,你个死胖子少占小爷便宜。”

    盲天官抱着双臂,有些担心地说:“也不知道这个机关什么时候会回去,要是一直这样的话,我们其实就是相当于在等死。”

    胖子说:“官爷,您这样说就不对了,那边不是还有咱家姑奶奶嘛,说不定她一会儿又大显个什么神通,就把我们救出去了。”

    霍子枫说:“在这样的机关下,能自保已经算是不错了,别想着有人能来救咱们,这逃离的办法还得自己想,这样才不会完全陷入被动。”

    胖子艰难地扭动了下脖子说:“想个屁,要是有办法还用这样叠罗汉吗?这还是人家姑奶奶事先为我们铺好的路,要不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我说:“如果这真的是韩雨露事先已经想好的,那么她肯定知道这个机关的运作原理,要不然她怎么会意识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胖子就说:“你以为人家都和你一样,有个什么都一股脑地往外倒,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张文多么多么牛,学识是那么的渊博,其实你就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我微微抬起屁股,猛地向下一压,疼的胖子“哎呀”叫了一声,我笑道:“活该,谁让你说小爷的坏话。”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霍子枫,你看小哥像不像个娘们?居然连这么点讽刺都受不了,以后还提什么七雄的当家人,我看找个卖豆腐的女人,也比他强一百倍。”

    霍子枫没有理会,而我也不想和胖子再扯皮,虽然我们暂时是安全了,但是这么狭小的空间蹲了四个人,这种局促感自然而然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头萦绕。

    或许霍子枫说的没错,我们确实应该直接想办法脱离困境,而不是等着别人来救。

    胖子从背包拿出石工锤和杵子,开始在雕像的侧身敲出痕迹。

    我问他这是在干什么,胖子说想要看看这雕像是空心的还是实心的,有没有可能把它弄碎,我说肯定是空心的,要不然也不会伸出这么多的铁刺,这话就更加激励了胖子的信心。

    用杵子挖了一会儿,胖子便放弃了,虽然雕像本身的石头很坚硬,但是也不是完全砸不动,而是因为在戳掉外表的岩石层之后,里边出现了和铁刺一样材质的铁。

    由此看来,即便我们使用炸药,也不一定能炸坏雕像,最多就是炸的露出里边的铁罢了。

    胖子把东西塞回了背包中,说:“得,现在胖爷的办法是想完了,剩下来只能靠你们了,要不只能坐着这里等救援了。”

    我用手电光穿过四座雕像铁刺之间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后面是黑漆漆的墓道。

    显然韩雨露她们也并没有能从另外四座逃出来,而且他们的人数那么多,即便有特制腐石水,也说不定此刻的情况比我们还要危险。

    就拿我们这条墓道的长度做参考,另一边应该也就是这样,所以说我们之间也就是距离一百米的长度。

    可是,最奇怪的却没有听到任何的惨叫声,说明他们并没有危机到生命,但是也没有丝毫的动静,这样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霍子枫问盲天官:“大哥,您说我如果用自己的特殊能力的话,能不能强行一拳把这里砸出个缺口来?”

    盲天官看了几眼那些铁刺和被胖子凿开的地方,说:“这种铁是一种很结实的金属矿物,比起普通的铁要坚固一些,我看你很难砸开,搞不好因为你身体的膨胀,还会让自己受伤,到时候那就划不来了。”

    “哦!”霍子枫无奈地应了一声。

    胖子却说:“试试呗,受伤总比困死在这里强,胖爷都感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提前可是说好啊,谁也不总放屁,放着胖爷骂他祖宗十八代。”

    没有人理会他,盲天官却对我说:“张文,我想咱们和他们的距离并不远,你喊一声试试看看有没有人回应。”

    我一点头猛吸了一口气叫道:“韩雨露、老周、秦小姐,你们还在吗?”

    在我们闭气凝神之后,很快对面就传来了周四的声音说:“小哥,你们也没事吧?”

    我说:“我们没事,你们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秦甜说:“我们刚刚用特制腐石水把一边的铁刺融掉,差点就有人被刺到,但是特制腐石水已经用光了,接下来只能人工除掉铁刺了,幸好我们这边只剩下最后一座雕像了。”

    说完,她又问:“你们那边怎么样?”

    胖子立马大喊道:“我们这边剩下两座了,你们快点把你们那边的破开,过来救救我们,我们已经黔驴技穷了。”显然这家伙故意少说了一座。

    韩雨露的声音幽幽传来,说:“你们坚持一下,我很快就去救你们。”

    在她的声音落下的瞬间,那边就响起了金属和金属碰撞的声音,起初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仔细一想可能是韩雨露又在用九龙宝剑斩铁刺。

    在这一刻,我发现其实九龙宝剑在韩雨露的手中,要比给付义不知道好上多少倍,要不是有这把传说中的古剑,此刻我们可能已经成为尸体了,而不是在这里等待救援。

    人在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就会导致血液不畅,这也是为什么人又分为活人和死人,只有活动中的人才能叫活人,而我们此刻蜷缩的就和四具以奇形怪状死的尸体差不多。

    霍子枫确实是练过,这么长时间一声都没吭过,而胖子则是惨叫连连,一会儿说他的两条腿要断了,一会儿又说他的肩膀和脖子已经感觉不是他的了,到了后来他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