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盗墓经验
    我们终于意识到这个西方陵墓中的不同寻常,当然这并不是因为这种手段要比东方陵墓中的机关有多高明,更多是因为我们第一次接触,所以把不准它的脉。

    我问周四和秦甜等人:“你们接触的西方陵墓多,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秦甜虽然是混血,她的国籍也在这边,但是她总共就接触过一个陵墓,而且还是中国的陵墓,所以她并没有什么发言权,所以也就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道。

    周四说:“不瞒小哥你说,我们虽然在西方盗过一些墓,但是这边并不像咱们中国历史那么久远,所以进去的大多都是贵族墓,除了一些老前辈进过这边的皇陵之外,我们也是第一次下这么大墓。”

    胖子就说:“你娘的,小哥问你是不是见过这种情况,跟你进没进过皇陵有半毛钱关系吗?”

    周四看了胖子一眼,我看得出他有些怒气,但是被他很快压制了下去,接着很简单直接地说:“没有。”

    很快,秦甜那四个队员也摇头表示不知道,看样子只能我们自己揣摩着来了。

    不过,这次有盲天官在,我倒是比以往放心了很多,毕竟目前这样突发状况的重担,不再会像以往落到我自己的头上了。

    霍子枫说:“我不相信他们有这么高的技术水平,这应该就是鬼打墙,我们现在看到的都不是真的,而且一直都在原地转圈子。”

    秦甜立马说:“别瞎说,怎么可能有什么鬼,鬼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霍子枫干咳了一声,说:“我说的鬼,就是指的亡者留下的脑电波,只要这种电波足够强大,那是完全可以影响到我们的,说不定这里死过很多的人。”

    这时候,盲天官忽然问我们:“你们谁知道墓道机关大体分为哪些呢?”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我们都意识到他可能是看出了破绽,要不然也不会又来考我们。

    胖子显然开始不耐烦起来,但是他硬生生地压住了自己的冲动,如果这话是我说的他早就呛了上来。

    非常显然,这次有盲天官的存在,是一次难能可贵的传授经验一说,所以他在会用一种着急而又渴望的眼神所有人。

    见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胖子立马就说:“我靠,你能不能快点把自己知道的说一说,然后让官爷给咱们讲讲,再动手破掉眼前这个困境。”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这要考虑到运作能源,所以可以说墓中机关是千变万化,好像没有什么具体的分类吧?”

    其他人也符合地点着头,但是眼睛都直勾勾地看着盲天官。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想要从他的口中得知一些经验,这对于以后有着莫大的帮助,就眼前这个庞大的陵墓就会有用,甚至还可能救了自己的小命。

    盲天官摸着胡子说:“其实墓中机关不外乎十二种,至于你如果能说出第十三种,那一定也在这十二种里边所包含,分别是机弩、塌石、藏水、流沙、水银池、连环翻板、铁索吊石、伏火、尸毒、赛门刀车、古老的诅咒以及一些利用大自然原有的机关陷阱。”

    我们都面面相觑,因为确实盲天官说的所有墓中机关,有一些我们亲身经历过,有一些是听说话。

    只不过,有一些都是第一次听,自然很难挑出一个和现在的情况对应的,甚至我的觉得全都好像没什么关系一样。

    胖子就说:“要是反让胖爷挑一个说明眼前的情况,那就是古老的诅咒,也只有这种神秘莫测的东西才会把咱们这一群人困在这里。”

    盲天官摇了摇头说:“不对,你再随便说了一个。”

    胖子一口气连说了好几个,结果都被盲天官一一否决了,他立马就毛了起来,说:“我靠,官爷您不是耍我们吧?是不是您说的和这里的情况压根就没关系啊?”

    盲天官见我们谁都猜不出,他笑着说:“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用了连环翻板的原理,只不过这里设计的稍微高明一些罢了,还有利了人的心理!”

    “怎么个高明法?”周四问。

    盲天官指了指前面说:“霍子枫,你还沿着左边往前走,真相自然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霍子枫有些纳闷,但他还是在迟疑了一下便马上按照盲天官说的做,这家伙对盲天官整个就是言听计从,这这件事情上我反而显得有些叛逆。

    在霍子枫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我们一直留意着地面的变化,过了一会儿便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轻微响动声。

    那声音轻的就好像人的脚步声,而且还是那种蹑手蹑脚走的。

    我很快又听出,这声音还不是连续不断的,而是接一会儿就发出一声,如果此刻我们走在霍子枫的位置,那就算是长了一对猫耳朵,也不可能听到身后会有如此怪异的声音。

    渐渐地,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们发现差不多每隔六秒左右,那声音便响一下。

    一直听到我们看到地面的石板仿佛有一台机器在控制着翻了一个跟头,震得头顶大量的灰尘掉落,又出现了之前那样的岩石地板,而大理石地板就翻到了下面。

    我们都下意识地往后退,盲天官就大喊道:“霍子枫,回来吧!”

    “知道了,大哥!”

    在很远的地方霍子枫回应了一声,接着我们看到一直朝自己翻来的石板,又开始倒退着往回去翻,再度把大理石地板那一面翻了出来。

    我们都被眼前这种想象之外,而又在情理之中的现象震惊了。

    因为这真是太过巧妙了,现在亲眼看到就大体知道其中的原理,但如果看到了,那么就变想破脑袋都很难想出这种地板是这样变化的。

    虽然我自己不可能设计出这样的机关来,但其中的理论还是知道的,应该就是机括和机关相隔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应该就像是在一个圆上面画一条直线,直线的两两点分别就是机括和机关。

    而且,每一块石板都是机括,每一块石板又都是机关,中间隔着至少直径有五百多米的距离,加上还设计了让石板翻滚之后的消音设备,这样在另一边的人听不到,更加看不到。

    盲天官说的利用了人的心理,那就是因为盗墓贼一般都会一起行动,几乎没有在必要的条件分开的可能。

    所以,我们一行人在前面走,根本不知道在对面刚走过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传统的连环翻板而言,就是在墓道中设计陷阱,坑下有着数十公分长的尖刀利器,坑上平铺着石板或者木板,中间有一个轴。

    在一块板子下面垂挂着同等重量大小的两个小物体,利用天平的原理,人只要踩上去因为受力不均匀就会掉下去,死于利刃之上。

    当然,这种设计算是最简单最基础的东西,在这种设计之下可以演化出更加恐怖的机关陷阱。

    就如同眼前这个,虽然不会瞬间致命,但是如果人一直找不到头绪在这个环形墓道绕了一圈又一圈,早晚都会累死或者饿死的。

    盲天官没有再给我们讲述其中的原理,大概是让我们自己领悟,或许他是看我的表情好像明白,也没有必要再去给其他人去讲述其中的东西。

    在其他人议论纷纷之际,盲天官说:“情况你们也看到了,不过这并不是这个机关的最高明之处,因为这样还不足以说明为什么地面变动就找不到继续往下走的入口,如果有心的人多走几遍,从地面灰尘不断变薄也能看出这个变化,只不过那样会被人累个半死。”

    胖子虽然听的一知半解,但是他看出我好想是明白了,便也不再追究这个石板为什么会翻滚的原理,便问:“官爷,那咱们下来时候的墓墙和浮雕字不见了又怎么解释呢?”

    盲天官说:“浮雕刻字的地方,是利用了整个机关运作的原理,当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之后,继续往前走那里的机关也开始启动了。”

    “当我们回到之前所看到的地方,却发现刻字不见了,但要是在其他地方留下记号,却是不会消失,这是浮雕刻字为什么再也看不到的原因。”

    霍子枫问:“大哥,那墓墙呢?您不是说不可能会移动,可照你这么说的,我好想感觉还是墓墙移动到了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盲天官呵呵一笑说:“墓墙就是原来的地方,我们进来的时候不是走了一段才看到浮雕刻字了吗?还是当我们走过刻字的地方,这条特殊的墓道就会呈现出一个缓坡状,那就是因为石板不断抬高把进入这条墓道的路堵上了,而不是墓墙的移动的。”

    我听完开始点头,因为自己亲身经历了,就能感觉到这些小细节的存在,但是自己没有盲天官的经验老道,便不足以结合起这些小细节来说明整个机关的运作原理。

    这老话说的好,细节决定成败,看来倒斗果然是一个细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