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冷幽默
    我估计这也只有像韩雨露这种身手好的人,才会如此的胆大动作快,像我至少还得练个几十年。

    将绳子一条条地分开,每个人随便拿一条塞进自己的背包中,等到一切都做完了之后,我们才开始打着手电顺着墓道前行。

    墓道的宽度仅仅只有四米多,地面上有两道凹槽,有明显的轮子走过的摩擦痕迹。

    我能够想到棺椁是被前面的人拉着,后面的人推着送入里边的,从这么多年还存在的摩擦痕迹来看,这口棺椁必定非常的重。

    在墓道的两旁雕刻出欧式柱子的浮雕,也只有一半,仿佛柱子就是从墓道岩壁上长出来似的。

    这就是典型的西方风格,在中国要不就是真正的廊柱,要不就是没有,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

    这条墓道并非曲直的,而是有很明显的曲线,不过形形色色的墓道我们见多了,并不觉得这奇怪。

    只不过,还是要小心墓道中可能存在的机关,毕竟现在黄妙灵不在身边,完全只能依靠我们自己的感觉。

    霍子枫自然是带头而行,我们其他人就跟在他的后面,韩雨露还是殿后,所以我并没有特别的不安,反倒是因为自己在接近凯撒的陵墓,所以还有一丝激动在心里蠢蠢欲动。

    这种情况表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盗墓贼了。

    在霍子枫示意停下的时候,我们都站在了原地,接着就看到了墙壁上出现了雕刻的古罗马文字,我可是一点儿都不认识,但是秦甜却认识。

    上面的话并不多,但是非常的诡异。

    “尊敬的客人们,欢迎你们到我的陵墓当中来,在这里我们将会玩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如果你们赢了就可以得到无数的财宝,如果你们输了就会在这里永远陪伴我和我的主人。”

    听完秦甜把墙壁上的刻字翻译过来,我们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她只是做出了一个本来就是这样的意思,而我们更是一头雾水,因为墙壁上的字就好像是一个恶作剧似的。

    我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上面那些罗马文字,多少接触过拓本生意的自己,自然可以认出这些刻痕并非是几年或者十几年留在这里的。

    这上面的灰尘完全可以说明我的猜测,这些字迹足足有上千年的历史。

    盲天官也是颇为诧异地问道:“姑娘,你说的是真的?”

    秦甜点头说:“没错的,我所上的大学就是考古研究,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在中国上的,但是最早还在这边上过一年,当时就学过关于古罗马文字的研究,后来自己又专研了一段时间,我敢肯定自己翻译的没错。”

    盲天官有些纳闷地说:“这就奇怪了,我下斗好几十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文字浮雕,还真是挺新鲜的。”

    我说:“果然老话说得好,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不到墓主人还和我们开了这么一个玩笑,不过这个玩笑不怎么好笑。”

    胖子说:“你没听秦大妹子说嘛,上面写的是让咱们用命来玩这个游戏,其中的‘我’应该就是这个护陵中的墓主人,而他墓主人还有一个主人,那应该就是凯撒大帝了。”

    周四说:“这算是西方人的冷幽默,不过在放在活人身上还确实挺可笑的,可这是个死了上千年的家伙留下的,那就有些诡异了。”

    虎子明显还带着孩子气,他说:“那有什么大不了的,咱们有这么多的高手,难道还会怕一个死人吗?”

    忆莲就说:“话不能这样说,古人的智慧有一些不是我们现代人可以揣摩的,还是小心点为好,千万别大意了。”

    霍子枫一甩头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进去看看这个护陵里边到底有什么玄机,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盲天官说:“霍子枫,这个姑娘说的没错。”

    他看了一眼忆莲,继续说:“还是小心点的好,俗话说‘大意失荆州,小心得天下’,既然这里有这么一句话是在提醒我们,加上墓的入口封的也怎么高超,看来这里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东西存在。”

    胖子说:“不就是一些机关陷阱嘛,咱们老祖宗玩这个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在哪个山洞里边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呢,胖爷就不相信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对于这个小心与不怕,这次我保持了中立,虽然嘴上提醒他们要小心,但是心里也想着是没什么好怕的。

    毕竟我们都是这方面的高手,很多陵墓中的机关也见得数不胜数,难不成还怕从中国偷学过来的一些技巧吗?

    依我看这就是关公门前耍大刀,和鲁班比划手艺,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上面。

    每个人怀着不一样的心情,在霍子枫带头之下继续前行,一直都是走着曲线的墓道,但是并没有看到护陵中的陪葬室和主墓室,这点就有些奇怪了一些。

    “嗯?”

    走着走着,霍子枫忽然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声音,我们问他怎么了。

    霍子枫却说没事,就在墙上用匕首狠狠地雕刻了一个类似钩子的简体符号,然后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霍子枫又一次地停了下来,我们早就对他之前的怪异行为心中有些疑问,此刻看到他这样,我再次问他:“又怎么了师兄?”

    霍子枫还没有说话,反而是胖子先说道:“是不是咱们又转回来了?”

    微微点着头,霍子枫指了指墙上他刚刚留下的记号,便眉头着紧锁道:“之前我就留过一个非常简单的记号,但是一路下来并没有看到我们下来的地方,也没有再看到墙上的浮雕文字,所以以为是这条墓道中自然形成的,所以又就刻了一个只属于我们七雄的符号,但是现在又看到了。”

    我仔细看了看霍子枫留下的符号,之前因为自己也留意了他用匕首的作为,刚才还以为是他第一次留下记号,没想到他是因为犯了疑惑,又不敢肯定才会这样做的。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记号发呆,而盲天官却开始打量这条墓道,过了一会儿他说:“我说怎么这个墓道要设计成曲线的,这样大大地增加了棺椁送入的难度,看来这是有目的的啊!”

    胖子最先反应了过来,他说:“这个曲线应该相当于一个环,就好像在立交桥上找不到出口的外地司机,绕了两圈还是回到了原点,而且发现连上来的出口都找不到了。”

    我很同意胖子这个例子,确实就是这样,因为我第一次开车就在上面饶了好几圈,后来实在没办法才想到用了手机导航。

    当时胖子还笑我白痴,他早就跟我说在车上安装一个车载的导航,我是觉得自己在北京也生活了好几年,后来才抽空安装了一个。

    韩雨露说:“应该没那么简单,你们没有理解霍子枫话中的意思。”

    也许难得韩雨露开口替他说一句话,霍子枫整个人就露出了发自内心的高兴,他咧着嘴说:“是啊,你们根本就没有好好听我说的话,如果我们是在原地兜圈子,那肯定会看到雕刻在墙上的浮雕文字,但是我在第二圈的时候仔细观察了,根本就没有。”

    我想了想说:“这也没什么,只是我们没有找到入口而已,依我看现在的墓道就是我们之前所走过的墓道,只是因为下来的地方身后原本是墓墙,但在我们往前走的身后,墓墙发生了移动,把原本进入主墓室的入口堵住了,所以我们才会回到原地。”

    盲天官摆了摆手,说:“张文,你说的有逻辑上的错误,照你说的应该是可以看到墙壁上所刻古罗马文字,那些文字哪里去了?”

    我连忙补充道:“可能也是墓墙移动,这就是留下那些字的人所设计出来的,现在确实是游戏开始了,第一关就是困境。”

    照我这么说,确实在逻辑上勉强通了,但是盲天官只说了一点就把我的设想完全打破了,他说:“我之前下来的时候敲过了身后的墙壁,从触感和听觉来判断,那是原本就存在的岩石墙体,并不会存在移动的可能性。”

    见我又要反驳,他摇着手指示意我听他继续说,我只好耐着性子听着。

    盲天官又说:“你没有发现,我们脚下的地面也变了吗?”

    听完这话,我们都全是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脚下,只见原本是平整岩石铺出的地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大理石地面,只是上面有着厚厚的灰层,如果不仔细去看还真的很难发现。

    此时此刻的情况,最明显的就是地面发生了变化,但是墙体上又有留下的记号,我开始设想那是墓墙只是有了稍微的变化,而真正把我们困在这条曲线墓道的,更可能是因为地面的变故所导致的。

    但是这样的设想我又不敢说,因为这还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悖论。

    如果地面发现了变动,那我们行走在上面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呢?

    我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地面上,这和以前遇到的类似情况又有一些不同,所以就不能用以前的目光来看待此刻遇到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