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哀求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这两个盗墓狂也没什么好说的,确实做我们这一行学风水懂阴阳就是为了寻龙、点穴、倒斗、淘沙之类的事宜。

    只是,现在被他们一说就有那点不对味,有些像是在贬低这门舆术的意思,这点是我完全不赞同的。

    洞口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视线已经不多几米,仿佛不是在下雪,而是像有人在上面倒雪,这确实是一场大暴雪,也不知道黄妙灵她们现在怎么样,我还真的有些担心。

    这时候,一个黑影从漫天雪花中走进了洞里,我们都是一愣,这个人进洞开始摇摆着全身,大量的雪花从他的身上落下,给人一种他好像就是雪神般的感觉。

    等到眼前的人把身上的雪全都摇掉,再把护目镜摘掉之后,这样我这才认出他竟然是周四,此刻少见的是他嘴里没有嚼口香糖,而是一脸晦暗地打量着我们。

    看到我们和秦甜在一起避暴雪,先是流露出了一丝的诧异,但是很快又被他慌张的神色所替代,他对我说:“小哥,不好了,出事了。”

    其实我已经注意到他的表情中蕴含的东西,再加上绣花和虎子没有和他一起来,显然就有问题,他一开口更加的确信无疑,我忙问:“怎么了?”

    周四说:“咱们的人都被坍塌的积雪盖住了。”

    胖子立马就说:“哎哎,现在你们是你们,我们才是我们,咱们有着相同的目标,现在那就是对手,你要分清楚现在大家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别理他,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四摇着头说:“没时间说了,救人要紧。”

    我心说也对,可是在场的虽然都和我有关系,但又不是那种自己随便一句话就能使唤动的,这事还得盲天官开口才行,毕竟他是长者,又是以前七雄的当家人,余威还是尚存的。

    看向了盲天官,我灿灿地问道:“官爷,您看这……”

    盲天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说:“现在你是七雄的当家人,既然你的门人有难,你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我心头一喜,知道这是同意了,旋即就看向了胖子和霍子枫等人,也算是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倒是无所谓。

    而且一听到盲天官说这话,霍子枫已经从背包里边摸出了护目镜,显然是准备出发了。

    周四看向秦甜五人,说:“秦小姐,请一定要帮我这个帮,我老周一辈子记得您的恩德。”

    秦甜轻轻地冷哼一声,说:“之前本小姐遇到危险的事情,只有张文他们救过我,我不相信你们没有听到我的求救声,现在你有什么脸让我帮你找人?”

    周四一脸的为难,显然他们确实是听到了有人在求救,但是为了能早一步进入凯撒之墓,将那根作为赌注的仲裁之棍握在自己的手里,所以他们就没有选择回头。

    迟疑了片刻,周四说:“我们不知道是您有危险,要是知道就算是不看在咱们交情的份儿上,也会看在秦当家人的面子上,正所谓不知者不怪。”

    我苦笑着做中间人,说道:“好了,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看老周他们也不是有心的,如果你们有会爬雪上的就帮帮忙,这事就当做我的事情去做。”

    秦甜看了我一会儿,叹了口气说:“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颗菩萨心肠,这可是盗墓贼的大忌,不过也算是难得了,那我就让我的人帮帮这个忙。”说着她朝着自己队伍中的两个男人打了眼色,后者立即明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去。

    我原本打算是和霍子枫、韩雨露一起去救人的。

    胖子这人事儿太多,而且之前周四他们的做法已经让胖子心怀不爽,毕竟说好了是支持我做当家人,现在反过来他们也要争夺,摆明了就是拿我当成敲门砖。

    虽然这些我心里都清楚,但是感觉没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的,在如此着急的情况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嫉恶如仇了,只是想着先救了人再说,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肠确实太软了。

    可是没想到,胖子也就收拾好背包,把不必要的留在这个山洞之中,用得上的全部带着,一副不怎么合适的护目镜戴上,见我诧异地看着他,他就说:“别用这样的眼神看胖爷,胖爷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而且还想见识一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要在让胖爷在这里等,那还不把胖爷憋死啊!”

    废话不多说,在我们收拾好了一切之后,我交代了秦甜和两个女人照顾盲天官,我们一行七个人出了山洞,走进了漫天是雪花的外面。

    在里边我就设想过走进这样的大雪之中会是什么感受,但是没想到置身于其中,才真正地感受到这雪究竟有多大。

    我毫不夸张地说,这些雪花最大的有一个烟盒那么大,落在身上还可以清楚地看到明显的六菱形。

    这是在以往地方都没有见过的,我也是头一次看到原来从小到大冬天经常见得雪花,居然这么的漂亮。

    但是,这漂亮归漂亮,虽然没有什么风,但是我们要在大雪飘飞之下爬上白朗峰,那陡峭的地方几乎都超越了四十五度,光是看到就让我头皮一阵阵地发麻。

    不过也幸亏这是雪,也不是冰,在周四带领之下,我们走的是他从上面下来时候的脚印,那积雪有时候能够埋住膝盖,这样还看不到原本的积雪,显然短短几个小时下的雪,已经太厚太厚了。

    一路上虽然一步一小心,但是我们还是到达了周四他们所到的地方,那里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大窟窿,直径最长的地方差不多有八米,最短的也有四米,整个就像是这座雪山张开嘴要吞噬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一样。

    周四擦着护目镜说:“他们就在这下面。”

    我们也擦了擦护目镜往下看去,发现这个坑确实挺深,加上有雪的关系,我们根本就看不到底,只看到大量的雪花不断地往坑内飘落,我都怀疑下面是不是真的有人。

    这个深坑不是那种直上直下的,在坐南朝北有着一个从下到上的斜坡,坡度比我们爬上来的时候要平缓的多,我就纳闷地看着周四,既然这里有能爬上来的坡,为什么还要我们来救援呢?

    周四苦笑着说:“这个坡上面的一层积雪就是这场大暴雪造成的,下面是沉积了成百上千年的冰层,非常的光滑,之前就是因为我们打算进去避避雪,可当他们下去就发现再也无法上来了。”

    “你呢?”胖子就狐疑地问他。

    周四说:“我在整个队伍的最后,帮他们把行礼丢下去,我正要下去的时候,就听到忆莲说让我千万别再下去了,这坡实在是太滑了,要是连我也下去了,等到这大雪把这个深坑填满,就不会再有人发现我们了。”

    胖子不相信地用脚踩了几下,他居然在斜坡上站稳了,立马就说道:“放屁,你就是故意让我们来跟你白跑一圈,这明明就能,就能……”

    话还没有说完,随机而来就是胖子“娘咧”地叫了一声,他整个人在斜坡上一滑,翻了一个跟头,整个人就滚雪球般地掉了下去,下面响起一连串这家伙的哀嚎声。

    我其实让他不要去常识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可没想到胖子的动作比我的话还快,这先后发生不足几秒钟,又是过了十几秒钟就听到他到了底的声音。

    从胖子的声音判断,这个深坑非常的深,垂直距离应该在二十层楼房那么高,这确实也有些太高了,再加上这个坡是坐南朝北,属于完全的阴面,所以说即便再过几千年也不可能会融化,除非北冰洋一丝冰雪都看不到才有可能。

    在胖子掉下去之后,下面响起了一连串叫骂声,很快就听到胖子的回骂声,我会怀疑胖子会不会在下面挨揍,这胆子也太大了点,毕竟他可是独自一人。

    过了片刻,胖子抄着嗓子吼叫道:“小哥,你们快想办法救胖爷,这下面靠人力根本就不可能上去。”

    我大声回应他说:“你安静点吧,我们正在想办法,反正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雪填满。”

    胖子说:“你他娘的不会是打算放弃胖爷不管了吧?”

    我说:“滚你娘的,小爷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再不闭嘴小爷就往下滚雪球砸死你。”

    胖子骂道:“狗日的小哥,你要是敢那样做,只要胖子活着回去,一定去你家祖坟逛一圈,让你祖宗坟头上冒青烟。”

    胖子的声嘶力竭,让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瞬间就轻松了不少,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也就是这个死胖子在这种关头还能这么乐观,旁人怕是早就六神无主了。

    我笑着问霍子枫:“师兄,你看我们该怎么救他们?”

    霍子枫说:“攀爬不行,绳子又没有这么长,这确实是件难办的事情。”

    周四说:“你们可一定要救救忆莲和虎子他们,要是他们出了事情,我也就不用回去了,就算回去雷爷也会被我活活打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